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抗战公益 > 志愿者在行动 > 综合资料 > 内容正文

老兵印象
来源:萱草   2019-04-17 10:37:12


萱草与老兵吴玉章

  有机会奔赴腾冲和缅甸,为牺牲的中国远征军将士扫墓,是我未曾预料到的事。2019年清明,我幸运地跟随四川省普善公益慈善促进会中国远征军老兵扫墓团,从腾冲走中印公路进入缅甸,抵达密支那,祭奠二战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之后我又自行穿越滇缅公路,考察松山和惠通桥等抗战遗址,并参观滇西抗战纪念馆。梦一般的旅程,在短短10天时间里,我历经了滇缅战场的快速闪回。

  仿佛是神的授意,清明前我忽然决定去腾冲。去腾冲是春节期间我曾在贵州都匀计划过的,但未定时间。我相信这是我与普善促进会和十位抗战老兵的善缘。这篇文主要想聊聊对这支特殊队伍中川军团老兵的特殊印象。

  刚刚加入这支浩浩荡荡的扫墓大军我就油然而生一股豪气,志愿者们细致入微的关怀和爱充溢包裹着周围。老兵们年迈却精神爽朗,大家互相搀扶着一路同行。很多路人都投以敬佩的目光,小学生们则常常快速“翁”上来,要听老兵爷爷讲故事。

  萱草与老兵吴玉章

  印象最深的是老兵吴玉章。他真是一位可爱的老人。爱唱歌,英文歌,爱说笑,非常幽默。从断续的交谈中得知战后他的多次“创业“之路,因历史问题受挫竟造就了一个有才华的远征军青年,攻破工作生活中的种种难关,创造和平时期的一个个“战斗”奇迹,令我不得不深深叹服。对比自己磕磕绊绊的创业摸索,十分惭愧。老人的嗓音非常醇厚,唱起《友谊地久天长》的英文版令人陶醉。无论是聊天还是代表老兵发言,都思维缜密,逻辑严谨,措辞妥帖。他在十位老兵里可能是最年轻的,听说他15岁入伍,当时还是一个中学生。吴老孙女是一个美丽的川妹子,我们热烈地聊起老人,不知为何,可能是与老人特别投缘,我当时就萌生了将吴老的故事搬上舞台的念头。

  吴玉章

  1929 年 2 月生,1944 年正在成都读中学的吴玉章,顶替同学报名参军,编入成都皇城坝的教导二团,受训几个月后步行到新津机场乘飞机到达印度汀江,不久分配到中国驻印军独立宪兵第 3 营任下士,以后任驻印军总指挥部警卫工作,并负责中印公路巡查和桥梁保卫,1945 年9 月随部队飞赴广西柳州,以后又到上海日侨遣返,1946 年 5 月复员回成都继续读书。

  老兵廖沛林说攻打松山,前面的战士倒下了,后面的人踩着战友的身体又冲上去。当时老人一只胳膊负伤,上下绑紧后,中段挖下鸡蛋大的一块肉。分别前我利用宝贵的短暂时间采访了老人,他从容将曾经的过往简单扼要讲述给我。抗战时期没有悲恸,只有勇士和鲜血,倒是战后历经三十年沧桑令人伤感。我为老人与老伴的夫妻情深打动,更为老人面对厄运的顽强与不屈而流泪。我猛然意识到,这些老人们特殊的人生中,蕴含着太多不平凡的经历,这些是我们这个民族的骄傲,同时也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伤口。与廖老的女儿聊天得知老人更多的故事,老人还是一位书画家,义务教孩子们书法。无论如何,都让我难以与那个在苦海里苦苦挣扎的背影联系起来。听说老人著有回忆录,我立刻请求拜读。

  廖沛林

  1925 年 9 月生,辛亥革命元老廖叔武之子,1943 年正在成都读书,父亲叫他回来参军,进入荣威师管区,不久到了重庆军训部接受通讯兵训练,训练结束后编入 71 军新 28 师通讯营担任通讯兵,1944 年 6 月随部队参加松山战役,战斗中负伤,伤愈后进入青年军 203 师通讯营。

  老兵曹泽富是新一军的,因我外公潘白坚曾任新一军政治部主任、少将军法处长,我向他询问了很多。在缅甸密支那,曹老指着伊诺瓦底江说,他们当年的团就扎在这个江边,与国内的抗战部队相比,他们当时有较为优越的美式武器装备,英国及缅甸的食物补给。与云南昆明老兵联欢时,曹老哭了,他说滇西打松山的战友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在密支那华夏学校,孩子们高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曹老走到孩子们的队列前,用激昂有力的声音高歌《嘉陵江上》,一 边还手打着节拍。我们同桌吃饭,曹老回忆自己的经历。他同其他老兵一样,仍旧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听说他每次出来看望远征军战友,都是自己一个人,不带家属。要集合了,他步伐飞快,仿佛当年在部队里听到集合号令一般,我们都撵不上。密支那金碧辉煌的佛寺宫殿旁,参天伟岸的菩提树下,他边小跑边频频举起手机拍照,顾不上身着老兵特制军服的约束,活像一个兴奋的年轻人。

  曹泽富

  1928 年 7 月生,1944 年日本人要打到独山的消息传到成都,受爱国心驱使冒名顶替参军入伍,加入军政部教导二团,不久在新津机场乘飞机赴印度汀江,转密支那新 1 军教导总队受训。不久随新 1 军飞赴广西南宁参加华南反攻,在广州接受日军投降,抗战胜利后随部队前往东北,不久退伍返回成都读书。

  我喜欢边扶着老兵,边听他们的只言片语。我觉得他们根本不是弱者!虽然他们需要被关爱和保护,但他们又是一群异常强大的中国人!他们对中华民族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命运都同样关注和执着。在腾冲国殇墓园,他们对已逝战友们的谆谆告慰。在缅甸密支那,面对347位尚未回到祖国年轻战友的骸骨,他们列队默默敬礼。他们个个歌喉响亮,声音浑厚,目光深沉。我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力量。他们是我们民族的脊梁。

  第一次与九十多岁高龄的老人一路同行,临行前的估摸完全错位。吴老的热情敏锐我的思维有时跟不上,廖老眼睛里喷吐的火光慑人不敢直视,曹老睿智超然洒脱的君子风范令人敬佩。还有几位老兵也有一些接触,觉个个都是英雄好汉,即便坐在轮椅里,也是一派凛然的军人风度。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感恩这短暂的相遇。我有一种预感,我们还会见面。

  感恩四川省普善公益慈善促进会!感恩老兵们!感恩蒲寒老师和各位志愿者及老兵家属们!相信我们还会见面!

  腾冲猴桥口岸边防警察要求与抗战老兵合影留念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