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香港保卫战 > 内容正文

香港保卫战介绍
来源:古汉语吧   2017-05-31 09:15:27

 

  1941年9月,莫德庇出任驻港英军司令少将。当时莫德庇手下共有四营正规步兵,包括皇家苏格兰步兵团第2营、米杜息士团第1营、第7拉吉普团第5营、及第14旁遮普团第2营。此外,莫德庇亦有一营香港防卫军、一连香港华人军团、晓士军团民兵、四团炮兵、三连工兵、及若干后勤部队。

  莫德庇的防守方案与1938年参谋长委员会的决议一致,以守护香港岛为核心。他起初把三营步兵留驻港岛,只部署一营旁遮普步兵到新界及九龙拖延日军。后来,加拿大政府在9月29日决定派出皇家加拿大来福枪营及温尼柏榴弹兵营增援香港,使莫德庇有空间调整部署。故此,莫德庇决定增派士兵到新界九龙,并重新驻守醉酒湾防线,以争取更多时间破坏道路通讯,拖延日军推进。他把六营步兵分成“大陆旅”(Mainland Brigade,意指新界和九龙)及“港岛旅”(Island Brigade),以“大陆旅”拖延日本陆军南侵,并由“港岛旅”防卫港岛南岸,阻止日本海军派军登陆。当日军突破醉酒湾防线后,“大陆旅”便撤返港岛北岸防守,组成第二道防线。

  部队部署方面,莫德庇将苏格兰营、旁遮普营及拉吉普营编入“大陆旅”,由华里士(Cedric Wallis)准将指挥。三营士兵依次驻守醉酒湾防线左翼(上葵涌-城门碉堡-荃湾)、中央(王屋-沙田围-望夫石-隔田-山下围-大围-城门河)和右翼(西贡竹角-葵坳山-黄麖仔-大老坳-东洋山-芺蓉泌)。旁遮普营和苏格兰营分别派出“前进队”到大埔道及青山道边境,配合皇家工兵,负责摧毁九广铁路、大埔道及青山道通往九龙的桥梁与隧道,以拖延日军推进,然后返回本队。

  至于“港岛旅”则由加拿大援军司令罗逊(John K. Lawson)指挥,下辖米杜息士营、温尼柏营、来福枪营、香港防卫军及晓士军团。米杜息士营负责港岛沿岸防守、温尼柏营负责港岛西南(寿臣山-薄扶林-鸡笼湾-黄竹坑)、来福枪营负责港岛东南(鹤咀半岛-大风坳-赤柱-柏架山-鲤鱼门-大潭)、香港防卫军用作二线防卫、晓士军团守备北角发电厂。总括而言,驻港英国陆军有六营正规步兵5,287人、四团正规炮兵2,811人、香港防卫军1,378人、香港华人军团51人、后勤部队1,190人,共计10,717人。

  莫德庇在10月中旬逐步调动各营军队,而苏格兰营、旁遮普营、拉吉普营及一支炮兵团则在11月中旬至月底陆续进入醉酒湾防线阵地。由于苏格兰营及拉吉普营从未进入醉酒湾防线,亦不熟习新界及九龙地势;再加上防线已经停工三年,必须重新整备。这使英军各支部队均需重新训练演习,以适应环境、训练协同作战及测试守备方案。

  有见及此,莫德庇在11月24日至28日先为守军举行第一次防线部署演习,然后让士兵休整一个星期。莫德庇本来预定在12月8日至13日为“大陆旅”进行旅级协调训练及演习,最后在圣诞节派出全港英军作联合演习。不过,英国政府在12月3日从泰国首相披汶颂堪口中,得悉日军有意假道泰国进攻英属马来亚,才发觉战争已经在望。莫德庇在12月5日下令香港防卫军集结备战,而香港守军则在7日清晨已经就位。

  最后,香港除了陆上防线以外,尚有海军、海防及空军部署。海军方面,香港在1865年起,已被皇家海军用作中国舰队(China Station)司令部。后来中国舰队的重型军舰在二战爆发后逐步撤走,驻港舰队便全由近岸防卫军舰组成。开战前夕,驻港海军主力有三艘1916年S级驱逐舰(哨兵号、珊奈特号及色雷斯人号)、四艘浅水炮舰(蝉号、蛾号、燕鸥号及知更鸟号)、八艘鱼雷艇(编号7至12、26至27)、一艘布雷艇(红尾鸟号)及三艘防潜网控制船(巴礼号、艾德门号及水门号)。

  驻港英军亦在维多利亚港及香港岛设有多座海防炮及炮台,阻止日本海军控制香港水域。守备维港西面入口的有昂船洲炮台(三门6吋海防炮)、港岛西摩星岭炮台(三门9.2吋海防炮)、银禧炮台(三门6吋炮)及上卑路乍炮台(一门6吋炮、两门4.7吋炮);东面入口有白沙湾炮台(两门6吋炮)及哥连臣角炮台(两门6吋炮);港岛东南有鹤咀半岛博加拉炮台(Bokhara Battery,两门9.2吋炮)、德忌笠角炮台(两门4吋炮)、赤柱炮台(三门9.2吋炮)、黄麻角炮台(两门6吋炮)及舂坎角炮台(两门6吋炮);港岛西南则有香港仔炮台(两门4吋炮)

  至于防空方面,由于皇家空军在1930年代不愿增援香港,使香港的空军实力薄弱,只有三架没有鱼雷挂架的角羚式鱼雷轰炸机,以及两架海象式水上侦察机。[38]这使香港守军须依赖港岛各地的防空炮及炮台,守备日军空中攻击。这些防空炮分别部署于港岛西的摩星岭炮台(两门3.7吋高射炮)、龙虎山松林炮台(两门3吋高射炮)、鸡笼湾炮台(两门4.5吋高射炮);港岛中的黄泥涌(两门3.7吋炮);港岛东的西湾炮台(两门3吋炮);港岛东南的鹤咀德忌笠角炮台(两门3吋炮)、赤柱炮台(两门3吋炮)、赤柱沙石滩(两门3吋炮);及港岛南的南朗山(两门3吋炮)。

  香港时间1941年12月8日半夜,日军开始“南方作战”行动。日本陆军率先登陆马来半岛,而海军则派出飞机前往偷袭珍珠港(夏威夷时间仍为12月7日)。4时45分,驻港英军截听到东京电台发布向英国开战的暗号,部署在新界的两支“前进队”随即开始破坏道路通讯,拖延日军南下。

  6时前后,日本陆军飞机开始从广州天河机场起飞,前往空袭启德机场及空军基地;至于海军则派出三灶岛的攻击机轰炸赤鱲角的船只。不过,身在香港美利兵房的国军第8工作队,已经不久前截听到三灶岛的飞机出击。这支工作队是重庆国民政府在1940年10月所派,协助英军监听日军飞机。虽然国军监听部队未有得悉广州的飞机出动,驻港空军仍判断日军即将来袭,即时调动九龙的空军士兵、防空炮手及香港防卫军,在启德四周部署防空火力。

  上午7时40分,土生秀治率领飞行第45战队的26架九八式轰炸机,在云层掩护下进入香港。土生起初未有发现启德机场有停泊战机,故此先带飞机空袭九龙湾;然而机队下降后,土生才看到启德机场停泊了多架民航飞机,便派出支队前往攻击。不过,轰炸启德的第3中队大多把炸弹偏投到九龙城一带;随后的第2中队只有一枚弹命中民用机库,但未有爆炸;第1中队也没有击中九龙湾任何船只。结果,土生的机队无功而还,而战功则被高月光的护航战斗机夺去。高月光率领九架九七式战斗机从后而来,并在离地十多米的高度穿越英军防空火网,然后扫射机场飞机,击沉了英军的两架水上侦察机、击毁一架鱼雷轰炸机及八架客机、轻伤另一鱼雷轰炸机,不过跑道仍可正常运作。

  正当启德遇袭之际,日本陆军已在7时30分开始跨越边境。第230联队主要由西线进攻,经新界西北及粉岭向锦田平原行军;第229联队由东线进攻,经沙头角、粉岭及沙螺洞一带,向大埔行军;第228联队则尚未抵达深圳。当时英军“前进队”已经摧毁了罗湖等边境桥梁,并且撤退到大埔墟及太和,继续破坏工作。日军在上午11时以两路夹攻石湖墟,但当地并无英军,随后日军则在下午1时攻入上水及粉岭,并向锦田平原及太和推进。

  下午1时后,英军在青山道及大埔两端继续拖延日军。大埔方面的“前进队”虽未能炸毁广福桥,却在下午两次伏击日军斥候,最终在9日凌晨退回沙田;青山道的“前进队”曾在下午于元朗遭遇日军,随即后撤并炸毁大榄角的桥梁,最终在9日凌晨退回荔枝角。青山道的日军在行进期间,不断遭到蝉号炮舰以6吋火炮轰击,行军加倍受阻。在12月8日的行动中,英军成功把新界北的主要道路、铁路、隧道及桥梁破坏,或爆破山泥予以掩埋,使到日本部队的行军饱受拖延,而且难以在短时间抢修恢复。

  12月8日傍晚,日军重新部署部队:位于青山道的第230联队分成两路,一路经油柑头预备渡海进攻青衣岛,另一路则迫近醉酒湾防线左翼;位于大埔的第229联队预备横渡沙田海,经马鞍山通往醉酒湾防线右翼;至于下午3时才抵达深圳的第228联队,则预定取道草山和九肚山,行向醉酒湾防线中央。英军方面,莫德庇在晚上接获指令,将珊奈特号及哨兵号两艘驱逐舰调往新加坡。而部分滞留在港的国民政府政要(包括宋庆龄、宋霭龄、孔令俊及孔令杰等),则在晚上于启德机场登机撤走。不过陈济棠、胡政之及许崇智等人则未能登机。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