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抗战研究 > 抗战大事记 > 浙江抗战大事记 > 内容正文

英雄饮恨绍兴城——记1941年绍兴反攻战
来源:知乎 作者xyh007   2022-09-16 09:13:36

  1941年9月,日军第11军发起长沙作战(中国方面称为第二次长沙会战),军事委员会命令各战区向当面之敌发起进攻,以牵制日军兵力,策应第九战区作战。第三战区接令后,当即部署所属各部向苏、浙、赣等地日军进攻,其中第49军(军长刘多荃)第26师(1930年9月由川军郭汝栋部第20军缩编,抗战初期参加淞沪会战表现优异,1941年3-4月在上高会战中又再建殊勋,荣获军事委员会颁发的“陆海空军武功状”, 此时师长王克俊)奉命主攻绍兴,其左翼为第105师(1933年3月由东北军张学良卫队改编,此时师长王铁汉),负责向绍兴西北出击,截断绍兴、萧山间交通、通信,牵制萧山之敌,并阻击杭州、萧山可能增援之敌,相机收复萧山,其右翼为浙江暂编保安总队一部和新编第30师(1939年5月由原直鲁联军旧部独立第45旅扩编,此时师长张銮基),负责攻略曹娥、百官地区。

  时绍兴守敌为日军第13军第22师团步兵第86联队,城内守军为第86联队本部、步兵第3大队本部、步兵第10中队、步兵第3中队一个小队、第3机关枪中队、步兵炮中队、通信中队及其他零散部(分)队。第3大队第9中队、第11中队、第12中队分驻绍兴周围皋埠、柯桥、乌门山等各要点。绍兴以东的曹娥镇、百官、东关镇地区驻有第2大队,绍兴西北钱清镇、葫芦山地区驻有第1大队。

  9月24日,第26师从上虞、平水镇地区出发,向绍兴东南挺进。师长王克俊以第78团(团长胡荡)为主攻团,从平水镇以西的香炉峰西侧,向绍兴南面进攻。

  香炉峰是绍兴城南的制高点,海拔354米,山高路陡,巨岩耸峙,只有一条险径通向峰顶。日军在此驻有步兵第10中队一个分队(16人)、步兵炮中队一个分队(九二步兵炮一门)、重机枪一个分队共约30名,并在四周架设铁丝网3层,在各险要处均筑有碉堡和地堡,火力封锁严密,工事坚固,易守难攻。第78团决定以第1营首先拔除香炉峰据点,以便掩护主力部队顺利前进。

  9月24日暮,第78团第1营潜至香炉峰附近,另一连深入敌后绕袭禹陵。

      25日凌晨,第1营向日军发起突然攻击。国军抵近至日军碉堡百米处,利用地形向日军投掷手榴弹,日军凭借险要地形和坚固工事顽强抵抗,第1营经一天激战未能攻破日军最后阵地,绕袭禹陵的一连也与敌形成对峙状态。碉堡内的日军战斗力逐渐不支,分哨长小沼军曹于是用电话与驻绍兴县城的第10中队本部取得联络。

      25日下午,城内日军第10中队主力和步兵炮中队主力兵分两路前往香炉峰救援,但均遭到第78团阻援部队的有力阻击无法前进。

      26日拂晓,第10中队在得到联队下士官候补队一个小队的加强下再次发起攻击,但仍然无法打通前进通道,只能眼睁睁看着硝烟弥漫、炮火纷飞的香炉峰望洋兴叹。而另一路步兵炮中队在国军围攻下伤亡14、5名,更是自身难保。同日,杭州第22师团部派出增援绍兴的谷津兵团(以步兵第84联队第2大队及第85联队、第86联队第7中队各一部组成,由第22师团步兵团长谷津率领)先遣队铃木混成中队(第84、第85联队、第86联队第7中队各一个小队组成,由师团司令部铃木中尉指挥)乘车从杭州出发,到萧山后改乘船向绍兴驰援。到达绍兴后该中队留两个小队警卫第86联队本部,另派出一个小队(第7中队黑河内小队32人)前往支援香炉峰,在击破国军阻击后(战死1、负伤2)解救了陷于险境的步兵炮中队。

  26日晚20时,第10中队向包围香炉峰的国军侧背发起夜袭,在中队机枪步枪的猛烈射击和重掷弹筒弹遮断射击掩护下,敢死队在五十岚少尉的带领下趁乱切入国军防线,并与国军展开白刃战,岌岌可危的山顶守军此时也一齐射击,我军攻势顿时锐减,形势一下趋于危殆。

  27日,在各路日军内外夹击之下,第78团第1营被迫退下山来。日军趁势反扑,国军伤亡惨重。少校营长刘升三在1647高地的战斗中,先是腕部中弹负伤,犹裹伤再战不肯退下,继又中炮倒地,阵地终陷敌手。

  在香炉峰激战的同时,第26师各部也向绍兴外围日军各据点发起猛烈攻击, 至29日凌晨,第76团占领樊江、白塔桥,第77团攻克杨梅山、瓜藤山,第78团除以一部监视香炉峰之敌外,主力进占牛山,并向包公庙、亭山之敌攻击,但数度强攻,均为敌炮火所阻。

      30日晨,日军第2大队向杨梅山、瓜藤山攻击,企图增援绍兴,被第77团打退。

      30日晚,新编第30师攻占百官镇,第105师占领钱清。

      31日,日军第10中队和步兵炮中队在打退第78团第1营后留一部固守香炉峰,其余撤回城内。

      10月1日凌晨4时30分许,大雾弥漫,第78团主力由包公庙出发,直插绍兴南门。前卫第3营少校营长杨松龄一马当先,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率领先头连经伏虎桥一路杀入城内,绍兴城内一时枪声爆炸声大作,日军联队本部和各处营房均遭到突然袭击。日军惊慌之余一面组织城内外火力封锁了第78团后续部队的进路,一面调集兵力向城内我军展开疯狂反扑,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混战。日军下士官候补生队队长丹野中尉、继任队长若林中尉(原联队旗手)、久米中尉,第10中队小队长五十岚少尉等战死,第3中队内野准尉等多人负伤。日军步兵炮中队与联队部电话线被我军割断,中队长后藤大尉派见习士官竹腰等5名将校斥候前往联队本部联络,在3米之外不见人影的浓雾中误闯入中国军队队形之中全部被击毙。

  但随着战斗进展,日军凭借兵力火力优势开始占据上风,第3营孤军奋战,伤亡不断增加,战况陷于不利。杨松龄历来作战勇敢机智,危急时刻决定孤注一掷,组织两支敢死队分路占领城南要点塔山和府山(塔山位于绍兴城南门内,海拔29.4米,府山位于绍兴城中心偏西,海拔74米,是日军步兵炮中队的兵营,塔山、府山上面均构筑有明碉暗堡),以图固守待援、扭转战局。进攻塔山(此时由日军第10中队加藤准尉率兵10名驻守)的一路40余人,冲上山顶后遭到日军前堵后追,坚持到下午4点半,援军不继,全部阵亡。进攻府山(此时由日军下士官候补生队1个分队16人和步兵炮中队1个分队6人驻守)的一路40余人在杨松龄亲自带领下,猛打猛冲一直攻到距山顶约20米处,冒着日军步枪机枪的猛烈火力和步兵炮零距离射击,与日军展开手榴弹战,伤亡20余人,但日军在国军勇猛攻击之下也危在旦夕。正在此时,日军下士官候补队主力和第7中队黑河内小队赶到,从背后向国军进攻部队发起攻击,国军腹背受敌,进攻失利,被迫退到山下,被日军团团包围。

       2日夜,第22师团援军谷津兵团主力赶到绍兴,3日会同绍兴日军向城内外我军发起猛烈攻击,被围部队孤军奋战,弹尽援绝,最后全部牺牲,杨松龄营长也在府山下壮烈殉国。战后日军从其黄呢军官服中搜出日记一本,上面写道:不夺回绍兴我死也不回去

步兵第86联队史记载

府山日军阵地

       在日军的全面反击下,第26师各部被迫后撤,日军跟踪追击,双方又在平水、上虞等地发生激战。日军占领上虞,但在平水附近地区遭到第26师有力反击(谷津兵团第84联队集成大队战死15人,战伤50人,下落不明20人),战至8日日军撤回绍兴。绍兴反攻战结束。

       刘升三(1914-1941),察哈尔省阳原县(今属河北省张家口市)人,1932年因战乱随父迁居湖南湘潭。九一八事变后,亲见日寇残暴,屡拔剑砍地,誓为国复仇。1934年入中央军校第十一期骑兵科学习,1937年毕业后再入步兵学校特训班,1938年毕业后分发炮兵第11团第5连,因功升任排长、连附、连长,1939年10月,该连拨入陆军第26师建制,升任团附,1940年10月调任第78团第1营营长,在南昌、抚州、棠溪邹各役中均屡建功勋。

       杨松龄(1909-1941),原名宝明,字寿之。贵州省天柱县白市场绠洞上边溪人。后又保送至第25军军官政治训练团学习,入伍生期满,正逢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招生,杨松龄即与同学全正熹(抗战中任空军第14队队长,1937年10月24日在南京板桥镇上空同日机空战中牺牲)、张慕贤(抗战后期任陆军第11师第32团团长,淮海战役时任第11师副师长)、杨炯(抗战中曾任陆军第102师工兵营营长)等赴武汉报考,顺利考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八期。毕业后分发至陆军新编第11师(前身为北伐战争时期王天培的国民革命军第10军一部,1936年5月改编为陆军独立第6旅,师长、旅长均为周志群),历任参谋、团附、营长等职。其治事治军,无不认真专一,井井有条,深得各级长官器重。1938年夏,杨松龄随独立第6旅编入陆军第26师(师长刘雨卿、副师长兼第76旅旅长周志群),1939年调任第78团第3营营长,随师参加南昌、上高、棠溪邹等战役战斗,每战必奋勇争先,屡建战功。1941年9月,所在师奉命进击绍兴的日军。他挺身而出,率部担任主攻任务。绍兴城固若金汤,率部勇往直前,直抵南城下,消灭日军数十人,激战3昼夜,终因弹尽援绝,与大部官兵一起英勇牺牲。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