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口述回忆 > 口述和回忆综合资料 > 内容正文

殉国81年后,一位抗日烈士的家书在日本史料中被发现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2022-10-28 11:19:11

       一位在东洲保卫战中殉国的年轻烈士牺牲81年后,他的家书在日本的历史资料中被发现。由此,一段尘封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也逐渐被揭开。

  收到家书一个月后,他壮烈殉国

  这是一封父亲寄给前线儿子的家书,家书的发现者是杭州抗战历史研究者何明敏。他告诉记者,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日本老兵曾通过回忆录的方式记录战争,这些回忆录后来成为珍贵史料。2019年,何明敏买到了日军第二十二师团第八十五联队史《军旗之下》,家书便是在这本史料中找到的。

  年轻烈士名为王晋藩,他的家书出现在其中一篇名为《哀悼青年军官王晋藩君之死》的手记中。家书同页,还有一张王晋藩的照片。而手记出自曾参与东洲保卫战的日军第八十五联队第三大队第九中队桥爪辰男少尉之手。

  东洲岛是杭州富阳东部富春江下游江中的一个大沙洲,抗日战争期间,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中国军民抗战的前沿阵地。1939年3月,日军进攻东洲岛,东洲保卫战爆发。

  据《杭州抗战纪实》记载,东洲一役虽取得最终胜利,但中国部队损失惨重,伤亡二百余人。而根据桥爪辰男的手记记载,家书与照片是其部下在王晋藩遗体上发现并带回的。

  “承韶吾儿:收阅昨接来函,知汝在富阳大源见习,皆获平安,予心深慰。刻家内皆得平善,无庸远念。惟汝母亲见汝年少远方见习,辛苦异常。更兼时局未定,无时无刻皆是忧虑于汝。切要体量(体谅)父母爱汝之心,在外见习,千万见机而作,心中格外特别谨慎,诸事皆要思想进退,勿任意敏强。诸凡切要留心,以免疏忽之虑。天气严寒须要加衣,须要时常寄信安家勿误为要。耑此并询。近佳。父字。”落款时间为“古历十二月十八日”。

  家书全文不足200字,但由字迹可见王父颇具书法功底。根据时间推算,在收到父亲这封家书一个多月后,王晋藩壮烈殉国。

  日本军官叹他“为悠久大义任务而献身,生死已被超越”

  这段尘封已久的历史在半个多世纪后浮出水面,引起不少历史学者的关注。

  桥爪辰男的手记并未记述王晋藩的经历,而是围绕这封家书展开。他这样写道:“父亲王先生的信中,充满了对远离父母膝下,忍受异常辛苦在军中服役的王君的关爱,父母切切之情,何其珍贵!正是时局不安定,天气趋向严寒的时候,要多穿衣服,保重身体。”

  “家书抵万金。在战争年代,家书象征着平安。”亲历日军三次侵占的83岁温州老人韩永龙在了解这段历史后感叹,这封家书之所以珍贵,是因为书信中不仅道尽了父子家国情怀,更反映了真实的人性:作为一个普通人对于和平的期盼,对战争的厌恶,字字令人动容。

  温州抗战史研究者王长明分析,桥爪辰男在手记中将王晋藩的爱国、参军、殉国,与自己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到参加侵华战争经历相类比,这当然是我们所不能接受的。但诚如他所言:“(王晋藩)在为悠久大义中献身的任务面前超越死生,你的魂魄将久远地活在我的灵魂里。”这其中所流露的,不仅有对这位中国烈士的敬重和赞佩,更有同为人子、同样初入军旅的物伤其类与惺惺相惜。“王晋藩刚出校门,尚在见习期就战死沙场,这可能是他经历的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恶战;桥爪辰男也是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后不久,东洲之战也是他的首次参战。”

  桥爪辰男在手记的最后写道,“因为这件事,我后来的中文名字就叫王晋藩。”这让何明敏颇为感慨,“一个中国见习军官的家书和照片被一个日本军人保存在身边,直到数十年后编著其所在部队战史时才拿出来,足见此事对他的触动之深。”何明敏说,桥爪辰男们是杀害王晋藩烈士的日军入侵者,但这封家书也一定程度感化了入侵者,让他开始反思那场战争。

  多方接力寻后人盼望家书早“回家”

  这封家书公之于世的同时,历史学者们也不禁思考,王晋藩的父母当时是否获得爱子殉国的消息?王晋藩长眠于何地?家书是否仍被桥爪辰男后代保留?有没有可能将家书归还给王晋藩后人?

  今年4月,王长明在温州地方文献中找到了更多关于这位年轻烈士的线索:

  王晋藩,字承韶,1921年出生,福建福安人。他生于书香家庭,1935年秋入温州中学初中部学习,1939年1月从温州中学毕业。毕业后王晋藩主动从戎,在浙江省国民抗敌自卫第一支队第四大队第十一中队见习,同年3月21日至23日期间在东洲岛战斗中殉国,牺牲时未满18周岁。

  核实身份后,学者们又从浙江温州寻至福建福安。在1940年12月出版的《福建教育通讯》上确认:王晋藩以身殉国后,王晋藩之父王景仁将抚恤金三百元捐献给福安县抗敌后援会,该会呈请总会予以嘉奖。

  在经过多方接力寻找后,何明敏、王长明等人还找到了王晋藩胞弟的后人,目前供职于中国矿业大学的王一凡。“曾听父亲讲过有一位伯父是革命烈士,但因时间太过久远已无迹可寻。”王一凡听说伯父的事迹后非常激动,也希望能到温州、富阳两地走走看看,寻觅先辈足迹。

  “我曾发现过不少史料,但最终能找到历史事件后人的情况不多。即便有幸找到后人,大多也需要数十年的时间。”何明敏说,王晋藩烈士的后人能在短短数月内找到,实属惊喜。

  遗憾的是,王晋藩的长眠之地至今尚无法确认。只有1995年纪念抗战胜利50周年时,在东洲北支流北岸白鹤埠头落成的“历昭亭”,祭奠着东洲保卫战的忠烈英魂。

  目前,王长明已经与旅居日本的学者联系,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找到桥爪辰男的后人,找回原件,让家书“回家”。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