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日本投降 > 日本战犯 > 侵华日军部队 > 侵华日寇间谍 > 内容正文

日本特务机关在郑州的间谍活动(上)
来源:大河网   2019-01-17 10:17:16


日本驻郑州领事馆(资料图)

  郑州地处中原,70多年前曾是日本“东亚战略”入侵中国腹地的重点之一。日寇从设领事馆开始,派遣间谍刺探情报,出动飞机轰炸,疯狂的军事侵犯,野蛮的烧杀抢掠,在郑州犯下了滔天罪行。加之“水、旱、蝗、汤”四大灾害,给郑州人民带来了沉重灾难。

  日本人在郑州设立领事馆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三省先后失陷,冀东、察北也变成敌人的属地,甚至华北各省也成为日本的练兵场。”近日,郑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薛稳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因此,日本侵略者便认为中国的抗战防线已移到黄河沿岸。同时认为郑州是平汉、陇海铁路交通的中心,也就是中国将来抗战的重要地点。因此日本人在郑州设立领事馆进行间谍活动,为整个侵华战略做准备。”

  记者在郑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业务三处处长朱建新的带领下前往郑州火车站附近的原日本驻郑州领事馆旧址查看详情。日本驻郑领事馆旧址位于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东三马路80号。1931年至1937年七七事变期间,日本人在郑州设立领事馆。日本驻郑州领事馆占地1.92亩,有楼房两座,房屋52间,隶属于日本驻汉口总领事馆。

  1922年3月2日,北洋政府国务会议批准郑州开为商埠。1929年7月后,日本就为在郑设立领事馆一事和中国政府举行会谈。1931年1月,中国国民政府行政院第11次国务会议同意备案。1931年1月19日,日本驻武汉总领事田中偕书记员和警官离汉赴郑筹备领事馆开馆事宜。1931年2月7日,国民政府主席兼行政院长蒋介石发出第277号国民政府令,予以批准。至此,日本第一次在郑州设立领事馆。日本外务省任命汉口总领事馆领事田中庄太郎为驻郑领事馆领事。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驻郑领事馆闭馆,人员撤至上海。1935年10月15日,原日驻汉口领事馆秘书、新任驻郑领事馆领事佐佐木高义等到郑,在福寿街132号汉奸董方城私寓临时办公。21日,经河南省政府主席刘峙批准,驻郑领事馆仍在东三马路80号办公。1935年12月28日,郑州学生为声援一二·九北京爱国学生运动,到日本驻郑领事馆门前示威游行,领事馆闭馆。1936年2月,日本驻郑领事馆第三次开馆,易名郑县日领事馆。2006年6月,日本驻郑领事馆旧址被河南省人民政府批准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日本领事馆设立后,一面开设“商店”贩毒转移当局视线,一面为配合日军侵华盗窃政治、军事情报,并进行策反活动。如日本人在郑州西关王都堂坟(明代都御史王彰的墓地)附近,救火会隔壁(现二七纪念堂后边)开设一所福原商店,店内有五六个日本人及华人数名(实为特务、汉奸)。店内货物不多,主要是暗中推销海洛因,利用官、商、地痞等盗窃机密情报。随后,他们还收买汉奸在德化街开设一处西药房——大众药房,实际上专营海洛因、吗啡等毒品生意。

  易守难攻的神秘建筑

  说话间,我们来到郑州最繁华的地方——郑州火车站银基商贸城附近,呈现在记者面前是一栋“中西合璧”的二层小楼显得神秘而沧桑,这就是原日本驻郑州领事馆旧址。灰色的墙砖、红色的木窗、堡垒状的主楼,一间间古色古香的居室房屋,与当地建筑风格迥异,铜色玻璃吊灯与雕花门把手浸透着历史的迷雾。朱建新告诉记者:“70多年前日本军国主义外交情报机构以此处为掩护据点,处心积虑地搜集、刺探中原各类军事、政经情报,为全面侵华战争精心准备。”

  步入领事馆旧址,大门前竖立着“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石碑、“原日本驻郑州领事馆旧址”介绍牌,大门为红色铁皮门,十分厚重,若完全关闭,门缝密闭不透光。

  朱建新说:“日本驻郑州领事馆先后历经建立、撤离、恢复、再撤离的过程,它是抗日战争前夕,日本在中国设立的为数不多的外交机构之一,也是日本在中原地区建立的唯一外交机构。”

  我们来到主楼,主楼为两层,共有十几间房,多数房间地板为纯木质,层高近五米,建筑内部通体透明、宽敞明亮,各房间均有大门相通,格局错综复杂。主楼一层小屋内,红色木质地板之下还隐藏着一座极为隐秘的地下室,这是防空洞。地下室第一个层面深5米,有一个约8平方米的小室,室顶部全部由厚约4米的钢筋水泥加固。再往下,顺着一段约4米长的斜坡进入第二层,深约13米,该层共有小型洞室3个,每室约3平方米左右。看着这些,朱建新感慨地说:“日本鬼子对这个建筑可以说是处心积虑,易守难攻,天衣无缝。他们尽管为侵略中国挖空心思,但到头来还是以失败而告终。”

  日本间谍傀儡董方城

  这栋建筑是谁建的呢?朱建新介绍:“这是日本间谍傀儡董方城所建。董方城在当时只是一个泥瓦匠,为了个人私利,弃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受日本人利用,为日本人在中国的间谍活动提供种种帮助。在间谍案案发后,1937年4月17日这一日本傀儡终于被捕,大快人心。”

  民国初年,日本人鉴于郑州位居中原,交通便利,四通八达,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想在郑州设立商店,来掩护其在郑州从事的特务活动,于是托董方城买下福寿街北首路西一带的地基。地基购妥后,由董方城承包修建,董方城在其中获利极丰,日本人即在福寿街设立洋行,董方城自此以后和日本人联系密切,他由一个泥瓦匠一跃成为一个百万富翁,这其中他与日本人做了多少危害国家利益的勾当不言而喻。

  九一八事变后,各界民众抗日情绪高涨,日本人就以董方城为傀儡,将洋行以董方城的名义经营,之后相继离开郑州,后来郑州抗日救国会将该洋行查封,董方城利用在当地的一些关系,使该洋行免予没收,并在民国22年启封,董方城将其改名为大中打包厂。郑州各界民众对他的亲日汉奸作风表示不满,碍于舆论,董方城不敢再明目张胆与日本人来往,由他的管家出面代替。东北三省沦陷后,接着察北、冀东都相继沦陷,华北形势岌岌可危,抗日救国迫在眉睫,日本人也在此时派大批间谍来到郑州恢复特务活动,就在这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董方城竟然让日本间谍在其家中从事特务活动数月,其行为简直令人发指。

  1937年4月17日,董方城终于因有汉奸嫌疑被捕。经调查后,他与日本人的丑恶勾当终于大白于世。但在抗战爆发不久,董方城即被释放,至于被释放原因,至今也是个谜。

  爱国学生袭击日本领事馆

  “1935年,日本侵略势力进一步伸向华北,制造了一系列旨在夺取华北统治权的严重事件。12月9日,北平学生5000余人举行大规模的抗日救国请愿大游行,爆发了震惊世界的一二·九运动。”记者从火车站回到郑州市委党史研究室,该室副主任孙红旗告诉记者,“一二·九运动得到郑州学生的响应,以郑州扶轮中学、中正学校、中原学校、明新中学、职工学校等为主体,于12月19日创建了郑州市学生联合会,发表宣言,声援北平学生,通电全国,要求政府抗日。”

  12月18日“学联”组织郑州市18所中学师生2000余人同仇敌忾,冒雨集会、游行示威。当游行队伍沿途经德化街、大同路、乔家门、东三马路时,参加者已扩大到万人以上。爱国学生慷慨激昂,在街头痛斥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至东三马路冲破国民党军警封锁,用砖、石块袭击了日本驻郑州领事馆,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日本侵略者滚出中国去”、“誓死不当亡国奴”的口号声惊天动地,迫使日本驻郑州领事馆降旗、闭馆离郑。

  “对风起云涌的郑州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河南民报》曾于1935年12月26日—30日作了系列专题报道。”孙红旗一边介绍,一遍找出资料让记者查看。记者看到,《河南民报》对此有三组报道:一是焦作工学院赴南京请愿团140余人应邀至郑州扶轮中学大礼堂,召开郑州中等学校学生爱国演讲会;二是郑州学生在大雪纷飞寒风凛冽之际,扶中、明中等18所学校2000余人,从陇海体育场结队出发,游行示威,声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罪行和国民党政府不抵抗政策;三是郑州学生数百人齐集陇海车站卧轨索车赴(南)京请愿,要求政府抗日,致使陇海、平汉两大铁路中断。

  “对于郑州的学生运动,巴黎《救国时报》于1936年1月9日报道二则:郑州学生占领车站,要求车辆赴京请愿;郑州学生2000余人,举行反日示威。这些都引起了国际关注。”孙红旗说。

  日本间谍罪犯被引渡

  1936年2月11日,日本

  驻郑州领事馆恢复,易名郑县日领事馆,并举行开幕典礼。“开幕式当天,国民党郑州市、县军政官员等20余人应邀参加、祝贺。这真是有点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朱建新说,“郑县日领事馆隶属日本驻汉口总领事馆。此后,日本人变本加厉进行特务活动。”

  “日本之所以选择在郑州设立领事馆,和郑州在我国抗战时期重要的战略位置有关。20世纪初,京汉铁路与汴洛铁路在这里交会,郑州迅速成为以棉花贸易为主的商业活动中心,逐渐获得了南北商品集散地枢纽地位,这自然引起了力图扩张的列强关注。对当时的日本而言,除了经济上的需要,在此设立领事馆,更为辅助开展侵略中国境内军事行动建立起来了一个情报搜集窃取工作的战略前哨。该领事馆披着合法外衣,从事非法活动,开设‘商店’贩毒,转移当局视线,配合日本侵华搜集政治经济、军事情报,进行策反及间谍活动等。”郑州大学历史系教授徐有礼告诉记者。

  1936年下半年,由天津的日本“中国驻屯军”策划,日本在中国各地增设特务机关,尤其重视向黄河南北发展。当年夏天,日本人志贺秀二(志贺)、田中教夫(田中)、山口忠勇(山口)奉命来到郑州,他们在郑县日领事馆庇护下,在大同路通商巷9号百花银楼后院,以“文化研究所”的名义做掩护,设立特务机关。以豫陕甘三省为行动范围,收买汉奸,收集情报,私设电台,刺探我国军政情报。日本人在郑州“文化研究”的举动,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河南一区专署多次派人向郑县日领事馆提出口头质问,日方领事佐佐木高义反复声明该所纯为文化机关,并无其他用途。

  当年9月,志贺收买汉奸赵龙田,在豫北道清铁路沿线和黄河沿线,对当地驻军和要塞工事情况进行调查。11月25日,赵龙田赴西安,因行动可疑,被有关部门拘捕。西安事变发生后,赵龙田趁乱逃脱回郑州,继续从事间谍活动。

  1936年年底,日间谍活动被郑州当局察觉,郑州当局通知郑县日领事馆,即报经天津日军驻屯军将间谍引渡离郑,具体引渡几个特务,引渡的谁,并无资料查考。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