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黄埔军校 > 黄埔将帅 > 湖南黄埔将帅 > 内容正文

黄埔名将蒋先云
来源:《黄埔杂志》作者:杨飞 杨剑   2020-05-27 10:20:52

  蒋先云是中共党史上的著名人物,他曾与陈赓、贺衷寒并称“黄埔三杰”,在当时英雄人物云集的黄埔军校中领尽风骚。

  毛泽东亲荐入党,渐成中共早期工运先锋

  蒋先云又名湘耘,别号巫山,1902年出生于湖南省永州市新田县大坪塘乡的一个贫苦农民家里。由于父亲早逝,蒋先云不到10岁便开始跟着母亲放牛、捡柴、烧水、打猪草、碾米、干杂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生活的艰辛,造就了蒋先云刚烈正直、嫉恶如仇、勇敢倔强的性情。蒋先云11岁时,蒋母向乡亲们借了点钱,把他送进了本村的村立国民小学。懂事的蒋先云深知学习机会的来之不易,因而格外用功,加上他天资聪颖,各门功课都取得了优异成绩,深得老师们器重,不久便跨过高小而被位于衡阳的湖南三师破格收为学生免费入学。

  1917年,蒋先云正式进入湖南三师学习。入学不久,他便崭露头角,为人所瞩目。俄国“十月革命”和中国“五四运动”相继爆发,受其影响,蒋先云先是在三师带头发起组织“学友互助会”,团结进步同学创办杂志,自任主编,提倡科学,宣传新文化运动;继而又在衡阳发起成立了“湘南学生联合会”,并任联合会第一届总干事,在共产党员何叔衡指导下,率领爱国进步学生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帝反封建的群众性革命运动。

  1919年7月,毛泽东为响应陈独秀等人发起的轰轰烈烈的新文化运动,于长沙创办了《湘江评论》杂志。蒋先云初见《湘江评论》上刊出毛泽东撰写的《民众的大联合》一文便爱不释手,一口气连读数遍,并在其文启发下写出了《帝国主义的末日快到了》,与毛泽东的文章遥相呼应。

  翌年8月,毛泽东于长沙创办文化书社,蒋先云随即在衡阳设立分社,开设书报贩卖部,出售宣传马克思、列宁思想的书报刊,宣传革命思想。1921年,蒋先云效仿毛泽东、蔡和森等成立的湖南省反帝反封建组织——新民学会,在衡阳成立革命组织“心社”。蒋先云亲自起草心社章程,规定其宗旨是:“牺牲个人利益,图谋群众幸福,结合真纯同志,谋社会实际改进。”这与新民学会规定要“改造中国与世界”的宗旨可谓南北呼应,异曲同工。也正因为如此,1921年10月,毛泽东在参加完中共“一大”后,回到湖南到衡阳听取蒋先云的汇报,决定以衡阳三师为革命学生活动的基地,成立中共湖南三师党支部。毛泽东还对蒋先云在湘南三师的出色表现赞赏不已,他遂亲自推荐蒋先云参加中国共产党,蒋先云年仅19岁便成为湘南地区首批共产党员之一。

  一年后,蒋先云于三师毕业,他随即接受党的派遣,到安源会合李立三、刘少奇等人,一道从事工人运动,与李立三、刘少奇并称“安源工运的三根撑门柱”。

  此后不久,蒋先云在党的指示下转往水口山矿,组织工人团体,开展为捍卫水口山矿工人生活利益而斗争的工人运动,并建立中共党支部。年仅20岁的蒋先云,在斗争中逐渐显示出了优秀的组织才能和卓越的领导能力。

  投身黄埔军校,尽显革命英杰本色

  1924年,黄埔军校开始招收第一期学生,蒋先云受党的指示,也前来报考。蒋先云先是填写了调查表,写明了他是由毛泽东等介绍投考黄埔军校的,继而参加了入学考试,成绩名列榜首,成了“状元”。在校期间,他努力学习革命理论,研读古今兵法,学习非常刻苦,在学校组织的考试科目中,不论是学科还是术科,都惊人般地位居第一,被廖仲恺称为“军校中最可造就的人才”,遂成了校长蒋介石最为赏识的学生。蒋先云以其突出的才学和卓越的活动能力,加上极高的威信,在中共黄埔支部成立后便被推选为书记。

  1924年11月,蒋先云以同期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并成为第一个被蒋介石提名留校的学生,被分配到由周恩来任主任的政治部担任秘书。蒋先云曾有过筹组革命军人联合组织,以对付反革命商团的想法,在与周恩来讨论工作计划时,蒋先云将这个想法向其作了汇报,得到周恩来的大力支持。在征得军校党代表廖仲恺和校长蒋介石的同意后,蒋先云等人为之倾注大量心血的“青年军人联合会”于1925年2月1日正式宣告成立,蒋先云任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是该会的主要负责人。

  蒋先云的横溢才华和卓越能力逐渐得到了蒋介石的青睐,他曾在一篇演说中公开赞扬蒋先云“是我们黄埔军校最好的革命军人!如果我们军校的同学个个都是蒋先云,革命一定可以成功!”蒋介石还声言将来革命成功他解甲归田后,黄埔军校这些龙虎之士只有蒋先云才能指挥。蒋先云在蒋介石眼中的地位之重,由此可见一斑。

  1925年初,广东革命政府进行第一次东征。蒋先云兼任东征军教导团一营二连党代表。5月,东征军回师广州进行讨伐杨希闵、刘震寰两支叛军,蒋先云此时已升任一军二团二营代理营长。他率领校军前锋冲在前头,并统领城区工人武装纠察队、郊区农民军,最先联合抢占城东广九车站,并亲自率领尖兵强攻滇军总指挥部。蒋先云在此役中作战英勇,他亲自端着冲锋枪,带领战士们冲过敌人设置的铁丝网,攻入市区中心,占领了滇军的总指挥部。10月,国民革命军举行了讨伐陈炯明的第二次东征,蒋介石亲任东征军总指挥兼第一军军长,蒋先云任东征军第三师第七团党代表。这一次,东征军在攻打陈炯明老巢——惠州时连连受挫,久攻不下。蒋先云闻讯,立即在第七团内组织了以“青军会”会员为骨干的敢死队,冒着枪林弹雨,用云梯强行登城。开始登城后,蒋先云左手举着盒子枪,右手挥着指挥刀,身先士卒地指挥战士与顽敌展开肉搏战。战斗中,蒋先云身上多处被刺,血流不止,但他仍坚持指挥战斗,直至第七团首先攻进惠州城。此次战斗使得蒋先云在颊上留下了伤疤,也为其赢得了“青年军人楷模”的称号。惠州一战,在前线指挥的蒋介石亲眼目睹了蒋先云奋勇当先、出生入死地指挥部队浴血杀敌的一幕,对他更加青睐。战斗结束后,蒋介石曾抚摸着蒋先云伤痕累累的身体,感慨万千地说:“昔日赵子龙,一身都是胆;今日蒋先云,满身都是伤!”

  正是由于蒋先云出色的政治、军事才能,不久就在蒋介石的推荐下,当选为中国国民党黄埔军校第四届特别党部执行委员,开始走向其人生的辉煌期。

  革命立场坚定,拒绝蒋介石高官厚禄

  黄埔军校时期,蒋先云完全笼罩在蒋介石给予的巨大荣誉光环中,官场上青云直上。蒋介石妄图以此来笼络蒋先云,使其成为自己政治道路上的一个马前卒。但是,蒋先云从加入共产党的那时起,便已坚定了革命立场,在原则问题上是决不让步和妥协的。

  在黄埔军校“青年军人联合会”与“孙文主义学会”的对抗中,教授部主任王柏龄利用自己的权势,对“青年军人联合会”处处刁难。他还唆使右派学生秘密监视和偷听左派学生开会,窃取共产党人文件。蒋先云在“青军会”同志的协助下,收集了王柏龄一些破坏国共合作的行为及其它劣行证据,向蒋介石做了汇报。蒋介石没想到向他告王柏龄状的竟是自己极为欣赏的蒋先云,一时颇感棘手。一边是自己甚为赏识的“黄埔奇才”,一边是得到自己授意的心腹,蒋介石为了笼络住蒋先云这个难得的人才,最终还是咬了咬牙,把王柏龄叫来狠狠骂了一顿,使这个教授部主任名誉扫地。

  1926年3月20日,国民党二大结束后才两个月,蒋介石便制造了“中山舰事件”。事件使蒋先云看清了蒋介石的真实面目,他与周恩来等人一道,强烈谴责蒋介石的卑鄙行为。

  也就在这一天,蒋介石在广州召开军事干部会议,宣布军队中不能有跨党分子,国民党员不许加入共产党,已加入的,退出共产党方可留在军队;共产党员必须从第一军中退出。但出乎其意料,蒋介石宣布完后竟冷场很久,无一人宣布退出共产党。蒋介石无奈,便将目光投向了蒋先云,问道:“有谁退出共产党?有谁退出共产党?”他满以为蒋先云会带头发言退出共产党,不料话音刚落,蒋先云就“腾”地站起来,挺起胸膛用洪亮的声音坚定地说道:“我是共产党员,永做共产党员!现在我郑重声明:退出国民党!”说完拂袖而去,全场的人为之一惊。接着又有青年军人在蒋先云的带动下站了出来声明退出国民党,申请加入共产党,说完也一个个离场而去。据统计,会后第一军中跟随蒋先云宣布退出国民党的就有250多人,而宣布退出共产党的只有39人,蒋介石的一场闹剧狼狈收场。

  尽管蒋先云的所作所为令蒋介石大为失望,但为了能够笼络到这个难得的人才,蒋介石在公众场合非但没有谴责蒋先云,反而对之礼遇有加。他曾满怀期望地对蒋先云说过:“巫山,人各有志,我决不勉强。但听我一句忠告,以你的才干,只要退出共产党,可以先任中将教育长。识时务者为俊杰,望你三思!”但蒋先云对蒋介石以官位相诱的做法嗤之以鼻,他说道:“学生当初投笔从戎绝非为当官封侯。我官可以不做,命不可不革。脱离共产党,我做不到。”

  同年7月,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蒋先云怀着一腔报国热血,却为蒋介石所迫无奈退出军队,心里甚为失落。毛泽东见状,便将蒋先云留在其主持的农民运动讲习所里当教员。蒋介石此时虽然逼走了蒋先云,但他还是十分欣赏其才能,依然未放松对其的拉拢。在组织北伐军司令部时,蒋介石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蒋先云,他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让蒋先云前来就任。信写好后,蒋介石又特意派人找到时任中共广东区委书记的陈延年,托其向蒋先云打招呼。在陈延年的劝说下,也为着能施展自己的满腔救国抱负,蒋先云暂时搁置了对蒋介石的不满,来到其身边。一见面,蒋介石就拿出了早已写好的委任状,委任蒋先云为北伐军司令部秘书、总司令副官。进军北伐途中,蒋介石还对蒋先云礼遇有加,事无巨细皆与其商量。而蒋先云也不计恩怨,竭尽全力协助其做好份内的工作。这一时期北伐军总部和蒋介石发布的一些宣言和文告,便多出于蒋先云之手。

  北伐军总司令部进驻南昌后,蒋介石先后制造了杀害共产党员陈赞贤、扣留经南昌赴武汉的国民党左派中央委员等一系列事件,使得蒋先云失去希望,再萌去意。恰逢这年冬天黄埔军校内部左派与右派学生间发生了激烈纠纷,蒋先云便主动要求回黄埔军校处理此事,借此脱离蒋介石。在平息了军校内部的纷争后,蒋先云接到了周恩来的密信,说蒋介石可能要公开反共,要他离开蒋介石,到当时革命形势还算高涨的武汉工作。于是,蒋先云便秘密来到武汉,此后再也没有回到蒋介石的身边。这期间,尽管蒋介石多次来信叫他回去,并许以高官,但蒋先云一概置之不理。

  翌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事变,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蒋先云对此义愤填膺,他立即组织在武汉的黄埔各期学生成立了讨蒋委员会,亲任主席,树起了反蒋大旗。蒋先云还带领武汉三十万群众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至此,蒋先云与蒋介石彻底决裂。

  血战临颍,出师未捷身先死

  “四一二”反革命事变后,国内形成了三个政权对峙的局面。当时武汉国民政府直接管辖的地区只有湖北、湖南、江西三省,面临着来自东面的新军阀蒋介石和北面的旧军阀张作霖的两面威胁。为解除反动势力的威胁,扩大革命根据地,武汉国民政府决定挥师北上,讨伐直、奉军阀。蒋先云主动请缨,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第二十六师七十七团党代表兼团长。

  就在蒋先云为二次北伐踌躇满志之时,一件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大为心伤,事情源于蒋先云与蒋介石的一张合影照。在第一次北伐时期,蒋先云作为北伐军司令部秘书、总司令副官,与总司令蒋介石工作交往甚密,有记者遂将蒋介石与蒋先云两人在北伐军总司令部配合默契的情形及合影照片登在报纸上,这在当时一度被传为佳话。但武汉反蒋大会后,一些被蒋介石逐出黄埔军校和军队的共产党员却对这张照片大加议论,甚至有人拿着报纸在蒋先云背后说蒋先云过去投靠蒋介石是为升官发财,回归共产党是伪装革命,忠于革命是假、忘恩负义是真等等,这让生性耿直的蒋先云倍觉委屈。不仅如此,在当时的中共党内也不断有人攻击他。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中央局委员、湖北省委书记张国焘,也叫嚷着不能相信蒋先云,说他一定会投靠蒋介石。张国焘还专门派人对蒋先云进行审查,这使得蒋先云进一步陷入痛苦之中。他虽然再三向组织和一些说怪话者解释、申辩,但均无济于事。万般无奈之下,性情刚烈的蒋先云决心对奉军作战以求革命殉职来表明心迹。

  1927年5月7日,国民革命军正式出征,奔赴河南前线,开始与奉军作战。北伐军一路势如破竹,奉军节节后退,渐被逼至许昌、郾城之间的临颍。

  5月28日,北伐军和奉军在临颍爆发了异常激烈的战斗。当时敌众我寡,战场形势对北伐军极为不利。蒋先云见状,主动要求从右翼出击。他随后便带领全团战士,经过急行军,由商水经周家口,于凌晨来到逍遥镇,召集各营营长传达军部的战斗部署。8时整,临颍城东传来激烈的枪炮声,蒋先云分析是兄弟部队已发起攻击,他担心他们独自难以支持,命令立即策应,并马上派出尖兵连经辛庄、银庄搜索前进。当尖兵连与敌遭遇伤亡惨重时,蒋先云率领增援部队赶到了。在战斗中蒋先云左足中弹,他解下绑腿带包扎流血的伤口,并命卫兵牵来战马,他在马上高举指挥刀,率领数百名战士,冒着密集的弹雨,重又冲入敌阵,奋勇拼杀。就在冲锋时,一颗炮弹在蒋先云右侧爆炸,弹片穿入他的腹腔,殷红的鲜血喷了出来。他用尽最后力气高呼着:“冲啊!杀啊!前进!前进!”北伐军指战员在蒋先云精神鼓舞下,一鼓作气攻克了临颍城,击溃了奉军主力。但一代名将蒋先云却因失血过多,永远地长眠在了临颍这块红色土地上,年仅25岁。

  为追思蒋先云的英雄事迹,国民政府在武汉举行了蒋先云追悼大会。追悼大会由周恩来亲自主持,在武汉的国共两党知名人士大多到会。“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闻及蒋先云牺牲,毛泽东沉默半晌,良久无语。蒋介石得知蒋先云阵亡后亦甚为遗憾。他在多年后的1955年3月19日于台北接受美国《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苏兹贝格的采访时,在话题谈到蒋先云之际,还颇为感慨地说蒋先云是他“最得意的门生,奇才”。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