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抗日战争图书馆 > 抗战老照片 > 新四军抗战图片 > 内容正文

新四军抗战延陵大捷
来源:快资讯 达飞谈娱乐   2021-09-06 15:27:44

  1938年10月起,驻泾县云岭的新四军军部为了加强皖南,将活动在江南的第1支队1团、第2支队3团陆续调回皖南,只留下2团和4团,后军部将第3支队的6团一部(缺1个营)派往茅山,归第1支队司令陈毅领导。

  1939年2月下旬,军委副主席、南方局书记伍豪受中央之委托,来到新四军云岭军部视察,传达六届六中全会精神,决定新四军的发展方针,解决新四军最高领导层之间存在的问题。

  新四军云岭驻地为国府划定的防区,面积狭小(纵横仅几十公里),周围是日伪军和国军重兵,新四军被夹在中间。北面、东北面和西面日伪军占领了大中城市及交通沿线,南面和东南面是国军第三战区的十几万大军,而日军尚未向浙赣线进攻,新四军只能防御,以向南巩固现有阵地为宜。

  最有发展潜力的地方是江北日占区,即皖东、苏北地区,故应确定“向北发展、向东作战”。此时八路军坚持向敌后挺进,已经发展了数倍力量,新四军只有陈毅、粟裕的第1支队和第2支队一半人马在江南发展迅猛,总体力量才翻一倍多。

  经过3个来月的考察,又与新四军领导人及各支队领导人谈话了解情况后,伍豪与新四军领导人确定了新四军“向北发展,向东作战,巩固现在阵地”的发展方针。

  依据这个方针,1939年5月,第1支队司令陈毅不顾军部“停止东进”的命令,派第3支队6团团长叶飞率第6团,以“江南抗日义勇军”(简称江抗)的名义向东路地区挺进;同时组建了新6团,以段焕竞为团长;以管文蔚部负责北上抗日任务;以老2团王必成部担负茅山地区抗日作战任务。

  1939年8月,出于统一江南抗战的需要,新四军第1、第2支队开始合并指挥。此时,国府苏鲁皖边区总指挥李明扬致信陈毅,请他派人帮忙护送一批弹药从江南到江北。陈粟商量后,决定派4团副团长张道庸(后改名陶勇)、政治处主任卢胜率1加强营,与陈玉生支队一同押送子弹并趁机渡江北上,到江北后与管文蔚挺进纵队的梅嘉生支队合编为苏皖支队,加强了江北力量。

  11月7日,依据军部命令,粟裕率教导队到达溧阳水西村,与陈毅会合,正式成立了新四军江南指挥部,陈毅、粟裕为正副指挥。

  11月上旬,日军第15师团池田联队集合丹阳、珥陵、金坛、宝堰据点共1000余人的兵力,采用分进合击战术,多次前往新四军活动的延陵地区扫荡。坚持江南的新四军老2团一部、新6团和丹阳独立支队都活动在周边的金坛、延陵、宝堰地区,其中丹阳独立支队有3个大队和1个特务大队,共500余人,驻在贺甲村附近。

  11月8日凌晨,丹阳独立支队副支队长林胜国得到侦察员报告:驻宝堰的1个小队的日军约30-40人在配合大队夜袭延陵后,准备返回驻地九里。林决定利用其途经之路的有利地形伏击,派第1大队埋伏在塔路头村正面,第2大队埋伏在村西策应,并组织1个加强班,轻装渡河东进,截断日军退路,并警戒可能的援敌。同时,林将敌情和部署通报距离仅几公里的新6团,请求支援。

  8日上午8时左右,日军进入丹阳支队的伏击圈,1大队立即开火,杀伤日军10余人,随后2大队也加入战斗。遭受伏击的日军立即后撤,并整理后进行还击,抢占了村东侧制高点城河山,用机枪、掷弹筒等强火力武器压制丹阳支队,战斗形成僵持。

  这时新6团在团长段焕竞率领下赶到日军背后,并展开猛攻。遭到合围的日军放弃城河山制高点向西突围,占领贺甲村,利用建筑物和有利地形进行抵抗,企图等待支援。新6团夺回城河山,杀敌10余人,缴获机枪2挺。

  中午12时左右,日军宝堰援敌赶到,与贺甲村残敌会合,并组织兵力反扑,先后三次均未得逞,又死伤10余人。残暴的日军释放催泪毒气,并趁机进攻。防守城河山的新6团政治处主任刘震英、3营营长刘玉林和20余名战士中毒后牺牲,日军又重新攻占城河山。

  丹阳支队和新6团正与敌人激战时,接到新6团段团长求援信的老2团1营在团长王必成的率领下赶到。三路新四军会合作战,压制住了日军的疯狂进攻。

  日军见突击无望,便退守贺甲村,并强行拉夫修筑工事,设置环形机枪阵地,构筑散兵坑,又在贺甲村东南角的祠堂开凿枪眼,企图用作抵抗不住时的最后工事固守待援。

  王必成与段焕竞商定:2团3营以2个连向贺甲村北端攻击;2团1营以1个连向贺甲村西北端攻击,并以1个连向宝堰方向警戒;新6团向贺甲村南端攻击。

  新四军调整部署后,强攻贺甲村,几次冲锋并与敌展开白刃战、肉搏战,双方互有伤亡,但未能攻下。从村西北进攻的1营因地形开阔,遭到日军强火力杀伤,也未突成。日军凭坚固守、火力强大,新四军一时难以突破,战斗陷入僵持。

  傍晚时分,突然天降大雨、大风呼啸。王必成觉得这是攻击日军阵地的天赐良机,便命令1营点燃7堆湿稻草,以冒出的浓烟为掩护,突进了贺甲村,随后3营和新6团相继突入。

  日军利用建筑物顽抗,新四军逐屋争夺,展开白刃格斗,终于将残敌压缩到祠堂内。

  9日凌晨4时,新四军发起总攻,以2团2营为主攻,先以2团2营4连的1个排搜索前进,在接近祠堂时,遭遇埋伏在草堆中的日军伏击,双方展开激烈拼杀,随后4连2排冲上去助战,至上午9时将日军杀退,日军残部在祠堂内凭坚固守,但已无路可逃。

  中午12时左右,新四军召开民主讨论会后,用竹竿绑上集束手榴弹,将祠堂西面和南面炸开三个缺口,然后从缺口投弹攻击,将残敌炸得死伤惨重,日军乱作一团,慌忙向北门逃窜,出门后进入打谷场,被2团和新6团的新四军战士团团围住。惊恐万状的日军仍拒不投降,紧握武器跳脚嚎叫,被新四军一阵白刃战解决。

  此时,日军金坛援兵200余人已抵达九里,丹阳援敌100余人已抵达北冈,丹阳独立支队等地方武装进行阻击。我保持主动,避免硬拼消耗,新四军各部向西南方向转移。

  此次战斗历经26小时,新四军2个团加1个独立支队,全歼日军一个中队,击毙武村中队长以下日军168人,俘虏3人,缴获轻机枪4挺,步枪28支,掷弹筒2具,指挥刀2把。战后,延安总部和新四军军部通报表扬,誉为“延陵大捷”,并被谱写成抗战歌曲《反扫荡》。

  新四军共伤亡220余人,牺牲94人,其中新6团政治处主任刘震英、2营营长刘玉林中日军毒气后牺牲。

  1966年12月,丹阳县在贺甲村设立烈士纪念亭。2003年9月,以贺甲村祠堂改建的贺甲纪念馆竣工。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