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学生救亡运动 > 内容正文

【红色记忆】华西坝红色记忆——五大学学生抗日救亡运动(下)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成都市武侯区地方志办公室   2022-06-12 16:44:04

华西坝红色记忆

——五大学学生抗日救亡运动(下)

成立“空袭救护队”

  1939年5月,几百架日军飞机空袭重庆。而飞机从重庆到成都只需半小时,成都也岌岌可危。五大学学生随即在华西坝赫斐院门口张贴倡议书,号召成立空袭救护队。倡议书仅张贴两天,报名人数就超过三百人,其中还包括张查理、陈玉麟等著名教授。罗世文曾说:“像华西坝这样的教会环境,能组织三百多人的防空救护队是颇不容易的。”

日本飞机轰炸成都(来源:《成都大轰炸》)

  空袭救护队成立后,张查理教授任大队长,华西协合大学、齐鲁大学、中央大学医学院各派一名学生分别任中队长,救护部设在华西协合大学校医室,急救器材多为队员们自己制作。张查理、陈玉麟教授时常亲自给队员传授急救知识,全体队员也都认真负责,坚守岗位,热情服务。

  1939年6月11日,128架日军飞机飞临成都,群众尚未来得及躲避,轰炸就开始了。刹那间,房屋倒塌,血肉横飞,死伤无数。伤员的求救声、炸弹的爆破声、敌机的扫射声,此起彼伏。空袭救护队全体成员不顾生命危险,冒着敌机的扫射和炽热的烈火,出动救人。轻伤人员就地包扎,重伤人员带回华西坝治疗,夜里还要看护,喂水换药。在救护过程中,华西协合大学女学生黄孝逴遭轰炸牺牲,齐鲁大学女学生崔之华中弹受重伤。空袭救护队勇于奉献的精神,以及冒险救护的实际行动,不仅得到了伤员们的感激,也收到了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

  1939年暑假,国民党当局命令禁止抗日团体活动,救护队的学生依然顶着压力,恳求校长同意他们到外地开展抗日宣传。他们改团名为“五大学乡村服务团”,分别到简阳、资阳、资中、自贡等地为群众治病,并开展慰问演出。当时四川各地霍乱流行,学生们一路上治愈了不少人。在自贡演出时,国民党当局没收了学生们全部的公演费用,还以“异党分子”的罪名将学生文宝瑛关押了5天。

  揭露“抢米事件”真相

  1940年春,国民党反动派发动第一次反共高潮,在全国不断制造摩擦事件,使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面临严重危机。1940年3月14日,发生在成都的“抢米事件”就是其中一例。国民党反动派为了离间中共同地方势力建立的统战关系,逮捕、迫害中共党员和进步人士,从而实现对四川的独裁统治,造谣“抢米事件”是由中共鼓动和指使。在国民党反动派的阴谋下,中共被冠上了“破坏抗战”的罪名,洪希宗、薛特思、唐介舟等中共党员和进步人士相继被捕,大部分中共党员被迫转移。

  为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制造“抢米事件”的真相,学生们印发中共中央南方局起草的《中共成都市委员会为成都抢米事件真相告成都市同胞及四川同胞书》,并连夜在成都市大街小巷张贴。社会各界阅读后才知道被国民党反动派蒙骗,也转变了对中国共产党的看法和态度。

张漾兮的版画作品《抢米》(来源:成都党史公众号)

  1940年6月24日,国民党当局在华西坝发动了“六·二四”大逮捕,不少抗日救亡运动的骨干先后被抓,白色恐怖笼罩整个成都。之后,继续加大对进步学生团体的压制和打击,在紧张的形势下,学生们的活动逐渐减少,到1941年底,五大学学生的抗日救亡运动转入了低潮。

  抗战中的五大学进步学生,曾被华西协合大学医学院院长启真道称为“War Baby”,这个称谓寄托着对他们的厚望,也隐含着对他们生活年代的诠释。在风雨飘摇、民族危亡之时,学生们不畏艰险,无惧牺牲,甘于奉献,掀起一次次波澜壮阔的抗日救亡运动,用他们的一腔热血,谱写了一曲曲壮丽的青春赞歌。

  (全文完)

  (参考:《华西坝风云录》,四川大学宣传部编印)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