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黄埔军校 > 黄埔师生 > 黄埔老人 > 内容正文

百岁黄埔老人韩灿如
来源:《黄埔》 作者:张渊   2020-05-28 14:03:35

  韩灿如,1913年正月初八生于重庆忠县塘土坝,家中兄弟姊妹五人,他排行第二。韩家开设于忠县县城的商号经营糖、盐,家中生活优渥。韩灿如幼年在当地私塾就学,后由于军阀混战、土匪猖獗,当地社会动荡不安、民不聊生,韩家商号生意逐渐没落,韩灿如也因此耽误了学业。

  1937年抗战爆发,韩灿如就读于重庆高级职中。国家危亡、民族有难,青年人的满腔热血促使韩灿如毫不犹豫地决定报考军校、从军报国。同年,韩灿如考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特别训练班第6期,编入学生队,于湖北荆州受训。

  1939年,韩灿如毕业后回重庆,先在“四川学生集训总队”任区队长;同年秋,分配至第3战区驻皖南23集团军总部参谋处,任情报科少尉参谋。由于缺乏电台等专业装备,情报工作的开展,除了前线部队的来源外,更多的是穿着便衣、穿关过卡到沦陷区开展敌后工作。

  驻扎皖南期间,23集团军与日军隔长江对峙,没有发生大战役,但小仗不断。部队时常在江西的铜陵、繁昌等地放漂雷,扰乱日军的长江运输。

  韩灿如在总部参谋处工作,对同属23集团军的新4军了解不多。但早在军校时期,韩灿如的同学和好友石中权就是地下党,老师和同学中有不少共产党员,他们私下传阅前苏联的进步书籍,韩灿如也看过《塞上行》等书。大家相处颇为融洽,并没有人去检举揭发。

  1941年,韩灿如经同学邀请,于川军第56军164师参谋处任少校参谋。年底,韩灿如回重庆入“中央训练团”受训。短训结束后,韩灿如奉调驻印军总部运输团,经贵州、云南于1943年初抵达印度,任驻印军总部运输2团2营少校营长。

  韩灿如所在的运输2营有200多人,经过整训、换装,年轻、精干的都被战车部队抽调,其他的补充到陆军各部队。军官随后也分配到作战部队。密支那战役期间,韩灿如被调至14师师部参谋处人事科任少校副科长。

  1944年底,韩灿如所在的14师奉令调回湖南,随后他晋升为第14师师部军械处中校主任。韩灿如回忆,部队不仅配发了新式的美式军装,而且得到了就当时而言极强的火力配备。为了迷惑日军,部队全部换成了国内军装,并撕去了胸章、臂章。一经交火,日军才突然发现他们根本不是我方的对手。

  1945年9月9日,韩灿如回到了首都南京,负责南京市内的日军缴械工作。日军上缴的武器经过验收后清点入库,需要的留下,其他的转交军政部。尽管日军已经投降,但这些枪械不仅干净,而且保养得很好。当时也得到当地民众反映,之前日军把重型装备全部沉在芜湖至南京一线的长江里,上缴的只是轻武器。他们由于还要赶着去上海和东北做接收工作,也没有时间去勘测和打捞。

  韩灿如在东北也参加了接收工作,在沈阳遣返日军战俘的时候,对方曾说过“20年后再见”,很是嚣张。韩灿如很客观地评价过日本人:“严谨、细致、顽强、狡猾、守纪律,不是简单的敌人,对于这样的一个对手绝不能轻视。”

  1947年,韩灿如调任新3军军部直属团任中校团长,直属团主要是负责警卫军部、后勤、补给、人力输出。1948年随部被俘,在抚顺、佳木斯学习了三年半。

  1952年,韩灿如被遣返回涪陵,后在涪陵搬运社工作。1984年,在重庆市涪陵祥瑞水运有限公司退休。

  落实政策后,韩灿如情不自禁地赋诗两首。

  《少年》:少年班超志,印缅有蹄痕。凯歌“八一五”,南京日叩头。

  《回乡》:青山艳阳天,大地人欢畅。勤劳迎盛世,健康享天年。

  韩灿如老人尽管已102岁高龄,视力也有所下降,但身体健朗,三层楼梯可自己拄着拐杖上下,无需搀扶。每天上下午都要去滨江路上散步一个小时。他以豁达、开朗的人生态度,走过了生命中的起起伏伏和挫折磨难,在百岁之际依然平和积极地对待生活。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