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中国空军抗战 > 内容正文

抗日空军英雄周志开
来源:河北政协网 《文史精华》2021年02期   2022-06-15 10:48:54

  他是一位具有明星范儿的王牌飞行员,英俊潇洒,胸襟宽广,思想深沉,胆识过人。为了捍卫国家和民族的尊严,他献出了年仅24岁的年轻生命,像流星一样划过天际,在夜空绽放出耀眼的光芒。这位铁血男儿的忠肝义胆穿越时空,折服世人,纵逝去70余载,犹令人敬佩有加。

  这个人就是周志开(1919—1943),河北滦县(今滦州市)人,国民政府中央航校第7期毕业,历任国民党空军第四大队第二十二中队飞行员、分队长,第二十四中队副队长,第二十三中队中队长。周志开在短短5年的战斗生涯中,出击38次,击落敌机6架,成为第一位获得青天白日勋章的飞行员,被誉为抗战后期中国空军“四金刚”之一。

周志开

  近期,笔者调研考证全国各地档案馆藏有关史料,遍访各地知情者,搜集抗战老兵口述资料,探寻周志开悲壮的抗战足迹,试图还原这位谜一般空中战神的成长经历与冲天壮举。

  国家危亡,放弃电影明星梦

  周志开的祖父周憬,原名周文藻,字采臣,是清末贤臣,官至二品。周憬精通西学,历任临安等地知府,每到一任,竭力提倡新学,兴修水利,造福百姓。周憬认为:“要求国家富强,必须首先提倡新学,否则中国就不能强盛。”他教育儿子说:“读书才能明白道理,我不想给你们留下产业,只想给你们留下学问。”周憬不满官场守旧风气,后辞官从事实业,1912 年,举家前往津门。

  周志开的父亲周予孜,民国初年从日本大学法律系毕业,以亲老不仕,专习国术,后考取法官,曾任山东、河南省高等法院院长。生母王倩绮是一位端庄典雅的大家闺秀。1919年 12月,周志开在天津出生,自幼受长辈熏陶和家庭教师的教育,培养出良好素养和性情。

  1924年,周予孜调河南开封地方审判厅任职,6岁的周志开随父母来到开封,先后在开封二小、十小读书,1930年入中州中学,1932年升到开封济汴中学读高中。

  少年周志开秉性忠贞,相貌英俊,曾梦想当一名电影明星。然而,当时正值全国抗日救亡运动日益高涨,他目睹日军在东北、华北肆意横行,践踏我国主权,痛心疾首,昔日的“明星梦”渐渐被救国理想所取代。

  1935年6月,周志开瞒着家人,偷偷报考了杭州笕桥中央航空学校,直至接到录取通知书时才告诉家人。经家人许可,周志开进入第 7 期驱逐班学习。他聪明勤奋,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

周志开所获五星星序奖章证

  1938年2月26日,因抗战需要,为补充飞行员队伍,包括周志开在内的第7期飞行学员奉命提前毕业,周志开被分配到中国空军第四大队任见习官。

  拒绝婚姻,为抗战牺牲感情

  青年周志开身材高大、体形健美,两道剑眉,双目炯炯有神,显得器宇不凡。他身着笔挺军装,脚上皮鞋雪亮,被大家评为空军“四大美男”之一。

  周志开待人谦和有礼,也有年轻人羞涩的一面。他当众说话时爱脸红,平素胆小,从不伤害任何生命。然而,空中的周志开胆识过人,飞行技术出众,无论敌机数量多少,性能如何优越,每次升空作战,他总是勇往直前,所向披靡。从分队长升任少校副中队长,他是同期毕业生中的第一人。

  帅气的外表加上英雄的气质,引得不少女性向周志开表达爱慕之情,但他不为所动。有人问他:“你为什么不结婚?”周志开总是笑而不答,或是以别的话题打岔。别人逼问得紧了,周志开索性说:“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其实,周志开并非无情之人。当时,无论从飞机数量、性能上,还是飞行员训练水平上,中国空军都无法与日本相比,选择空军就是选择了“死神”。周志开深知,自己每次升空战斗都可能捐躯,他的生命早已经不属于自己,无法追求心爱的人,也无法接受别人炽烈的追求……

  智勇双全,大显身手捷报传

  1939年12月22日,周志开在第四大队第二十二中队中队长张威华率领下,到广西柳州昆仑关进行制空作战。

周志开曾驾驶过的苏联援华伊-15型战斗机

  那天,周志开驾机最后一个起飞,他一面追赶着编队,一面仔细地搜索敌机。突然,他发现一群黑点从北向南直飞而来,那是几架前来袭击柳州机场的日本九七重爆(轰炸机)。周志开果断地改变航向,单机杀向敌机群,在距离敌机只有120米时,对准敌2号机突然开火,枪弹准确地打在敌机的发动机上。敌机立刻以后座机枪对准周志开射击。周志开冒着敌机猛烈火力,坚持追击。敌机紧急侧转,却把机腹部暴露在周志开枪口之下。周志开瞄准敌机右发动机开火,却因过于激动没有算好提前量,子弹阴差阳错地正好击中敌机主油箱,这架九七重爆当即炸成一团火球。日机遭遇突如其来的袭击后四散逃命。这时,我战机编队赶到,周志开又与战友合力攻击,击落了第二架敌机。这是周志开第一次参加空战,取得了开门红。

1939年5月3日重庆大空战后,周志开(第三排左五)与四大队战友在广阳坝机场合影

  1940年,为彻底摧毁中国人民的抵抗意志,日军对陪都重庆进行疯狂空袭,每天来袭的敌机少则百十架,多则160架。周志开和战友们驾驶着性能相差甚远的飞机,顽强地守护着陪都上空。当时,周志开所在第二十二中队,被选为夜战中队,他凭着天赋与勤奋很快掌握了夜间拦截作战的技术。战况激烈时,周志开与战友们每天都要与数倍之敌鏖战3至6个小时。

  1940年6月11日,敌陆军机36架、海军机79架进犯重庆,我空军先后起飞11架、38架分头拦截。周志开随大队长郑少愚在重庆市郊与敌轰炸机遭遇,他首先击落一架轰炸机,随后直接冲入日机编队搏斗,直到子弹打光才脱离。

  战斗结束,时任航空委员会秘书长的宋美龄主持空战座谈会,每位参战人员依次报告战斗经过,轮到周志开时,他站起来说:“我——周志开,攻击敌机3次,未见敌机冒烟或击落之征侯。第4次攻击,我就钻进敌机群,在他们火网最密集处打完了我的子弹,敌机也送了我很多子弹,后来检查,我的飞机有99个弹孔、一个炮弹片炸开的大窟窿……”“你人呢?”宋美龄担心地问。“没有事!”他回答完坐下,大家都笑了,周志开腼腆地红了脸。

  在日机轰炸重庆期间,周志开不分日夜,在多种气候条件下升空作战。他瘦了,目光却更加锐利,更加果敢沉毅。他多次钻到敌轰炸机火力网里实行“掉尾”攻击,威震敌胆。

  1942年10月24日,周志开在陕西城固与洋县之间上空,与战友拦截并共同击落一架日军侦察机。1943年6月,周志开升任第四大队第二十三中队中队长。

  孤胆神鹰,以一敌三痛歼敌

  1943年5月31日,中国空军和美国驻华特遣队进行首次联合作战。当时,日本陆航第九十战队的10余架九九式轻型轰炸机刚刚进驻宜昌,中国空军获悉后,决定马上出动B-24轰炸机编队前往该地进行轰炸。护航机群中有美方派出的3架P-40战机,由约翰·阿里森等 3 人驾驶,中方派出 8 架P-40战斗机,由李向阳、周志开等优秀飞行员驾驶。所有飞机均从梁山(今重庆市梁平区)基地起飞,行至湖北境内时,中国空军第四大队大队长李向阳的座机突然发生故障,他将指挥权交给周志开后返回了梁山。周志开率编队迫近宜昌时被日军侦察机发现,日军慌忙调遣第三十三战队的十几架“隼”式战斗机升空阻击,双方在宜昌和荆门一带爆发激烈空战。战斗中,约翰·阿里森的座机被日军第三十三战队第一中队中队长大坪靖人击中,幸亏周志开率僚机及时赶到,一举将大坪靖人的战机击落,阿里森才死里逃生。事后得知,这个大坪靖人是日军的优秀飞行员,即将升任战队司令。

  1943年6月6日,中国空军驻扎在梁山机场的第四大队P-40战斗机20余架、第十一大队的P-66战斗机8架,以及美军第二十三特遣队的P-40战斗机3架,奉命出动轰炸敌军。任务完成后,周志开和全队一起返航。

  当周志开到达梁山机场时,很多友机已经降落,他便将飞机滑行到停机线的最右边。机场上的战友们都在讨论当日的战斗成果,大家十分兴奋。

肆虐中国天空的日本九七重爆(轰炸机)

  这时,尾随而至的日军14架“隼”式战斗机和8架川崎九九式轻轰炸机出现在机场上空,企图偷袭。当时防空监视多用肉眼观测,防空站误将日机认作返航的我机。等情报室传来敌机来袭的消息,地面一时大乱,第四大队的飞行员们只好沿着田埂(机场休息室周围为稻田)向停机坪冲去,试图发动战机强行升空拦截。但飞行员们还没有冲至飞机前,敌首批3架轰炸机已经到达机场上空开始投弹,飞行员们只好折返向掩蔽所跑去。此刻,周志开正在机场西北侧一隅修理方向舵脚蹬出故障的P-40座机。听到警报后,他连降落伞也没有系就跳入座舱,冒着可能陷入泥淖或可能被敌人炸弹击中的危险,也不管刚执行完任务油量已经不足,驾驶连座舱盖都来不及关闭的飞机快速滑行过泥泞的地面,冒着敌机轰炸单机强行起飞。

  周志开判断敌机数量众多,且有战斗机护航,如贸然攻击,自己的战机既无高度优势,也缺乏足够燃料和弹药,还没有僚机掩护,以P-40的性能不足以杀入重围之中击落敌轰炸机。于是,他决定背离机场跑道方向爬升,以获得高度优势。战机离地仅200英尺(约60米),周志开就猛拉操纵杆,拉出一个270度急转爬升。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动作,战机随时都有可能失速坠毁。专心轰炸的日机没有注意到这架战机。周志开借助云层遮蔽,升空占据有利位置,他首先盯上敌领航1号轰炸机,沉着等待日机进入射程后一阵长点射,迫使其放弃轰炸。然后,周志开顺势朝右侧另一架日机开火,受到攻击的敌轰炸机群见势不妙,立即朝东侧山区飞离。这时,敌3号机正好进入周志开的瞄准镜,醒目的太阳徽、肥胖的机身、翘起的单尾巴、两个发动机,这正是日本最好的九九式轻轰炸机。周志开的几门机枪立即向敌3号机的油箱射击,“哒哒哒”……枪声刚停,敌机汽油像条白绸带向右飘出。这时敌1号机来解围,妄图以多胜少。周志开立即调转机头向这架领航机发起攻击,枪声响处,敌机冒烟倾斜,但很快又恢复平飞。周志开紧接着再次向它攻击,敌机也猛烈还击,蓦地敌1号机又冒烟了,猛地把机头推低,一直向巴山深谷中低飞逃逸。

  混战中,机场上空又出现5架日军轰炸机和12架护航的“零式”战斗机。此时,周志开仍然没有腾出手来扣上安全带和关上座舱盖。周志开意识到,在这种情况下去和“零”式战机缠斗无疑是自寻死路。因此,他运用各种特技上下翻腾,避开敌人枪弹,加速追赶逃跑的敌机群残部。周志开首先追上左前方的一架轰炸机,进入射程后,他一枪打死了敌机后座的射手,用点射分别将两个发动机击毁,又对准右发动机多加了几发子弹,只听“轰”的一声,敌机起火坠落。然后,周志开又注意到右侧一架日军轰炸机尾部机枪口朝上,射手已中弹身亡。于是,他逼近至约30米处准备射击,日机意识到威胁,转向左侧,希望借助长机尾部机枪掩护。周志开急中生智,首先向长机开火,日机发动机中弹起火坠落。这时,周志开调好降落伞,关上座舱盖,然后从容地向最后一架敌机发动机开火。谁知,这架日机中弹后并未起火,而且激烈摇摆起来,周志开难以再瞄准射击。突然,周志开做出一个惊人的冒险动作,他将战机翻转过来,机底朝天,头朝下,飞到日军轰炸机上前方,摆动机翼,示意日机降落投降,原来,周志开想活捉这架飞机!恼羞成怒的日机冷不防撞向周志开,说时迟那时快,周志开灵敏避开,再次占据有利位置,瞄准这架九九式轰炸机的驾驶舱,一个点射,这架日机终于起火坠落。

  战斗结束后,周志开考虑梁山机场已经被轰炸无法着陆,便以剩下的燃油飞往重庆白市驿机场。着陆时,周志开座机的燃油表已经在红线以下。整个惊心动魄的空战历时20多分钟,周志开驾机飞行了200千米,所击落的3架日机为日军九十战队第二分队的3架日机,驾驶员分别为中队长赤沼、军曹佐佐木、军曹管野。战友们收拾击落的3架日机残骸时,周志开只取了日本飞行员身上一张小孩儿的照片,他仔细端详着咧嘴天真嬉笑的孩子,轻声叹一口气,默默将照片放进贴胸的衣袋里。

  梁山空战,周志开单机全歼日机一个分队,但中国空军第四大队损失惨重,除了周志开的座机外,飞机全部损毁。智勇双全的孤胆英雄周志开获得新绰号:“梁山英雄”“摘星手”。一周后,蒋介石亲临空军基地,为周志开颁发青天白日勋章。此前,他已获有二等宣威章一枚、五星星序奖章一枚、金质英雄章一枚。周志开因此战之功由上尉晋升为少校。

  战神陨落,血洒鄂西长空叹

  当时,为支援陆军作战,中国空军将主要用于争夺制空权的战斗机投入对地攻击任务,同时执行前线遮断、侦察任务。周志开先后多次单机出动侦察前线敌军活动情况。这种任务对于低空性能一般,盘旋、格斗性能也不如日军中岛二式“钟馗”战斗机的P-40来说极为危险,但周志开从没有抱怨,总是率先出发,最后返航。在常德会战期间,第二十三中队击落敌机两架,周志开以指挥有方、作战勇猛获一等宜威奖章。

  1943年12月14 日上午10点,周志开驾驶P-40战斗机,由湖北恩施机场起飞,前往澧县、石首、华容、安乡一带侦察敌军阵地及敌船运输状况,但未按时返回机场。

  周志开失踪后,第六战区发动全部防空监视哨所进行空中搜索,空军第一司令部命令恩施、梁山、白市驿3座空军电台轮流呼叫,均无信息反馈。当晚,湖北省政府转来长阳县龙杨乡乡长报告,称一架飞机在空中着火,坠落于长阳县龙潭坪附近山岩中,发现机身有青天白日徽、空军第五十七部队出入证等。空军立即派出搜寻队,在现场发现了一架坠毁的P-40,飞机发动机中弹,飞行员遗体肢体完整,但面目皆非,遗体头颅没了一半,身上还有重机枪弹孔。从军服和随身物品辨认,此人正是周志开。

  事后分析,周志开当时正在寻找地面日军踪迹,注意力大部集中于飞机的左右下半球,忽视了自己的尾部、侧背。不幸的是,周志开与4架执行巡逻任务的日军“钟馗”战斗机遭遇……等周志开发现敌机时,敌机已从多个方向围攻过来,P-40的性能不及“钟馗”,以寡敌众且无僚机保护,又是突然袭击,周志开再机智勇敢也难反转危局……周志开当场阵亡,飞机坠毁在山林中。这位孤胆战神捐躯既源于战机性能落后,也源于指挥层的战术失误。当时中国空军常以单机出击执行低空侦察任务,这等于将主动权让给敌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周志开牺牲后被追赠中校军衔。

  周志开捐躯处位于湖北宜昌长阳县都镇湾镇(包括原龙杨乡辖区)龙潭坪附近的岩湾坪。周志开捐躯70余年后,综合当地史料记载与目击老人回忆,那天风很大,龙潭坪上空机声隆隆,一架架飞机从高空飞过,时而枪声响起,人们心情非常紧张。突然,一架飞机在上空盘旋两圈,越过一座小山后摇摇摆摆地朝岩湾坪飞来。岩湾坪是个面积不过10来亩的土坪,南北都是小石山,东边有几棵柳树。飞机呈东西向在岩湾坪降落,但突然撞到一棵大柳树上,把柳树一下子撞成几截,机头又撞在石头上,“轰隆”一声巨响,如同闷雷,顿时浓烟滚滚,随即烈焰腾空,大火熊熊。人们惊呆了,一时不知如何施救。正当大家不知所措时,一个叫易汉青的汉子跳进旁边的溪沟,将衣服打湿后闯入火海,拖出机内的飞行员,一看飞行员的头没有了,双腿也烧弯了,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在清理现场时,从一件烧焦的上衣中发现一本日记和一张照片,知道遇难的烈士叫周志开,是空军二十三中队少校中队长。第二天,长阳县突降大雪,苍天为英雄周志开垂泪。

  现场看守5天后,空军来人同当地乡公所一起处理善后事宜,买了棺材、衣物,将周志开的遗骸埋于就近的小山顶上。这时,人们才知道,周志开是奉命飞往江北侦察日军防务归来而遇难的。龙杨乡中心小学全体师生200余人为周志开举行了公祭会。前来主持公祭的是空军恩施前进指挥所主任刘毅夫,他还为周志开撰写了纪念碑文。

  为缅怀周志开,其牺牲地岩湾坪改名为志开坪。周志开安葬后不到一年,军队及其家属将其遗体运走,葬于重庆空军烈士墓。(董连辉)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