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抗战研究 > 抗战大事记 > 广西抗战大事记 > 内容正文

桂林地区党史大事记——抗日战争时期
来源:桂林党史网   2020-09-24 09:12:19

  1937年

  7月7日 日本侵略军向北平郊区芦沟桥的中国驻军发动进攻,中国军队奋起抵抗。全国性的抗日战争自此爆发。8日,中共中央向全国发出通电,号召全中国同胞、政府和军队团结起来,筑起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本的侵略。

  9月 国民党中央通讯社于22日发表中共代表7月15日交与的《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23日,蒋介石就此事发表谈话,实际上承认了中国共产党的合法地位。至此,第二次国共两党合作实现,以此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建立。

  10月 在全民抗日救亡热潮的推动下,桂系当局调遣军队开赴抗日前线。同时,为了适应广西青年学生请缨抗日救国的强烈要求,组织了近300人的广西学生军随军北上抗日做战地服务工作。灵川、全州、临桂、兴安等县的进步青年谢东来、全惠英(史明、女)、蒋奎〈女)、蒋志民(藤奇、女)等人参加了学生军。(蒋志民从武汉转赴延安,谢东来等3人于1940年3月奉党的指示,由大别山先后撤退到新四军淮南抗日根据地)在此之前,灌阳、全州的进步青年孙伯威(孙昌)、易夫刚(易祖褆)、赵洪滔(赵和壁)等3人已于5月由桂林赴延安,11月到达延安陕北公学参加抗日。翌年9月9又有灵川、永福、灌阳等县的毕荣成(毕凯)、刘执中、全碧贞(全智华、女)、龙尚云(龙天雨)、张绍仪、全超(全竞业、女)、何佩珍〈何少梅、女)、易祖福(胡福、女)等多名青年奔赴延安,投身抗日。

  11月 中共广西省工委书记彭懋桂到香港向中共南方工委汇报情况。省工委书记由陈岸代理。

  1938年

  3月中旬 新的中共广西省工委成立。黄松坚任书记兼组织部长,陈岸任委员兼宣传部长,黄彰任委员,原书记彭懋桂调任南宁市委书记。4月,南方工委撤销,成立广东省委,广西省工委改由广东省委领导。5月中旬,因黄松坚等人被捕,广东省委指定陈岸代理广西省工委书记。

  同年秋至翌年秋 中共党员毛咨观、龙德洽、唐肇华、马坤元、刘平等人先后到全州县,以任教和在政府内任职为掩护,开展抗日救亡活动。

  11月 广州、武汉相继沦陷后,日本侵略军逼近广西。桂系在广西形势面临重大转变的情况下,又组织了三个团的学生军共4500人,中共广西省工委根据党中央的指示精神,调派党员90名和动员大批进步 青年参加学生军,力争掌握这个抗日团体的实际领导权。桂林地区籍的中共党员黄嘉、黄耿、唐肇华、唐振裘、覃舜恩也在此时派进学生军中。参加学生军的桂林地区青年有165人。从1940年夏至1941年8月,党在学生军中发展了100多名共产党员。潘晓初、阳雄飞、肖雷等人在此间加入了共产党。中共广西党组织在政治上掌握了广西学生军基层的实际领导权。

  11月中旬 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驻桂林办事处(习惯称八路军驻桂林办事处,简称桂林“八办”)成立。该办同时是中共中央南方局桂林办事处,李克农全面负责党内外各项工作。党内组织工作由曹瑛负责。该办在灵川路莫村(今路西村)建立军需转运站,又称桂林“八办”招待所。该站设有电台室、机要室、救亡室,承办“八办”交办的任务。“八办”经常有二三十人在此工作。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周恩来曾在该站救亡室作过抗日形势报告。参加西南游击干部训练班工作的叶剑英、边章伍、李涛、薛子正等领导同志曾留宿路莫村。该站还输送了不少进步青年上抗日前线。1941年1月7日,“皖南事变 ”发生,20日,八路军驻桂林办事处被迫撤销,该站随“八办”一同撤离桂林。

  11月下旬 中共广西省工委代理书记陈岸到桂林,与桂林“八办”李克农接上组织关系。此后,广西省工委机关迁到桂林,受中共中央南方局桂林办事处领导,由曹瑛直接联系。

  11月底 南迁桂林的国民政府军政部军需署管辖的南京被服厂(后改名桂林被服厂)到达全州的黄沙河。此时,该厂的中共支部获悉押迁的国民党少校军官王仁等盗卖布匹和克扣船工工资,“吃空额”,便通过秘密读书会的进步青年发动工人罢工,进行反贪污斗争。厂方面对王仁的贪污事实和工人的罢工,不得不将王仁撤职,并补发了船工工资.

  1939年

  2月初至3月初 中共广西省工委在灵川县雍田村李文澜(中共党员)家举办广西党员干部训练班。广西各地的党员干部共16人参加。训练班由陈岸、黄彰主持,黄彰、黄书光、覃桂荣分别就党的建设、青年运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等问题进行讲授。陈岸在结业时就广西省地下党重新登记问题;桂系李、白、黄(黄旭初)对抗日的进步表现和它的本质;广西地下党的保密问题等作了重要发言。

  春 中共领导的新安旅行团一行20余人(多为青少年),由纪宇带队,组成乡村工作队,到临桂县万正乡(现属灵川县)开展群众工作,开办农民夜校,组织妇女姐妹会和抗日儿童团,活动了三个月。5月,又组织一个伤兵之友队,由纪宇当队长,到设在临桂大圩(现灵川大圩镇)的国民党陆军第六第七两个医院,开展抗日宣传和慰问工作。初秋离开大圩回桂。

  春 广西学生军第一团到达平乐。全团3个大队约1500人分别驻扎在县城、二塘等地。该团有共产党员20多人,设立党总支,杨烈为党总支书记。该团的《突击》快报由党员主编。学生军曾分赴平乐、荔浦及桂东部分县乡村,利用戏剧、壁报、漫画、标语、歌咏等宣传形势,广泛宣传我党抗日主张,开展救亡工作。此间,在学生军中,党员还带领进步学生进行了“反托(托洛茨基)”斗争,团结教育了大多数学生。同年11月,该团离开平乐,开赴桂南抗日前线。

  4月 中共中央南方局桂林办事处曹瑛召集陈岸、黄彰、黄书光开会,宣布陈岸任中共广西省工委书记,黄彰、黄书光为委员。7月上旬,曹瑛又召3人开会,宣布撤销广西省工委,成立桂林、梧州、南宁3个特支,分别由陈岸、黄彰、黄书光任书记。特支均由曹瑛单线直接领导。

  1940年

  6月 中共中央南方局桂林办事处准备撤离,中共广东省委派苏蔓回广西筹建广西省工委。苏蔓到桂后,于是月建立中共桂林市委,书记罗文坤(女)。

  7月 广西省成立十二个区的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兼保安司令部,每区设专员一人并兼区保安司令。1942年4月,全省十二区并成七区和一直辖区。临桂、兴安、灵川、阳朔、百寿、永福、义宁、龙胜、全州、灌阳、资源等县归直辖区管辖,平乐、荔浦、恭城、修仁等县归第一区管辖。

  7月 直属中共中央南方局领导的汉口基督教女青年会战时服务团的一、三队分别到灵川的县城、潭下圩开展抗日慰劳、宣传活动。同年10月,二队由鹿寨来到灵川甘棠渡的两所伤兵医院做宣传服务工作,三队撤销,并入一、二队。该团举办壁报《战友》、《老百姓》,教唱抗日歌曲,组织慰问演出等。人员发展到70多,其中中共党员20多人。该团一些青年后由桂林“八办”路莫村转运站送到延安和大别山抗日根据地。同年12月,由于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紧张局势,该团撤到桂林,“皖南事变”后即撤离隐蔽。

  10月16日 中共中央南方局致电中共中央,请批准成立南方工作委员会。经中央批准,次年春,南委在广东大埔正式成立,方方任书记,广西党组织受南委领导。

  12月 中共南方工作委员会派钱兴来桂,恢复广西省工委,钱兴任书记,苏蔓任副书记,黄彰任组织部长,黄书光任青年部长,罗文坤任妇女部长。省工委机关设在桂林。钱兴于1941年1月到达桂林。

  1941年

  3月 从怀集县初中升入平乐高中就读的中共地下党员黄金玉、黄凡元、邓瑞琪在平乐中学建立党支部,支部书记黄金玉,隶属中共广西省工委领导。平中支部先后发展2人入党。1944年1月,黄金玉、黄凡元高中毕业离校,支部就此解散。

  夏 广西省工委派王家纪通知中共党员阳雄飞在灵川县城以职业作掩护开展党的工作。阳与进步青年全昭毅等人在凤凰圩张俊家办起集成号书店,同时通过内线关系,将国民党查封后运到甘棠纸厂打纸浆的 一批进步书刊抢救出来。并成立了有十多个青年参加的读书会,开展党的宣传教育工作。

  8月 由于日军于1940年冬撤出南宁和整个桂南,广西所受威胁大大减轻;同时1940年冬以后,国民党反动派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广西当局即趁机于6月宣布解散广西学生军。学生军中共总支为了总结工作、审查党员和安排党员去向,通过公开的合法途径,使学生军延至8月结束。总支经请示省工委,对党员去向作了三个布置:一是参加广西合作人员训练班,以便在农村开展党的工作;二是利用公开合法的名义进入国民党党政(重点是三青团)、教育机关工作;三是回校升学复学,在学生中开展工作,发展党员,建立学校党组织。学生军解散前,广西当局通过自愿提名方式从中吸收了600多人到广西合作人员训练班受训。学生军中共总支派60多名党员参加该训练班。

  秋 秋季学期,省工委书记钱兴在临桂县潮田乡〈今属灵川县)的临桂国民中学任教师,以此为掩护领导全省党的工作。学期结束时,钱兴给国中第十班全体毕业同学书赠了“实事求是、埋头苦干”八个大字。

  10月 广西合作人员训练班结束。党组织通过合法途径,有计划地把党员和积极分子分布到20多个县的合作指导室工作。分配到平乐的5名党员建立了中共平乐县支部,书记黄史山,副书记韦纯束;分配到荔 浦的4名党员建立荔浦党小组,陈智任小组长;分配恭城的4名党员先建立党小组,1942年4月改建为中共恭城支部,陈文渊为支部书记。分配到灵川大圩的4名党员在大圩建立党小组,俸新民(李明)任小组长。他们通过合作工作系统和其他合法渠道,利用官方的经费、资金和权力,为一些贫苦农民解决生产和生活上的困难。同时利用各种方式进行抗日宣传,并成立各县学生军通讯处,团结教育进步分子。

  1942年

  2月 根据中共南委指示,广西党组织由委员制改为特派员制,实行单线联系。钱兴为中共广西省特派员,苏蔓为省副特派员。接着,广西省的地、市一级的组织亦先后取消委员制,改为特派员制。

  5月 南委组织部长郭潜被捕叛变,出卖了南委和广西党组织。随之,南委被破坏,广西党组织失去与上级党组织的联系,广西省级组织仍称省工委。

  春 进入桂林师范学校就读的4名学生军党员分别组成两个平行的不发生横的联系的中共支部。一支部书记为毛文彦,副书记肖雷,另一支部书记为欧苇〈女)。两个支部积极组织学生成立核心领导小组,指导各班成立秘密读书小组,阅读马列主义书籍和进步书刊,讨论时事政治,领导进步学生揭露、孤立三青团反动分子。并培养发展了学生中的4名骨干入党。同年“七·九”事件后,两个支部的负责人及已暴露的党员撤离桂师。同年秋,留下坚持工作的三名新党员组成一个党小组,邓崇济为党小组长,单线与阳雄飞联系。

  7月9日 由于郭潜叛变,桂林市发生中共广西省工委被破坏的严重事件。广西省工委副书记苏莲、省工委妇女部长罗文坤、中共南委驻广西特别交通员张海萍(女)等7人被捕。13日凌晨,苏蔓、罗文坤、张海萍为保护党的机密,以身殉党,壮烈牺牲。

  7月 “七·九”事件发生后,广西省工委书记钱兴立即布置黄嘉、彭维之(后被捕叛变)负责桂林市内党组织的紧急撤返。11日,钱兴和夫人邹冰(省工委秘书)由肖雷护送撤退到灵川隐蔽。钱兴在灵川一面继续布置全省的党员转移隐蔽,指示要坚决贯彻党中央关于“荫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白区工作方针;一面起草《为反对顽固反共分子继续摧残告广西当局暨各界父老书》及《为反对顽固反共分子继续摧残告全体同志书》,由肖雷负责印发。文告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对外妥协对内镇压的罪行及其制造“七·九”事件的真相;号召全党同志学习苏蔓、罗文坤、张海萍三同志的革命气节,继续努力战斗;号召广西各界父老团结起来,制止国民党的反动行为。同年10月,钱兴和邹冰先后离开灵川转移到钟山县英家乡白沙井村。

  7月 由于南委被破坏以及桂林“七·九”事件的发生,广东等地的一批中共地下党员陆续转移平乐县,以教师为职业隐蔽下来,实行单线联系。至1943 年春,到平乐隐蔽的地下党员有许绍明、张道如、李梓高、黄蕊秋(女)等14人。

  12月 在广西省工委的布置下,7月以后从各地陆续撤退一批共产党员到修仁、荔浦、蒙山一带隐蔽。为加强统一领导,广西省工委派黄嘉到荔浦组建中共修荔蒙特支,指定潘晓初为特支书记,韦章平为副书记。特支建立时有党员6人,随后从外地转移来5人。特支建立后,重新修订了《秘工条例》,同时对党员进行革命气节教育。

  同月 中共修荔蒙特支确定潘晓初家(荔浦城北街115号)为地下交通站。潘晓初母亲及其姐潘贤壁为接收、安插、转移外地来的同志做了大量工作。中共广西省工委书记钱兴三次到荔浦检查工作,都在该站停留。这个交通站一直为我党工作到解放。

  1943年

  1月 中共广西省工委任命黄嘉为中共桂东区特派员,隶属广西省工委领导,管辖修仁、荔浦、蒙山、贺县、钟山、恭城、怀集、平乐、象州等县的党组织。

  2月初 黄嘉、潘晓初、肖雷从荔浦到象州县大乐乡韦章平家,与韦一起开会总结中共修荔蒙特支两个多月来的工作。会议肯定了成绩,强调进一步巩固和扩大阵地,站稳脚跟,广交朋友,做好统战工作,并及时掌握环境变化,应付突然事变。同时,继续做好外来中共党员的接收、转移和安插工作。

  春 中共广西省工委书记钱兴与中共桂林统战工作委员会领导的党员张兆汉取得联系,并通过张兆汉向中共南方局汇报了广西党的情况,南方局、中共中央的指示通过张兆汉向广西党转达。至此,广西省工委与南方局取得了间接联系。

  5月 根据钱兴的指示,省工委政治交通员肖雷到灵川向阳雄飞、吴腾芳传达省工委关于成立中共灵川特支的指示,指定阳雄飞为特支书记,吴腾芳为副书记,领导灵川县及桂林师范党的活动。特支建立时有党员6人,至次年底发展了党员9名。特支建立后即办了新生活服务社,扩大读书会,团结组织青年,宣传抗日救国思想。

  夏 桂师新上任半年多的校长蒋宗耀对进步活动实行高压政策,禁止学生阅读进步书刊和召集有进步倾向的讨论会,禁止教师作时事政治报告,激起了师生的强烈愤慨。灵川特支指示在桂师开展驱除蒋宗耀的斗争。在吴腾芳的指导下,学生组成膳食委员会,清算出蒋宗耀贪污大米3万多斤。同年暑假,蒋宗耀宣布开除12名学生,学生即举行罢课,迫使省教育厅收回成命,并在同年底将蒋宗耀调离桂师。

  7月 由于中共党员、著名作家邵荃麟的建议和支持,唐元豫(在浙江入党,曾与邵共事,此时已脱党)受国民党全州县党部书记长蒋雨的委托,创办《全州日报》。11月,邵荃麟离全州后,中共党员、著名戏剧家田汉也来报社指导工作。该报不时揭露国民党的丑闻,触怒国民党政府及地方恶势力,同年12月被勒令停刊。

  8月 中共党员毛文彦、曾金全、邓崇济、郑震(早半年到全州)等到全州、灌阳开展工作,发展了3名党员,并建立了全州、灌阳两个党小组,邓崇济、曾金全分别任小组长,由毛文彦领导。次年初,毛文彦离开全灌,全灌党组织主要由曾金全负责。

  同月 全州党小组为了团结和教育广大知识青年,在全州县城成立了全县桂师同学会,第一届会员大会选出谢雄平为理事长。1944年和1946年又召开第二、三届会员大会,张先珏、蒋昌斌分别为第二、三届理事长。

  秋 黄嘉陪同中共广西省工委书记钱兴到杜莫检查中共修荔蒙特支工作。钱兴肯定了特支前段工作取得的成绩,并强调要进一步巩固组织,慎重发展党员,搞好统战工作,继续贯彻党的白区工作方针。

  1944年

  2月 中共广西省工委指示将修荔蒙特支分为荔蒙特支和修仁支部。从钟山调陈林祥任中共荔蒙特支书记,潘晓初改任副书记;韦天强任修仁支部书记,韦章平为副书记(6月韦天强调任中共贺县特支书记,由韦章平接任书记)。荔蒙特支集中力量加强荔浦、蒙山方面的工作,修仁支部则向象州、榴江(今鹿寨县)方向发展。荔蒙特支和修仁支部归属桂东特派员黄嘉领导。

  春 全灌党组织在全州两河乡大田村举办文化补习班,由曾金全、邓崇济负责,党员杨洁英和进步青年傅一屏、肖友龄等任教师,招收贫苦青年40多人,并以此为掩护开展党的活动。

  4月 日本帝国主义为了挽救其在太平洋战场的失利,急于打通大陆交通线,发动了豫湘桂战役。国民党抵抗不力,节节败退。5月,中共全灌党组织在全州大田召开扩大会议,商讨本地区的抗日救亡工作,会议提出了党组织的行动计划,为以后七支抗日队伍的建立作了思想准备。

  5月 广西省直辖区改为第八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兼保安司令部。八区所辖县份与直辖区时期相同。

  7月 根据中共广西省工委指示,中共灵川特支副书记、桂林师范学校中共组织负责人吴腾芳,在校长、民主人士汤有雁的支持下,发动进步师生30多人,组织桂师暑期抗日宣传队,深入到灵川、兴安、全州、灌阳等县城乡宣传发动群众起来抗日保家乡,为建立抗日民主根据地创造条件。8月底,宣传活动结束。吴腾芳带部分人员留在灵川准备开展抗日武装斗争,大部分人员返回学校。9月,日军逼近桂林,该校疏散到百寿。灵川特支指定党员陈扬华、郑镜南为桂师党的负责人,随校搬迁,任务是:以暑期宣传队员为骨干,团结进步师生,积极开展敌后斗争,相机建立抗日民主根据地。次年2月,陈杨华等人以原暑期抗日宣传队员为基础,吸收一批进步师生组成桂林师范战时服务团该团到柳城县后,通过与该县县长的统战关系,在敌后宣传发动群众,组织乡村抗日民兵队伍,并数次与地方武装配合,袭击、截击日军。日军投降后,该校迁回原址临桂县两江乡。

  7月 中共南方局指示:日军企图打通大陆干线作最后挣扎,国民党为保存实力,将不战而退,广西即将沦为敌后。因此今后应按实际情况布置工作,放手发动群众,大力宣传抗日保卫家乡,组织抗日武装队伍,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党内同志能上山打游击的就上山打游击。张兆汉将南方局的指示向中共广西省工委交通员庄炎林作了传达,并要广西省工委适时派人到重庆找南方局直接联系。庄炎林赶回省工委驻地钟山县英家乡,向钱兴作了汇报。

  7月下旬 平乐中学学生林润葱、梁华新等40多人组成战时服务团,在党员教师李梓高、黄蕊秋指导下,在县城和附近农村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并办报刊广泛宣传抗日。

  7月至8月 在桂林市的一批文化界的中共党员和知名人士纷纷奔赴桂东北农村进行抗日宣传工作。其中到平乐的有邵荃麟、千家驹、刘思慕、林焕平、 阳太阳等。邵、刘二人还在平乐中学作了抗日形势报告。8月7日,田汉率桂林文化界抗敌工作队7O余人,到兴安县城开展抗日宣传活动。

  8月 中共广西省工委根据南方局指示,作出了准备开展抗日武装斗争的决定。省工委政治交通员肖雷奉钱兴指示,从8月上旬起即先后赴恭城、灌阳、全州、灵川、阳朔等县,向当地党组织传达《决定》精神。关于组织抗日武装的具体做法,《决定》指出:在我党组织力量较强,群众基础较好,反动统治已经崩溃和削弱的地区,组织我党领导的独立的抗日武装力量,建立我党领导的民主政权;在党的力量较弱,群众基础一般,国民党统治还较强的地区,利用公开合法的名义,组织抗日自卫队或工作团,与一切愿抗日的力量联合抗曰;在仅有少数党员,群体基础差的地方,可以参加国民党组织的各种武装,从中争取领导权。但不管利用哪种形式,都要注意保持我党的独立性,不能给国民党顽固派吃掉。

  8月 省工委派桂东特派员黄嘉到杜莫和修仁向荔蒙特支和修仁支部传达省工委关于组织抗日武装斗争的指示,并共同研究贯彻落实问题。荔蒙特支决定,一旦日军入侵本地,原在交通线上的杜莫、荔浦、马岭三个点的党员即分别向东西两侧山区转移,创造条件,争取将国民党的地方武装改造为我党领导的独立抗日武装。修仁支部经黄嘉同意,转移象州开展抗日武装斗争。

  8月 灵川特支根据省工委指示决定:建立潞江河山区抗日根据地,由阳雄飞负责组建潞江抗日自卫队;以桂师暑期抗日宣传队留下的人员为基础,由吴腾芳负责组建灵川抗日政工队。9月中,灵川潞江抗日自卫队建立,党员全昭毅任队长,阳雄飞任政治指导员。同年11月,全昭毅带大部分队员参加灵川抗日政工队后,自卫队余部另组成潞江抗日突击队。次年4月,与在潞江的另一支抗日自卫队合并整编为灵川抗日自卫队第七大队,全球挂名大队长,旋即卸任,由共产党员阳至冠任大队长。至抗战胜利,该队在特支领导下发展到120多人。

  8月中旬 政治交通员肖雷向中共全、灌党小组负责人传达省工委关于成立中共灌阳特支的指示。同月,中共灌阳特支成立,邓崇济任书记,文良儒任副书记,有党员9名。

  灌阳特支成立后,在全州百板洞召开了第一次会议,讨论贯彻省工委关于组织抗日武装保卫家乡的指示。

  8月 中共广东后北江特委副特派员兼组织部长魏南金到平乐中学以任教为掩护开展党的工作。10月,平乐中学迁至昭平县北陀乡,翌年迁至富罗乡砂子村,魏南金随校前往,并在校组织了秘密读书会,开展时事讨论,提高学生的思想觉悟。此时,魏与疏散到昭平县黄姚乡的地下党员周匡仁、张锡昌取得了联系。

  9月至10月 灌阳特支根据中共广西省工委指示,以共产党员为核心,爱国进步青年为骨干,先后组织起全州大田抗日自卫队、田美抗日自卫队,石塘抗日自卫队、东山抗日政工队、全县学生抗日游击队、灌阳抗日政工队、立田抗日自卫队等七支抗日队伍。为了争取全灌抗日斗争的胜利,灌阳特支加强了统战工作,与全州恩德区抗日自卫联队长唐守约、灌阳县长唐资生合作抗日,将驻扎在东山的三支队伍,挂上全州恩德区自卫联队的招牌,大田抗日自卫队改为恩德区自卫联队新编抗日二中队,由特支书记邓崇济任队长,拥有人枪90余;田美村抗日自卫队改为恩德区自卫联队抗日独立中队,由共产党员刘心潜任队长,有人枪60余;东山抗日政工队改为恩德区自卫联队东山抗日政工队,实际上由任副队长的共产党员谢雄平掌握领导权,有进步青年40余人,配有手枪4支,手榴弹等自卫武器多件。

  全县学生抗日游击队,队长杨庆祝,有人抢50余。石塘抗日自卫队改为石塘抗日独立中队,中队长蒋光密,有人枪30余,1945年1月与杨庆祝此时率领的30余人合并,共有人枪70左右。

  灌阳抗日政工队,由共产党员郑震任队长,有队员20人,立田抗日自卫队队长陆绍双,有人枪40余。

  9月11日 日本侵略军第六方面军的104海福联队突破国民党军湘桂边守军阵地进犯广西。14日占领全州县城。16日,日军开始进入约一个月的下期作战准备期。10月下旬,日军对桂林形成合围,11月10日攻陷桂林。到11月中旬,桂林地区各县全部沦陷。

  9月 在日军步步进逼的情况下,国民党广西省政府由桂林迁往宜山,继迁百色,再迁乐业。

  9月 中共荔蒙特支在杜莫组织了有小学教师和回乡青年参加的抗日救亡团体――战时工作团。推举当地有威望的民主人士李绍仲为团长,陈林祥和林嗣和〈杜莫中心小学校长〉为副团长。战工团有30多人,主要以杜莫街为中心,深入附近农村开展各种形式的救亡宣传,动员群众做好坚壁清野和组织自卫武装,但武装队伍尚不及建立,日军已逼近荔浦,活动了约两个月的战工团即解散。

  9月 中共党员、木刻家、恭城中学教师刘建庵(殿邦)在恭城创办《恭城简报》,并任主编。《简报》宣传统一战线,团结抗日。翌年春,刘离恭城去钟山,《简报》停刊。

  9月 桂东特派员黄嘉和肖雷、韦立仁等到平乐榕津乡改造国民党自卫队。榕津自卫队曾在华山与日军发生遭遇战,打死日军1人。11月黄嘉等又到同安乡改造王信祥自卫队,未成。之后,肖雷转到平乐上盆乡浦地村组建抗日武装平北游击队,对外称抗日村防队。队长陆支礼,指导员肖雷,队员24人,后发展到35人。1945年2月奉调阳朔兴坪,编为临阳联队第二中队,后改为第一中队。

  黄嘉等人在平乐活动时,建立了青草塘、浦地、同安三个地下交通站。

  9月下旬 中共灌阳特支副书记文良儒在家乡灌阳文市的芝麻湾组建抗日队伍时,不幸被日军抓捕。在押往全州途经灌阳新圩乡大桥村附近的石人山下时,奋起反抗,壮烈牺牲。

  9月29日 阳朔兴坪战时青年服务队在阳朔县兴坪乡关帝庙成立。赵志光任队长,队员30余人。共产党员曾金全、孙忆冬、陈寅星在其中起着领导和骨干作用。服务队进行抗日宣传活动,并出版油印报《黎 明报》。这支队伍为以后建立临阳联队打下了基础。

  10月 灵川特支通过做灵川县长秦廷柱的统战工作,促其合作抗日,秦同意以桂师暑期抗日宣传队留下的人员为骨干,建立灵川抗日政工队,由县政府提供给养及部分武器,派县政府秘书俸拯民任队长,吴腾芳、陈矩任副队长,因俸怕死旋即被撤职,由吴腾芳任队长。11月全昭毅亦任副队长。政工队分政工、民运、游击、民报四个组。创办《民众周报》,进行抗日宣传。至抗战胜利时止,政工队发展到160人。

  11月中旬 杨庆祝、蒋万民等率全县学生抗日游击队的政治部和一个中队在八字堰村与建言司村之间地带伏击日军一支“打捞队”,毙、伤敌5名,夺回被捞掠去的群众的耕牛近30头以及大量粮食和其他物资,并全部归还群众,受到群众的慰劳。

  11月 桂东特派员黄嘉派两名女党员覃美英(王希文、黄悦卿,1947年6月参加富川古城起义被捕,7月牺牲)、李素娟(李林林)和进步青年肖含芳到恭城县三江乡牛尾寨与党员覃及芳汇合,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并于同月建立中共恭城特支,书记覃美英。后发展党员1名。翌年2月,恭城特支除留下覃及芳外,其余转入临阳联队从事抗日武装斗争。

  12月上旬 全县学生抗日游击队的一个班乘夜潜入日军驻大周村“宣抚队”(20多人〉的住地,摸走其机枪1挺,步枪10多支。下旬,该队增援友军,将日军20多人包围于翰山园村旁的山沟里,双方交战一天多,击毙日军早稻田大学毕业的曹长久保一郎和士兵5人,本队参谋沈述德负伤。

  12月 日军200多人窜入群众疏散地灵川公平山区抢劫粮食,灵川抗日政工队根据特支的决定主动出击,由吴腾芳率领袭击敌设在平乐山村的转运站,敌知其后方被袭击慌忙撤回。

  12月 中共广东区委员会和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派代表李嘉人持周恩来给李济深、梁漱溟先生信(商议在桂东粤北建立抗日根据地事)到昭平砂子,布置在平乐中学任教的魏南金做好建立桂东粤北抗日根据地的准备工作。李济深、梁漱溟先生信分别由李嘉人、魏南金转交。

  冬 日军入侵修、荔、蒙等县。荔蒙特支决定派党员参加地方抗日自卫队,改造、帮助地方武装队伍以开展抗日武装斗争。荔蒙特支党员潘晓初、吴福贤、覃江分别受聘担任荔浦县国民兵团政工室主任和中队指导员,陈林祥、刘大春到修荔蒙抗日民团指挥部政工队,修仁支部党员毛仲平、林雨等人也进入由陈经梓组织的乡自卫队。以上党员曾随队在镇南、茶香、蒙山等地袭击日伪军。

  1945年

  1月 为了加强党对桂东北地区的领导,建立以海洋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中共广西省工委任命黄嘉、肖雷为桂东北正副特派员,管辖恭城、平乐、阳朔、荔浦、修仁、蒙山、灵川、全州、灌阳等县的党组织,并领导开展抗日武装斗争。因黄嘉赴阳朔组织临阳联队,故把直接联系的荔蒙特支和修仁支部的组织关系交回省工委书记钱兴处。但在钱兴未与荔蒙特支接上关系前,实际仍由黄嘉领导,直至同年7月黄嘉被捕止。

  2月20日 桂东北人民抗日游击纵队临阳联队成立,为便于开展工作,联队暂时使用“桂林区民团指挥部临阳联队”番号。黎瑀璋任联队长,黄嘉任政委,赵志光任副联队长,肖雷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谢韧天任参谋长。下设大队、中队、分队,另设民运队。中队和民运队共设5个党支部。联队建立后不久,发展成为一支拥有两个大队,四个中队和一个民运队共300多人枪的抗日武装,活动于阳朔、临桂、平乐、 荔浦、恭城等县境。

  2月 日军集结300多人进犯在兰田堡山区的灵川抗日政工队和县自卫队,灵川特支获悉后向县长秦廷柱建议共同抗击日军,秦表示赞同。当日军进至磨石界时,县自卫队正面迎击,政工队袭击敌后续部队,敌人腹背受击,不敢恋战,返回县城。

  3月 为除掉日军耳目,镇压民族败类,灵川抗日政工队和潞江抗日自卫队接连抓捕和处决了该县一批乡、村维持会会长和汉奸。吴腾芳率队抓捕了掌握实权的大汉奸、县维持会副会长全士林。为加强抗日统一战线关系,由阳雄飞等亲自押送全士林交县长秦廷柱处理。

  3月 驻灵川县甘棠三叉尾的日军趁潭下圩日出动10余人,前往潭下抢购货物。灵川政工队副队长全昭毅率领该队和潞江抗日自卫队的部分队员埋伏于甘棠到潭下必经之地岭尾渡渡口,当返程的日军乘船行至江中心时,队伍发动突然袭击,毙敌14名。

  4月 日军退出灌阳后,经灌阳特支研究,由曾金全在灌阳商家坪召开党员和进步青年会议。根据抗日形势的变化,决定参加全、灌县自卫队的同志全部撤出,设法占领学校和经济工作阵地,以便今后开展合法斗争。会后,即陆续撤出。

  5月 根据肖雷传达省工委关于建立以海洋山为中心的抗日民主游击根据地的指示,灵川特支经与秦廷柱谈判同意,成立两个办事处:东区办事处(包括3个整乡及另3个乡的部分〉,县参议长秦松舟任主任(实际不到职),吴腾芳任副主任,党员王昌荣任秘书;南藩、北障两乡联合办事处,阳雄飞任主任兼北障乡乡长,党员阳至冠任副主任兼南藩乡乡长,党员张维新任秘书。这是为灵川特支所掌握的区、乡抗日民主政权。

  5月 吴腾芳率领政工队部分队员在镇义乡的凤毛岭伏击一小队日军,毙敌2名。两天后,敌人集结近百人再次进攻镇义,全昭毅带领主力赶回参战,政工队诱敌深入,在金竹村将敌围困,战斗一天,毙敌10余人,本队牺牲2人,伤2人,日军趁天黑败回县城。

  5月 国民党桂林区民团中将指挥官黄绍立、副指挥官罗志强带着80余人的保安队窜到灵川的灵田乡,欲强行收编灵川抗日政工队。吴腾芳与其谈判未果,获悉黄、罗准备围捕搜缴政工队人枪,政工队即先发制人,当晚包围其指挥部,强行缴其机枪2挺,步枪10多文,黄、罗慌忙带队溜走。

  5月28日 桂东北人民抗日游击纵队临阳联队以中国共产党桂东北区特委的名义,发表《为公开揭举我党旗帜对时局宣言》,以公开宣布临阳联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临阳联队先后建立了一个区,三个乡的抗日民主政权,进行了10余次战斗,共击毙日军28人,俘虏敌顽45人,全歼顽军两个挺进大队,击溃顽军三个大队350多人的“围剿”,击沉日军运粮船41艘,击溃日军运粮船队3支,缴获重机枪1挺,轻机枪2挺,长短枪250余支以及一批军用物资。

  7月 日本侵略军开始败退,国民党军队企图攮取胜利果实,调集了两个师并纠集地方反动团、队“围剿”临阳联队。根据省工委要求临阳联队化整为零,转移撤退的紧急指示,联队决定:短抢带走,长枪就地埋藏,本地战士就地隐蔽,干部分批向桂东北各县分散转移撤退。同月27日,临阳联队政委黄嘉率第二批干部7人往钟山县撤退,途经恭城县的西岭乡、朝川乡时被乡自卫队逮捕(肖含艳因故幸免),押至恭城县监狱。5名党员在狱中建立了党支部,书记黄嘉、委员李丹、朱维新。党支部在狱中进行气节教育,坚持狱中斗争。次年1月,黄嘉、李丹、何一宏3人被押解至设在平乐的省高等法院第七分院,在平乐狱中亦组织了党支部。

  7月中旬 中共广东区委员会派杨重华到平乐中学召魏南金回广东英德县。8月下旬,中共广东区委委员兼北江特委书记黄松坚根据广东区委关于准备在日本投降后开展广西武装斗争与建党工作的指示,派魏南金重返广西,与从广东撤退到桂林、柳州及桂东地区的党员取得联系,恢复他们的党组织活动,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并设法找到中共广西省工委书记钱兴,魏于9月回到平乐。

  7月27日 国民党军队收复省会桂林。8月中旬,桂林地区各县城全部光复。

  8月15日 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日本天皇和政府代表以及日本大本营代表在投降书上正式签字,至此,抗日战争胜利结束。

  在桂东北沦陷期间,人民遭受了严重的灾难。据永福、百寿、义宁、灵川、兴安、龙胜、资源、全州、灌阳、临桂、阳朔、平乐、恭城、修仁、荔浦十五县统计,自1944年9月至1945年8月被日军杀害的就有59,752人,失踪20,203人,染病死亡71,624人。财物损失仅灌阳一县就达83.8亿法币。为抵抗日本侵略者的蹂躏,桂林地区共组织了10支抗日队伍(包括临阳联队),总兵力近千人。据不完全统计,近一年中,灵川的两支抗日队伍对日作战10余次,歼灭日军30余人,镇压汉奸20余人,缴获机枪2挺,步、手枪20多支,并建立了一区二乡抗日民主政权,队伍发展至280多人。全灌的七支抗日队伍,与日军作战23次,毙日军20余,伤40余,缴日军轻机枪1挺,步枪20余支,子弹5000发,此外还缴获战马3匹及一批军用物资,并夺回被日军抢劫去的大量粮食和牲畜,队伍也发展至320人左右。桂林地区的抗日武装斗争,沉重地打击了入侵之敌,在一定程度上保卫了家乡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在此期间,我方共牺牲党员4名,战士6名,被击伤2名,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桂林地区的中共党组织在抗战中也得到了壮大,一年中共发展党员34名,并培养锻炼了一批骨干为日后彻底推翻国民党反动派在桂林地区的统治奠定了基础。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