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抗战研究 > 国民革命军军史 > 综合资料 > 内容正文

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二十一军军史(四)
来源:泸州论坛   2018-11-20 10:40:08

  第四章、扩军川战

  刘湘自易帜后,对外积极投靠蒋介石,对内则大力发展势力,不断分化和打击异己。他长期占领四川繁荣富庶之区重庆,控制长江,势力不断坐大。1928年5月中旬刘湘曾派许绍宗旅出兵援助倒杨联军。做收渔人之利得杨森范绍增师。所部驻重庆、江北、壁山、巴县、资中、内江、荣昌、隆昌、永川等地。

  杨森于1928年6月平定所部内乱之后,刀锋直指重庆刘湘大本营。刘湘所部师旅长以王陵基为首的一派力主刘、杨继续合作.继续以前的“丙寅公约”。潘文华等则主战,谓既与郭、范、赖等合作于前,不能单独讲和,陷人于危。另一部分人则主张不得巳时撤出重庆,退居川南。但刘湘意在固守重庆老巢,积极备战,调潘文华师驻悦来场一带,罗纬师驻江北一带,王瓒绪师移驻荣昌、永川一带,蓝文彬师驻浮图关一带,其余各师则集中重庆。同月该师收编四川边防军刘士文起义部队为警备一路。

  1928年8月刘湘为响应南京裁兵,将所部8师缩编为三个师,每师三旅,每旅三团。同年9月23日,刘湘与保定系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三军长在资中县举行会议,就统一意志,裁编军队及组织省政府三大问题达成了协议,由刘湘出任川康裁编军队委员会委员长,刘文辉为四川省政府主席,邓锡侯、田颂尧等为委员。这次会议将川军其他各部屏之于外,激起各军怨恨。然而10月末中央新的任命,邓、田均为闲职,激起了邓锡侯的不满。在邓的授意下其二层将领黄隐、李家钰、陈书农、罗泽洲与怀着各种目的都想反刘的杨森、刘存厚、赖心辉、郭汝栋、四部联合成立“国民革命军同盟各军军事委员会”,简称“八部同盟”,推杨森为主席,李家钰、陈书农为副主席。八部同盟决定联合向重庆刘湘进攻,发动了下川东之战。刘湘见各军环嗣,形势严重遂联结刘文辉集中兵力于巴县、江北、将第2师王瓒绪的资中、内江、隆昌、永川防区让出,牵制赖心辉、陈书农部。其后又将璧山让与陈书农部换取该部中立。11月初同盟军罗泽洲师前锋直逼一碗水,刘湘急忙派王陵基赴万拉拢杨森,但刘、杨二人积怨已深,未成功。其后刘湘决定先将罗泽洲部击溃,做如下决定:

  1.以王赞绪第2师、王陵基第3师为主攻部队,由江北一碗水向通邻、岳大道之罗泽洲、谢无沂部进攻。

  2.第2师之唐明昭团开赴龙王庙附近,向土沱、静观场方面之刘丹五旅取监视态度,掩护进攻部队的左翼。

  3.唐式道师(缺一旅)固守重庆。

  4.以蓝文彬第2旅第5团于璧山青木关、凉亭关一线层层布防阻击28军第3师陈书农所部游广居旅,略作抵抗,让出壁山,撤到青杠一线布防。集中主力于江北张关铁山,桃子垭,龙王庙、一碗水一线。

  5.蓝文彬第2旅(欠第5团)于10月中旬开赴一碗水为总预备队。

  12月17日王瓒绪师、王陵基师于镇沱场、宝兴场经过1天1夜激战,将罗泽州师击溃,范绍增也积极配合正式纳入刘湘建制。击溃谢无坼混成旅.罗部指挥官陈鸿文被击伤。接着杨军前锋达张关铁山,21军主力部队飞调此线与杨军展开激战,22日蓝文彬旅将杨军先锋雷中厚旅击溃,杨汉域师退洛歵,刘湘电调驻重庆唐式遵师张竭诚团乘船登岸夹击抄袭杨军杨汉域师后路,以蓝文斌旅、潘文华旅三部合围将其缴械。杨汉域仅以身免。经过两天激战,杨军溃退。29日于长寿反攻又被刘湘击溃,刘军进长寿。范绍增师下邻水向垫江逼近。

  1929年1月3日刘湘许绍宗旅一鼓作气连下垫江、忠县、酆都、万县。杨军于分水岭布防,郭勋祺旅克万县后向分水岭进军,王陵基师抄袭梁山。又下开江、开县,范绍增师又向分水岭逼近。杨军不支溃逃,刘军连下云阳、夔门、巫山各县。进占罗泽洲地盘长寿、邻水、大竹、垫江。前5师师长何光烈尾追罗泽州部于邻水时,饮弹而亡。此役刘湘大获全胜得下川东20余县收编杨森军三万余众,将范绍增师正式划入21军建制。得郭汝栋归附。

  1929年1月收编赖心辉部杨勤安团。新组建一警卫旅。所部共5万5千余人。2月赖心辉反川入江津再次为刘湘击溃,所部第2师范子英部为刘湘收编为独立第2旅。4月第1师唐式遵所部调住鄂西宜昌,于月底反川。4月蓝文彬应巴县县长冯均逸之请将团阀申文英剿灭。6月曾派许绍宗旅围剿旷继勋起义。1929年下半年王陵基师再次出兵川黔边境酉、秀地区将赖心辉师再次驱逐入贵州。

  1930年6月王陵基师截击撤退到湖北的22军赖心辉所部。

  1930年4月中原大战爆发,刘湘积极响应中央,密派师长唐式遵参加李家钰、罗泽洲、杨森三人于广安天池举行会议,分化刘文辉.6月24日刘湘又派刘佛澄、王海平拉拢杨森.7月战事变幻莫测,刘湘为了自身厉害,派其智囊邓汉湘赴东北探听张学良态度,同时获悉前川军总司令吕超在鄂受桂系支持,召集旧部张秉之、李汉维组织三团人马就任反蒋联军后援总司令,拟从湖北入川与刘文辉前后夹击刘湘。刘湘急派谋士邱甲、张再到南京活动,由独立第2旅旅长郭勋祺率4个团出兵湖北进驻沙市添防。9月刘文辉等通电反蒋刘湘派21军内部主和派谋士杜少棠赴成都劝刘文辉谨慎出兵。刘湘为甚谋远虑之人,当北道事起,他静观风色,当军官系同保定系矛盾尖锐时杨森、李家钰、罗泽洲向他求援,其认为时机已到,刘湘此次行动以打击邓锡侯为主要目标,二刘之间早有默契。21军防区与北道并不相连,中间合川、武胜、大足、壁山、铜梁驻扎28军第3师陈书农。4月初刘湘以第2师王瓒绪、教导师潘文华两部及第2旅蓝文彬部攻击陈师,1日蓝旅下壁山,接收了陈书农的重庆渝北护商处和定远号货轮。2日蓝旅由茨夹沟进窥铜梁。潘文华师出桃子崖、静观场下合川,陈师无力抵抗向潼南败退,该军连下武胜、铜梁。范子英旅占永川,驻该地的28军宪兵司令彭韩未做抵抗就撤退,投奔刘文辉去了。4月中旬李家钰师大举反攻,又被刘文辉击败,刘湘怕刘文辉真个挥师东下,忙命王瓒绪师退守合川、武胜布防。继而双方罢兵,该军正式将罗泽洲部节制麾下。得杨森、李家钰依附。收购了28军陈书农师合川、武胜、壁山、铜梁四县防区。

  时有道人刘从云在川中创立孔孟道,势力很大、影响亦广,刘湘部高级将领郭昌明、政务处长李公度也入道。刘湘也于1925年拜入其门下法号“玉宪”随后21军头面人物纷纷入道,唐式遵法号“玉美”、潘文华法号“玉羽”、王陵基法号“玉豹”、范绍增法号“玉泉”、许绍宗法号“玉英”。连其他各路诸侯为了讨好刘神仙,对付刘湘也纷纷入道,邓锡侯法号“玉齐”手下将校大多入道,29年刘文辉入道,法号“玉献”,1933年杨森入道法号“玉勇”。21军营以上军官入道者达十之八九,其他诸侯田颂尧、孙震、李家钰等也都加入。

  刘湘如此人物怎能轻信刘从云,盖当时之中国反动会道影响力之大,群众、军队士兵多信之。刘湘也是想借刘从云之道会扩大影响扩充部队,用封建迷信来约束部队。另外还可以通过刘神仙拘束川中其他诸侯。和其时北方之冯玉祥全军信基督,湖南唐生智以佛挂帅是一个道理,刘湘也是以神治军。1929年下川东之战,更是被此神仙言中,此战过后刘湘正式拜其为军师。刘湘和刘神仙之间是互相利用关系,刘从云想组织武装力量,刘湘也借助刘神仙的力量扩编部队。于是1931年成立“神军”模范师。

  1929年11月刘从云从其根据地威远、荣昌、内江、富顺四县挑选一百名青年道徒,集中于重庆南岸大佛寺,定名为百子训练班,挂“21军干部训练班的招牌”以李任湘为教育长,分三个分队,分队长王荫槐、周文彬、谢作孚。1930年3月3日成立21军第1师新兵大队。以百子为下级军官。约士兵3000多人买枪购械装备成军。是年夏刘从云又将新兵大队改编为模范队9个营,营长为吴善堂、刘晓岚、蒋尚朴、王玉光、董荣彬、周文彬、刘军佐、蓝斌成。另一个手枪大队,队长刘启武。并于1931年至1932年间于重庆浮图关开办军事教导队和军官传习所,培养下级军官。

  1931年上半年刘湘以模范队9个营为基干,组建模范师。模范队9个营改番号为第1旅、手枪大队缩编为旅部机关枪营。21军警卫旅何克修改隶为该师第2旅,原20军郭汝栋部廖海涛第5师缩编为该师第3旅。刘湘又派蒋尚朴、刘晓岚从上海购进路易式机关枪600挺、德造步枪3000枝、子弹数万发装备该师。

  刘湘为了统一四川鉴于四川特殊的地理形势,河流众多。刘早有心建立一支海军将来可溯江而上,直取成都,统一四川。同时刘湘了解到世界各国纷纷发展空军,中国的东北、北京、广东、及南京地区也出现了空军,刘湘从中受到启发,决定建立空军,以便在日后的川战中取得空中优势。时川人蒋逵由南京回川,蒋逵毕业于上海商船学校和北京航空学校,正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刘湘遂任命其为21军航空副司令,(司令刘湘兼任)并川江公安舰队司令。

  21军飞行大队由4架英机,并2架鲍特斯式法机、4架布莱盖法机(途中坠毁两架)组成。分队长为21军高参张再之侄张斐然和同蒋逵同学关系的高在田。1931年春21军航空司令部改组为四川善后督办航空司令部以张画一为参谋处长,汪烈武为机械处长兼飞机工厂厂长。由副司令蒋逵付实责。1931年秋成立航空学校以刘湘为校长,蒋逵为教育长,高在田、李士一为分队长培养飞行员。

  1930年底蒋逵于上海订造浅水兵舰两艘,并一巡逻小艇。31年底第一艘兵舰成型,刘湘命名为巴渝号,以蒋逵同学周崇道为舰长。1932年初第2艘军舰成型是为长江号,舰长由蒋逵兼任,徐钰为副舰长。另任命谢世恩为由商船改装的嵯峨号舰长、潘炽昌为副舰长。另一艘小艇名为绥靖号,遂以以上四艇成立川江公安舰队,蒋逵为司令,乐述严为军需处长,倪启之为副官长。主力三舰装备七五或三七大炮一尊,及机枪八挺。由于刘湘陆续建立海空军和模范师,时人谓21军有海、空、陆、神四大兵种。

  1931年底驻永川的唐式遵第1旅集中所部三个团及炮兵一营将当地巨匪卿见云剿灭,卿见云只身逃走。

  1930年8月南京方面忙于中原大战,在湖北部队系数被调入河南参加中原大战,鄂西防务空虚同时红军贺龙部发展迅速,前川军总司令吕超又在桂系的支持下在湖北组织反蒋后援军三个团又从湖北西进四川之势。南京方面鉴于鄂西防务空虚,急电重庆刘湘组织精干部队出川入鄂联合湖北部队48师徐源泉师、13师夏斗寅师进剿洪湖红3军贺龙所部。刘湘也想向外发展,为其设立一个前哨堡垒,同时防止吕超部返川,遂派素称精锐的郭勋祺独立第2旅和独立第1、4团、军直属机、炮营, 乘嵯峨号由万县水运至宜昌。同时成立宜昌行营已以袁斌为参谋长,统一指挥鄂西防务。杨勤安团驻防宜都、长阳,佟毅团驻沙市,郭勋祺旅秦晋康团布防于渔洋关、玛瑙坡一带,30年除夕贺龙率红5师对秦晋康发起突袭,郭勋祺得报急忙派傅楠全团增援。31年2月驻当阳的艾一心营被红军围困,郭勋祺亲率袁治团和旅直属部队解围将红军击退。其后郭勋祺率在鄂川军向远安追击红军,佟团前卫蓝其中营发现红军一部前后夹击,使得红军损失很大。

  1931年4月驻防沙市的48师徐源泉奉调河南参加中原大战,21军杨勤安、佟毅两团进驻沙市,以郭勋祺为长江上游剿匪军第1路司令,又从四川调21军第3师张邦本第9旅付独立一团进驻宜昌,以张邦本为第2路司令。5月初佟毅独立第4团之蓝其中营和独立第1团之许国璋营布防郝穴、普济观,并交叉掩护向当面之红3军的段德昌红9师及段辉甲之独立团发起小规模攻击,与红军前哨部队接火,杨勤安得报急忙率部增援。旋重庆方面又调兰文斌旅之杨焕、苏奎武两团入沙市归郭勋祺指挥,其后郭勋祺亲率三团攻占洪湖重镇潜江,红军以有力部队从潜江、荆州小道直扑沙市,将沙市后港之杨焕团罗少清营击溃,郭勋祺立刻率主力回援沙市,宜昌方面派海军嵯峨号游弋长江并向宜昌轮运步兵一营,红军闻讯撤退。

  其后郭勋祺率袁治、陈良基团出巡后港、十回桥一带企图与徐源泉之张振汉师之黄新旅打通联系,不意与贺龙主力遭遇,红军作战凶猛,郭调就近十里铺之郭瀛通团和后港之杨焕团增援,至第2天拂晓,红军突破右翼何成聪营阵地,郭亲率手枪连督战,严令袁治、陈良基夺回阵地,与红军反复争夺。未几佟毅团由河溶增援,终于将红军击退回洪湖,此役是21军入鄂以来与红军之最激烈之战斗,重伤陈良基团营长秦立初、袁治团营长许伯元以下千余人。

  南京方面为了使刘湘部卖力围剿红军特任命刘湘为长江上游剿匪总司令,并拟刘湘派驻汉口,以分散刘湘实力,时川中二刘大战之势愈演愈烈,刘湘遂派第3师师长王陵基代理总司令。并增派范绍增第4师贺森权第11旅及范楠煊独立旅并高在田飞机一队增援湖北,范师由大竹徒步到万县,再由万县乘船到宜昌时被发现走私烟土,刘湘震怒将师长范绍增训斥一痛,范绍增亲自带特务营到宜昌,查明此事系王陵基勾结贺森权所为,范绍增在盛怒之下将旅长贺森权枪毙。以田良桢继任。

  1929年1月收编赖心辉部杨勤安团。新组建一警卫旅。所部共5万5千余人。2月赖心辉反川入江津再次为刘湘击溃,所部第2师范子英部为刘湘收编为独立第2旅。4月第1师唐式遵所部调住鄂西宜昌,于月底反川。4月蓝文彬应巴县县长冯均逸之请将团阀申文英剿灭。6月曾派许绍宗旅围剿旷继勋起义。1929年下半年王陵基师再次出兵川黔边境酉、秀地区将赖心辉师再次驱逐入贵州。

  1930年6月王陵基师截击撤退到湖北的22军赖心辉所部。

  1930年4月中原大战爆发,刘湘积极响应中央,密派师长唐式遵参加李家钰、罗泽洲、杨森三人于广安天池举行会议,分化刘文辉.6月24日刘湘又派刘佛澄、王海平拉拢杨森.7月战事变幻莫测,刘湘为了自身厉害,派其智囊邓汉湘赴东北探听张学良态度,同时获悉前川军总司令吕超在鄂受桂系支持,召集旧部张秉之、李汉维组织三团人马就任反蒋联军后援总司令,拟从湖北入川与刘文辉前后夹击刘湘。刘湘急派谋士邱甲、张再到南京活动,由独立第2旅旅长郭勋祺率4个团出兵湖北进驻沙市添防。9月刘文辉等通电反蒋刘湘派21军内部主和派谋士杜少棠赴成都劝刘文辉谨慎出兵。刘湘为甚谋远虑之人,当北道事起,他静观风色,当军官系同保定系矛盾尖锐时杨森、李家钰、罗泽洲向他求援,其认为时机已到,刘湘此次行动以打击邓锡侯为主要目标,二刘之间早有默契。21军防区与北道并不相连,中间合川、武胜、大足、壁山、铜梁驻扎28军第3师陈书农。4月初刘湘以第2师王瓒绪、教导师潘文华两部及第2旅蓝文彬部攻击陈师,1日蓝旅下壁山,接收了陈书农的重庆渝北护商处和定远号货轮。2日蓝旅由茨夹沟进窥铜梁。潘文华师出桃子崖、静观场下合川,陈师无力抵抗向潼南败退,该军连下武胜、铜梁。范子英旅占永川,驻该地的28军宪兵司令彭韩未做抵抗就撤退,投奔刘文辉去了。4月中旬李家钰师大举反攻,又被刘文辉击败,刘湘怕刘文辉真个挥师东下,忙命王瓒绪师退守合川、武胜布防。继而双方罢兵,该军正式将罗泽洲部节制麾下。得杨森、李家钰依附。收购了28军陈书农师合川、武胜、壁山、铜梁四县防区。

  时有道人刘从云在川中创立孔孟道,势力很大、影响亦广,刘湘部高级将领郭昌明、政务处长李公度也入道。刘湘也于1925年拜入其门下法号“玉宪”随后21军头面人物纷纷入道,唐式遵法号“玉美”、潘文华法号“玉羽”、王陵基法号“玉豹”、范绍增法号“玉泉”、许绍宗法号“玉英”。连其他各路诸侯为了讨好刘神仙,对付刘湘也纷纷入道,邓锡侯法号“玉齐”手下将校大多入道,29年刘文辉入道,法号“玉献”,1933年杨森入道法号“玉勇”。21军营以上军官入道者达十之八九,其他诸侯田颂尧、孙震、李家钰等也都加入。

  刘湘如此人物怎能轻信刘从云,盖当时之中国反动会道影响力之大,群众、军队士兵多信之。刘湘也是想借刘从云之道会扩大影响扩充部队,用封建迷信来约束部队。另外还可以通过刘神仙拘束川中其他诸侯。和其时北方之冯玉祥全军信基督,湖南唐生智以佛挂帅是一个道理,刘湘也是以神治军。1929年下川东之战,更是被此神仙言中,此战过后刘湘正式拜其为军师。刘湘和刘神仙之间是互相利用关系,刘从云想组织武装力量,刘湘也借助刘神仙的力量扩编部队。于是1931年成立“神军”模范师。

  1929年11月刘从云从其根据地威远、荣昌、内江、富顺四县挑选一百名青年道徒,集中于重庆南岸大佛寺,定名为百子训练班,挂“21军干部训练班的招牌”以李任湘为教育长,分三个分队,分队长王荫槐、周文彬、谢作孚。1930年3月3日成立21军第1师新兵大队。以百子为下级军官。约士兵3000多人买枪购械装备成军。是年夏刘从云又将新兵大队改编为模范队9个营,营长为吴善堂、刘晓岚、蒋尚朴、王玉光、董荣彬、周文彬、刘军佐、蓝斌成。另一个手枪大队,队长刘启武。并于1931年至1932年间于重庆浮图关开办军事教导队和军官传习所,培养下级军官。

  1931年上半年刘湘以模范队9个营为基干,组建模范师。模范队9个营改番号为第1旅、手枪大队缩编为旅部机关枪营。21军警卫旅何克修改隶为该师第2旅,原20军郭汝栋部廖海涛第5师缩编为该师第3旅。刘湘又派蒋尚朴、刘晓岚从上海购进路易式机关枪600挺、德造步枪3000枝、子弹数万发装备该师。

  刘湘为了统一四川鉴于四川特殊的地理形势,河流众多。刘早有心建立一支海军将来可溯江而上,直取成都,统一四川。同时刘湘了解到世界各国纷纷发展空军,中国的东北、北京、广东、及南京地区也出现了空军,刘湘从中受到启发,决定建立空军,以便在日后的川战中取得空中优势。时川人蒋逵由南京回川,蒋逵毕业于上海商船学校和北京航空学校,正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刘湘遂任命其为21军航空副司令,(司令刘湘兼任)并川江公安舰队司令。

  21军飞行大队由4架英机,并2架鲍特斯式法机、4架布莱盖法机(途中坠毁两架)组成。分队长为21军高参张再之侄张斐然和同蒋逵同学关系的高在田。1931年春21军航空司令部改组为四川善后督办航空司令部以张画一为参谋处长,汪烈武为机械处长兼飞机工厂厂长。由副司令蒋逵付实责。1931年秋成立航空学校以刘湘为校长,蒋逵为教育长,高在田、李士一为分队长培养飞行员。

  1930年底蒋逵于上海订造浅水兵舰两艘,并一巡逻小艇。31年底第一艘兵舰成型,刘湘命名为巴渝号,以蒋逵同学周崇道为舰长。1932年初第2艘军舰成型是为长江号,舰长由蒋逵兼任,徐钰为副舰长。另任命谢世恩为由商船改装的嵯峨号舰长、潘炽昌为副舰长。另一艘小艇名为绥靖号,遂以以上四艇成立川江公安舰队,蒋逵为司令,乐述严为军需处长,倪启之为副官长。主力三舰装备七五或三七大炮一尊,及机枪八挺。由于刘湘陆续建立海空军和模范师,时人谓21军有海、空、陆、神四大兵种。

  1931年底驻永川的唐式遵第1旅集中所部三个团及炮兵一营将当地巨匪卿见云剿灭,卿见云只身逃走。

  1930年8月南京方面忙于中原大战,在湖北部队系数被调入河南参加中原大战,鄂西防务空虚同时红军贺龙部发展迅速,前川军总司令吕超又在桂系的支持下在湖北组织反蒋后援军三个团又从湖北西进四川之势。南京方面鉴于鄂西防务空虚,急电重庆刘湘组织精干部队出川入鄂联合湖北部队48师徐源泉师、13师夏斗寅师进剿洪湖红3军贺龙所部。刘湘也想向外发展,为其设立一个前哨堡垒,同时防止吕超部返川,遂派素称精锐的郭勋祺独立第2旅和独立第1、4团、军直属机、炮营, 乘嵯峨号由万县水运至宜昌。同时成立宜昌行营已以袁斌为参谋长,统一指挥鄂西防务。杨勤安团驻防宜都、长阳,佟毅团驻沙市,郭勋祺旅秦晋康团布防于渔洋关、玛瑙坡一带,30年除夕贺龙率红5师对秦晋康发起突袭,郭勋祺得报急忙派傅楠全团增援。31年2月驻当阳的艾一心营被红军围困,郭勋祺亲率袁治团和旅直属部队解围将红军击退。其后郭勋祺率在鄂川军向远安追击红军,佟团前卫蓝其中营发现红军一部前后夹击,使得红军损失很大。

  1931年4月驻防沙市的48师徐源泉奉调河南参加中原大战,21军杨勤安、佟毅两团进驻沙市,以郭勋祺为长江上游剿匪军第1路司令,又从四川调21军第3师张邦本第9旅付独立一团进驻宜昌,以张邦本为第2路司令。5月初佟毅独立第4团之蓝其中营和独立第1团之许国璋营布防郝穴、普济观,并交叉掩护向当面之红3军的段德昌红9师及段辉甲之独立团发起小规模攻击,与红军前哨部队接火,杨勤安得报急忙率部增援。旋重庆方面又调兰文斌旅之杨焕、苏奎武两团入沙市归郭勋祺指挥,其后郭勋祺亲率三团攻占洪湖重镇潜江,红军以有力部队从潜江、荆州小道直扑沙市,将沙市后港之杨焕团罗少清营击溃,郭勋祺立刻率主力回援沙市,宜昌方面派海军嵯峨号游弋长江并向宜昌轮运步兵一营,红军闻讯撤退。

  其后郭勋祺率袁治、陈良基团出巡后港、十回桥一带企图与徐源泉之张振汉师之黄新旅打通联系,不意与贺龙主力遭遇,红军作战凶猛,郭调就近十里铺之郭瀛通团和后港之杨焕团增援,至第2天拂晓,红军突破右翼何成聪营阵地,郭亲率手枪连督战,严令袁治、陈良基夺回阵地,与红军反复争夺。未几佟毅团由河溶增援,终于将红军击退回洪湖,此役是21军入鄂以来与红军之最激烈之战斗,重伤陈良基团营长秦立初、袁治团营长许伯元以下千余人。

  南京方面为了使刘湘部卖力围剿红军特任命刘湘为长江上游剿匪总司令,并拟刘湘派驻汉口,以分散刘湘实力,时川中二刘大战之势愈演愈烈,刘湘遂派第3师师长王陵基代理总司令。并增派范绍增第4师贺森权第11旅及范楠煊独立旅并高在田飞机一队增援湖北,范师由大竹徒步到万县,再由万县乘船到宜昌时被发现走私烟土,刘湘震怒将师长范绍增训斥一痛,范绍增亲自带特务营到宜昌,查明此事系王陵基勾结贺森权所为,范绍增在盛怒之下将旅长贺森权枪毙。以田良桢继任。

  1932年6月初王陵基指挥所部向洪湖红军发起围剿,具体部署如下:

  第1路指挥张邦本领本部第9旅向潜江多宝湾下游进攻

  第2路指挥郭勋祺率三个团出浩子口向潜江进攻

  第3路指挥范绍增率第11旅向监利之老新口、新沟嘴之红军根据地进攻。

  第4路指挥佟毅领独立第1、4团经柳家集向陈沱口进攻。

  包衡团位于蚌湖镇为总预备队。

  从作战计划中可以看出张邦本和王陵基为武备同学所以给的任务并不重,相反范绍增由于和21师关系不深,并且由于枪杀旅长贺森权同王陵基发生矛盾所以将进攻红军主力的任务交给了范绍增。

  范绍增率第11旅由岑河口、张泾河、龙湾推进至老新口,以饶正均第5团并廖敬安团之陆荣泰营向洪湖红军主力段德昌红9师据守之新沟嘴阵地发起猛烈攻击,并以廖敬安团另两营迂回徐李场前后夹击红军阵地,饶正均团发起两次进攻,均遭红军顽强抵抗部队损失惨重,其后范绍增亲自指挥集中师重武器向红军阵地轰炸,并以饶正均、叶成龙两团向红军发起猛攻,被红军击溃。红军发起反攻,范师士气低溺,引起全线崩溃,部队被围歼。范绍增手臂负伤,率残部特务营撤退,其过河浮桥又被前行撤退之饶团李果营拆毁。红军大队人马包围而至,范绍增恐被俘,严令团长叶成龙组织部队防守,其猎枪队亲自上阵抵抗,至川军总预备队包衡团增援才率少数部队突围,旅长田良桢被俘后伪装俘虏逃回,所部除担任迂回的廖敬安团两营闻主力溃败,退回原防,其第11旅悉数被歼,阵亡参谋长夏文烈、营长岳德奎以下千余人,被俘千余人,损失重机枪20余挺,范绍增之坐骑千里驹、军用望远镜亦被俘获。事后范绍增将饶正均团营长李果枪毙。11旅由旅长田良桢收集残部从新整编,旅长易为廖开孝。同时飞调第4师直属独立旅一团增援沙市。当第3路被红军围攻之时,张邦本第1路也被红军围攻于李家渡,郭勋祺与佟毅没有遇到抵抗分别进入潜江和陈沱口,其后纷纷退回宜、沙。

  是年秋王陵基又率所部沿长江北岸及襄河沿岸从三面包围洪湖红军,发起第2次围剿,刘湘亦派第4师副市长罗君彤率范楠煊独立旅开赴沙市代替范绍增指挥第4师在鄂部队。又以驻湖北的苏奎武第4团、杨焕第5团编为21军第5旅以刘光瑜为旅长。以罗君彤为右纵队司令指挥廖开孝、范楠煊旅及张邦本旅之包衡团进驻浩子口,郭勋祺为左纵队司令指挥独立第2旅及张邦本旅之两团进驻周家矶一线,以第9旅独立团,军独立第1、4团布于荆、沙之王家场、新城、后港、东市一线。以刘光瑜指挥本旅、吴锦堂支队之冉良臣、万奎武两团,及第4师独立旅之郑清泉团负责宜沙公路交通。

  首先红军对驻浩子口之罗君彤部展开激烈猛攻,罗君彤凭借坚固工事驻守,使红军付出巨大伤亡,部队转向,乃佯攻沙市,王陵基急忙抽调包衡、曹正锟两团回援沙市,红军又进攻浩子口,又被罗君彤击退。不久红军分水陆两路袭击幺口曹正锟团阵地,罗君彤派包衡、廖敬安、饶正均三团增援,经过昼夜激战又得王陵基派张云波、郭瀛通两团前后夹击太和场红军,红军伤亡惨重向刘家台转移,罗君彤又以四团轮流作战将,包衡团李营长负重伤,将红军击溃。9月初红军利用守军缝隙,抽调主力奔驰百余里直捣沙市王陵基指挥部,川军死命防守,并飞调佟毅团由荆州增援,将红军击退。其后中原大战结束,中央军回驻湖北围剿洪湖红军,红军主力撤出洪湖根据地在以荆沙为中心的地区游击,罗君彤与郭勋祺在烟墩集会师,向红军展开追击,在荆门地区俘获红军一个营200余人,其后郭勋祺纵队与红军遭遇,双方经过激烈对战,红军撤走。1932年11月红4方面军经襄河北岸地区入川,罗君彤纵队急赴石门口、马良屏一线布防阻止红军入川,结果红军未走此路。1932年底川中酝酿二刘之战即将爆发,驻湖北的川军19个团均调回四川。

  1932年春夏间,刘湘得到了蒋介石的支持,拟定了攻打刘文辉的“安川”计划。与此同时,刘湘尽力拉拢和收买川军将领,壮大自己的阵营。刘湘还利用刘文辉与田颂尧的矛盾,拉拢田颂尧反对刘文辉。继而又加紧与邓锡侯联络,致使田颂尧、邓锡侯都愿意站到刘湘一边,保定系分裂。当一切都准备好以后,刘湘已下决心向刘文辉开战。而刘文辉也别无选择,唯有积极应战。1932年10月,二刘大战爆发。这是四川历史上规模最大军阀混战,战线绵亘千余里,川北、川西、川南战火纷飞达一年多,四川大小军阀邓锡侯、田颂尧、杨森、刘存厚、李家钰、罗泽洲等均卷入其中。双方投入兵力约三十万人,死亡达六万余人,耗资五千万元。

  1932年10月初,刘湘唆使四川边防军总司令李家钰和新编第二十二师师长罗泽洲,首先从南充下游李渡场向刘文辉部林云根部开火,但遭到第二十四军的反击,揭开了二刘大战的序幕。10月12日,以刘湘部师长唐式遵为首的全川九十四名师旅长通电讨伐刘文辉,并向刘文辉驻防的顺庆、隆昌、泸州等进进攻,二刘大战正式爆发。

  战争开始,田颂尧在刘湘的支持下,乘势力胁迫刘文辉撤出成都,刘文辉决定解决田颂尧,免除后顾之忧,再集中力量对付刘湘,于是,集结兵力于东大街、春熙路和少城一带备战,刘、田双方爆发了省门之战(又称刘田成都巷战)。11月16日,两军打响,战斗在市内进行,自西到东,无街不战,无巷不争。经历了煤山争夺战、东郊之战、北门簸箕街决战几个阶段,田颂尧部被困于城内西北一隅。这时,邓锡侯玩弄“中立”手段,出面调停,刘文辉急于结束战争,也同意邓的调停。11月22日,刘、田双方达成休战协议:三军重新合作;刘军让出北道交通线;田军向新都撤退;城内两军恢复原状,由邓军执行中立任务。11月25日,省门之战结束。这场成都浩劫,刘军死五千余人,田军死四千余人,双方伤者一万余人,因战祸受灾的成都难民则达二万七千余人。

  在省门之战结束后,刘文辉急将大部分兵员东调,刘湘与刘文辉又在沱江流域打了一场大混战。刘湘以唐式遵为东路军总指挥,潘文华为南路军总指挥,王缵绪为北路军总指挥,兵分三路攻打永川、江津、潼南、大足等县。刘文辉则退守隆昌、泸州一线,以资中、内江、富顺、泸州县城为主要据点,企图扼沱江之险以抵挡刘湘之师。10月28日,刘湘出动飞机、军舰轰击泸州。11月18日,刘湘越过沱江,王缵绪攻打内江、唐式遵攻打富顺,潘文华攻打自流井。11月31日,唐式遵、王缵绪联合李家钰、罗泽洲、杨森三部沿沱江进攻泸州。刘文辉之师长夏首勋率第二、第三师主力阻击,刘湘久攻不下,只好放弃围攻泸州重镇,集中主力攻打富顺、内江。两军对峙,战线长达四十余里。在刘湘的强攻之下,刘文辉终将资中、富顺、内江等地丢失。刘湘秘密买通泸州守军,加紧进行炮击轰炸。12月23日,泸州守军军心动摇,被迫接受刘湘收编。12月26日,刘湘进驻泸州并溯江而上,直取宜宾,刘文辉败退荣县、威远,沱江大战结束。

  沱江大战之后,刘文辉以夏首勋为一路,张清平为二路,林云根为三路,陈鸿文为四路,冷寅东为第一预备总指挥,唐英为第二预备总指挥,集中主力于乐山、井研、仁寿、荣县、威远一带,以荣、威为重点,设总指挥部于眉山。刘湘以一路总指挥唐式遵在自流井、荣县、威远一线;二、三路总指挥王缵绪、范绍曾在资中、内江一线;四路总指挥潘文华在富顺、宜宾一线迎战。12月4日,荣威之战在宝马场打响。12月10日,全面战斗展开,刘文辉投入七万兵力,刘湘出动五万人马,双方展开连场血战,伤亡惨重。由于刘文辉部顽强抵抗,刘湘部节节后退,转攻为守。这时,刘湘见战局对自己不利,于是派人向刘文辉议和。刘文辉打算乘胜进击,消灭刘湘,但12月19日,刘文辉旅长陈万仞(字鸣谦)突然在资中倒戈叛变,所部被刘湘改编为师。邓锡侯、田颂尧又背叛成都协议,出师援助刘湘,袭击刘文辉后路。杨森、李家钰也有进攻之动向。刘文辉权衡利害,不得不于12月21日令冷寅东在老君台与刘湘签订停战书:刘文辉前线部队移驻乐山之笋子山及井研一线,其余部队仍屯原地,军部仍回省城;刘湘前线部队移驻荣县之白石沟、老林口、文昌宫一线。两军形成隔岷江而峙的胶着状态。

  荣威之战后,刘文辉内部军心涣散,将领不和。1933年春,刘文辉在成都召开军事会议。刘文辉及不少将领都认为,在省门大战和荣威之战中,邓锡侯都在暗中作祟,应该加以讨伐,但这意见遭到保定系军官的反对,认为保定系互相残杀,实属不明智之举。刘文辉一意孤行,于4月间以川西平原为中心,重新布置兵力,与邓锡侯展开了毗河之战。5月6日,刘文辉开始发动进攻。邓锡侯沿毗河布防,并主动放弃温江。邓锡侯部师长黄隐为阻止刘军进攻,将都江堰调剂流量的杩槎砍去,毗河水顿时猛涨,两岸泛滥成灾。刘军数次强渡未成,两军对峙一个多月。鏖战之际,邓锡侯决定依附刘湘,其部由刘湘指挥。6月25日,刘湘、田颂尧、刘存厚、杨森、李家钰、罗泽洲六人联名通电,准备武力制止刘、邓纷争。刘、邓两军内保定系同学已无心再战,于新都三河场开会,签订和约,保定系内部停战议和,并打算脱离刘文辉。7月2日,刘湘指挥联军向刘文辉进攻。7月3日,刘文辉放弃井研,自知无法取胜,遂由冷寅东出面于同日致电刘湘,称“二十四军退出成都,拥戴其促进川事的统一”。7月8日,刘文辉率部撤出成都,通电辞去四川省政府主席职。7月14日,邓锡侯返回成都。7月21日,刘湘率部进入成都。

  刘湘进入成都以后,蒋介石委任刘湘为四川“剿匪”总司令,进击入川红军。刘湘为彻底消灭刘文辉,乘势力提出“先安川后剿赤”的口号,联合全川大小军阀在成都成立了安川军,分东、南、北三路,共一百一十个团,开赴岷江东岸与刘文辉对峙,岷江大战(又称安川大战)爆发。8月1日,刘文辉退集岷江右岸,发起反攻,但徒劳无功。双方隔江炮战,均无进展。刘文辉派参谋长刘吉甫到成都请刘湘息兵,要求政治解决争端,但谈判未成功。8月13日,刘湘下令总攻。邓锡侯派人收买了刘文辉河防部队营长叶青莲投诚,岷江防线开了一个缺口,邓军主即抢渡过江,刘军守江部队惊惶溃败。此时,旅长彭韩又倒戈,刘军全线军心动摇,土崩瓦解。8月16日,刘文辉退至雅安。师长陈鸿文、旅长石肇武在邛崃被俘,石肇武被枪决。8月17日,刘文辉又撤离雅安,其所部夏首勋、林云根、张清平、冷寅东等被刘湘改编。刘湘见大局已定,也顾念叔侄之情分,不忍置刘文辉于绝路,便令各军停止追击。9月,两军媾和,刘湘同意将雅安、荥经、天全、芦山、宝兴、名山、洪雅等县划给刘文辉,刘文辉总算能偏安西康一隅,有个立足之地。而刘湘,则占有川东、川南、川西地区八十余县,军队扩展至十余万人,登上了四川霸主宝座,为全川归于统一奠定了根基。至此,二刘大战宣告结束,而长达十七年的四川军阀混战亦告结束。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