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口述回忆 > 抗战老兵口述与回忆 > 上海抗战老兵口述 > 内容正文

受邀阅兵式的学霸老兵忆抗战:白天是大学生晚上卧底汪伪警局
来源:澎湃新闻网   2016-12-06 14:46:11

双重身份:白天是大学生晚上“卧底”警察局
 

95岁高龄的施老身体健康,头脑清晰。回忆青年时代的抗日、革命生活,他还能清楚地记起当年的重大事件,甚至战友和同志的姓名。

1941年,已经有两年党龄的施宜进入圣约翰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学习六年间,施宜党员身份没有对任何人公开,自己的亲人也不例外。

“学校里是相对安全的,我知道下铺的两个人都是党员,但他们都不知道我也是。有时候为了防止(集中在一起)暴露身份遇到危险,我还会特意跟他们分开,去上海交大睡觉。”施宜说,地下党工作最重要的就是谨慎。

刚进入大学时,施宜就经舅舅介绍,进入英租界内的警察局任职。很快,太平洋战争爆发,位于嵩山路淮海路的英属警察局被汪伪政权接手,施宜也被调去做了秘书。

由于秘书负责在夜晚整理一天的文书,施宜有了接近汪伪政府秘密情报的机会,开始“双重生活”。白天,他是圣约翰大学的学生,到了夜晚,他仔细关注机密文件上的每一个细节。

有时候文件上会写,要重点看管哪些人,到哪个时间要抓捕哪些人,这些名单施宜都会记录下来,上报给组织,上面再去查其中有没有地下党。

“有一次,我看到名单里有我认识的同志,就知道他们在抓捕地下党员。”施宜说,经他传递情报免于被抓捕的人员至少有20人。有时,文书上还会有强行让某工厂停电停水的信息,如果是重要的地点,组织也会介入干预。但他坦言:“组织也不是每一次都干预,不然非常容易暴露自己。”
 

曾中英对照研究马克思主义
 

这样白天上课,晚上做“间谍”的生活持续了多年。这段时间里,施宜的睡眠时间非常有限。采访中,施宜不断对澎湃新闻记者说:“你们年轻人要多学习。”

他自己就是“学无止境”的践行者。在决定入共产党之前,他也用“学霸”的方式把中国的出路探索了一番。

“小的时候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爱国。当时形势复杂,国民党、共产党,甚至汪伪政府都各有说法,所以在决定入党以前,我把手头有关马克思主义的书全部看一遍的。”因为英语基础扎实,施宜翻阅《资本论》的时候,是左手一本英文版,右手一本中文版,他说:“我发现了当时翻译的很多问题,整本书是圈圈画画改改的过程中看完的。我觉得现在很多人对《资本论》吃不透,很有可能受到了翻译问题的影响。”

在对马克思主义有了比较深入了解后,施宜觉得,“‘共产主义’比‘三民主义’更能拯救中国,于是‘提着头’去革命了”。

“提着头”革命绝非嘴上说说。

1943年至1944年前后,日伪军曾多次大规模搜捕上海的抗日人士,包括中共地下党。为保护地下党骨干力量,施宜和一批同志接上级命令,被疏散到苏北解放区。可是,苏北解放区又遭遇日军的大扫荡,没呆到3个月,施宜又撤回上海隐蔽下来。

“在这样的动荡岁月里,常常有同志上个月还在联系,下个月就传出失踪了、牺牲了。” 残酷斗争中,施宜习惯了忍着悲痛继续工作。
 

老战士:参加阅兵仪式是莫大荣耀
 

90岁的孙瑞英老人身体硬朗、腿脚灵便,她也是当年的地下党,她的工作比起施宜,没有那么惊心动魄,“主要是搞学生运动、做群众的思想工作”。

88岁的张正是上海园林系统老干部,也是解放前上海老地下党员,抗日期间,曾与党组织一起发动和组织学生前往前线或敌后参加抗战。

式,老兵们都很激动,“这是我们的荣誉,虽然我们无枪无炮,但也是重要的兵。” 孙瑞英说。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