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本投降 > 日本战犯 > 侵华日军部队 > 综合资料 > 内容正文

蓄谋已久的侵华行径——《日本军司令官布告》
来源:抗日战争图书馆   2018-12-29 10:09:20

  摘 要: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对我国东北悍然发动侵略战争。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制造舆论,混淆视听,曾大肆宣传此次事变是中国军队炸毁铁路而发生的"地方武装冲突",以此来掩盖其发动战争的罪恶目的。9月19日张贴在沈阳街头的《日本军司令官布告》就能从一个侧面证明这一点。为了更准确、更令人信服地阐述《日本军司令官布告》的实质含义及来龙去脉,有必要叙述一下"事变"前后日军的侵略预谋及其实施侵略计划所采取的具体步骤。

  1931年9月18目,日本帝国主义对我国东北悍然发动侵略战争。日本帝国主义为了制造舆论,混淆视听,曾大肆宣传此次事变是中国军队炸毁铁路而发生的“地方武装冲突”,以此来掩盖其发动战争的罪恶目的。9月19日张贴在沈阳街头的《日本军司令官布告》就能从一个侧面证明这一点。

 

  为了更准确、更令人信服地阐述《日本军司令官布告》的实质含义及来龙去脉,有必要叙述一下“事变”前后日军的侵略预谋及其实施侵略计划所采取的具体步骤。

  纵观世界历史,特别是近代史,任何一次大的战争,都是从局部或一个事件开始的,一个侵略国家,当它侵略别国时,不可能马上进行大规模的全面侵略,而首先是寻找某种借口或制造一个事件,来达到挑起战争的目的,然后扩大战争。日本帝国主义制造的“九一八”事变的过程也证明了这一点。

  1931年9月18日夜10时20分,日本关东军按事先精密策划,自行炸毁柳条沟附近的满铁线路轨道,反诬中国军队所为。以此为借口,关东军参谋板垣征四郎按既定军事部署,以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的名义,对早已做好战斗准备的关东军下令,立即向北大营和沈阳城发起进攻。东北军精锐部队独立第七旅旅长王以哲因执行蒋介石“不抵抗命令”,仓促退出营地,使日军轻而易举地占领了东北首府,辽宁重镇沈阳城。

  驻在旅顺的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在事变发生后即下达全面进攻命令。调动在东北的日本侵略军和在朝鲜的一部分日本侵略军全部出动,向长春以南铁路沿线各重要城镇的中国军队发动突然袭击。本庄繁作了上述军事部署后,率关东军司令部有关人员和步兵第三十联队,从旅顺出发,乘专列到沈阳。

  本庄繁到沈阳时,全城已沦为日军之手。沈阳城内日军烧杀奸掠,一片恐怖。街头路障横行,店辅紧闭,行人稀少。全副武装的日本兵,不时列队在街中行进;趾高气扬的日本浪人,在马路上摇摇晃晃。平日无人过问的古老城门守立着如凶神恶煞的日本兵,手中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枪,对来往的行人逐一搜身盘查,如发现头上有军帽痕迹的,便当场用刺刀捅死。“一进大西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横暴街头的几具被日本人杀害的中国人尸体,惨不忍睹!”日军在街上任意杀人捕人,枪声不绝于耳,沈阳城处于法西斯的残酷暴行之中。

  “黄蜂似的日本兵在电线杆上忙着架设电线,到处墙上张贴着日本关东军的‘安民’布告”。这就是9月19日以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的名义发布的《日本军司令官布告》。“日军司令官莅沈阳出示安民: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中将,自接到中日冲突警报后,即于19日午前9时半,乘特别列车由旅顺出发,12时5分到沈,在东洋拓殖会社楼上设司令部,同时并出示安民。”由此可知,此布告是在本庄繁到达沈阳的同时发布的。

  本庄繁系日本兵库县人,1876年生,当分在日本陆军大学学习时,即来到我国东北参加了日俄战争。1908年入陆军参谋部,兼任日本驻华使馆武官,以外交官的身份作掩护,在中国内地搜集情报,成为“中国通”。1918年出任参谋本部中国课课长。1921年起又担任了东北军阀张作霖将军府的军事顾问,直接参与了第一次直奉战争。从日本帝国主义的利益出发,本庄繁积极地为张作霖的军事行动出谋划策,故深得张的信任。同时也使本庄繁对奉军各方面情况了如指掌,加之熟悉中国、特别是中国东北的情况,并积极策划侵华战争,所以在日本陆军内深孚众望,得到田中义一大将和前陆相宇垣一诚的青睐。这就为本庄繁出任关东军司令官奠定了基础。随着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步伐的加快,1931年8月1日,本庄繁以中将资格接受了日本天皇裕仁的特任,出任日本关东军司令官。

  下面就“布告”的印刷及其内容来进一步证明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预谋的周密程度。

  在《伪满洲国史》一书中曾提起此布告:“以关东军司令官的名义,在沈阳城张贴荒谬绝伦的安民布告。这些布告系由木板印刷,可见事先准备周密。”当然,通过布告完全可以反映出,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蓄谋已久,计划周密。但从印刷技术的角度来看,木板印刷的工艺比效复杂,不是用机械印刷,完全通过手工操作,用刻成的木板印刷而成。木板印刷是一种费工费时、工艺原始的印刷方法。况且木板印刷不用油墨,而是用水调和所需的颜色进行印刷,所以又称之为“木板水印”,主要适用于木刻板画的印刷。通过布告字迹的颜色,可以看出是利用油墨为颜料印刷的。所以说:“日本军司令官布告”并非木板印刷。

  那么这张布告是采用何种印刷方法呢?笔者通过查阅大量的印刷技术方面的资料和走访求教于印刷行业的研究人员及老工人,认为此布告系石版印刷。石版印刷是平板印刷之一,利用水油相拒的原理,以天然多微孔的石印石作版材,用脂肪性的转写墨直接把图文描绘在图面上,或通过转写纸转印于石面,经过处理即成印版。石印制版系手工操作,效率很低,但能保持原文字形,尺寸又可以随意放大或缩小,字迹笔画清晰,适用于印刷一色的古籍和字画。在此之所以介绍石版印刷的生产过程,一方面说明这种印刷方法适用于布告这类文字印刷,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石版印刷的速度是无法和现代印刷速度相比的,需要较长的印刷过程。

  “日本军司令官布告”长110厘米,宽75厘米,右起竖写“日本军司令官布告”,以下15行447个字,每行34个字(4行自然段落除外),落款为“昭和六年九月十九日、大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为手写楷书体,石版印刷。布告的左上角印有红色的“关东军司令官之印”。其具体印刷过程是:在布告的文稿拟定后,又工工整整地抄写在打好格的专用纸上,然后经过整版、修版后进行晒版,再反贴在印刷用的面版上进行印刷,每小时可印500张左右,因每次只能印单一色,而“关东军司令官之印”为红色,故还得重复印刷一次。通过这张布告的具体印刷过程分析,可得出这样的结论:从9月18日夜10时20分日军爆炸柳条沟铁路到次日中午布告贴满沈阳城内,在这短短的10几个小时内是不可能完成此布告的整个印刷过程的。
作者:沈燕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