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抗战公益 > 志愿者在行动 > 湖南志愿者在行动 > 内容正文

抗战老兵伍家及:“我在等时间。”
来源:《亲历抗战》 暖兵筑梦志愿服务团   2017-08-24 16:30:31

  伍家及(1916-)湘潭县云湖桥镇良湖村人。12岁到杂货铺当学徒,17岁当兵。1936年初入黄埔军校三分校(校址在江西瑞金)学习。八一三淞沪会战期间,随所在部队驻防上海宝山。此后一直转战赣北、浙西,先后三次受伤。

  在他的兄弟四人中,有两位把自己的热血和生命洒在了抗日战场上;外族的侵凌、兄长的牺牲,没有让他退缩,反而激起了年方17岁的他上前线抗敌的决心。从淞沪会战开始,他辗转抗日战场八年,虽然先后三次重伤,但却巧妙地从死神指缝间滑脱!他名叫伍家及,如今虽已101岁,却依然耳聪目明、思维清晰。

  “我是热性人,不怕冷”

  伍家及原名伍权魁,伍家及是他在当兵后改的。在四兄弟中排行老三,生于丙辰1916年2月,老家在云湖桥镇良湖村他的父亲伍汉东以教书为业。由于家境贫寒,上了四年私塾的伍家及在12岁时便辍学到杂货铺当学徒。“杂货铺隔壁有一所学校,我每天一有空就去看报纸,学了好多东西。”在报纸上,伍家及也了解到了东北的局势,知道所谓“满洲国”的真实含义:“日本人咯样欺负我们,不把中国人当人,我要当兵去。”14岁时,伍家及瞒着家人去报名参军,却被他的一位房亲戚拉了回来,说他年龄“太细”。1933年。湘潭地区遭遇羽年未遇的旱灾,庄稼颗粒无收,家中两位兄长已先后被抓壮丁的伍家生活也陷入困顿。于是,这年冬天,巳经17岁的伍家及又偷偷地和几个伙伴报名参了军,第二天清早,他随开拔的部队坐船去江西,一路上,心情激动的伍家及都一直顶着寒风坐在船头,即使船舱里的人嘁他进舱他都不进去。他说:“我是热性人,不怕冷。”

  图为团队志愿者们给爷爷看上次湖南老兵之家为其拍摄的照片

  伍家及最初加入的部队番号是国民革命军第10师55团第2营机枪连,“师长李默庵,团长吴宏文,营长王炎武。”

  “刚当兵时,我在练操、射击等方面的训练成绩不错,再加打仗勇敢,很被领导看重。于是,在1936年初,我被破格推荐进入位于江西瑞金的陆军军官学校第三分校(系黄埔军校分校)军官训练班第十期带职学习。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随之。八一三淞沪会战打响。国难当头之际,我们也提前毕业,随部队前往上海宝山防守。”

  战宝山月余,枕着战友的遗体抗击

  众所周知,在长达八年的抗日战争中,八一三淞沪会战可谓是抗日战争中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战役之一。在这场抗击战中,中国军队以血战三个月、死伤30万余人的代价,粉碎了日本军国主义“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为上海的民族工业外迁赢得了时1司。而更为重要的是,在这场战役中,中国军民"纵使战到一兵一枪,亦绝不终止抗战"的精神,更彰显了整个中华民族在面临重大历史危机时所体现出来的责任和担当。淞沪会战刚一爆发,伍家及所在的国民革命军第10师便奉命调往上海宝山布防。宝山面对长江口,对面是崇明岛,扼日军沿江而上进犯的咽喉,是战略要冲之地。伍家及说,一到驻地,他们就开始夜以继日地挖战壕、修筑御敌工事,而日寇也在他们到防的第二天就开始了进犯。他回忆说,“战况一开始就进入到了白热化,凭借着精良武器的日军,先是用飞机、大炮对阵地作卷席似的狂轰滥炸,然后是在坦克、装甲车掩护下的步兵冲锋。。刚开始时,我们很吃了一些亏,许多士兵在敌人的轰炸中牺牲。后来调整了作战方针,在敌人狂轰滥炸的时候我们及时撤退到阵地的后面,轰炸一停,又赶紧回到阵地中,把满腔的爱国热忱和对敌人的仇恨灌注在一片片用子弹和手榴弹交织起来的火网中,用满腔的热血打退了敌人一次次的进攻。”他说,这种周而复始的战斗,每天至少要重复四五次,有时会至达到十多次。战斗间隙,战士们便抓紧时间补充弹药、修理破损的战壕,吃的则只有凉水和干粮……

  图为团队成员聆听老兵伍家及爷爷的故事

  “在宝山防守的那一个多月时间里,我们的时间观念已停滞在了白天和黑夜的转换上,白天来临,我们要面对的是敌人次又一次的轰炸和进攻,黑夜里,我们既要防备敌人的夜袭,也要为第二天的战斗作好准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战斗的延续,部队的伤亡和减员情况也越来越严重、单单是我们连队,一个多月下来便伤亡了60多人。我们即使有短暂的休息,也只能枕着战友的遗体眯一会儿眼睛。”

  因为伤亡过重,伍家及所在的部队在九月间奉命南翔休整。而伍家及则因左臂负伤感染,被送进了四二野战医院治疗,一个多月后才康复出院。

  抗战八年,他身上至今留有三处伤痕

  团队志愿者们为老兵爷爷看为其画的画像

  淞沪会战后,伍家业所在的原部队戎马倥偬,致使左伤的伍家及在伤愈后无法归队。事后,有关部门将伍家及江西省保安2团(团长周元)2营(营长王奇慧)5连任长。辗转江西、浙江等地坚持抗日他说在淞沪会战后,抗日战场上先后两次负伤,让他至今还受伤痛的折磨。他告诉我们,有一年冬天,他所在的部队准备趁夜校!在都昌县横寨岭的日军据点。这个据点建在一个斜坡上,视开阔,而为了防止抗日力量的打击,负责据点防守的日军至把斜坡上的茅草都砍了个精光。侦察显示,据点内有日军的个加强排40多人,配备有重机枪和迫击炮。为了这次战斗,3日队伍挑选了50多个勇猛健壮的士兵组成突击队,任命伍家及为突击队队长。当天深夜,伍家及率队摸黑接近据点时,被据点内的日军察觉,顿时,碉堡上的轻重机枪同时向突击队员们开火。见敌人已有所准备,前进的道路又已被封锁,为避免伤亡,伍家及只得带领突击队员们边打边撇,安全脱险后清点人数。才发现除有两名队员牺牲外,还有多人受伤,伍家及也在这次战斗中被子弹打伤后颈。此后几年,已升任上尉连长的伍家及随同部队频繁调动,转战浙西、赣北各地。而在江西上高驻防期间,伍家及再二次声伤。而这次受伤却是敌机突袭所致。说起这次负伤,伍家及回忆说,当天上午,他正带领连队士兵进行训练,突然,天上传来轰隆隆的飞机声,一转眼间,敌机就到了头顶,接种扔下几枚炸弹,炸弹在尚来不及隐蔽的士兵中爆炸,当场就死伤了20多人,伍家及的左臂也被弹片削去了一大块。

  因战结缘,换来75载相濡以沫

  老兵爷爷受伤的其中一处

  在雨湖区楠竹山镇的一户出租屋里,时刻陪伴在伍家及老人身边的,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太太,这是伍家及的妻子梅纯,老太太如今也已94岁。回忆起自己的因战结缘,伍家及说这还要感谢他在江西的那次负伤。他说,负伤后,他被送到当地的一老百姓家养伤。平时帮他换药洗衣的就是这家人的女儿梅纯,一来二去,两人日久生情,到伍家及归队时,梅纯已经变成了他的妻子。婚后,梅纯随了军,丈夫在前线打仗,她就在部队摘伙食、当护士。他在瑞金带职读书时,我生下了大儿子。战争年代,困难多得很,什么困难我都可以克服。就是他负伤了,我心痛;他打仗,我心慌,心慌几十年,如今我得了心慌病。战争中结下的生死与共之情,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团队志愿者小青说:

  亲历了抗战的人才能更加感受到战争的残酷,爷爷说自己因为同一部位受了好几次伤(左臂),所以每到阴冷潮湿天气就疼,爷爷的儿子说,那种疼痛,即便是吃了止疼药也起不了很大的作用。这就是战争的一面。说实话,今年已经101岁高龄的爷爷,还要忍受每到阴冷天就疼痛。这还只是其中的一个老兵,那还有其他的老兵呢?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在其他偏远的山区里?我其实难以想象。一定要铭记这一段历史,一定不能忘记,一定要在铭记之后好好反思。这是我现在最想说的话。

  文字节选《亲历抗战》,由伍家及老兵家属提供

  图来源暖兵筑梦志愿服务团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