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英雄名录 > 抗战英烈名录与英勇事迹 > 四川抗战英烈名录与英勇事迹 > 内容正文

抗战英烈“飞将军”:空军四大天王之一乐以琴
来源:国学大师   2020-07-06 15:54:16

  乐以琴(1914年—1937年),四川芦山县人。1933年,乐以琴考入了笕桥中央航空学校,经过两年的学习,掌握了精湛的飞行技术,毕业后成了一名中国空军。1937年8月13日,日军进攻上海,爆发了淞沪会战,乐以琴首战日军就击落4架敌机,被誉为中国空军“四大金刚”之一,被江南人民誉为“江南大地之钢盔”。同年12月3日,在南京保卫战时,乐以琴的战机中弹,跳伞时头部受重伤不幸去世,年仅23岁。

  少小立志 投笔从戎

  乐以琴原名乐以忠,1914年11月出生于四川芦山县的一个商人家庭。父亲乐伯英为虔诚的基督教徒,秉性正直,教育严格,规定子女年满十岁,每天都要分担家务,早饭后,父母常为子女讲解朱子治家格言,以及故乡的风土人情。乐以琴的父亲有两个弟弟,兄弟三人一直没有分家。三兄弟一共有 17个子女,其中男孩子有10位,乐以琴在男孩子中排第6位。乐以琴的母亲为人温和、慈善,文学修养颇高,是邻县的一个大家闺秀,她幼年随家里的男孩在家读书,因而学识很高。嫁到乐家以后,她不但主持家政,抚育子女,而且担任家庭教育之责。

  小时候的乐以琴常常坐在母亲的膝前听她讲故事,母亲最爱讲岳飞的故事,说他们家都是岳飞的后代,当年秦桧为了斩草除根,到处缉拿岳家后代,他们这一支为了逃避追捕,千里迁徙,辗转来到四川芦山,被迫改姓乐。后来乐以琴曾撰文说起这事,他认为这是母亲故意说来勉励他的。

  乐以琴自幼酷爱体育,小时便习泳练拳。1929年,乐以琴在家乡初中毕业后来到成都,就读于华西协合高级中学。在华西协中,乐以琴的体育成绩非常好,他跑得快,是学校有名的田径运动员,还曾代表四川出席全国运动会,参与全国运动会的短跑项目。1931年,乐以琴中学毕业,他立志考入大学学生物,而父亲却想让他学医。乐以琴的哥哥、姐姐有七八位都是学医的,大哥乐以勋毕业于山东齐鲁大学医学院,姐姐乐以成毕业于成都华西协合大学,是四川第一位女医学博士生。

  1931年,乐以琴考入山东齐鲁大学医科就读(一说为文理学院读生物学),由于他没有中学毕业学历证书,只好借用四哥乐以琴的证件报考,从此乐以忠就改名为乐以琴。数年之后,四哥乐以琴在听闻弟弟为国捐躯后,以六妹乐以纯之名考入中央航空学校第八期,继续报效祖国,因此在空军中留下了“乐以琴不是乐以琴,乐以纯不是乐以纯”的趣谈,也由此反映出当时知识青年航空救国的时代背景。乐以琴刚进齐鲁大学不久,就爆发了“九·一八”事变。乐以琴看到无辜同胞被日军杀害,很愤怒,渴望从军杀敌。1932年冬天,报上刊登了中央航空学校招收第二期飞行生的启示。乐以琴下定决心投笔从戎,报考航校。

  1933年春天,乐以琴得到了杭州笕桥中央航空学校的复试通知书。笕桥中央航空学校是中国现代航空教育的摇篮,它的前身是成立于1928年的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航空训练队。1930年,蒋介石决定在该航空训练队的基础上,择址杭州笕桥,扩建为中央航空学校。1932年,中央航空学校在笕桥正式成立并对外招生。

  复试后乐以琴被航校录取了,他入学时的队长是人称“独臂飞将军”的石邦藩,石将军在1932年的“一二八”淞沪战役中击落日军“13式”舰载歼击机1架,随后被日机击伤失去一臂,得此外号。乐以琴经过6个月的新兵训练学习后,顺利地通过考试,1933年9月1日被编入笕桥空军第二期,进入航校学习飞行技术。

  笕桥航校的飞机驾驶学习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三个级别,每级4个月的学习时间。初级和中级学习基本飞行,高级专门学习驱逐、攻击、侦察和轰炸飞行。每级飞行训练结束都要进行考核,考试合格方能进入下一级的训练,不及格的学员予以淘汰。

  在笕桥航校机场,乐以琴被分在第十组,他的教官是高志航。高志航是留法学航空的,回国后入航校第一期,毕业后任飞行教官。航校的生活不同于一般的大学,学员从早到晚没有一点空闲时间,上午飞行,下午上课,晚上自习。飞行训练也是非常严格,一有差错就要被罚。乐以琴就有两次被罚,一次是在中级飞行训练中,乐以琴起飞不慎被罚立正5分钟,另一次是在高级飞行训练中,乐以琴飞出了教官指定的范围,被罚一天禁闭。经过严格的训练,1935年,乐以琴完成学业,从笕桥中央航空学校毕业。

  长空杀敌 首战告捷

  1936年,从航校毕业后的乐以琴被编入由他的教官高志航任大队长的第4大队22中队,乐以琴担任分队长,驾驶美国产的霍克式双翼单座战斗机,他的座机号是2204。

  1936年回家探亲之前,乐以琴特地在景德镇为各位兄弟姊妹各烧制了一套细瓷餐具。在与父母家人团聚之后,乐以琴留下了他的心声:父母亲大人有兄姊照顾,弟妹生活有靠,以琴没有什么可挂念的了,以琴身为军人,今已抱定必死的信念,惟有精忠报国,为国捐躯是以琴今生的追求……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中国进入了全面抗战时期。8月13日,日军进攻上海,爆发了淞沪会战。14日下午,早已潜伏在河南周家口机场的第4大队,接到命令全队紧急飞往杭州笕桥机场和安徽广德机场参加上海保卫战。而此时,日军为了摧毁中国空军,派出了两队共18架轰炸机,分别偷袭笕桥机场和广德机场。在大队长高志航的带领下,21中队率先对日本空军展开了空中打击。在十多分钟的空战中,击落日机3架,其中两架都是高志航打下的。乐以琴所在的22中队和23中队赶到广德机场时,机场已遭敌机轰炸。在“八·一四”空战中,第4大队狠狠地打击了日军,取得了首先告捷的佳绩,然而更严峻的空战在等待着中国空军。

  第二天,日本海军航空队派出了34架飞机直扑笕桥机场,第4大队起飞迎战。乐以琴首次与日本空军交战就显示出他出色的本领。他沉着、机智、敏捷地驾驶着战机在敌机中穿梭,找准时机扣动扳机,一串子弹射向敌机。敌机应声冒烟栽下去,乐以琴旗开得胜打下了一架日机。大队长高志航、23队梁添成也分别击落敌机一架。越战越勇的乐以琴抓住时机再次对准日机猛烈开火,亲眼看见被他击中的敌机在空中爆炸成碎块坠落下去。日军航空队被中国空军第4大队打得四处逃窜。乐以琴紧追逃跑的敌机,从杭州的笕桥一直追到绍兴曹娥江上空,乐以琴把最后的子弹都射向了敌机,又打下了两架日机,一架栽入曹娥江中,一架坠落于山麓中。空战结束后,乐以琴意犹未尽地对战友王倬说:“我打下一架日机后,怒火未息,我摸摸自己脑袋还在,身上也没有出血,反正自己已经够本了,于是又向第二架、第三架日机追去并瞄准开火,直打到第四架往下掉的时候,两挺机枪里的子弹已打完,汽油也用完了,只好放其他敌机逃生。”

  在8月15日的空战中,第4大队共击落日机6架,乐以琴一个人就打下4架。中国空军再次取得胜利,一时震动了整个世界。世界各大报纸和通讯社都报道了此次战况,美国报纸称“高志航首建奇功”,苏联通讯社报道“乐以琴一口气击落敌机4架”。在武器装备落后敌方的空战中,乐以琴单机击落4架敌机是抗战时期中国航空史上的奇迹,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的抗日士气和民族自信心,粉碎了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计划。乐以琴也因此被江南的人民亲切地称为“江南大地之钢盔”,成为令敌寇闻名丧胆的举世瞩目的空军英雄。

  不幸捐躯 壮烈殉国

  在空军历史上,按国际惯例,凡在空战中击落敌机5架以上的飞行员被称作“王牌飞行员”。在8月15日的空战中乐以琴击落敌机4架,8月21日,乐以琴又奉命阻击日机,在上海西郊又击落两架敌机,因而乐以琴是我国空军史上第一位王牌飞行员,世界各国知名通讯社及各大报刊都称其为“飞将军”。

  由于在多次空战中,乐以琴均以高超的战术和猛、准、狠的火力,左右开弓,弹无虚发,给敌机以致命的打击,从此,日本飞行员视他为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曾经有战友劝告乐以琴变更机号,麻痹敌人。他坦然而坚定地回答:“如果因为我的英勇作战,为国增威,这是国家也是个人的光荣。以身许国,本是男儿份内事。岂能希图保全自己而变更机号,向敌人示弱呢!”

  淞沪会战时期,乐以琴曾奉命飞往浦东,在张发奎炮兵阵地上空与日机作战,他的战机不幸中弹,失去控制。乐以琴从4000多米的高空跳伞,然而日军却不顾国际公约,对丧失战斗力的乐以琴开枪射击。幸好没有被日军击中,乐以琴着陆后被当地民众送回了基地。随后,乐以琴调防南京。

  抗战时期的现实是当时我国工业落后,不能自己制造飞机,从国外购买的战机跟不上战场上的消耗,而日军却自己能生产飞机,源源不断地补充到前线。因而中国空军战机越战越少。日军依靠雄厚的军事力量,拥有了多处陆地机场,飞机数量、起飞频率、出击强度等都大大增强。上海乃至整个华东地区的空中优势正在丧失,制空权慢慢转移到日本一方,我方空军只有利用夜色进行袭击。

  1937年12月1日,南京保卫战时,中国空军能飞上天的战机已不足20架,且机种不一。12月3日,日军在海空优势兵力的掩护下,突破我方防线进逼南京。南京危在旦夕,中国空军仅剩乐以琴、董明德二人能升空作战,迎战数十架日机。乐以琴驾驶战机在日机丛中走起了“凌波微步”,致使企图左右夹攻他的两架日机互撞而亡。但是,更多的日机很快围了上来,在以寡敌众的激战中,乐以琴的战机中弹,飞机冒着浓烟向下坠落,他被迫弃机跳伞。有上次跳伞被日军在空中射击的经历,乐以琴决定冒险推迟打开降落伞的时间,这样可以缩短在空中降落的时间,减少被日军射击的机会。不幸的是开伞时间晚了一点,他落地时头部受重伤去世,年仅23岁。

  乐以琴牺牲后,国民政府和社会各界予以隆重悼念和很高的评价。政府发给烈属一万二千元抚恤金,但乐家在悲痛之余,毅然将这笔抚恤金连同部分家产,在芦山东街创建了私立伯英中学。当时的教育部还将乐以琴英勇抗击日机的事迹编入小学国文课本。在航空委员会出版的《空军抗战三周年纪念专册》中,赞扬乐以琴忠勇为国,视死如归的爱国精神,赞扬他有胆有识,技术超群,为中国空军战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为了展现英勇的中国空军精忠报国、视死如归的精神,1939年,中央电影摄影场以乐以琴、阎海文和沈崇诲三位空军烈士的事迹为素材,拍摄了一部电影《长空万里》,演员的阵容强大,有著名的演员白杨、金焰、高占非、王人美、魏鹤龄等参加。1941年12月在重庆公映,社会各界反响热烈,鼓舞了广大民众的抗战决心。

  时隔40年之后,台湾的中央电影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再次以高志航、乐以琴、刘粹刚、沈崇诲、阎海文等空军在淞沪战争时打击日寇的“八·一四”、“八·一五”空战的事迹,拍摄了电影《笕桥英烈传》,于1977年公映。该片荣获第十四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奖、最佳编剧奖、最佳导演奖、最佳彩色影片摄影奖、最佳剪辑奖 、最佳录音奖等。

  1985年纪念抗战胜利40周年之际,北京、上海、南京、成都等地举行的纪念活动中,都提到乐以琴的名字和事迹。其后出版的《抗日战争国民党阵亡将领录》和《中国抗日阵亡将士传》等专著,都编入了乐以琴的长篇传记。乐以琴的英魂和中国空军、苏联、美国援华空军的众多烈士一起安葬在南京中山陵园内的航空烈士公墓内,乐以琴的墓碑在公墓前排的显要位置。

  1995年,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在紫金山麓建成由张爱萍将军题写碑名的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在纪念碑的左右,30块高3米的黑色花岗岩碑上,用中、英、俄三种文字镌刻着“一二八”淞沪抗战至1945年9月间牺牲的3300多名抗日航空烈士的英名及生平,战功业绩。乐以琴的名字也在其中。2009年建成的抗日航空纪念馆,将墓、碑、馆联成一体,成为大型的国际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陵园,以此永远地缅怀和纪念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民族英烈,其中为乐以琴雕刻了一尊塑像。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