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寇暴行 > 惨案实录 > 河南惨案 > 内容正文

抗战时期的河南大学“潭头惨案”,让人心酸!
来源:世界历史真相 百家号   2018-12-20 15:01:51

  在信阳涉水过河的河大战教团成员

  “七七”事变后,日军沿平汉铁路南侵。11月4日,日军攻占豫北重镇安阳,河南省会开封危在旦夕。风声鹤唳之中教育部与省政府决定,河南大学由开封迁往豫南山区。1938年3月,文学院、法学院、理学院在豫南信阳鸡公山、医学院、农学院在豫西南的镇平县开始了流亡中的复课。

  5月12日清晨,正在河南视察国防工事的冯玉祥对坚持在炮火声中复课的河南大学、东北中学(时在鸡公山)师生和商民发表讲话,号召和鼓励全国各界同胞“精神贯注”,同心同力,坚决抗战。

  10月,信阳、武汉先后失守,鸡公山的河南大学校本部及文、法、理学院师生向西北迁至镇平,与先期到达的医学院、农学院会合。孰料不及半年,日军侵犯鄂西北,中国军队组织“随枣会战”与之抗衡,期间与镇平相邻的新野、唐河等多个县城一度失守。立足未稳的河南大学师生再度规避战火,经过300公里的徒步跋涉,于7月份到达伏牛山北麓的嵩县。之后,除医学院留驻县城外,校本部和其他各院系继续前行,直至深山区的嵩县潭头镇(今属栾川县)。

  潭头镇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古镇,远在新石器时代即有先民聚居。古镇位于嵩县县城西南30余公里,北部为秦岭余脉熊耳山,西、南部为伏牛山,伊河从镇南流过,十几个村落分布于镇中心街周围。镇内老街尚存民国初年重新修筑的高8米、厚3米的土围子(寨墙),设有东西南北四门,外有宽5米、深3米的寨壕,具有一定的抵御外敌入侵的能力。这里远离政治军事中心,群山阻隔,交通不便,为暂避战乱求学读书的师生提供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场所。

  当时的嵩县-潭头一带仍处于以农业为主的自然经济状态,社会进步缓慢,文化教育事业落后。但民风淳朴,民众热情厚道并有渴求教育、向往学校的欲望与需求。地方士绅、一般乡民对河南大学都给予了积极支持,甚至倾其所有解囊相助。他们或者清屋腾房,或者捐献家具、工具,供应粮食、肉类、蔬菜等生活用品,或者义务参与整理、修缮等劳动。经过短短的五天准备,校本部和各院系得以安置在三个村庄乡民腾出的22个院落中,实验室、图书馆、仪器室则分别设在普通民房内,更有关帝庙、三官庙、火神庙等公共场所成为别具一格的教学点。伴随着山上杂木和土坯拼成的桌凳和晚间摇曳的油灯,千余名师生开始了深山里的教与学

  自1939年夏到1944年春,河南大学在嵩县潭头的5年时间,成为令人瞩目的坚持在“华北唯一最高学府”。期间教育部多次派员视察,耳闻目睹,为河南大学师生刻苦向学、处惊不乱、教学科研成效卓著的状况所感动和赞叹。1942年3月,国民政府行政院决定,河南大学由“省立”改为“国立”。蒋介石训令财政部,自1942年起河南大学经费列入国家预算。

  河南大学在潭头创办幼稚园

  1944年4月,日军发动旨在“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一号作战”。17日,日军攻破中国军队的黄河防线进攻郑州。之后,向南、向西迂回包抄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所在地洛阳,并伺机消灭中国军队主力,流亡中的国立河南大学遭到一场灭顶劫难。

  5月上旬,日军一部攻占洛阳外围重要阵地龙门。中国军队在逐节抵抗失利后,向豫西嵩县-卢氏-豫陕边后撤,以图与第八战区东援部队会合。6日,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汤恩伯率所部撤至嵩县纸房的上窑村。9日,遗弃军械物资继续西撤。

  当日,驻山西的日军华北方面军第1军渡过黄河进入豫西,对西撤的中国军队形成夹击之势。10日上午,日机4架飞抵嵩县县城和近郊,对城防和民屋进行轮番投弹和扫射。日军坦克第3师团第17联队、第37师团步兵第225联队先后编成嵩县支队,由伊川、伊阳(今汝阳)两路进犯嵩县,11日晨,日军占领嵩县县城。当日,日军第37师团以步兵第226联队组成卢氏挺进队,沿嵩县-潭头-王家村等进攻豫陕边战略要地卢氏,试图破坏该地及附近包括机场在内的军事设施,堵截和歼灭从洛阳方面退却的中国军队。

  河南大学潭头惨案纪念碑

  5月10日,日军兵临城下之际,河南大学医学院师生由嵩县县城紧急撤往潭头,与校本部会合。12日,在获悉县城沦陷的消息后,学校迅速通知全体师生撤离潭头,到几十里外的嵩县大清沟(今属栾川县)集合。在轰鸣的炮声中,多数师生踏上了再次流亡之路,部分教师家属和学生受困于大雨和山洪仍然滞留在镇内。

  14日夜,日军卢氏挺进队由嵩县桥头、罗庄、北店集结前进。在蛮峪街西南,与第一战区117师等部遭遇,双方一度激战后,中国军队向旧县方向退却。日军在大章一带发现写有“河南大学××先生宿舍”字样的门牌,在搜索中发现教学器材仓库一座,日军当即将其抢劫一空,包括德国蔡斯公司制造的新显微镜52个。日军继续西进,在旧县、西营先后受到中国军队的阻击,但攻势未挫。此时潭头一带,中国守军主力大部被调往豫陕边一带,仅有的两连兵力难以顾全全镇的防守,致使日军有机可乘。

  5月15日上午,两路日军攻入潭头镇。时大雨滂沱,山洪陡发,未及撤离的河南大学师生四散逃避却无从安身。盲目奔逃的人流在往北山途中突然遇敌,日军骑兵开枪射击,当场6人死于非命,农学院院长王直青和段再丕教授等20名师生被俘。身背经纬仪的助教吴鹏为保护学校教学仪器与一名日本兵厮打,被当场杀害。

  王直青和段再丕教授被强迫身扛枪械等重物在山路随行,稍一慢步即遭毒打。不堪其辱的王直青乘敌不备,纵身跳下山崖,幸被一农民营救得以生还。文学院学生孔繁韬和一女生痛斥日军暴行,竟被日军用铁丝捆绑,刺了几刀后扔进一口深井丧生。医学院院长张静吾与妻子吴芝蕙、侄子张宏中、助产士任锡云、化学系学生刘祖望和医学院学生李先识、李先觉一行7人结伴逃难。途中被日军所俘,张静吾跳入深沟、任锡云挣脱绳索避入一空屋中侥幸逃脱,而吴芝蕙则被连刺数刀身亡,张宏中食管被刺4刀死里逃生。面对惨无人道的日军,刘祖望、李先识夫妇、妹妹李先觉表示“宁死不受辱”,三人一起投井自尽。

  在这场空前的劫难中,河南大学死难师生及家属达16人,失踪25人。教室、实验室被洗劫一空,房屋被焚,图书典籍被付之一炬。历经五年呕心沥血营造的深山学府,在日本侵略者的炮火下毁于一旦。幸存的师生在饥寒交迫中踏上了继续流亡之路,6月,学校迁进豫鄂陕交界处的淅川县荆紫关,图书损失殆半、仪器设备不全,几无继续办学的条件。次年春,再度西迁,最后至陕西省宝鸡附近,直至日本投降。在抗日战争高等院校内迁的记载中,河南大学是最早内迁的高校之一,也是迁徙次数最多的高校之一。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