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中国海军抗战 > 内容正文

中日战史中1937年江阴海战
来源:抗战史记   2022-06-22 15:58:35

——文章来源:抗战史记,原名《中日战史中1937年江阴海战—日本防卫厅《日本海军在中国作战》等》

 

中国海军名将—陈绍宽

  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后,中国海军面对强大的日本海军。在江阴凿船沉江,并集中主力与日本海军决战。最终以主力几乎全灭的巨大牺牲,掩护了淞沪战场的国军。成功迟滞了日军对上海,南京的攻势。 

日本强大的海军

  一,全面抗战爆发前,江阴海战的酝酿

  早在1936年8月,日本大本营就在全面侵华战争计划中,规定“海军一开始就要控制中国沿海及长江水域,协助陆军占领各主要地区”。 (1)1937年1月,国民政府参谋本部在本年度的作战计划中,设想了中日战争可能发生的三处战场,拟定了抗击日军侵略的具体战斗计划。其中甲案称:“尤以长江之封锁及陇海东端之布防并晋鲁两大国防支撑点之编成最为紧要”。这就形成了全面抗战爆发后,中国海军全力封锁江阴,以阻止日本海军主力进入长江。威胁上海,南京。(2)

  1937年2月20日,日本外务省制订《第三次处理华北问题纲要》,声言要“对南京政权采取措施”。4月中旬,又召开外务,大藏,陆军,海军四相会议,决定阴谋侵占华北。6月,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更扬言:“以对苏作战的军事观点来判断中国目前的形势,如果我们武力许可,则应首先对南京政府加以一击。”日本陆军随即不断增兵华北,准备挑起战端。日本海军省自然不甘人后,上海便成为其首要攻击目标。(3)

  1937年7月初,日本海军先后从本土及旅顺—大连乃至朝鲜南部抽调舰船,编成第三舰队,由长谷川清任司令;各类舰艇近40艘,旗舰为“出去”号。在中国台湾海峡举行军事演习,为发动上海战事作准备。7月28日,日军大举进攻平津的同一天;日本海军军令部在好战氛围的刺激下,正式下达准备进攻上海的命令。29日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永野修身发布“第一号作战命令”, 第三舰队集结于上海吴淞口内外,随时准备夺占吴淞口,并助其陆军攻取淞沪地区。另调第一舰队主力驶往上海,配合第三舰队的作战。(4)

  为上海作战,日本海军频繁地进行侦察和以火力进行挑衅。7月9日,日舰2艘进入长江荡茜口江面,向江岸发炮40余发。7月30日,日舰炮击浦东南汇境内之泥城镇。8月1日,日舰5艘在杭州湾金山卫海面进行海上晚上探照,并向浙江乍浦方向侦察。8月11日,日飞机3架飞至虹桥机场上空侦察。当晚,日舰3艘先后驶泊金山卫,又向乍浦一带侦察竟夜。(5)

  反观中国驻沪海军,仅为其练习舰队。练习舰队司令王寿廷即“分饬所属,严加戒备。迨战事发生,复饬在沪海军努力抗战,固守阵地,一面协助陆军联络作战”,而海军部长陈绍宽将军,因春节期间作为庆贺英皇加冕典礼副使,前往英国。典礼结束后,又游历各国考察海军。并准备筹备海军海防扩军备战事宜。在接到淞沪战事命令后,即回国率领全军准备抗战。(6)

中国海军主力舰“宁海”号

  二,淞沪会战前中日海军的巨大差距

  至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中国海军共有各类舰艇120艘,绝大部分为艇(吨位500吨以上为舰。500吨以下为艇);总吨位仅6万吨左右。且基本没有在建和在购新舰艇。

  中国海军吨位最大的两艘巡洋舰,“宁海”为1930年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在日本播磨造船厂订造,1932年建成交付中国,排水量2526吨。“平海”则按照“宁海”图纸在江南造船所自制,1936年建成后再到日本配置武器装备,直到1937年4月才回国入役,2600吨。“宁海”也成为抗战中国海军最先进军舰,成为日本海军重点打击的目标。另外购造了炮舰“咸宁”号418吨,“永绥”号600吨,“民权”号426吨。并将原废旧驱逐舰“建安”“建威”号改造成轻巡洋舰并更名为“大同”“自强”,均为1050吨。这构成了中国海军的主力。(7)

  而作为世界一流的日本海军,1937年6月底各类舰船285艘,总排水量115.3万吨。近20倍于国军。再加上当时在建第一批37艘各类舰船,其中主力舰,航空母舰各2艘,二等巡洋舰4艘,驱逐舰12艘,潜舰3艘等主要作战舰艇23艘,预计25倍以上于国军(不含第二批新建舰船)。巨大的差距决定了中国海军在全面抗战爆发后,只能完全转入守势。(8)

  三,中国海军沉船江阴,破坏日军海上进攻上海,南京的计划

  1937年8月13日晚,蒋介石下达总攻击命令。14日,国军精锐第87师,第88师围攻驻上海日军。中国空军也同时出击。海军则急将“普安”号运输舰自沉于董家渡,希图阻塞日军舰艇入内。但上海港汊复杂,水文多变,沉船虽发挥了作用,但无法阻止日舰驶入;须大量布雷于港湾江河汊道之中。海军遂急调技术人员,不分昼夜,试验、赶制水雷(连水雷都是临时赶制);终于9月制成一批,立即在黄浦江布置了三道水雷封锁线,并在众多河道港汊布放水雷多枚。由于中国海军的水雷封锁线,成功逼迫日本海军迂回到金山卫登陆;为浙沪抗战迟滞了日军,赢得了宝贵时间。(9)

  淞沪会战之际,为防范日军溯长江西犯首都南京;且迂回淞沪国军侧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按战前计划急令海军在江阴要塞地段构筑港口、航道阻塞防线。陈绍宽部长奉蒋介石手令,亲自指挥老旧的“海圻”、“海琛”等12艘舰艇,以及向招商局和各轮船公司征用的35艘商船,自沉江底,合计吨数达63800余吨。又征用民船、盐船185艘及石子65000余担续沉江底,以填补罅隙。并在阻塞区广泛布雷,使舰船难以通行。还派“甘露”“青天”“皦日”三艘测量船,“绥宁”“咸宁”两炮艇负责拆除了自上海至江阴的所有航路标志,包括灯标、灯桩、灯塔、灯船及测量标杆等,使日舰丧失所有导航标识,无法通行。

  除此之外,另调派海军第一舰队司令陈季良、第二舰队司令曾以鼎率两舰队主力“平海”、“宁海”、“应瑞”、“逸仙”、“楚有”、“建康”等舰,驰援江阴,拱卫首都。至10月,江阴阻塞区及封锁线建成。江阴封锁线破坏了日军沿江西上,并直犯南京的原定作战计划。保护了淞沪国军的侧后安全。(10)

  据日本防卫厅《日本海军在中国作战》记载,中国海军在海阴部署的封锁线阻碍了日本“海军航空兵对南京的空中作战”。其“平海”“宁海”二舰威胁日本海军在长江下游的大型舰艇。打破了第3舰队空军先完成南京作战后,再“使用第2联合航空队的全部,首先以舰战机压制上空,以舰攻之一部牵制陆上防空炮台,乘其间隙,以所部全部兵力强行抵空轰击,一举击沉‘平海’‘宁海’二舰,然后扫荡小舰艇”的计划。迫使长谷川清决定分兵,改用一部飞机空袭中国海军舰艇,以突破江阴阻塞线区。显然,中国海军在江阴凿船沉江,建立封锁线有力的制约了日本海军在上海,南京的作战。并减轻了日本海军航空兵对淞沪战场和南京空袭的压力。(11)

  四,江阴海战,中国海军悲壮牺牲

  1937年8月16日,日寇飞机开始轰炸江阴要塞,中国海军舰炮,高射炮进行了英勇抗击。8月22日,日军飞机再袭江阴,被“宁海”舰官兵击落一架,击毙日飞行员。自此,每日敌机数架次向扼守防线的中国海军舰艇压迫,“冀其冲破封锁线”。中国海军各舰艇舰炮,高射炮与江阴各炮台构成了整体的封锁防空网,与敌机周旋一个多月。

  8月26日,“皦日”号测量舰在通州沙附近,遭到敌机跟踪,卒被击中,立时焚烧沉没。9月间,日军在上海崇明新建机场,完全控制了上海制空权,还抽调大量飞机封锁江阴封锁线。9月20日19时,长谷川清命令第2,第5空袭部队于21日中午以后攻击江阴方面的中国海军舰艇,特别主攻“平海”“宁海”。由于天气原因,日军改第二天11时左右攻击。9月22日从午前至晚上,日军分三批34架次集中围攻中国军舰,海军各舰官兵浴血奋战6小时,终于击退日机;共击伤5架日机。但中国海军“平海”“应瑞”两舰受创,“平海”舰长高宪申(又有史料称重伤未死),高射炮指挥见习孟汉霖等壮烈殉国。

  1937年9月23日,敌机72架空袭江阴封锁线。分批围攻中国海军各舰艇,特别集中轰炸中国海军主力“平海”“宁海”两舰。海军官兵英勇拼杀,先后击落日机4架,击伤多架。但中国海军主力“平海”“宁海”两舰先后被炸中要害,沉没。“逸仙”号遂成为第1舰队旗舰。(12)

  9月25日,日机16架(日本战史记载为9架,12空92式舰攻机6架,95式舰战机3架)再次来犯,在江阴附近的目鱼洲(江阴上游25海里)中间地带轮番轰炸正在溯江的“逸仙”舰,第1舰队司令陈季良率领全舰官兵沉着应战,击落敌机2架;但“逸仙”舰也中弹6枚后进水,被迫搁浅。中国海军赶派“建康”等舰救援,并令第2舰队司令曾以鼎率“楚有”舰赴江阴接防。“建康”号在途经龙梢港时,再遭日机前后夹击轰炸,舰中8弹终沉没江底;舰长齐粹英,副舰长严又彬均被炸成重伤,全舰伤亡34人。

  9月28,29日,日机又集中轰炸抵达登台的“楚有”号。因寡不敌众,被迫驶往六圩港附近。一面修复,一面应战。最终被敌机炸沉。同时被炸沉的还有“青天”,“湖鹏”,“湖鄂”,“江宁”等舰艇。至此,中国海军主力“平海”“宁海”“逸仙”“建康”“楚有”“青天”“湖鹏”“湖鹗”“江宁”等舰艇相继被击沉,伤亡数百人;损失惨重。海军官兵浴血拼杀,总共击落日机11架,击伤多架。(13)

  1937年10月,中国海军第2舰队移驻江防总部,继续负责江防要塞。日军则不断出动大机群空袭,至10月8日中国空军又有8舰沉没。战至10月下旬,中国海军击落击伤敌机数十架。但终因敌强我弱,海军主力舰艇亦丧失殆尽。海军部见状决定将江阴各舰艇重炮拆卸,组成炮队,部署在长江两岸构成江阴第二道防御阵地,准备参加江阴保卫战。江阴海空大战之惨烈,外国军事顾问认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四年中,在欧洲战场亦未见之如此激烈之恶战。”

  江阴海战的同时。1937年8月20日起,日军又连续出动飞机轰炸淞沪中国海军各机关,海军司令部,江南造船所,吴淞海岸巡防处等先后被炸毁,中国海军“永健”号亦遭多日空袭,于25日被炸沉。中国海军一面在浦江布防水雷,一面主动出击炸毁日舰及其重要军事建筑。9月8日,中国海军炸毁日海军在浦东三井的第3,第4号码头及趸船,并炸沉日海军汽油艇两艘。

  9月29日,再次派出水雷兵(有研究者称为潜水员王宜升(生)、陈兰藩)携水雷潜、泅水靠近“出云”号,但被日军防雷网所阻,无法靠近“出云”舰身,遂被迫于防雷网处布雷引爆。“该舰左右之防御物均被炸毁(“出云”舰尾部及其四周的4艘铁驳船和一艘小火轮被炸伤)。舰体受震损伤。适敌海、陆军及外交界各酋于军事会议闭幕后回宿舰中,均遭剧烈震动”。 此后,海军又两次用水雷袭击“出云”舰,但均未成功。(14)

  五,江阴保卫战

  1937年11月9日,蒋介石即电令江阴要塞司令许康等“各要塞守备部队官兵,虽致炮毁弹尽,亦不得擅退,须与要塞共存亡。” 此时,江阴国军由江防总司令刘兴指挥,所部有第103师何知重部(黔军),第112师霍守义部(东北军),江防部队欧阳格部,要塞部队许康部,以及海军炮队。其要塞备炮61门(内含150毫米新炮4门,180毫米新炮8门)。

  1937年11月28日,日军分别进抵南闸,云亭线,向江阴要塞国军冲袭。黄山炮台对日军实施压制轰击,成功击退敌军进攻。同时其他各炮台,也全线炮轰;一举击沉日舰两艘,击伤十数艘。当晚南闸一度失守,经过国军官兵反复冲杀,复第二天拂晓前夺回。次日,双方仍在南闸,云亭一线血战。至晚,国军因伤亡惨重被迫撤向青山,板桥一线。

  1937年11月30日,日军向江阴城发起攻击。国军第103师第618团与日军血战定山,阵地一度丢失;后由夏民安连长率敢死队经过四五个小时反攻,成功夺回;夏民安连长则在战斗中壮烈殉国。在之后的战斗中,该团又英勇炸毁日军战车7辆。是夜,国军第112师一部突袭南闸,竟冲入日军一司令部,击毙敌指挥官一名,毙伤敌寇数十人;至拂晓前撤回原地。

  1937年12月1日,江阴保卫战进入白热化。中日双方展开激烈的炮战,鹅山,萧山,黄山各炮台被击毁4门火炮,通讯设备全部被破坏。日机向国军各炮台猛轰滥炸,企图彻底切断江上交通。午后,江阴城内国军守军力战不支,被迫撤退。是日,日军在20余辆战车掩护下,由西北关冲入城内。第103师师长何知重将军,将所部第613团,第615团和第618团全部投入反攻,成功将日军逐出城。然而当天下午六点,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却出昏招,竟电令撤守镇江,留一团坚守黄山要塞;江阴失守。在撤退中,第613团长罗熠辉中伏殉国。黄山要塞战斗一直打到12月8日。随后第103师撤入南京,参与保卫中山门的战斗。

  中国海军巫山炮台官兵也奋勇迎战,击伤多艘敌舰。江阴沦陷后,巫山炮台仍死战不退,其海军官兵是最后撤离的。并在撤离前,炸毁了炮台的一切作战设施,没有被日军俘获。南京沦陷后,江阴阻塞线区仍坚持作战,以阻敌西进。日军动用了大量舰船、人力,作业七天七夜,才疏通一条仅能容一船通过之航道。

  且在作业过程中,日军扫雷艇“雄基”号于12月9日上午9时10分左右,被中国海军敷设的水雷炸沉于巫山炮台附近之江面。江阴阻塞区(线)之战,中国海军以巨大代价,迟滞了强大的日本海军行动;致敌亦付出重大代价,与淞沪抗战一道;共同粉碎了敌军速战速决的战略企图。(15)

史料来源

  (1)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1卷,第102-103页

  (2)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1935年度防卫计划纲要(甲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档案。

  (3)秦郁彦《中日战争史》第351页

  (4)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1卷第2分册,中华书局1981年版第1页

  (5)余子道,张云等编:《八一三淞沪抗战》,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6)陈绍宽:《抗战六年来的海军》,《陈绍宽文集》,海潮出版社1994年

  (7)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錧《民国档案史料.国民党政府海军抗战纪事》第54页

  (8)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日本海军在中国作战》1991年1月第1版第151页

  (9)苏小东《中国海军抗战评述》,《军事历史研究》1996年第2期

  (10)陈绍宽:《抗战六年来的海军》,《陈绍宽文集》,海潮出版社1994年

  (11)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日本海军在中国作战》1991年1月第1版264页

  (12)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民国档案史料.国民党政府海军抗战纪事》第54-55页

  (13)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日本海军在中国作战》1991年1月第1版264-265页

  (14)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民国档案史料.国民党政府海军抗战纪事》第56页

  (15)孙宅巍:《南京保卫战史》2016年版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