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22次会战 > 内容正文

太原会战
来源:抗战纪念网综合   2018-08-30 17:23:47

  太原会战(1937年9月—11月),是抗战爆发后,中国第2战区部队同日军华北方面军在山西省北部、东部和中部地区进行的大规模的战略性防御战役,为中日双方在华北进行的第一场大规模会战。太原会战主要包括平型关战役、忻口战役、娘子关战役、太原保卫战等。 [1]

  太原会战历时2个月,是抗战初期华北战场上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持续时间最长、战绩最显著的一次会战。日军参战总兵力约合4个半师团共14万人,伤亡近3万人。中国军队参战总兵力6个集团军计52个师(旅)共28万余人,伤亡10万人以上。最后会战以中国失利告终,从此国民革命军在华北的正规战争宣告结束。 [2]

  历史背景

  1937年9月4日,华北方面军决定香月清司的第1军进攻保定,同时令位于宣化一带的板垣征四郎之第5师团西进至蔚县,以策应其第1军进攻保定。北路在宣化的三浦敏事之第21旅团,向西南经深并于9月9日至花稍营、井儿沟,10日至阳原,9月14日经南村而占领了广灵,到达蔚县以西地区。北路在宣化的三浦敏事之第21旅团,向西南经深并于9月9日至花稍营、井儿沟,10日至阳原,9月14日经南村而占领了广灵,到达蔚县以西地区。第5师团进入到蔚县、广灵的前后,沿平绥线进攻的关东军“蒙疆兵团”,在9月13日占领了大同,17日占领了大同西南的尚希庄和大同以北的丰镇;沿平汉路进攻的香月清司第1军于9月19日攻占了定兴。 [3]

  1937年9月25日,关东军“蒙疆兵团”攻占朔县、应县、浑源以南的内长城各地,混成第2旅团于28日向内长城进攻,占小石口,然后即经双秆树、龙王堂,向繁峙前进,第15混成旅团27日晨突进了茹越口,29日占领了繁峙。独立混成第1旅团10月2日占领长城线上的杨方口和长城内的宁武。 [3]

  1937年10月1日,日本首相召开有外相、陆相和海相参加的四相会议,决定了《处理中国事变纲要》,纲要规定行使武力的主要地区在河北、察哈尔两省和上海方面,还没有进攻太原的企图 [4] 。但是,日本的“华北方面军”对上述纲要有不同的看法。9月30日,“华北方面军”作出了《关于收拾事变策略的意见》 [5] 。关东军在10月11日制定了《处理中国事变的具体方针纲要》,日军统帅部同意了“华北方面军”和关东军的意见。

  内长城防线被日军突破,太原形势危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为挽回危局,遂决定转用平汉线兵力,巩固山西防御。 [6]

  对保卫山西的作战,中共中央极为关注。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一直同阎锡山保持着频繁的接触,多次参与一些重要作战计划的研究,以协调共同作战。针对阎锡山把作战地区划分为左、中、右三个地区,以主力用在正面防御的作战计划,周恩来指出:“在中地区,应以小部队箝制当面之敌,而以主力把敌诱到代县、忻口一线,求得侧面出击,加以消灭;右地区的部队要进行广泛的游击,以牵制敌军;左地区兵力较弱,可向宁武南北游击,破坏和阻止敌军的前进计划。 [7]

  兵力对比

  日军

  日军出动4个半师团约14万人,意在消灭中国第二战区主力,夺取太原。 [8]

  中国军队

  中国方面有6个集团军约28万人参战,计划歼灭来犯之敌,遏制日军在华北的攻势。 [8]

  战役过程

  兵力准备

  · 日本方面

  1.日军进攻山西的方针和计划

  1937年10月1日,日军突破茹越口、平型关一带之内长城防线,侵占大营镇、繁峙等地之后,日军中央部令华北方面军“以一部兵力在山西省北部作战 占领太原”;令关东军“以一部入列华北方面军指挥下”,并应“为以上作战提供方便。 [9] ” [10]

  华北方面军于当日夜半即命令关东军位于内长城线以南的各部队,归第5师师长指挥;同时命令第5师以主力在代县集结,准备攻占太原。 [6]

  1937年10月3日,第5师由大营镇向代县附近集结。4日,将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的主力列入该师指挥。 [6]

  1937年10月7日,萱岛支队(以中国驻屯军步兵第2团为基干编成)到达大同,也配属于第5师 。至此,忻口作战日军的战斗序列为:司令官板垣征四郎中将,下辖第5师、独立混成第1旅、混成第2、第15旅、堤支队、大泉支队、萱岛支队等部。 [6]

  1937年10月6日,华北方面军命令沿平汉线南侵的第1集团军在适当时机攻占石家庄,并以一部兵力进入井陉以西的要地,切断中国军队在山西方面的交通,以策应第5师的作战。同时,命令第5师向太原前进,攻占太原。 [6]

  · 中国方面

  1.第2战区的防御企图和部署

  1937年10月1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急令第14集团军总司令卫立煌率第9、第14军及第85师、独立第5旅等部共四个半师的兵力,由石家庄经正大路,转赴晋北增援。并令第2战区以有力一部固守谆县、原平,掩护集中。 [6]

  第2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为了扭转晋北作战的败局,决定缩短战线,将兵力集中于宁武、代县、原平一带,利用忻口要隘与敌决战。为了平息人民的愤怒,推卸晋北作战失败的责任,他又遵照蒋介石的命令,处决了雁北作战夫利的第61军军长李服膺。同时,阎锡山召集有关人员对当面敌情进行分析,判断日军将以主力由大营、繁峙,以一部由大同、雁门夫沿汽车路进攻,另以一部由阳方口附近实行钳制攻击 [11] 。 [6]

  与此同时,阎锡山命令第19军固守崞县,第 34 军之第196旅固守原平,独立第7旅固守轩岗,阻敌南下,以掩护主力在忻县附近之集中。俟各路部队集中完毕后即开始向当面之敌攻击。 [6]

  2.中共中央军委对山西作战的指导和对八路军配合友军作战的部署

  为了争取忻口和太原作战的胜利,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于10月6日致电参加太原军事会议的周恩来,让他转告国民党军事当局:“敌占石家庄后,将向西面进攻,故尤泉关(九龙关)、娘子关两点须集结重兵,实行坚守,以使主力在太原以北取得胜利 [12] 。 [6]

  朱德、彭德怀根据毛泽东的指示,于1937年10月6日、7日,令第115师协同友军向平型关、大营镇之敌进攻,相机袭取浑源、应县,断绝茹越口、繁峙之间交通;令第120师以主力向岱岳镇(今山阴县)以西山地出动,断绝大同与雁门关之间交通,以第358旅主力配合友军夹击宁武以南之敌;令第129师主力进到正大铁路之寿阳、平定地区,积极钳制与打击西进之敌。 [6]

  主要战场

  · 平型关伏击战

  主词条:平型关大捷

  1937年9月21日,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先以2个步兵大队从浑源翻越高山南下,袭击守军第17军侧背,23日占领团城口;再以第21旅由灵丘南进,从正面进攻平型关,遭国民党军第33军第73师抗击,24日又增兵猛攻。第35军军长傅作义率预备军2个师增援,日军攻击受挫。八路军第115师在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率领下,奉命以一部袭击灵丘、涞源敌后,以主力第685、第686、第687团三个团于灵丘县东河南镇平型关东北公路两侧山地有利地形伏击日军。 [2]


平型关战斗

  1937年9月25日,第5师团第21旅团第42联队一部和大批辎重车辆由灵丘向平型关前进,在预伏地区被歼千余人,汽车被毁百余辆(见平型关战斗) [13] 。察哈尔派遣兵团以混成第15、第2旅团东进策应,27日进击茹越口,守军第34军第203旅坚决抵抗,旅长梁鉴堂阵亡,次日茹越口陷落。察哈尔派遣兵团进占繁峙,威胁平型关侧背。30日夜,平型关守军奉命撤向五台山。日军遂陷平型关,西进至代县。 [2]

  · 忻口作战

  主词条:忻口战役

  忻口位于太原以北,居忻县、崞县、定襄三县之交,东托五台山,西倚云中山,滹沦河从两山穿流而过,同蒲铁路和一条公路沿河岸纵贯南北,自古以来为战略要地。从1935年起,就已在此修筑工事。 [6]

  为了占领太原,日军第5师于1937年10月3日由大营镇出发,6日在代县集结。混成第2、第15旅于10月1日由代县沿公路分别向崞县、原平进攻。此时,第2战区第19军王靖国部凭借有利地形,对日军的进攻奋力抗击,迟滞了敌军的行动,并为主力部队集中布防赢得了时间。 [6]

  1937年10月5日,第14集团军先头第9军(欠第47师〕到达忻口,占领忻口附近之南怀化一带阵地。 [6] 10月6日,阎锡山下达对日军出击的命令 [14-15] 。


忻口战役中击落的日军飞机照片

  1937年10月10日,第14集团军主力到达忻口,占领忻口东西一线阵地。 [6] 10月11日,中国第二战区忻口前线部队已全部进入指定位置,占领了阵地。第二战区作出进一步的调整部署:将中央军担任的25至30公里的正面防线再划分为3个作战地区,将中央军区分为3个兵团,分别防守3个作战地区。并令傅作义率总预备军加入中央军作战。仍由卫立煌任总指挥,傅作义任副总指挥。 [16]

  1937年10月12日,第2战区又令第7集团军总司令傅作义率第35军及第61军之独立第2、第3旅等部开赴忻口一带,协助中央集团军作战。中央集团军总司令卫立煌将先后到达忻口地区的部队区分力三十兵团:以第15军军长刘茂恩指挥第15、第17军为右翼兵团;以第9军军长郝梦龄指挥第19、第35、第61、第9军为中央兵团;以第14军军长李默庵指挥第14军及第85、第66、第71师为左翼兵团。各部队由卫立煌统一指挥,在12日前展于忻口以北龙王堂、南怀化、大白水、南峪之线,准备与敌决战。 [6] [17]


忻口战役时我军炮兵阵地照片

  日军在10月8~11日占领崞县、原平后,企图一举攻占忻口,直趋太原。10日,其第5师从代县向忻口前进。12日,日军各部队集结于原平附近。板垣征四郎将混成第15旅及堤支队等部编为右翼队,第5师力左翼队,于13日开始向忻口阵地攻击。因两翼有五台山和云中山相阻,日军集中5000人兵力,在飞机30余架、坦克50余辆、炮50余门掩护下,采取中间突破的战法,向中央兵团第9军第54师之南怀化阵地及左翼兵团之阎庄阵地发起猛攻。战至10时许,南怀化沿河工事被毁,守军伤亡殆尽,日军乘机渡河,突破南怀化阵地。郝梦龄即以第17军第21师两个团增援堵击,卫立煌派第14军之第10师及第61军新编第4旅协力夹击突入之敌。激战终日,毙伤日军3000余人,击毁坦克22辆,恢复南怀化东南高地。向阎庄进攻之敌,至黄昏时,增加到3000余人,突破守军前沿阵地。 [6]


忻口作战·中国军队防御部署要图,1937年10月6日

  1937年10月13日夜,卫立煌组织部队向日军实施反击,企图围歼突入之敌。14日2时,反击开始后,中央兵团之第35军第218旅向南怀化以北之弓家庄日军反击。日军1000余人则向第9军第54师之第161旅下王庄阵地攻击。第218旅以一部增援第161旅,旅长董其武率另一部继续向弓家庄日军反击,7时攻克弓家庄。8时,日军1000余人,坦克10辆在飞机15架、炮20余门的掩护下,向下王庄至弓家庄一线反扑。守军连续打退敌人四次冲锋,董其武身受重伤,仍率部将日军击溃。在中央兵团对南怀化附近日军开始攻击之际,日军亦增兵向南怀化反扑,战斗甚为激烈。经一日激战,南怀化阵地又为日军占领。右翼兵团经一日激战,于20日将当面日军压迫于滹沱河东岸至灵山脚下一带;左翼兵团于拂晓攻占旧练庄,遇日军增援部队反扑,激战终日,成对峙状态。 [6]


忻口作战·中国军队转移攻势战斗要图,1937年10月14日日—16日

  1937年10月14日20时许,卫立煌亲率独立第5旅至忻口督战,将指挥关系作了调整:由第61军军长陈长捷指挥第21师、独立第2、第3旅(欠第4团)及新编第4旅,负责肃清南怀化之敌 ;由郝梦龄指挥第54师附第217、第218旅及独立第3旅之第4团等部,担任忻口——正面守备及向当面之敌反击。 [6]

  1937年10月15日,忻口正面守军向中泥河、东泥河之敌反击,曾一度攻占中泥河,但在日军增援到达后,被迫撤回。攻占南怀化之日军,自拂晓起,继续向1300高地攻击,情势极为严重。左 、右翼兵团经一日激战,仍与日军处于对峙状态。 [6]

  卫立煌鉴于南怀化为全线锁钥,关系忻口战役的全局,遂决定集中第21师、独立第2、第5旅及新编第4旅等部共5个旅的兵力,歼灭南怀化日军;并以第68师由秦家庄、旧练庄向前后城头行动,夹击该敌。限于16日零时前后开始攻击。阎锡山得知当面之敌增加,恐中央集团军兵力不足,遂电令朱德总司令指挥所属截断敌后交通,以阻敌续增;并即派第73师及第101师之第201旅等部,迅速轻装赴忻县,归傅作义指挥。 [6]

  1937年10月16日2时,南怀化阵地反击战正式展开。第218旅由弓家庄向南怀化敌侧背攻击,7时攻占旧河北,9时占领南怀化北端河岸。是时,日军飞机10余架,协助其地面部队一再反扑,终被击退。郝梦龄率部向占领南怀化之敌奋勇反击,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战斗异常激烈。经昼夜激战,占据南怀化以南之日军,大部被歼。此战,日中双方军队均伤亡数千人, 9军军长郝梦龄中将(牺牲后被迫晋为上将)、第54师师长刘家琪少将、独立第5旅旅长郑廷珍少将等,均壮烈殉国。连日鏖战,部队伤亡惨重,卫立煌除派陈长捷统一指挥中央兵团各部队继续作战外,并电呈蒋介石,请求迅筹援军。蒋介石即派第22集团军之第41军由潼关一带兼程驰援。阎锡山也急令第94师及第177师之第529旅由五台山之耿镇、龙泉关一带星夜赶赴兰台镇、二十里铺间,归卫立煌指挥。 [6]

  与此同时,日军汽车400余辆,满载步兵,由团城口西进。卫立煌遂决心固守阵地,以等援军到达,再行反击。乃令第217、第218旅分别撤至忻口附近集结;第54师界河铺北岸之一部亦撤至界河铺以南占领预备阵地。并以第19军军长王靖国为中央兵团总指挥,第61军军长陈长捷为副总指挥。是日24时,卫立煌又对部队部署作了调整,将部队区分为左地区队、右地区队、中央地区队(即原左、中、右翼兵团),分别配置于张家庄、灵山、界河铺、大白水、南峪之线阵地,待后续部队到达,再由两翼转移攻势,包围歼灭当面之敌 [18] 。 [6]

  1937年10月17日至19日,日军陆空协同不断向中央集团军之灵山、南怀化东北高地、官村、大白水等阵地猛烈攻击。守军击毁其坦克、装甲车各20余辆,使日军攻击未能得逞。自20日起,日军先后对中央集团军各阵地施放大量催泪性毒气,并向守军阵地实施爆破。 [6]

  1937年10月22日,日军增援部队萱岛支队也投入了战斗。守军顽强抗击,并适时组织反突击,双方形成拉锯战,战至11月1日,守军虽“战斗员伤亡三分之二以上”,“日耗两团上下 [19] ”,但阵地仍巍然屹立。 [6]

  还在日军准备向忻口进犯时,八路军各部队即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的部署,向敌侧后展开了积极主动的攻击。第115师独立团于10月10 日夜,攻占涞源县城。第120师之第358旅主力于10月8日,夜袭宁武县城。该师雁北支队于10月1日袭占朔县以北之井坪镇(今平鲁县城),4日又收复平鲁县城(今平鲁镇)。接着该支队对同蒲铁路朔县至大同段展开破袭战,10日在辛庄伏击敌运输队,随即逼近大同。当日军主力于10月中旬向忻口阵地发起攻击后,八路军向该敌两翼及后方广泛展开了游击战。 [6]

  第115师之第344旅主力于10月13日至14日在平型关东北小寨村附近,断绝日军交通。15日,截击由灵丘方向驶来的日军汽车130余辆,并打退该敌一个营的数次反扑,迫其退回灵丘。接着第344旅主力干当日夜袭团城口,随后收复平型关及浑源具城。第344旅之第688团于15日夜袭沙河镇日军,缴获大批粮秣和军用物资。18日,该团又一举攻克繁峙。 [6]

  第115师独立团和骑兵营等部,则向察南、冀西之敌展开进攻。15日,独立团于广灵以南之冯家沟设伏,歼灭日军步骑兵100余人,缴获满载军用物资的大车120余辆、骡马300余匹。16日乘胜收复广灵县城。随后收复灵丘、蔚县、易县、浑源、阳原等县城。向冀西挺进之骑兵营等部,于18日克复曲阳县城。至29日,骑兵营等部又连克平山、唐县、完具等城,严重威胁了日军平汉铁路北段的交通。 [6]

  经20余天的作战,第115师先后收复县城10座,切断了张家口至代县间日军后方交通线。第120师向进攻忻口之日军右翼及后方展开广泛袭击。其第358旅旅部率第715团于10月13日夜向崞县西南之日军进击,一举攻占大牛店。随即于14日乘胜向南北大常、永兴村之敌进袭,毙伤日军120余人。第358旅之第716团深人日军侧后,打击敌人的运输队。18日,该团在黑石头沟公路两侧进行伏击,毙伤日军300余人,击毁汽车20余辆。20日夜,又以一部袭占雁门关;另一部破坏了广武至大和岭间的公路及桥梁,一度切断了雁门关至忻口的交通。 [6]


正太路石家庄附近战斗经过要图,1937年9月28日—10月10日

  第359旅(欠第718团)在日军向忻口阵地发起攻击之时,星夜由平山地区进至忻口西北侧击敌人。10月23 日,该旅在阳明堡西南之王董堡伏击日军运输队,毁敌汽车7辆。此后 ,不断袭扰过往日军,使敌交通运输进一步陷入瘫痪。由于第115师和第120师的积极作战,使进攻忻口之日军与大同、张家口的交通中断,粮、弹、油料等供应断绝,迫使敌人不得不借飞机来输送给养。卫立煌10月24日在给蒋介石的密电中称:“敌自雁门被截断,粮秣极感困难,现向地方征发杂粮中。 [20] ”为此,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连电嘉奖,蒋介石于10月17日致电朱德、彭德怀:“贵部林师及张旅,屡建奇功,强寇迭遭重创,深堪嘉慰。 [21] ” [6]

  日军在地面攻击受挫,遂由代县西南之阳明堡机场频繁出动飞机,加紧了对忻口阵地的轰炸 。此时,八路军第129师先头部队第769团,进抵滹沱河南岸苏龙口一带,发现日军飞机不断由北岸的阳明堡机场起飞,遂决定出其不意,夜袭机场。 [6]

  10月19日凌晨,第769团各部队分别进至预定地区。担任主攻的第3营顺利偷渡滹沱河,潜入机场,发起攻击,经过1小时激战,共毁伤日军飞机24架,歼灭日军100余人,八路军伤亡30余人,营长赵崇德光荣殉国。这一胜利,沉重打击了敌军士气,使日军在忻口战场上一时失去了空中力量。八路军各部队的积极作战,切断了敌后方运输线,削弱了日军的进攻力量,大大减轻了国民党军正面防御的压力,起到了暂时稳定晋北战局的作用。 [6]

  · 娘子关作战

  主词条:娘子关战役

  娘子关位于平定县以东、井陉县以西之正太线上,为晋冀间要冲,是太原的东面门户。 [6]

  日军在1937年10月10日攻陷石家庄后,以一部继续沿平汉线南侵,而以主力第20师等部沿正太线西进,企图迂回忻口、太原侧后,配合其在忻口正面进攻的部队夺取太原。这样,娘子关地区的局势遂告紧张。 [6]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为确保山西,使晋北作战无后顾之忧。”在抽调第14集团军转用于晋北作战之后,又命令第1战区第26路军、第27路军、第3军及第17师等部转用于娘子关南北之线,以掩护第2战区之右侧。阎锡山于10月10日夜派副司令长官黄绍竑赴娘子关统一指挥作战 [22] 。此时,第26路军除留 30师归第27路军总指挥冯钦哉指挥外,其余部队在第2集团军总司令(兼第26路军总指挥)孙连仲率领下入晋增援,正向太原输送中。冯钦哉将第17师配置于娘子关与雪花山一带;第30师及第169师在左翼之张家井、西板山、曹庄一带;第3军在右翼之九龙关、测鱼镇、北障城一带。 [6]


娘子关作战·第一次旧关反击战经过要图,1937年10月14日—15日
 

  1937年10月11日,守军尚未全部进入阵地,日军即开始发起攻击。第17师于井陉附近仓卒应战。 [6]

  1937年10月12日拂晓,日军以飞机支援,战至 18 时,井陉亦被攻陷。长生口、大小龙窝等地也相继被日军占领。据此,阎锡山急令孙连仲率部掉头东返娘子关,加强该线防守。[6]


娘子关作战·第二次旧关反击战经过要图,1937年10月16日

  1937年10月13日晨,日军继续西犯。大小尤窝之敌1000余人向第17师右翼旧关猛攻,战至14时将旧关攻陷。并陉之敌则向第17师正面雪花山阵地攻击,守军奋勇阻击,敌未得逞。为迟滞日军的进攻,当夜,第17师师长赵寿山率部趁夜幕向长生口之敌出击,正当部队攻击进展顺利之际,不意雪花山阵地被日军攻占。赵寿山立即调部队反击,激战至拂晓,部队伤亡逾千人,阵地仍未恢复,不得不退守乏驴岭一带。在雪花山一带战况紧急之时,黄绍竑即令第3军主力向左转移,以策应第17师作战,其第12师于13日夜移至新关一带。与此同时,孙连仲率部抵达娘子关。 [6]

  1937年10月14日,第27师等部向旧关、核桃园及大小龙窝等地日军反击,曾一度攻占核桃园及大小龙窝。15日1时,阎锡山决定娘子关附近作战由孙连仲统一指挥,并限令16日消灭旧关之日军。15日拂晓,第12师向王家岭及旧关东南地区日军攻击;第27师围歼夫沟附近之敌。 [6]

  经两日战斗,守军共毙伤日军第20师之第77团团长鲤登行一上校以下500余人。16日,守军向旧关等地日军发起全线总攻,战至19日,守军歼敌2000余人,攻击虽有进展,但自身伤亡已近5000人,且第17师阵地乏驴岭被日军攻占,遂不得不停止攻击,撤回原阵地。 [6]


娘子关作战·第三次旧关反击战经过要图,1937年10月17日—19日

  日军对忻口正面攻击受阻,娘子关方面攻击进展缓慢,其华北方面军遂令第1集团军“部署精锐的一部迅速突破正太线方面的敌阵地。”此外,命令第109师的一部“21日入列第1军的指挥下,以协助攻占太原平原。”据此,第 1集团军司令官于“19日命令第二十师以全力击败当面之敌,攻占阳泉平原;又在21日部署归其指挥的第一百零九师的一部(称为“昔阳支队”),沿赞皇-九龙关-昔阳大道进攻昔阳。 [23] ”第20师根据上述命令,将部队分为两个纵队:以右纵队沿井陉—新关—石门口大道及其以北攻击;以左纵队沿微水镇(今井陉县城)—测鱼镇—石门口大道地区前进。 [6]

  自21日起,日军增援部队逐次到达娘子关一带,以步、炮、空联合,向守军阵地展开了全线攻击。守军将士虽经顽强抗击,但因连日血战,部队减员过重,致使防线多处被日军突破 。为此,孙连仲于22日电陈阎锡山,请速调生力军增援。在此紧急情况下,八路军总部命令第129师火速向娘子关东南敌之侧后挺进,寻机歼敌,配合友军阻止日军西进。该师于10月18日抵达平定以东。20日至24日,先后在长生口、东石门、马山村等地,打击进犯之敌。[6]


太原会战广阳战斗中八路军115师的阵地

  1937年10月25日,第129师师长刘伯承决定以第386旅伏击日军第20师约1000余人的辎重队。26日拂晓前,旅长陈赓令第772团第3营在七亘村至甲南峪间地区设伏。9时许,敌进入伏击区,第3营向其本队发起猛烈攻击,经两小时激战,毙日军300余人,缴获骡马300匹和大批军用物资,其余日军逃回测鱼镇。刘伯承判断日军辎重队必将沿原定路线继续西进,决定第386旅在七亘村再次伏击敌人。28日,日军果然以步骑兵400余人掩护其辎重部队经原道西进,11时许进入伏击区。第772团第3营突然发起猛烈冲击,战至黄昏,歼日军100余人,缴骡马数十匹,再次打击了进犯之敌。 [6]

  然而,对娘子关方面的防御,一直没有引起国民党军事当局的高度重视,毛泽东在忻口战役开始前提出的预置重兵加强娘子关防守的建议,也没有被完全采纳,直至日军逼近后,才调部队进至娘子关仓卒组织防御。加上国民党军“在战略上处处防守,兵力分散,此打彼看,不知呼应。紧张方面紧打,兵力不足;无敌地区无事,游兵闲散。 [24] ” [6]

  1937年10月26日,娘子关失陷,守军全线撤退。30日,日军占领阳泉、平定后沿正太路及其南侧大道向太原、榆次继续进犯。晋东战局急转直下。 [6] 阎锡山于10月31日夜间决定忻口地区的守军全线后撤。 [25]

  为了打击进犯之敌,阻止和迟滞日军的西进行动,八路军总部于10月28日率第115师师部及第343旅由五台地区南下,30日抵达平定西南地区,统一指挥第129师及第115师主力,向沿正大路西犯之敌展开了连续的作战。 [6]


1937年10月27日,日军占领娘子关后继续向平定方向进扰。

  1937年11月2日,第129师之第386旅在师长刘伯承、旅长陈赓指挥下,于昔阳东南之黄崖底一带,伏击由东冶头向昔阳进犯之敌第109师第136团一个营。共毙伤日军300余人,战马300余匹,八路军仅伤亡30余人。第115师师部及第343旅在师长林彪率领下,则进至昔阳以西之沾尚镇地区,待机歼敌。11月4日,日军第20师先头两个团通过广阳进至松塔镇,其辎重队及一个营进至广阳。第343旅在旅长陈光指挥下,对敌辎重队发起猛烈攻击,经4小时激战,歼日军近1000人,缴获骡马700余匹、步枪300余支及大批军用物资,日军遭此打击后,不敢贸然西进,已进至松塔镇的两个团被迫回返广阳。7日,第129师主力在第115师一部的配合下,又于广阳以东之户封村地区设伏,毙伤日军250余人。八路军在黄崖底、广阳、户封村等地连续地伏击日军,予敌以沉重打击,从而迟滞其行动达一星期之久,掩护了沿正太路撤退的国民党军。但是,从娘子关方面后撤的国民党军已不能组织有效的防御。致使平定、阳泉、寿阳于10月30日至11月2日相继沦陷。忻口、太原处于日军大包围之中。 [6]

  · 太原保卫战

  主词条:太原保卫战

  太原是山西省首府,由于娘子关方面作战的失利,使太原危在旦夕。阎锡山为集中兵力固守太原,遂决定忻口守军全线撤退 [26] 。根据阎锡山的指示,卫立煌于1937年11月2日下令,对部队的编成、任务区分作了明确的规定。其要旨如下:以第15、第17军(欠第21师)等部为右兵团,第15军军长刘茂恩为兵团长,以主力确保莱水墕、川套里、窑子上之线阵地;以第19、第61军,第35军一部及第21、第47(已到达太原)、第54、第72、第73师等部为中央兵团,第19军军长王靖国为兵团长,其主力配置于西黄水、育龙镇至周家山之线阵地;以第14军及第68、第71、第94师等部为左兵团,第14军军长李默庵为兵团长,其主力配置于观象坡至西青善及东墕村至天门关之线阵地;以炮兵第5、第23、第28团为炮兵集团,炮兵司令刘振蘅为指挥官,其主力占领凤楼阁、阳曲镇及栏岗村等阵地;以第85师及独立第5旅、第529旅为总预备队,分别配置于太原、新城村、新店村附近;飞行队由陈栖霞为指挥官,负责轰炸由忻口南进之敌。 [6]


太原城保卫战经过示意图,1937年11月6日—9日

  各兵团接受命令后,当即于2日21时开始向指定位置转移。在忻口撤守的同一天,阎锡山在太原召开军事会议,确定保卫太原的方针是:“利用太原四周既设阵地线,实行依城野战,以阻敌前进,消灭其兵力,待我后续兵团到达,再施行反攻夹击而聚歼之。 [27] ”同时,委卫立煌为第2战区前敌总司令,除第18集团军及第6集团军外,均归其指挥,委傅作义兼太原守备司令。并将第2战区长官部指挥所移驻交城。11月4日,阎锡山等纷纷撤离太原。 [6]

  对于太原的守卫,周恩来一直非常关注。还在忻口战役刚刚开始的时候,即于10月12日向阎锡山等建议,必须转变作战方法,力争在忻口等地区求得小胜利。并指出,保卫太原,必须背靠山地,在野战中求胜利,不应以多数兵守城,或正面堵击,在太原军事会议上,周恩来对受领守城任务的傅作义说:“我愿代表中国共产党,还有全民族,诚恳地对你说一句话 :抗日战争胜利的基础,在于广大人民群众之深厚的伟大力量,请你保重。 [28] ”之后,周恩来一直坚持到11月5日夜,才和八路军驻晋办事处最后一批人员撤离太原。 [6]


太原会战经过要图,1937年10月1日—11月12日

  晋北日军在获悉忻口守军撤退后,遂跟踪追击。11月4日,逼近石岭关。鉴于原预设阵地已难以立足,卫立煌遂决定将阵地转移于太原北郊。与此同时,由晋东方面西撤之部队,除第27路军及第17、第27师撤向太原附近外,其余部队均遭日军截击,被迫向榆次西南撤退。 [6]

  1937年11月6日,由忻口南下和沿正太路西进的日军相继逼近太原城郊。卫立煌除抽调第68师(即独立第8旅)、第71师及独立第7旅等部增援第7集团军守备太原城外,将主力转移至太谷 、交城之线,以阻止日军沿同蒲路继续南侵。在外围防守部队相继南撤后,守卫太原城垣的部队,仅有第35军的9个营及独立第1旅、第213旅等部10个营,共约19个营的兵力。奉命增援守城的部队,除独立第8旅之1个营于6日21时渡过汾河,进入城内外,其余部队均因受阻而循汾河西岸南撤。这样,“依城野战”变成了“孤城独战”。 [6]


日寇步兵第30联队绘制的太原城西北隅战斗经过要图

  1937年11月7日,东、北两路日军在太原附近之狄村、双塔寺等地会合,太原城西汾河河上各桥均为其占领,太原城被敌四面包围。日军以步、炮联合攻城,并出动飞机向城内狂轰滥炸。激战竟日,城外守军大部壮烈牺牲,余部于黄昏撤入城内据守。入夜,傅作义将军亲自登城指挥,鼓舞士气。 [6]

  1937年11月8日晨,日军凭借优势火力继续攻城。战至9时,城垣东北角及西北角被日军轰陷,东、北两面城墙亦被轰开突破口十余处,敌趁机向城内猛冲。守军将士奋勇截击,至午后4时始将各突破口封锁,仅在东北城角一处,仍与敌1000余人展开激烈巷战。黄昏后,日军一部空降于城中大校场,并四出袭击。守军官兵虽奋力血战,但终因伤亡过重,无力再战,被迫于21时由城南门突围,经文水向离石方向撤退。太原遂告陷落。 [6]


进入太原城的步兵第30联队

  会战结果

  在会战中,中国军队以伤亡13万人的代价,给日军造成约2.7万人的伤亡,依旧没能守住太原城。

  会战评价

  太原会战过程中,广大官兵英勇顽强,前仆后继,表现出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爱国热情。尽管由于国民党军事当局在作战指导上有严重失误,处处防守,正面堵击,兵力分散,尤其是对娘子关方面的防御重视不够 ,致使娘子关失守,使战役全局陷入被动,以至太原被日军所占,但它仍不失为抗战初期华北战场上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持续时间最久、战绩最显著的会战之一,也是国共两党合作抗日配合较好的一次会战。 [6]

  历史意义

  太原会战历时2个月,是抗战初期华北战场上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持续时间最长、战绩最显著的一次会战。八路军在会战中有力地配合友军作战,平型关伏击战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忻口会战大量消耗日军有生力量,牵制了日军沿平汉铁路(北平-汉口)南下的作战行动。惟娘子关方面防范疏漏,被日军乘虚而入山西省会太原,虽然最后会战以失利告终,但太原会战是八年抗战中,华北规模最大的一次对日会战。太原会战中光忻口战役就伤亡日军约两万人,创造了华北歼灭日军人数的最高纪录,从此国民革命军在华北的正规战争宣告结束。 [2]

  参考资料

  1. 李巨廉,金重远.第二次世界大战百科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 ,1994-07

  2. 中国抗日战争之太原会战 .新浪网[引用日期2013-09-11]

  3. 王辅(《日军侵华战争》(1931一1945),辽宁人民出版社1990年出版。

  4. 日本外务省:《日本外交详表和主要文书(1840—1945)》,1969年再版本,下卷第370页。

  5. 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中国事变陆军作战》,日本朝云新闻社1983年版,(1)第353页

  6. 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中国抗日战争全史: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1990年11月

  7.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周恩来传》,1989年版,第381页

  8. 金绮寅、杨静:《激战晋中——太原会战》,《黄埔》2004年第6期

  9. 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中国事变陆军作战》,日本朝云新闻社1983年版,(1)第355页

  10. 10月1日,日本参谋本部命令其华北方面军,“以一部兵力在山西省北部作战占领太原”。华北方面军当夜下令第五师集结代县,担任攻占太原任务,并命向保定转进之第九旅抽出两个大队,经平绥线运至大同归还建制。为统一晋北作战指挥,将位于内长城以南的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等4个半旅,划归第五师师长坂垣征四郎指挥。

  延伸资料:太原会战资料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