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铭记抗战 > 抗战时期的节日 > 内容正文

【春节】1932抗战中的春节
来源:南方周末(2020年1月31日)司马戡   2023-01-20 22:39:25

  1月13日,一名小朋友在挑选挂饰。(新华社记者 魏培全/图)

  没有人意识到,这个春节将是未来的缩影。从这时开始,抗战期间的每一个春节,都在战与和的阴霾,坏消息与更坏消息的交织中度过。

  “今日为旧历元旦,家事、国事两俱伤主。”1932年大年初一,是公历2月6日,蒋介石当天的日记如此开篇。虽然措辞有点奇怪,但意思还是清楚的。家事,是有人声称要砸毁蒋母王夫人的坟墓。蒋介石斥之为“反动派”,哀叹“如毁及于母则万死莫赎矣”。国事,他没有记,但局面摆在眼前,已经不需要再写下来了。

  在东北,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辽宁省会沈阳、吉林省会吉林相继沦陷。张学良麾下的东北军或是不战而降,或是接战即溃。蒋介石在国内各方指责围攻之下,于12月15日通电辞去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院长等本兼各职,宣布下野,提请国民党中央“另行选贤任能接替,以维团结,而挽危亡”。

  一片混乱之中,只有马占山在黑龙江嫩江桥阻击日军北上的消息,略可振奋民心。但激战数日之后,马占山部主动北撤,省会龙江(今齐齐哈尔)失守。1932年1月3日,辽宁锦州失守,关内外的交通动脉被日军封闭。到了旧历除夕,也就是1932年2月5日,东北最后一座大城市哈尔滨也陷入日军之手。哈尔滨市民在战火余烬中迎来了春节。

  上海第一大报《申报》一直密切关注东北战事,但在1932年的春节,《申报》的本地读者更关心身边的战局。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上海周边沦为战场。日军攻击之下,虽然吴淞炮台被摧毁,闸北成为一片废墟,但中国守军第19路军在总指挥蒋光鼐、军长蔡廷锴指挥下,还是挡住了日军进犯的脚步,让国人颇为振奋。国民政府为了表示坚持抗战的决心,将各统率机关迁往洛阳办公。蒋介石也一同前往。同样旧历除夕这天,日方援军登陆,陆军第24混成旅团接替海军陆战队加入第一线。中国陆军最精锐的警卫军第87师、第88师前来驰援,战争规模眼看要继续扩大。

  春节当天,行政院长汪精卫致电第19路军,叮嘱“现闻日本目的,在急于攻占闸北,此着关系重大。盖上海一隅,不仅中国所系,亦世界视听所系,吾人牺牲愈烈,则效果愈大”,要求蒋光鼐、蔡廷锴“务望激励将士,固守原防,不可轻让尺寸”,坚决把仗打下去。但军政部长何应钦给上海市市长吴铁城的密电,却是另一番景象,“上月军费共仅拨到三百二十万元,各地军队已呈绝粮之象,事态若再延展,实有全国崩溃之虞”。上海是全国的金融贸易中心,也是税收重镇,如此打下去只怕维持不住局面。

  这些情况,蒋介石想必清楚,才有日记中对国事的感叹。不过表面上,春节这一天他过得还是很轻松,除夕从洛阳抵达开封,上午和宋美龄一起游览市内名胜龙亭,下午与驻防军官谈话。中原大战失败后闭门读书的西北军领袖冯玉祥,在“一·二八”后也到了洛阳。他比蒋介石早一天离开,春节这天到了南京,与留守的何应钦,以及第19路军精神领袖、行政院副院长陈铭枢等人会谈。蒋介石对冯玉祥的活动颇不痛快,在日记里称之为“招摇欺诈,惟恐不乱”。

  冯玉祥也有日记,春节这天他一边邀集朋友大吃水饺,一方面念叨“在这样紧张的局势之下,仍然为已废除年节稍事点缀,足见旧势力之不易克服也”。冯玉祥指的是1928年国民政府统一全国后,宣布刷新旧制,以公历元旦为新年,“废历新年放假日数及废历新年前后所沿用之各种礼仪娱乐点缀,如贺年、团拜、祀祖、春宴、观灯、扎采、贴春联等一律移置于国历新年前后进行”。军政机关和各级学校照常办公、授课。在天津,由于前一年11月刚刚发生了“便衣队事件”,两千多地痞流氓从日租界海光寺一带出发,袭击了中国方面行政机关和军警驻地,市政府在春节还特别贴出告示“严禁鞭炮、违者坐牢”。但是旧俗是制止不住的,在这片土地上亿万人民,依然像数百年一样过春节,连战火下上海市的各商会,也照常宣布春节放假三天。

  只不过,放了假也未必能好好过春节。战火蔓延,上海周边地区大批难民涌入租界,或者避往杭州、南京、苏州。租界内的居民也不安生。鲁迅原本住在公共租界北四川路的拉摩斯公寓,结果因为距离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太近,开战之后子弹都打到了卧室,只好带着妻子、儿子、兄弟等一家十口人,迁到了好友日本人内山完造开设的书店二楼。春节原本是该拜年的时候,鲁迅又在搬家,从内山书店总店搬到了三马路的支店,“十人一室,席地而卧”。

  大人物在筹划,小人物在躲避,1932年的春节就这么过去了。当时的热点,在几个月后都有后续。蒋介石重新出山,复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冯玉祥回了泰山,继续闭门读书。淞沪在4月间停战,第19路军移驻福建,鲁迅在3月19日就搬回了家。马占山在春节当天还通电表示坚持抗战,10天后就去沈阳参加了和平会议,等于变相投了敌,又在4月份再度反正,上演了一出“二三月间把‘流芳千古’与‘遗臭万年’两件大事一齐做尽”的闹剧。

  还没有人意识到,这个春节将是未来的缩影。从这时开始,抗战期间的每一个春节,都在战与和的阴霾,坏消息与更坏消息的交织中度过。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