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抗战研究 > 国民革命军军史 > 综合资料 > 内容正文

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二十一军军史(六)
来源:泸州论坛   2018-11-20 10:46:09

  第六章、川北围攻

  一、王陵基就四川“剿匪”第五路总指挥后亟图收复绥、宣

  刘湘于一九三三年十月四日在成都宣布就任四川“剿匪”总司令后,随即发表邓锡侯、田颂尧、李家钰、杨森、王陵基、刘存厚为四川“剿匪”军第一至第六路总指挥。红军解放绥、宣,第六路刘存厚部被击溃。王陵基始则按兵不动,至此才率兵十三个旅(包括路司令)共三十余团,外加第六路的两师一旅,以及机、炮、飞机(五架),总兵力约九万人,向红四方面军进行反扑。

  王陵基于一九三三年十一月一日就任第五路总指挥(范绍增任副总指挥),除率领所属正规军外,还在梁山、开江、开县、万县、绥定、宣汉、城口、邻水、大竹、渠县等县组织地主武装,并拟定第一步计划——收复绥、宣。

  (一)组成两个兵团发动第一次进攻

  (一九三三年十月——十二月)

  王陵基以二十一军第三师为基干,附第六路刘邦俊(刘存厚在绥、宣溃败后已被撤职)残部整补编成的二十三军廖震、汪铸龙两师和范华聪独立旅计五个旅,及战地所辖之各县团队为右方兵团;以二十一军第四师为基干,附第一独立旅与收编之游击司令徐载明部及战地所辖之各县团队为左方兵团。

  右方兵团将开江附近红军击退后,即向宣汉城进攻;占领县城后,进出于普光寺、楼门口、罗文坝一带,企图将红军压迫于后河地带而歼灭之。

  左方兵团将绥定南岸亭子垭、杨柳垭附近之红军击退后,即向绥定城进攻;占领县城后,进出于土地堡、邱家堡之线,企图将红军压迫于巴河江陵溪地带而歼灭之。

  两个兵团之作战地境线为亭子铺、罗江口、卜家场、马渡关之线,线上属于右方兵团。

  全线开始进攻日期为十一月一日拂晓。

  左方兵团编为右、中央、左三个纵队:以二十三军廖震、汪铸龙所属五个旅并指挥开江、开县、城口团队为右纵队;以二十一军第三师(师长王陵基)之七、八两旅(旅长许绍宗、李树藩)附机炮各一营为中央纵队,由许绍宗指挥;以二十一军第三师之九旅(旅长张邦本)暨独立团附机枪二连、炮兵一连为右纵队,由张邦本指挥;以各路警备司令所部为总预备队,集结于开江、普安场地区,准备随时加入战斗。

  右方兵团编为右、左两个纵队:以二十一军第四师(师长范绍增)之十一旅(旅长廖开孝)、独立第一旅(旅长范楠煊)为右纵队,附机、炮各一连,由师部直接指挥;以第四师之第十旅(旅长周绍轩)暨游击司令徐载明附机、炮各一连为左纵队,由周绍轩指挥;以第四师十二旅(旅长孟浩然)暨师直属部队及配属之机、炮兵营为总预备队,集结于石板店附近地区,准备随时加入战斗。

  (二)、第一次进攻战斗概况(一九三三年十一月)

  右方兵团:

  右纵队:廖震、汪铸龙部由南雅场向三汇口红军阵地进犯,在中和场、大兴寨、大罗山之线经过两天激战,廖震部伤亡近千人,形成对峙状态。一周后,红军自动放弃杨柳关、廖、汪两部即进至该地。

  中央纵队:七旅许绍宗部由永安场、灯草坝之线向仁相场进犯,经过激战,红军撤走,许旅进占国太寨、虚岩寺、虾扒口之线。许、李两旅正面较广,王陵基又调警备三路马云平部四个营增加于双河口、高板桥之线。旋红军集中大部兵力向永兴场附近之沙罐坪、吴家垭口等地猛攻,马部被击毙副营长一人,伤营长一人,官兵伤亡二百余人。人暮红军撤去。红军另由回龙场方面向警备第二路崔二旦部进击,毙营长二人,使之伤亡三百余人,被迫退守后方数里之狮子寨。入暮红军后撤,该部才进据宝盒寨、高板桥、红灯坡之线。次日拂晓,李旅李子猷团由右翼迂回金山寺红军之右侧背,各部又向当面红军阵地进犯,嗣即进占回龙场,前线推进至天师观、泉水铺之线。

  左纵队:九旅张邦本部由檀木场、大石桥之线向盘石铺、亭子铺进犯,在柏树场、太平寨之线经过较为激烈的战斗,将该两地占领。该旅赓即在太平寨、大石桥之线构筑工事与红军对峙。

  左方兵团:

  右纵队:第十一旅廖开孝部由木瓜铺本道向红军进犯,以三十三团叶成龙部为主攻部队,叶团逼近杨柳垭与红军发生激战,红军旋向左翼之横梁子撤退,叶团占领杨柳垭,即向绥定河边急进,推进到河边。杨柳垭左撤之红军与横梁子之主力汇合后,向宝盒寨之饶团猛烈攻击,激战至午后二时,饶、叶两团伤亡过大,遂令饶团向卧牛石本道撤退,叶团向木瓜铺原来阵地撤退,并以预备队的廖团在卧牛石北端占领阵地收容。红军当即收复杨柳垭、横梁子、宝盒寨之原阵地带(是役饶团被击毙连长二人,官兵伤亡六百余人,营长张孟斋被俘,事后乘隙逃回)。经过休整,又以范旅由木瓜铺本道进犯杨柳垭、上三清庙,同时以一部向右翼雷音铺方面佯攻,牵制红军增援;以廖旅由木瓜铺经卧牛石南进,向下三清庙、宝盒寨、横梁子进犯,另以一部向左翼高地天宝寨佯攻,隔断红军与横梁子的联络线。各军乘浓雾先接近红军阵地,然后猝然猛攻,自晨至午,受到红军还击,使之伤亡枕藉,而杨柳垭、宝盒寨的红军阵地屹然未动。绕向雷音铺方面的范旅部队,也被红军截击,不能进展。其后范绍增即令范旅就原地暂取守势,另令廖旅增兵向宝盒寨猛攻,范旅并以机、炮侧击支援,激战至日暮,宝盒寨红军向横梁子撤退,廖旅即在横梁子与红军相持成对峙状态。

  左纵队:十旅周绍轩部由木子场、双唐场向大滩河、申家滩、木头石前进,沿途只与红军少数游击队接触,得以迅速推进到绥定河南岸,由二十九团谌克纯部担任木头石河防。十一月三日上午,红军约两个团抢渡,该团凭河据守,激战三小时后,红军停止攻击。

  范绍增以全线无任何进展,乃决定渡过渠河,进攻三汇,夺取由巴河进窥绥定侧背的滩头阵地。十一月十七日晨攻击开始,先利用团队偷渡,将渠河东岸之三角寨占领,拂晓以三十团刘克用部全力抢渡,午前占领三汇。红军于十一月二十日分四路反攻:一由土溪逼近肖家寨;一由水口逼近园寨子;一由涌兴场逼近宿汇寨;一由三角寨逼近白坝楼。各约千余人,攻势甚猛。激战至夜,水口、土溪两路的红军撤退。次日,涌兴场、白坝楼方面的红军亦撤走,周旅二十八团高鹏部进占涌兴场,即就地筑工事防守。

  回复 支持 反对 举报

  泸翁

  累计签到:9 天

  连续签到:1 天

  * 20楼 *

  楼主| 发表于 2008-7-28 15:35:00 | 只看该作者

  (三)、各军经过整补再作第二次进攻

  (一九三三年十二月—— —九三四年一月)

  第五路军自十一月一日开始向红军进犯以来,由于受到红军的反击,伤亡较大,至十一月二十日后,全线遂成对峙状态。此后王陵基积极从事整补。同时侦悉当面红军为四、九、十、二十三、二十九共五个军,总兵力约四万人,再加上王维舟率领的川东游击军,当在五万人左右,作战过程中可能消耗兵力一万人左右。又据空军侦察,红军部队连日调动频繁,大批辎重纷向通江后方移动。又探知在川、湘、鄂边境的红二、六军团,已转移湘南,似无与红四方面军会师迹象。王陵基据此判断,目前红四方面军不可能向下川东进取,可能是陈兵绥定河南岸;巩固绥定、宣汉新解放区,尔后再谋发展。

  刘湘为了减轻对自己防区的威胁,企图先将红军压入大巴山脉,严密封锁,使红军补给困难,然后再进图消灭之。但鉴于第五、六两路军自十一月一日开始向红军进犯以来,损失甚大,元气已伤,虽经补充,力量终不如前,因此又调派独立第一团杨勤安、独立第四团佟毅两个特别加强团到前方增援,并令第一师唐式遵所属各旅及第二师师长王缵绪之四、五旅及独立第二旅等部,由川中腹地移驻川东之大竹、梁山、开江、万县等地,控制为第二线部队,以备随时加入第五、六路作战。    刘湘部署既定,随即下令第五、六路军再度向绥、宣两县红军进攻,目的在进占两县县城并夺取外围要点;一面令第四路军杨森部同时会攻渠县,期收协同之效。

  这次作战兵力部署,与第一次进攻时基本相同,仅右方兵团小有调整,即中央纵队许、李两旅之间永兴场方面,增加了警备第三路司令马云平部及其副司令郝耀廷部;李旅正前方回龙场增加了警备第二路司令崔二旦部;总预备队增加了杨、佟两个特别加强团。

  (四)、第二次进攻战斗概况

  王陵基遵奉刘湘之命下令于十二月一日开始第二次进攻。其作战过程,可按十五日前后划分为两期。前期战斗大略如下:

  右方兵团:

  右纵队:二十三军之廖震、汪铸龙部,十二月一日由杨柳关出发,向南坝场攻击前进,在南坝场附近之圣灯寺与红军数度激战后,即进占南堤、南坝场,跟即渡宣汉河向桃花坪、帽盒山进犯。二十三军之另一部进攻石鼓寨,死伤枕藉。薄暮红军撤去,该部始进占帽盒山;继又遭到红军有力反攻,即逐次撤过宣汉河南岸之南坝场、独树梁之线,沿河防守,红军未再追击。十二月三日,该军复重新组织进犯,因守备上八庙、桃花坪之红军后撤,川军即进据南坝场至峰城场之线;红军继向虾扒口、老君场方面撤退。次日,红军分三路(一由东升场,一由虾扒口,一由双河口)向峰城场猛烈进攻,尤以清平寨方面的争夺战最为激烈,自晨至暮肉搏十余次,该军凭山险工坚,利用机、炮火力压制,幸免溃退。红军撤走后,周绍武旅即进展至虾扒口、黄金口之线。

  中央纵队:三师许绍宗旅,同日由永兴场向芭蕉场、纱帽尖方面进犯,自晨至午,经过激战,赵团午后占领岩门子、凉风垭之线,红军向纱帽尖方面撤去。官焱森团攻至纱帽尖主峰前方三、四百公尺处,面临断岩,不能再进,即就地与红军对峙。十二月四日,该军再次进犯纱帽尖,集中迫击炮二十余门,并派有飞机助战,经过激烈战斗,午后占领该山之一部,红军仍坚守北端高地掩护向碗厂沟撤退。人暮前,该军继续推进至北端高地,至此始完全占领纱帽尖。警备三路副司令郝耀廷部则由俞家坪推进至高笋塘。八旅李树藩部附清乡三路之朱载明团则由回龙场、长田坝进犯七里峡和三登坡,自晨起激战至午后五时,占领天生桥北端之西山坡及三登坡之线。此处为红军第四军、第九军之第四师、第二十五师、三十三军之第十六师等主力所在,兵力约七、八千人,李树藩旅二十三团、二十四团进占西山坡后,红军又增加四千余人,以多路密集部队猛烈反攻,全线极为紧张,李旅倾尽预备队增援,往返拉锯肉搏多次,并有飞机四架四次往返轰炸扫射,激战竞日。王陵基亦亲到三登坡督战。李旅两团伤亡在一千人左右。人暮后,红军向张家观、桐树坪方面退去,李旅占领西山坡亘三登坡、香炉山之线,警备二、三两路亦随之推进。

  左纵队九旅张邦本部之包衡、刘国佐两团,亦同日开始由大石桥向亭子铺进犯,午后三时占领甘草铺,旋推进至土地垭、雷音铺之线,红军退至罗江口方面。

  左方兵团:

  右纵队:十二月一日范楠煊旅以郑清泉团从正面杨柳垭进犯,以曹正鲲团并附周执经团之一营从右翼雷音铺方面绕袭红军后方,经过两天激战,仍被阻于杨柳垭不得前进。右翼迂回部队亦被阻于周鸡公梁。廖旅以饶正钧、叶成龙两团占领曹家寨、三清庙后,即向宝盒寨攻击。二日晚,红军自绥定、罗江口两地调来生力军一千余人,连同原有部队共约四、五千人,分向杨柳垭当面的郑团阵地及曹家寨方面饶团阵地同时反攻,经过彻夜战斗,范、廖两旅共伤亡二百余人,至三日拂晓,仍在原阵地相持。三日范绍增以总预备队孟浩然旅投入战斗。其后范旅郑团夺占了杨柳垭。廖旅之饶、叶两团嗣亦冲至火烽山、天宝寨之间,但遭到红军交叉火网射击,死伤颇大,全线势将动摇,范绍增见势不佳,曾以大竹云雾山的松杉教头子吴和尚率领神兵(徒子徒孙)五、六十人,左手挽诀,右手持刀棍,头顶黄钱纸,狂呼乱叫直向火烽山、天宝寨冲扑,廖旅挑选的敢死队随“神兵”之后跟进。将冲到棱线时,吴和尚即被打死,其徒子徒孙及敢死队伤亡殆尽。红军乘势反击,猛烈围攻宝盒寨,范廖各军势已不支,适范绍增飞调之孟旅曾、徐两团赶到,同时飞机亦临空助战,始得稳住阵脚。红军随即退走。次日,廖旅方面增加了孟旅之徐团为进攻部队,拂晓发起攻

  击,红军阵地上寂然无声,始知红军已连夜撤退过河扼守达县城、凤凰山亘城南之铁山一线。范、廖各军赓即推进至绥定河南岸右起小河嘴亘滥井坝至大滩河之线,与红军隔河对峙(至十二月十五日渡河进攻为止)。此役廖、范两旅共约伤亡一千五、六百人。

  左纵队:周绍轩旅同日以高团推进至涌兴场、孙家场、石底坎之线,与红军小有接触后,进占了以上三场镇。

  左方兵团在作战过程中侦悉当面红军为八十八师全部、九十师之两团、三十一军之一部、义勇军一团、游击队一千余人。

  1.红军放弃绥、宣县城

  川军各部自十二月一日起至五日止虽先后到达绥定河沿岸,但伤亡重大,弹药消耗亦多,王陵基乃利用隔河对峙期间,快速进行战地整补。此时侦知红军以宣汉、绥定两城郊为中心,围绕普光寺、土主场、卜家场、双龙场、凤凰山、金窝场一带星夜赶筑工事,大多数工事筑有掩盖,极为坚强,兵力重层配备,有待敌军渡河背水而消灭之的企图。又得确息,红军总指挥部设于卜家场、徐向前总指挥即亲在此处指挥。

  刘湘此时估计红军伤亡亦大,且根据地尚未稳固,应速渡河进犯,收复绥、宣。王陵基奉命,决定于十二月十五日开始全线渡河进攻。这是第二次进攻的后期作战,兵力部署如前,攻击重点仍在右方兵团。战斗概况如下:

  右方兵团:

  右纵队:因红军集结主力与绥定、宣汉方面之敌军作战,第六路之廖震、汪铸龙部仅与当面红军少数游击队小有接触。更因王陵基想整编其部队,该部粮饷亦常无着落,内部矛盾加剧,故仍在虾扒口、黄金口原线与红军游击队保持原来对峙状态。

  中央纵队:掩护渡河部队之独立第一团于十二月十五日拂晓即对宣汉河北岸之插旗山、曾家山、新朗坡、张家寨、石骨寨一带红军阵地进行猛烈射击,同时开始抢渡;正午前后,飞机临空助战,炮兵亦不断轰击红军工事。独立一团一部首先过河,沿河激战二小时后,即行占领曾家山,掩护七、八两旅强行渡过宣汉河北岸,向插旗山红军阵地猛犯。插旗山制高点约高一千公尺,雄踞江边,由东林河渡过的七旅全部向山上仰攻;红军凭地形险要与既设的坚固工事,以逸待劳,英勇反击,次晨更以一部扼守阵地,以主力向疲惫之来敌反攻。许旅、杨团背水为战,亦知只有前进才能幸免覆灭,故在该地与红军反复肉搏,虽死亡垒垒亦未敢稍退。从拂晓至薄暮,许旅伤亡一千四、五百人,杨团伤亡二、三百人,机枪营长胡泽江负重伤。最后只好坚守在斜面上与红军对抗。

  由羊烈子渡河之李树藩旅刘团占领新朗坡,即依傍于曾家山杨团占领阵地之后,以待游团渡河。该旅于十七日晨续向大山坡、插旗山进犯,自晨至暮,战于大山坡、插旗山、周家桥、景家垭口一带,七、八旅及独立一团所有兵力都先后全部投入了战斗。红军亦迭次增援向来敌进击。双方兵力约达二万余人,反复冲锋,血战空前。战况紧急时,飞机多次飞临助战。红军继见敌军已全部渡河站稳阵地,十七日晚遂自行后撤。李树藩旅付出伤亡一千多人的代价,始得推进至鹅颈坝、插旗山、西二面坡高地。许绍宗旅占领新场、尖山子之线。官团于十七日晚占领宣汉城。

  左纵队:九旅十五日由羊烈子下游先李旅渡河,在沿河与红军激战竞日。十六日进攻石骨寨,自晨至暮,往复冲击,红军坚守不动,待来敌进至寨墙下或冲到盖沟上,乃以有力部队冲杀出来,就这样打退了川军多次进攻。旋张邦本旅集中迫击炮一、二十门,机关枪多挺,对红军进行疯狂射击,人暮,张旅遭受到一千余人的伤亡后,始将石骨寨占领,并同时进占张家寨、红岩寺之线。次日,继向明月场、王家场、双庙场等地攻击前进。

  左方兵团:

  范绍增估计红军在达县既无坚固阵地,城后凤凰山一带高地应是主阵地带,用以瞰制进攻部队,为了避免渡河部队损失以及完成夺占绥定城目的,决定采用在绥定正面佯攻,以主力由下游三十里之老君庙、夹溪桥方面抢渡过河,再由铁山、双龙场方面向右迂回进攻绥定城郊及凤凰山之红军。另从三汇方面进攻佛楼寺、石桥河之线,藉以牵制红军向绥定城增援。左方兵团仍分右、.左两纵队进行作战。

  右纵队:十二月十五日开始渡河攻击,利用浓雾凌晨偷渡,拂晓被红军发觉时,该部即以炽盛机、炮火力制压。当时该部兵力占绝对优势,至天明,廖旅饶团已渡过两营,红军利用近河之罗顶寨据点英勇抵抗,饶团往复冲犯,飞机亦飞临助战,午后三时,该部占领罗顶寨。叶团续渡过河,占领了夹溪桥街市及其附近地区。廖旅率其预备队廖团向复兴场、双龙场纵深楔入。范旅在正面亦已先后渡河占领文家梁与廖旅会攻县城。廖旅由双龙场方面迂回凤凰山,从侧面之崇实寨经过一日的激烈战斗攻上叶家坪。至此,甚为险峻的凤凰山,双方各据一半,红军已无固守县城必要,十六日晚撤离县城。向东北方面退去。廖、范两旅即于十七日晨占领达县县城及凤凰山亘东岳庙地区。红军退守金华寺、北山场、江陵溪之线。次日孟旅经凤凰山、双龙场进据李家坝、碑牌河地带与红军对峙。

  左纵队:周旅已进占石桥河,并在佛楼寺与第四路之杨汉忠旅会合。

  此役范绍增师及游击司令徐载明部,共计伤亡一千余人。

  2.绥、宣两县外围的争夺

  十二月十七日第五路军先后进占绥、宣两县城郊后,王陵基为了巩固该两县县城并企图达到将红军压迫至大巴山脉加以围困的目的,十二月下旬又对当面红军要点继续进犯。这次战斗经过概略如下:

  右方兵团:

  右纵队:第六路廖震、汪铸龙部在虾扒口、黄金口之线,以主力一部掩护右侧背之安全,向红军左翼攻击,至一月中旬,逐次转进至罗文坝、毛坝之线。

  中央纵队:七旅许绍宗并指挥王泰、马云平两部经尖子山推进至板庙垭附近;复经双河场、池溪场、胡家场之线,于一九三四年一月十日至十八日进至夏家场、梨儿坪、老鹰寨、花池山等地,与红军激战五日,伤亡约千人。一月二十三日该军占领鸣鼓场、双凤场之线,因前途地形险阻,无法再进,即就地与红军成对峙状态。警备第三路副司令郝耀庭,率原清乡第二路司令部及手枪一排和张禄堂团暨郝自兼团长的张开齐、文少林两个营,进至胡家场前方约三十华里的马鞍山附近占领阵地,掩护总部的安全。八旅由王家场出发,将双庙场、三溪口之红军击退后,经隘口向马渡关前进,一月十八日将罗鼓寨、大罗坪等要地占领;一月二十四日,继续以主力两个团向马渡关进犯。

  王陵基急欲抢夺马渡关,因为这里地当冲要,且为山区交通枢纽,可以作为困扼红军发展的主要据点。红军亦以马渡关形势险要,为绥、宣、城、万的交通要道,早已布置精锐部队严加守备。因即展开了一场激战。八旅先集中机、炮兵各一营向红军阵地猛烈射击,然后以步兵多组攻至棱线,在马渡关沿山边工事前与红军展开肉搏。红军凭有利地形,以疾风骤雨之势向来敌反击;川军后有督战队威逼,虽积尸枕藉亦未敢稍退。双方在棱线上悬岩边连续二日不断强攻、反击,红军终将川军完全赶杀下来。八旅伤亡约一千人,红军阵地仍屹然未动。王陵基闻讯狂叫:“我不信共军是三头六臂,马渡关就打不下来!”  第四天,王陵基亲率两个手枪大队及独立团杨勤安部到隘口前方督战,并把八旅代理旅长刘若弼叫来对他说:“你如把马渡关拿下来,当旅长我负责不成问题,不然就以军法从事。”其时八旅已占领烟灯山、烟堆山、‘落雨山,马渡关东、北、南三面高地皆落入该军手中,对红军形成三面火力包围。八旅再次组织进攻,先以飞机轰炸,继又临空助战,红军工事附近副防御物木城、丛草皆着火燃烧,烟雾腾腾,顿成一片火海。刘若弼既想升官、又惧军法从事,乃编成多组加强连,亲自率同进攻。王陵基并在阵前许下重赏:先攻占马渡关的奖洋三千元。各军在威胁利诱之下,有如一群猛兽,舍死亡命地只顾向前冲爬,不少敢死队员接到银元刚入衣袋,瞬即被红军击毙。此役红军伤亡虽亦较大,但已达到阻滞反动军队前进的目的,至二十八日人暮后,遂放弃马渡关退守大垭口、鹰背场之线。八旅先后伤亡共约二千人,甫经整补的部队又已残破不堪了。

  左纵队:九旅张邦本部由双庙场、王家场前进,仅与红军掩护部队小有接触,即进至得胜场、鲁班河。百丈岩之线,以固马渡关八旅之左侧背。

  在城口、万源方面,城万警备司令陈国枢部游动于万源地区,已进驻万源县属的固军坝,先头已抵旧院坝前面。陈并统辖王三春部为第一纵队,徐劫光(率金仲禹、冷伯云、熊小篁各部)为第三纵队,向万源县城推进,距城仅三十里。一部于一月中旬已进抵石塘坝,龚家坝、前方之栅栏子一带高地,向清花溪、白沙河接近,逼进万源。

  左方兵团:

  范绍增部十二月十七日占领达县城及其近郊各点后,即就地进行整补。十二月下旬奉令再次进攻,范即对所部进行部署:以十二旅(旅长孟浩然)由李家坝向碑牌河前进占领嵌口岩、王家岭地区;以廖旅由凤凰山经石观音推进至周家坪、何家岩;以范旅由复兴场、大兴场经双河口推进至来龙场、新庙子。同时令周旅立将三汇至佛楼寺之线交与第四路杨森部防守,赓即由石桥河渡过巴河,进据普子岭、大梁山。

  攻击开始,孟旅之曾团由李家坝向庙子岗、大龙山红军阵地攻击,激战一日,进至石庙坝;次日在鹤项颈、大寨梁与红军战斗五小时,红军撤至嵌口岩。翌日拂晓该军进占嵌口岩,红军向王家岭方面撤去。廖旅饶、叶两团向北山场仰攻,自晓至午始达山坝,随即逐步向红军主阵地逼近;红军以逸待劳,待敌军行将接近时,一面从两翼包抄,一面在正面以主力冲击,该军立被击溃,伤亡约五、六百人,仍退回原阵地。于是该军又变更攻击计划,先以周旅从左乘夜攻占北山场左翼之王家场,吸引红军反攻,胶着战斗,分散红军在北山场的兵力,然后范旅居中、廖旅自右齐头向北山场红军主阵地进犯。及至周旅攻占王家场后,北山场红军果增援反攻,该军竭力死守拉住红军;廖、范两旅按预定计划行动,再度攻至三冠石、韩婆岭、林家寨、点兵山前方时,又遭到红军有力反击,激战竟日,人暮红军退回原阵地,该军即就红军阵地前方一、二百公尺处赶筑临时阵地。次日,范绍增令廖、范两旅各以一团兵力固守既设阵地,其余四团各组两个进攻部队,各选进路,一齐进攻。攻势上午七时开始,红军坚强抵抗,并不时反冲锋,该军虽已迫近红军阵前,但为红军火力及所敷设的副防御物所阻,欲进不能。范绍增见状,就进而使用“神兵”;“神兵”在前,敢死队在后,其余部队紧紧跟随向前冲扑,只准前进,不准后退。范与副师长罗君彤分头指挥,对北山场形成钳形攻势,廖旅首先从右翼楔人纵深阵地,遂将北山场,高冠子、龙台寺一带占领,伤亡达一千余人。红军退守土地垭、石龙场一带。周旅亦由江陵溪沿巴河进出于三溪口、青龙场之间。

  次日,孟旅向王家岭、金华寺进犯,到达王家岭时,孟浩然认为北山场红军的主力已被击退,由王家岭、金华寺进袭土地堡切断红军后方,当属轻而易举。如果左与廖旅联络,协同对土地堡、邱家堡的红军形成包围并进而将红军击破后,可以直抵通江邀功请赏。因即令所部徐团由右翼吴圣寨方面向金华寺东面攻击,夺取马鞍山制高点;潘团由左翼梭草岭、林家祠、兰家坪向金华寺西南面进攻;曾团为总预备队位置于王家岭街市附近。拂晓攻击开始,激战至午,虽分别进至金华寺山腹,但前面悬岩陡立,红军防御极为坚强,且居高临下,瞰制有利,孟旅攻击至此,既已伤亡重大,更是精疲力竭,正进退两难之际.孟浩然亲来督战,催逼继续仰攻。不意红军突分多路冲杀而下,锐不可当,孟军仓皇失措,顿形混乱。原先退人林家祠、兰家坪左翼深谷内隐蔽的红军,亦于此时冲出,漫天遍地,红旗招展:红军大呼“缴枪不杀”之声,震撼山谷。两团败军东奔西窜,只顾逃命,孟浩然亦慌忙逃跑,红军赶杀数里,一直追到王家岭街市。人暮范旅郑团飞跑来援,占领嵌口岩北端两鼓山阵地,收容孟旅残部,始与红军暂成对峙状态。孟旅在此役中,伤亡失踪逃散共达二千六百余人。

  廖旅在占领北山场、高冠子、印盒寨、龙台寺一带后,便在新线构筑阵地。红军在金华寺将孟旅击溃后,即乘战胜余威,转向高冠子、印盒寨廖旅阵地进攻。午夜三点钟,当面红军对廖旅饶团发动猛烈攻击,一部从正面楔人,一部从右后方迂回包围,与川军展开肉搏。此时范绍增在北山场,见势不佳,乃一面令廖旅严守主阵地带不得后退,一面急派总预备队包括师部直属特科手枪一营、冲锋枪一连及范旅之周执经团快跑增援。黎明时,红军一部已于饶团阵地茂林猛攻其背。廖旅预备队廖团亦已全力投入战斗。从午前三时开始轮番争夺,形成拉锯,战至次日午后一时,红军以打击川军之目的已达,乃节节掩护,逐渐退去。廖旅伤亡共达一千余人。

  截至一九三四年一月底,五路军右方兵团夺占山区要冲的马渡关;左方兵团亦推进至达县以北的山区边缘地带;由于伤亡重大,亟待整补,全线基本上扼险构筑工事,形成短暂的相持状态,但个别地点仍有继续的小战。

  二、王陵基垮台,唐式遵继任五路军总指挥后继续向红军发动三次进攻(一九三四年二月—— 五月)

  一九三四年二月上旬,接近农历春节,许绍宗侦知红军高级将领徐向前总指挥等在泥龙堡召开军事会议,并发现当面红军调动频繁。许当令第七旅严加防备,并派专人通知驻在胡家场的郝耀庭副司令,叫郝注意。二月十二日(农历腊月二十八日),红军突然夜袭,将其远离司令部三十里外的罗大湾前线部队击溃,随即直捣郝的司令部,并将郝本人击毙。是役,击毙副司令一人,团长一人,营长二人以及参、副两长和全体参、副人员,共伤亡官兵约九百人。

  红军随即推进占领毛坝、胡家场,对鸣鼓场方面的许绍宗旅形成三面包围。王陵基闻耗,立令总预备队杨勤安独立团驰援,沿途与红军发生战斗,历时三日,始得进至红岩、佛耳岩之线占领阵地,以固许旅右翼。此时六路廖震、汪铸龙部已将主力转移退守灯笼坪附近;五路一师饶国华旅、二师刘光瑜旅亦奉命推进至付家山、江华山占领阵地,构筑工事,一面策应许旅,一面掩护五路总指挥部。红军旋即转攻为守,并于二月十四日以大部兵力围困防守鸣鼓场、老木口的许绍宗旅,企图进而消灭之。许旅被红军围困的时间达二十七天之久。

  王陵基于春节前夕飞回万县,春节次日奉刘湘电召飞成都开会。刘湘对王早已不满,再加此次郝耀庭的败亡,历年积压矛盾一时进发:王陵基一到成都即被软禁,并撤销其本兼各职,另任命二十一军第一师师长唐式遵继王为第五路军总指挥,许绍宗继王为第三师师长,赵鹤继许为第七旅旅长。

  唐式遵于一九三四年三月五日赴双河场就职。鉴于许旅仍在鸣鼓场一带陷于红军三面包围中,解围是当务之急,乃调新由后方增援前来的第二师四旅王泽浚率部前往解围。三月十日前后,王旅由池溪场进至毛坪前方大门寨山脚与红军激战一日。次日再以两团兵力分路进犯,并有飞机助战,红军凭险顽强抵抗,且不时乘隙反击,激战又一日,红军阵地仍屹然未动。至此,王旅已伤亡一千余人,许旅则仍龟缩在狭小地区内凭工事死守。入夜,红军自动撤至沿山场之线。许旅解围后,立即加强当面阵地,以防红军再度进攻。王旅因伤亡过大,调到开江集结整补。至此,五、六两路全线与红军暂呈对峙状态。

  (一)、刘湘、唐式遵对形势的估计及其兵力部署

  一九三四年三月中旬,刘湘认为:红军伤亡甚大,子弹缺乏,红军的核心部队(指原来豫、鄂、皖的老红军)业已分散配备到各部,其向陕南发展的企图,已被杨虎城部阻回;又侦知徐向前总指挥与政治部主任陈昌浩等开会决定,拟集中主力突破下川东,与贺龙总指挥所部联络封锁长江,进袭川、鄂边境,另图发展。同时证之第一、二、三、四各路当面红军逐渐减少,而五、六路当面红军则不断增加,常有激战,从而误断红军将以主力突破第五、六路以进图下川东(见刘湘致蒋介石皓电)。因此刘湘特令唐式遵密切注意,并以独立第二旅杨国桢部、第一师二旅饶国华部、第二师四旅王泽浚部(后王升任二师师长,林毅继任四旅旅长)、第五旅刘光瑜部、独立第四团佟毅部,二十一军边防第一路司令陈兰亭部等加入第五路,用以增强军事力量;并令从速准备全面出击,完成第二期作战计划(刘湘指示五、六路作战计划分三期:第一期攻占绥定;第二期攻占罗文坝、兴隆场、复兴场之线,第三期是攻占通江,压迫围困红军于大巴山区而聚歼之)。

  唐式遵估计由李、杨两路方面移来当面红军主力共有五、六万人,万源方面解放区的红军并无有力部队。“剿匪”军除五、六路原有兵力外,现又新增兵力约二十个团,当已足够应付。随即开始进行部署,以原有各部暂取守势,以新增加的兵力出犯。五、六路仍分右方、左方两个兵团:右方兵团以独立二旅杨国桢(附城、万警备司令陈国枢所辖两个纵队)为最右翼指挥,作战地区在虾扒口、白马庙一带;以一师二旅饶国华部、二师五旅刘光瑜部、独立第一团杨勤安部分别增加于右纵队与中央纵队之间的胡家场地区;以二师四旅林毅部位置于池溪场附近;原左纵队九旅张邦本部位于隘口场,独立第四团位于东升场,二十一军边防第一路副司令吴锦堂率四、五两团位于峰城场附近为总预备队。左方兵团则增调二十一军边防第一路司令陈兰亭率两个团到北山场任左翼副指挥。

  (二)、三次进攻毫无进展

  从一九三四年三月中旬直到五月末,五、六路军共向红军发动三次攻势。

  第一次进攻自三月十五日至三月底,各部均无进展。唐式遵、范绍增等联名电请刘湘饬令一、二、三、四路由南江、巴中东进,夺取通江,向右横扫侧击,使红军腹背受敌,俾易收功。刘湘同意分令各路与五、六路同时推进。于是唐式遵重新组织二次进攻(自四月三日至四月底)。右方兵团逼近秦家河、镇龙关之线;左方兵团与红军对峙于寨口河、刘坪、巴陵寨之线。红军则集中全力于通江外围。刘湘鉴于红军地区日益紧缩,兵力日益集中,惟恐红军突破一点不可收拾,特又严令各路严密封锁。自四月尾至五月初,各条战线转趋沉寂。

  五月初旬,据报红军一面增兵镇龙关、得胜山、苦草坝等地与“剿匪”军对峙,一面出兵向陕南发展。业已占领镇巴。刘湘认为红军两面作战,正是向红军进攻的大好时机,当即饬令各路军于五月八日全面总攻(即第三次进攻),结果仍无所获。

  此时刘湘在成都召集各路总、副指挥开会,研讨所谓第四期“剿匪”计划,亦即各路围攻通江、万源的作战计划。唐式遵应召赴会,在去成都前,再次调整部署:

  1、独立二旅旅长杨国桢仍为最右翼指挥,陈国枢、汪铸龙为副指挥,统率各该部及周、刘两旅担任邱坡梁、龙王沟、黄中堡、大面山地区之攻防。

  2、六路二十三军一师师长廖震为右翼指挥,统率该师及刘光瑜、饶国华两旅担任土龙场至双龙场、大沙坝地区之攻防。

  3、第二师代师长王泽浚为中央队指挥,率林毅旅、警备三路司令马云平部、独立一团杨勤安部担任河口场至望水河地区之攻防。

  4、第三师师长许绍宗为左翼指挥,担任望水河至寨口河地区之攻防。

  5、第四师师长范绍增为最左翼指挥,罗君彤、陈兰亭为副指挥,统率第四师、独立一旅、边防一路之两团及巴中团队担任寨口河至长滩河、刘坪、巴陵寨、元山场之攻防。 (三)、唐式遵组织的三次进攻经过概略

  上面所述唐式遵继王陵基后向红军发动的第三次进攻,经过概略如下:

  右万兵团:

  最右翼:三月十五日起,城、万警备司令陈国枢部经马鞍山进攻土地垭、毛垭子、白果园;杨国桢旅之石、王两团由白马庙经凉水井、大树蝙进犯大、小炮台山至吴井沟之线。此线红军随即转移到柏生塔、降仙庙一带。陈部于当日将土地垭、毛垭子,白果园占领。红军旋又分向固军坝、官渡退去,次日该部再进据固军坝。杨旅之石、王两团(继又加入周团)将庙顶、红庙儿、转角楼等地占领后,继向官渡、厂溪推进,并将两地占领;但两地均在河边滩头,地势低下,无险可守,官渡之军次日遂移守山腹。红军乘敌军后移,十七日晚曾分两路向石、周两团进袭,天明自动退走。次日红军续向桅杆坝、曾家场、考文坝撤退。杨旅王团将刘家坪、马家坪之线占领,周团推进至官渡对岸石垭子、小垭口附近高地,向铁矿坝、桅杆坝方面警戒。

  二十五日杨国桢到达王家坪,认为白合寨形势险要,实通江、万源的重要屏障,得之足以瞰制罗文坝,威胁红军左侧背。于是以周团经柳树榜、吊水岩、庞家山攻击前进;以王团由黑石岩会攻庞家山、吊水岩间之高地,占领后即向左翼横击,期将白合寨争夺到手。周团攻击五日,至三十一日始到达吊水岩下。这时红军向周、王两团进行反击,四月一日红军克复小垭口。周团地位突出,二日拂晓前,庞家山、柳树榜、毛坪三方面红军约三千余人向其包围猛攻,激战半日,红军虽亦有伤亡,但不断增援并向两翼扩展,敌军残部所余无几,只得向后狼狈潘退。这次作战杨国桢部伤亡共达二千人以上。

  不几日红军自动撤离白合寨,“剿匪”军于四月十一日推进至罗家坪,逼近桅杆坝。红军续向后撤,杨部又推进至葱坪、龙行坝、烟雾山之线,十八日再进达长坝场。十九日周团进犯石人坝,石团进犯岚垭场,红军续向黄中堡撤退。王团推进至赵圹坝、龙池山之线。其余各部分别集结于长坝场附近,以待右翼汪铸龙指挥之周、刘两旅到达双龙场后,再行齐头并进。

  另一方面,早在三月二十七日城、万警备司令陈国枢部之第一、第三两纵队,即由白沙河袭犯万源。守城红军仅少数留守部队,众寡悬殊,自动离城退向距城三十里之相墩、官渡湾等处。陈部第三纵队之萄、杜两大队首先入城。

  四月十九日,陈部由万源进犯灯盏窝、翠屏寺、邱坡梁等地,遭到红军痛击,仍退回附城阵地。五月下旬,陈国枢部之一大部在万源附近受到红军的严重打击,部队逃散,其中一部由山地窜到万源东北面之大竹河地区被红军完全歼灭。刘湘闻讯大惊,给陈国枢革职留任戴罪图功的处分。

  四月中旬,唐式遵为了加强最右翼力量,以陈国枢部及二十三军汪铸龙指挥之周绍武、刘育英两旅,拨归第六路代总指挥刘邦俊指挥,相机由万源石盘关推进。、周、刘两旅于四月十七日从王家嘴推进至官家溪;周旅于次日占领清花溪,并由清花溪向右官厂坝方向旋回,当面红军向左撤去,该军进据青龙观。

  五月初旬,红军以有力之一部对清花溪、青龙观地区之汪铸龙部予以痛击,经两日激战,汪部向凉垭子溃退,红军克复清花溪。

  右翼:第六路廖震部于三月十五日攻击开始前,受到红军夜袭,该军拚命抵抗,红军退走,该军乘势由虾扒口进占大树蝙、石柱坪,红军向厂溪方面撤去。十六日红军继续撤过中河。自是,黄金口以右、中河左岸的红军已全部撤退。

  三月十六日起,廖震部自黄金口方面进犯白合寨,迭经战斗,直到最右翼杨国桢旅占领柳树榜、吊水岩后,始于四月十一日占领白合寨。谨工军退守大尖山东南之文峰山、五龙山。该军先后伤亡近二千人。四月十八日,廖部推进至曾家场地区,旋即进驻三教寺、大沙坝之线。此时红军守备阵地在朱家坪、双龙场、五龙台、石窝场、镇龙关之线,这一线是万源的屏障。廖部探知红军早有严密准备,未敢轻进。

  四月二十七日,唐式遵派饶国华、刘光瑜两旅协同廖部攻占朱家坪,该军伤亡一千余人。红军退守高鼻寨。迄至五月底,此一地区即进入相持状态中,仅前线时有小接触。

  中央纵队:此一地区为五路军主力所在,这时拥有三十团左右的兵力。三月十五日攻击开始后,各部均无进展。唐式遵旋令五、六路于三月二十二日全线同时进攻(攻击重点在中央地区即饶旅进攻地区)。饶国华旅于是日由傅家山、江华山、池溪场之线向毛坝场地区红军阵地进犯,其余各部两翼佯攻,从拂晓至中午,虽已逼近毛坝场,但仅杨勤安团占领鸡公岭,先头一小部进抵佛耳岩山麓而已。由于主攻方面吸引住红军主力,其余各部刘光瑜旅占领了罗鼓山、斯罗溪;饶旅右翼协同右纵队之廖震部占领了玉斗坪、五宝寨、清水观、。萄必垭,并推进至后河左岸;林旅由毛坪进占石观音之一部。三月二十三日林旅以姚,王两团为攻击部队,再由毛垭出击,将毛垭子占领。三月二十四日刘光瑜旅及杨勤安团攻至佛耳岩、红岩之下二岩,即在该地相持。同日饶旅及马云平部攻至猴坝(大水凼对岸),与红军隔岸对峙。

  四月三日,唐式遵又下令右方兵团之中央纵队及左方兵团各部向当面红军阵地进攻。攻击开始,刘旅之赵从周团进占红军阵地赵家坪、尖锋寨;何成聪团进攻云蒙山之五台坪,占领了石连寨。九旅张邦本部及杨勤安团将红岩、佛耳岩、夏家蝙之线占领。七旅赵鹤部先占领石龙场,继向沿山场进犯并将该地占领。八旅刘若弼部先占领岩口场,即向城隍庙、鸡公寨之线推进,在鸡公梁、白垭子之线,与红军激占终日。由于赵鹤部已占沿山场并向红军横击,最后始将兴隆场(鹰背场)占领,其先头部队进出于高桥河、圣经寨前方一带。

  二旅饶国华部先向镇江寺进犯,马云平部向毛家坪进犯,旋占领两地,续犯铁顶寺,推进至后坪,于四月六日再度占领楼门口,即由右翼进犯白马归槽、河口场等地,续将鞍子坪、石盆口、望乡台之线占领。是时四旅林毅部、五旅刘光瑜部已进占秦家河、袁家坝、史家山、.:三合场之线。

  四月中旬,右方兵团进至雷家场、三合场、鹰背场之线,唐式遵探悉红军第九、第三十两军集中镇龙关一带,红四军扼守大垭口、金龙台、麻石口、毡帽山、千秋垭、牛盘寨一线,似有决战之势。乃调马云平部扼守后河沿岸;令饶旅由谭家沟、河口场向石窝场进犯,以威胁镇龙关红军主阵地之侧背;其余各部相机推进。四月十五日,饶旅开始由河口场攻击前进,经两日激战,占领朱家山、五龙台。

  五月初,中央纵队各部,仅饶国华、刘光瑜两旅略有进展,但一到五龙台、朱家山前方,即被石窝场方面的红军击回,仍退守原阵地。

  左翼:第三师长许绍宗以七、八两旅于四月十五日晚向长岩堰、金龙台、麻石口一带红军阵地袭击;红军猝不及防,一部分阵地被攻占。天明后红军大举反攻,激战竟日,嗣后刘光瑜旅从右袭犯占领新根梁,七旅进占大垭口,八旅亦进占长岩堰、金龙台、麻石口。红军则据守白岩洞。此时红军受到三面交叉射击,伤亡较大,鏖战至午夜,始行撤走。四月十六日凌晨三时,许师乘势向苦竹滩推进。迄至四月底,整个右方兵团推进至望水河、苦竹滩、寨口河沿河之线与红军成对峙状态。五月初,七、八两旅推进到宝珠寺、老鸦城附近后,无法再进,乃留置一部保持接触,主力仍沿河扼守。

  当时红军主阵地在石窝场、镇龙关、老鸦城之线。镇龙关近处全系断岩绝壁,只关门一条独路,两翼之石窝场、老鸦城为其屏障,此乃万源、通江、绥定、宣汉之交通枢纽,红军集中主力扼守。许师进攻多次,皆被击退,红军阵地一直屹然未动。五月中旬以后,唐式遵赴成都参加“剿匪”会议,前线就转趋沉寂了。

  左方兵团:

  三月十五日开始攻击,范绍增令范楠煊旅进占王家岭后,又续向袁家坪、金华寺进攻。廖开孝旅由高冠子、印盒寨出击,被阻于土地垭。孟浩然旅进占八庙山后,遭到冠子山、阴阳寨红军的英勇抗击,迄无进展。

  周绍轩统率不同旅的四个团为主攻部队,先将青龙场攻占,当晚即在青龙场召开营长以上军官会议,决定将四个团分为左、右两个纵队。当右纵队刘团攻占盘云庙附近之石城寨后,遭到板橙垭方面红军的阻击,无法再进;左纵队潘团先占领王家坪,又前进将牟家坪土寨内的红军击退,再前进约一千公尺即为望京山红军主阵地带。潘团随即向望京山进攻,红军第一线部队火力甚猛,潘部仅前进三、四百公尺续占两个小高地后,即为望京山石卡所阻。时约正午,红军突然发动反攻,潘部不支,遂退回小高地下与红军肉搏,稍后红军又撤回原来阵地。潘部认为红军反击是以进为退,若再次进攻或可拿下望京山,于是又分三路直向望京山及其左侧翼猛烈攻击。右翼出击部队仅前进至二百公尺处,即为红军炽盛火力阻住,无法再进。但“剿匪”军仍以为红军注意力已被右翼吸引,急由正、左两面直向红军进犯,初时红军阵前寂然无声,将达山顶,突然冲锋号声大起,霎时红军的机枪、自动步枪、手榴弹一齐发射抛掷,从两翼抄出的红军,直扑川军先前占领的小高地,并冲到小高地前方土坎上插立十几面红旗,红军指战员则沿旗竿跃入川军阵地内进行肉搏,激战三小时,红军不断增加,潘团亦全部投人,在纵横不到一千公尺的高地前后,双方集中兵力达三、四千人。直至日暮,“剿匪”军死力抗拒不敢后退,红军亦即在川军阵地前不远的反斜面上构筑工事扼守。是役,“剿匪”军营长一人负伤,连长二人被击毙,官兵伤亡共五百余人。

  三月十九日范绍增复令全线进攻。范、廖、孟各旅同时向当面红军阵地进犯,自子至酉,连战二十小时,范部遭到了不同程度的伤亡,但仍无所进展。惟左翼周旅刘团抄到板庙场、红灵台后面,谌团亦突破白嘴子向红灵台进犯。红军旋由下老关庙增来约三、四千人,从两翼反攻,激战至午,追使川军退去,红军乘势尾追,稍后红军又主动退走。这次范军伤亡逾五百人,被红军夺去枪枝二百余支,入夜由红灵台山麓撤回原阵地。就在当晚,红军分四路向周、孟两旅正面之李家山、卧牛山、护城寨、八庙山阵地终夜袭击,数次突入,范绍增、罗君彤曾分赴前线督战,天明红军始撤回。

  三月二十三日拂晓,范绍增令周旅全部及徐载明部由王家坪进犯板庙场、红灵台,激战一日,最后仍退守原来阵地。次日罗君彤复率周旅高、谌两团及机、炮各一连,于午夜二时向卧牛山、甘草垭、白嘴子红军阵地进袭。红军节节抵抗,逐步撤退,该军于上午九时将各该地带占领,即就此赶筑工事。范又令高团向红包梁进犯,红军据险抗击,日暮高团退回。

  三月二十五日后,该军拟具进攻计划:以周旅之刘团及徐载明部封锁望京山、石城寨之线;抽调十一旅廖团、十二旅潘团到迎凤铁,由红包梁厨红灵台、甲子山进犯;以廖旅一部封锁何家山,并以两个支队向雷家寺、东岳庙同时进犯;以范、孟两旅各派一部同时出动,策应周旅主攻方面之作战。

  四月三日,范绍增师大举进攻,并有飞机三架助战,日夜连续攻击,至五日据飞机侦察报告,红军辎重后移,有撤退模样,范绍增立即以十个团的主力部队全线出动,到四月六日,右翼范旅占领泥龙场,续向土地堡推进。廖旅占领石龙场,续向邱家堡推进。孟旅占领石垭场,续向中嘴梁推进。周旅占领红灵台,续向澌滩河推进。先头部队已到达澌滩河左岸。至此,右起土地堡、鹿鸣场至澌滩河之线均为范部占领。红军撤退至复兴场、长滩河、刘坪、曲溪口设纵深阵地拒守。自三月十五日以来,范部伤亡共达二千余人。

  范绍增继又再次进攻,四月十四日开始发动:右翼廖旅经烟堆寨、牛盘寨前进。红军稍事抵抗后即放弃土门场向长滩河撤去。廖旅续向长滩河推进。廖旅于当日进至曲溪口,随即渡河向李家山、何家山进犯。孟旅曾团于进攻中嘴梁、财神庙时,受到重大打击,伤亡三百余人,又撤回原阵地扼守。该旅主力即右移邱家堡。范绍增见状,当令廖旅饶团由元山子仰攻罗顶寨,并令孟旅徐团率兵二营轻装急进,由廖旅之饶团阵地左翼间隙楔入复兴场后方。是晚在罗顶寨、复兴场一带混战终夜,最后廖旅饶团占领罗顶寨,孟旅进至复兴场。左翼周旅由澌滩河抢渡后,即经元山场、巴陵寨急进,其先头部队进出对花岩子、纳溪口地区。

  四月十八日,右翼范旅已确实占领寨口河至长滩河之线,孟旅亦已推进到朱家山、箭曲子之线,与红军隔河对峙。廖旅先后占领何家山、李家山、赵家山,不敢深入,亦暂呈对峙之局。周旅于四月十九日在澌滩河、下老关庙全部渡河,即续向巴陵寨、元山场红军阵地进攻,红军据险防守,无懈可击。其时据报张公庙附近的寿南寨红军集有重兵,该军恐再进会受夹击,因即进入相持状态。

  五月八日,范绍增部又再次进攻,廖、孟两旅各以一团兵力分由朱家山、深溪子、何家山向刘坪钳形进犯,受到红军有力抵抗,无法取得进展。次日罗君彤到何家山指挥攻击,亦未得逞。后即改用车轮战法,连日多次进攻。在廖旅叶团、孟旅徐团的一次会攻中,徐团从风箱溪方面攻到龙王寨绝壁时,即向左翼迂回进入刘坪市镇隐蔽;叶团由深溪子攻击到刘坪市镇右面,两团已遥遥取得联络。时已近午,官兵早疲累不堪,正准备午餐后再协同进犯,不意无数红军突从龙王寨山上直冲而下,两翼隐蔽的红军也手执红旗、大刀勇猛杀出,双方兵力共约六、七千人,麇集刘坪街市附近,纠缠在一窄小地区,范军自知增援困难,只有拚命死战才有生路,苦鏖至薄暮,始零零落落相继撤回。此役营长蒋树森被击毙,另被击毙连长二人,伤连、排长十余人,其余伤亡合计五百余人。

  次日,又以廖旅饶团、孟旅黄团会同进犯,红军不再拚消耗战,在阵地内不动声色,待川军进至有效射距时,乃以狙击手射杀先头敌军。因此范部不敢进逼,以后间一、二日轮番攻击一次,迄五月底,刘坪方面时打时停,阵地未有变化。

  左翼周旅附徐载明部,五月八日由下老官庙、张公庙方面向巴陵寨、元山场一带进攻,因红军设防严密,昼间无法接近,乃于夜间(十时许)挑选“敢死队”一百多人,由水沟石缝爬上斗嘴子,占领阵地后,跟即突破大燕寨,该军后续部队继进,红军阵地被切成两段,该团即以主力横击,将巴陵寨占领。周旅进占巴陵寨后,张公庙方面的谌团亦向元山场猛犯,与亮垭子方面的四路军杨森部的杨汉域旅取得联络,并协同作战,当日占领了元山场。红军向通江方面撤退。此后该军即与红军就地对峙。

  三、乞灵“神仙”进犯万源(包括通江)

  (一九三四年六——八月)

  刘湘自一九三三年十月任四川“剿匪”总司令以来,初以为在进攻绥、宣后,可以直取通江,曾发出狂妄叫嚣,说是三个月内即可将红军肃清。但自作战以来,损兵折将,实力消耗极大。至一九三四年五月中旬以后,万源方面被阻于大面山以左石窝场地区,通江方面在镇龙关至刘坪地区之线又不能越雷池一步。红军方面亦正收缩阵线集结于通江、万源地区,逐步东移,威胁城口。刘湘深恐红军再出绥、宣,进袭下川东,直接胁迫到他的地盘,便妄图倾其全力,将红军击破于通江、万源,进而逼出川境,以延续其统治四川的局面。

  (一)、刘湘图挽败局任命刘从云(神仙)为前方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潘文华为总预备军总指挥

  当刘湘指挥五、六路军在绥、宣、城、万与红军激战时,一、二、三、四路邓锡侯、田颂尧、李家钰等部姗姗其行,并借口粮弹筹措困难,阴作壁上观。刘湘对此颇为忧虑,亟欲谋求对策。—九三四年五月中旬,刘正在成都召开所谓第三次“剿匪”会议,会上就把“刘神仙”(从云)抬出来,示意各军阀公推其为四川“剿匪”前方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进驻南充指挥各军。原来刘湘利用“刘神仙”为工具,自己先拜他为老师,四川各军阀先后也都拜在他的门下;此刻以老师出来指挥“剿匪”,各军阀当然要唯命是听了。这是刘湘自己打的如意算盘。

  就在这次会议上,还制订了所谓“剿匪”第四期作战计划——即进攻万源(包括通江地区)计划。另又任命二十一军教导师师长潘文华兼任四川“剿匪”军总预备军总指挥。二十一军暂编第二师彭韩部、教导师三旅郭勋祺部、模范师二旅何纯五部均拨归潘文华指挥,并立即从原驻防地出发。

  刘从云(潘文华、彭韩等随行)于六月初到南充就任所谓四川“剿匪”前方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所有一至六路前方作战军队,均受其指挥。此时刘从云发出了要在短期内“消灭”红军的狂言。他说神道鬼,以占卜推算来指挥作战,实际上加速了刘湘进攻万源的总崩溃,这不是刘湘始料所及的。

  (二)、第一次进攻万源(一九三四年六月中旬,包括通江)

  为了实现刘湘的意图,六月初第五路唐式遵、范绍增在宣汉举行会议,主张各异,或攻或守,举棋莫定。六月十五日,红军突以大部兵力解放城口。城口守军为城、万警备司令之第一纵队王三春部,红军将该部驱逐后,乘胜向庙坝、双河口等地进攻。唐式遵得悉城口失守,手忙足乱,惟恐红军急图明通井盐区,从而南下开县、云阳、奉节、万县等地,与川湘鄂边境之红二、六军团贺龙总指挥会师,当即急调饶国华旅、汪杰支队、杨勤安独立团等部右移,以固右侧防线。 1、唐军仓皇部署提前进攻

  刘湘原令各路先事充分准备,于六月二十二日一致向万源、通江总攻,但因城口失守,情况发生变化,唐式遵即下令五、六两路提前于六月十五日全线出击,以图阻止红军的进展。

  各军未出动前,唐式遵先作了如下部署:

  万源方面:

  (1)二十一军独立一支队汪杰附二十三军独立旅范华聪部之邓团,由双河口向箭杆坪、大尖山、分水垭、甘菽梁、甑子坪、猪院子大梁、曹家坝一带进攻;

  (2)城、万警备司令陈国枢部由八台山向天平山城区进攻;

  (3)二十一军二师五旅刘光瑜并指挥四旅林毅部及一师一旅彭焕章部为主攻部队,由清花溪右翼白沙河方面向万源进犯,以夺取万源为目的;

  (4)六路汪铸龙指挥所属之刘、周两旅,由清花溪本道向万源进攻,以协助主攻部队占领万源为目的;

  (5)六路廖震师并指挥二十一军边防一路副司令吴锦堂部两个团向石窝场、高鼻寨地区进攻;

  (6)二十一军独立第二旅杨国桢部集结于赵塘坝附近为总预备队,并派一部游击、警戒于刘光瑜、汪铸龙部与廖震部之间隙;

  (7)二十一军一师二旅饶国华部及独立团杨勤安部续向右移,饶国华到达双河口后,即指挥最右翼范华聪、汪杰、陈国枢等部作战。

  通江方面:

  (1)二十一军三师许绍宗并指挥警备一路司令王泰部、警备三路司令马云平部向镇龙关进攻,进出于龙凤场、芝包场地区;

  (2)二十一军四师范绍增部附边防一路司令陈兰亭部两团向刘坪、得胜山之线进攻,以占领通江、进出于红山堂、毛浴镇之线。

  第四师左翼应与总预备军潘文华部及四路军杨森部切取联络。

  2、第一次进攻万源(包括城口、通江)战斗经过 -

  这一次进攻,系城口、万源、通江三方面同时进兵,下面特分别加以叙述。

  城口方面:

  独立一支队汪杰部于六月十六日拂晓开始攻击,以一个团由正面向分水垭、箭杆坪进犯,以两个营由黄白湾向红军阵地侧击,迄正午将分水垭、箭杆坪、大尖山、甘菽梁四个要点占领。两三日后,又续向甑子、坪进攻,遭到红军反击,伤亡颇大,遂溃回原阵地(营长死伤各一人,连、排长伤亡十余人,士兵伤亡三、四百人)。六月二十日邓团向前推进,经红军反攻,败回双河口。何团进至黄白湾、青岩子、野猫坪后,亦因陈国枢部已被击溃,退守八台山,后,汪支队以两翼空虚,又退守女儿尖、王家坝之线。六月二十二日独立一团杨勤安部进占新八台山,即就原地对峙。

  六月二十八日,二旅饶国华部到达双河口,二十九日即派四、五两团到石槽寨协助汪支队及邓团向前攻击。独立四团佟毅部早于二十五日到达糯口子、里二坝向蒙蒙溪、后坪进犯。边防第一路陈兰亭部的李宗煌团亦于二十九日到达明通井,即向三溪山、旗盖山进犯,并将两地占领,随即构筑工事防守。

  此时唐式遵下令所有在右翼的范华聪旅,刘若弼旅、陈国枢司令、汪杰支队、佟毅独立四团等部均归饶国华统一指挥。

  六月二十九日,饶国华令汪支队及邓占山团于拂晓再向黄白湾、野猫坪、青岩子、分水垭等地进犯,战斗至午,红军向甑子坪、岔溪河方面退去,该线当被占领。

  七月四日,范华聪旅之王团进占厚朴梁、联盖山;杨团进占分水垭、大尖山;刘团进占笄嬷厂、茶垭子;王泰部进占三排山等地。嗣王三友团又由旗盖山进占二.堋口、尖洞山;王三春纵队由高观寺进占老鸦口,一部由修溪口进占二甲寨,与王三友团联合进逼城口。

  七月六日,范旅之唐团攻下廉坝;王三春、王三友两部分向天马山、羊岸河、高家庄前进。自晨至午,在天马山、洗脚坡与红军激战,旋红军退蒋家坪、闹羊山。次日,王三友团进占闹羊山,并掩护王三春部于大渡口抢渡。红军迭向敌军反攻,经多次肉搏后,旋向广线垭、长池垭退去。

  七月七日,红军放弃城口,王三春部与王三友团于当日正午进入城口县城。

  万源方面:

  六月十五日,五旅旅长刘光瑜指挥一、四、五旅及汪铸龙部之刘、周两旅向当面红军阵地进攻,并有飞机助战。一、五两旅进占鹞子寨、马鹿垭、红梓山(孔家山附近)、老鸦寨、麻姑石、耳山及香炉山山腹(以上地点在清花溪右前方地区)。红军入夜后大举反攻,一旅叶、周两团伤亡四百余人。四旅进占柳家堡、大罗山、珠宝寨、金条铺(石马河附近)。红军退守邱家梁、笋子梁之线。汪铸龙部周旅及五旅之杨团进占青龙观(在万源西南约七十里罐坝场正南、清花溪正北)、石垭子、八庙垭、牛背梁、大面山。红军退后坪附近之玄祖殿(在万源南六十里清花溪正前方本道上)。

  六月二十二日,汪铸龙部刘旅协同五旅杨团向玄祖殿进犯,激战一儿未取得进展。六路廖震师进占高鼻梁,后即协同二十一军九旅张邦本部进犯石窝场。六月二十五日,廖师陈岳旅于晨间推进至连盖坪;陶旅午前占领石窝场。红军向草坝场、朱家坪退去。廖师随即进驻大沙坝。二十七日该师进占萄家坪及摩天岩的一部分,红军退守五龙台,新店子、涌泉寺(在海音寺、黄中堡之间,在万源西南,距城二百二十里)。该师赓即协同九旅张邦本部向五龙台进犯。

  二十一军边防一路副司令吴锦堂部在六月二十五日占领宝顶寨后,又进占罗顶寨。二十九日再进占罗家寨、苦竹坪、猫跳岩。红军以一部扼守小寨子,大部退新店子。

  六月二十八日,廖震师向五龙台推进,红军向草坝场撤退。其后唐式遵以该师急需整补,即令移驻石窝场、双龙场、大沙坝一带地区作总预备队,五龙台防务则交由边防一路司令陈兰亭部接防。

  通江方面:

  第三师许绍宗部,六月二十一日占领镇龙关、元顶子、粉壁寨之线。红军向草坝场、朱家坪、兰包场方面撤退。六月二十九日,七旅官团占领距赶场坝三里许的元顶山,九旅占领石帽山。六月底该师奉令右移(向万源方面移动),七旅开赴旧院坝,八旅开赴双河口(受饶国华指挥),九旅开赴石塘坝,师部即进驻白羊庙。

  四师范绍增部周旅高、刘两团先于六月十二日向当面红军夜袭,取得佛祖岩、三溪口、云龙寺诸阵地之一部。范绍增一面令周旅续攻三溪口,一面分兵进犯得胜场。六月十六日,廖旅进犯刘坪,范旅进犯中岭梁,均受红军阻击,仍退回原来阵地。范绍增认为刘坪方面不易进攻,乃令十二旅长孟浩然率黄、郑两团到巴陵寨协同周旅进犯得胜山,以期直达通江,夺取红军根据地。

  六月十七日,红军自动放弃刘坪。范旅曹团推进至麻石场。孟旅潘团经过街楼占领麻石场前方的陈子山、瓦尖山、高柳寨诸要隘,阻断红军交通。

  六月二十一日,周旅之高、刘两团占领得胜山。红军向毛浴镇、硝口、熊溪口方面撤退。当晚二十二时,川军占领通江县城。红军撤出通江时,在安风场附近有一千余人被川军截断,情势危殆,但最后仍奋战突围而归队。

  范师周旅进入通江城后,三、四路军之一部相继到达,李家钰说是他的陈绍堂旅熊团王营于二十三日午前七时占领的,杨森又说是他的杨干材旅于二十三日午后二时三十分占领的。各执一词,意在争功邀赏。刘湘亦电向蒋介石报功。其实红军仅因战略变更,退出通江,主力当即布置在通江城后以北之银鼎包、三花顶及乌烧背、关山梁、老鹰咀一带据险以守。

  六月二十八日廖、孟两旅攻占印顶寨后,继占帆准寨。红军向高插寨、鸡公梁、乌烧背退去。七月四日,孟旅进攻高插寨,红军旋将该地放弃。

  总预备军亦在通江附近参与作战,其经过略如下述:

  总预备军总指挥潘文华于六月初到达南充后,其先头部队即已抵达巴中、江口一带。六月下旬范绍增师占领通江后,该部即进至通江附近与范部取得联络。七月四日,彭韩部接替四师周旅防务。七月五日潘与三路李家钰、四路杨森在兰草渡会商,决定于七月十日与李、杨两部及范绍增部协同进攻。当日午前四时,各路军先从左、右两翼开始出击,激战至午,李家钰部突破红军三坪寨阵地工事一、二道,逼近王坪石墙,对红军形成包围。空军亦飞临王坪寨、三花顶助战。彭韩师拂晓向简家梁、银鼎包一带进犯,随即占领简家梁,再前进至王坪寨右翼山脚突破红军三道工事后,即为绝岩所阻,无法前进,遂在该地相持。杨森部从正面乘左右两翼迫近王坪寨时,即将三花顶、小寨子占领,其后即在小寨子附近与红军相持。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