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英雄名录 > 抗战英烈名录与英勇事迹 > 四川抗战英烈名录与英勇事迹 > 内容正文

寻访抗日将军柴意新(图)
来源:常德日报   2018-08-27 11:26:46

  老战士吴荣凯
 

  引子

  第一次去公墓,感觉面积很大,龙柏、雪松茂盛,饱经风霜的纪念碑高大而雄伟。只知道应该是纪念烈士,但并不知道是什么人,碑文是陆军74军常德会战阵亡将士纪念塔。去的次数多了,就有了一些了解,原来是国民党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公墓。

  2001年,城市建设改造升级,公墓也进行大规模改造。也就是这时,我第一次知道了余程万和柴意新的名字,这激起了我对57师血战常德的探寻。我当时还问了几位老者,他们都知道柴团长的英勇事迹。常德会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墓志铭上,除了师长余程万,只有柴意新的名字。

  柴意新

  柴意新(1898~1943),字泽高,南部县建兴镇人。早年随其兄柴崇林(北伐顺泸起义烈士)肄业于合川中学,陆大特别班第一期毕业,分配到国军第九军工作,历任连、营、团长等职。1943年,任74军(军长王耀武)57师169团少将团长。

  1943年冬,日军十万进攻常德,57师奉命守卫常德,柴意新率部扼守城东北。11月18日清晨5时,169团第九连余佑吾排长与乘汽艇的三百日寇先头部队在常德东北远郊的涂家湖接仗,打响了常德守城保卫战第一枪。后转战牛鼻滩、沙包、芷湾、皇木关、岩包、东门等地。柴意新鼓励全团官兵:“人在城在,为国尽忠,血战到底!”

  22日岩包(5次易手)失守,柴团长亲率预备队一连反攻夺回,敌人弃尸400余具。25日击退北门外七里桥、鸡公坡一线的敌十多次进攻。26日至28日,柴团守卫常德东门,身先士卒,反复冲杀,日寇遗尸累累。29日起,率部开始残酷巷战。12月1日,守卫亚洲旅社据点,五次率部以手榴弹、刺刀,向敌冲杀。2日下午,柴团只剩数十人,面对蚁敌,顽强战斗。

  12月3日凌晨,余师长于笔架城旁一民房召开紧急会议,与代副师长陈嘘云,参谋长皮宦猷、柴意新、孙进贤、杜鼎、金定洲等共商突围大事。决定以169团余部和171团一部合计51人,由柴团长指挥,负责牵制顽敌,掩护突围。柴团长毫不推诿,起立报告:“师长为全师希望所寄,希望师长早日突围,我在此死守,等师长率援军来解围。”3时,为策应余师长等突围,柴团长固守华晶玻璃厂,多次打退敌人波式冲锋。黎明时,柴意新率部突进到府坪街,在春申墓前(现民主街常德特产店)作最后冲锋时,不幸中弹,壮烈殉国,其余战士亦在战火中相继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常德一役,169团共击毙133联队(黑濑部队)一大队大队长胁屋及该大队三中队中队长上法真男、代理第109联队联队长的作战参谋铃木立、第3大队大队长马村、第120联队第3大队大队长葛野旷大尉。

  将军为国牺牲谓忠、临危守城谓勇,保护师长和部下谓仁,顾全大局谓义。誓死如归,不愧为忠勇仁义、义薄云天的七尺男儿,人天感泣,堪称我中华之魂。柴意新是常德守城战牺牲的惟一的团长(将官)。“常德会战”胜利后,其遗体安葬于“常德市抗日烈士公墓”。国民政府在重庆为他召开了追悼大会,表彰烈士,抚恤家属,追授为中将军衔。

  近几年,常德会战的资料越来越多,我不断浏览、收集各种信息,一个幸存者吴荣凯进入了我的视野。

  老战友忆意新

  吴荣凯,1922年生于常德,抗战老兵。1939年毕业于湖南私立翰文中学。1941年9月,参加国民革命军陆军74军军医处医护培训班;1942年2月,任74军57师准尉司书,同年8月晋升少尉书记,参加第三次长沙会战;1943年3月,任57师169团上尉书记;1943年11月-12月,参加常德保卫战;1944年8月参加衡阳会战;1945年5月,参加湘西会战;1945年9月,任169团军械主任,参加南京日军缴械。

  吴老现住武陵区白鹤山乡吴家口村九组,目前身体很好。吴老的记忆惊人,相关的人与事记得清楚。如57师8529人,幸存约400人,这是我第一次亲耳听到的数据。吴老清楚地记得,1943年12月3日凌晨,余师长率部渡江突围,柴团长率51人留守(吴老回忆31人)。吴老1968年被打成历史反革命,老人说那些苦难的日子他都不记得,只记得与团长分别时的情景。

  吴老回忆,他和柴团长的最后对话:柴:你也去,和孙团长、杜团长他们一起。吴:我不去,我要和团长一起守阵地。柴:要你去你就去。吴:我不去。柴:我是在这里拼命,我命令你马上出城(不容商量)!吴:团长,那我走了。我服从命令,我走了(我给他敬了一个礼,我才走了两步)。柴:告诉你啊,沿途小心(他把手一指)。我眼泪一下就掉下来了。我出去了,把团长一个人留在城里,我心里不乐意。但是这话在当时不能讲,也没有讲,所以给他敬礼眼泪就顺着脸上掉下来了。

  此一别,竟成永别!再会时已是在十多天后吴老从战地医院拄拐步行2小时前往参加57师阵亡将士追悼会,只见到了将军的棺木,长哭不起。如今,吴老每次到城里就去国军74军阵亡将士公墓,看他的团长和战友们。

  凤凰卫视等媒体采访过他,老人说:“我只知道柴团长是四川南充人,当时新婚几个月,不知道是否有后人,而且以我目前的情况也不能找他们,只是希望有生之年会一会柴团长的后人。”每次看到这里,我就有一种冲动,一定要找到将军的故乡,寻访柴团长的后人,感谢他以及57师阵亡将士为保卫常德献出了自己宝贵生命。目前吴老的待遇为每月125元的低保。我觉得,抗日老兵的待遇国家要出台相关的文件,因为他们的贡献很大。

  今年夏天。我搜索到一个网页,提到柴将军是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建兴镇人。

  将军故里建兴镇

  建兴镇属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该镇距南部县城27公里,距南充市区60公里。寻访柴将军故里的过程艰难而曲折,南部新闻网上提到将军是建兴镇人。通过百度建兴吧及QQ群等网友的热情相助,南部外宣办的支持。其中,有一网友提到柴家院子的重要信息。最终,确认建兴镇黄家坝村4组就是英雄的故里。

  柴将军有3兄弟,柴崇林(北伐顺泸起义烈士)、柴永华,柴意新排行老三。1943年12月,将军殉国时只有45岁,留下夫人李传云及遗腹子柴林华,1944年生。大约在2-3岁时,随母亲回娘家,从此离开建兴镇,与柴家失去联系。柴家老一辈的人回忆,李传云为四川成都或隆昌等地区人。现已查到一位李传云,90岁左右,意识模糊,家住四川省隆昌县迎祥镇倒座街,第一个孩子系女孩,67岁(还需进一步核实)。通过人口数据库查询,四川没有符合1943-1944年出生的柴林华。

  将军继子:柴仕强(过世)。孙子(柴仕强之子):柴明生。重孙:柴小容(柴明生之女),柴小波、柴小成(柴明生之子)。侄子:柴仕嘉(二哥柴永华之子),2011年清明,曾来常德祭扫柴意新将军。目前,将军的后人都在建兴镇务农或外出打工,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尾声

  常德会战让我们认识了柴将军,常德会战使将军成为民族英雄,常德也成为屹立在湘西北大地的英雄城市。1945年,常德人民捐资修建烈士陵园,以纪念将军及57师阵亡将士与日月同辉的献身精神。他们的热血灌溉了今天常德的辉煌,他们的名字也一定与常德名城永垂不朽。

  为了缅怀常德会战将军为国捐躯的牺牲精神,铭记这段历史,笔者建议将柴将军殉国的民主街(府坪街)更名为柴意新街,并将常德守城的最后五大据点:兴街口的中央银行、双忠街的老四海、铁家桥的府文庙、百街口的亚洲旅社、大兴街的华晶玻璃厂的原址立碑纪念,并为柴将军塑像。应该铭记的还有殉国于鼎城赵家桥的陆军第10军预10师师长孙明瑾将军,牺牲于石门的陆军第73军暂5师师长彭士量将军,蒙难于桃源陬市的陆军第44军150师师长许国璋将军,壮烈殉国于德山的陆军第10军3师9团上校团长张惠民等。

  希望常德与南充两座城市因将军而架起友谊的桥梁,希望两地加强经贸往来和文化交流。愿将军的后人家庭幸福。

  编者按:

  1943年11月18日,中日常德会战开战,12月3日,国民革命军陆军74军57师169团少将团长柴意新壮烈殉国。柴意新是常德会战一大功臣,常德人民不会忘记他。

  因为有了像柴意新这样的无数将士们的忠勇爱国,血洒疆场,常德才没有沦陷,一直是战时大后方。

  对于先烈,我们应永远铭记。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