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本站动态 > 通讯员之声 > 通讯员稿 > 内容正文

庐山抗战纪念碑
来源:孟企平   2022-08-29 09:51:06

  修建在庐山小天池松树林中的“庐山抗战纪念碑”扼守着从莲花洞好汉坡通往牯岭的要道,在庐山抗战纪念馆里展出1946年的老照片,现在的纪念碑就是2007年根据原貌重建的。

  纪念陵园门口有一块木质介绍保护牌,告诉游客重建纪念碑的始末,另一块木牌上刻有“国民革命军九十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碑文”。原碑在文革中被砸碎,没法恢复了,这篇祭祀烈士们的长篇碑文是十分珍贵的历史文献。它记录了99军从淞沪会战到武汉会战、长沙会战、常德和衡阳保卫战牺牲的数万官兵前仆后继、舍死忘生的英勇事迹,寄托了怀念英烈的袍泽深情。

  99军在湖南与湖北交界的天岳关也建有一座烈士陵园,牌坊上也是由梁汉明题词,还修了一座“无名烈士亭”,题词与楹联与庐山相似。我曾前往寻访。

  石碑既已被毁,木牌不能持久,特恭录于后,供抗战史研究者收藏,弘扬英烈,百世流芳。

國民革命軍陸軍第九十九軍

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 碑文

  蓋聞能禦大災捍大患者則祀之,以死勤事者則祀之,以勞定國者則祀之。非是族也,不在祀典。是故建祠设庙,立碑刻铭,禋祀百世,俎豆千秋者,所以报有功而彰忠烈也。一夫之义,一妇之贞,固可旌,而况犯大难存大节者。其与侥幸得名于一时,没而不足称者,乌可同日而语哉!

  夫以此次对日抗战,实为我数千年国家民族生死存亡之所系,殉义之众,死难之烈,亦有史以来未之有也。溯自东北沦陷,继而七七事变,日寇亡我,岌岌可危。所赖全民奋起,在贤明委员长蒋公中正领导之下,艰苦抗战,八载于营。本军先后所辖六十、九二、九九、一九七,四师之众,奉命驰驱,转战南北,先后参加淞沪、鲁南、鄂南、南浔、桂南、长沙三次会战,及常德、长衡会战诸役。咸能尽死以成仁,舍身以取义。身经百战,躬冒矢石,出生入死,前仆后继,血溅沙场,膏涂原野,此可泣可歌、敢死犯难大无畏精神,诚足以惊天地而泣鬼神。义磬所播,功亦足以暴于天下,其余光史册而炳人寰,事有不可磨灭者。终战役也,本军壮烈牺牲者逾数万,诸先烈之尽力于国家民族,功已成矣,责已完矣,仁已至矣,义已尽矣!诚如国父所云:我死则国生矣,死且重于泰山。不愧为知生以知死,知死乃为义死,是为不死。其死者暂聚之形,而生者浩然之气,灵爽不昧,常充乎两间。其不待生而存,不随死而忘,唯我先烈当之。然数典曷敢忘祖,所为庙食百世,亘古今而不变,配天地而无穷也。

  所谓捍大患、死勤事、劳定国者,何莫而非先烈之所有。汉明等谊切同袍,情如手足,缅怀我忠勇袍泽,不禁感慨系之。呜呼!易水萧萧,壮士之魂不返;岳云黯黯,先轸之缘未归。思欲陈其梗概,叙彼平生,而又不克审其详。恐贻挂一漏万之愆,而慨乎英雄之无名也。然唯其无名,无以为名,昭乎日月,不足为明;萃乎泰山,不足为高;巍乎天地,不足为容也。兹当胜利复员之日,建国整军之时,抚念首功,追铭伟绩,汉明等率全军将士建碑于斯,期诸先烈之丰功盛烈与庐山并峙不朽。俾后之瞻仰者将闻风兴起,有以激发义烈,淬励忠贞,而知所向往,意在斯欤!谨沥丹而为之志。

军长梁汉明 副军长甘清池 参谋长梁为焯

师长黄保德 艾叆 朱志席 同立

民国三十五年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