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抗战研究 > 抗战文献数据平台 > 平台动态 > 内容正文

“四四”儿童节的由来
来源:抗战文献数据平台 战战   2022-05-24 11:39:34

  大家都知道每年的六月一日是儿童的节日,但大家听说过民国时期的“四四”儿童节吗?让我们一起到抗战文献数据平台,去看看民国儿童节的由来吧!

  中国传统思想中,对于孩子的关心和关爱处于家庭思想的核心。然而现代的儿童观念是随着西方教育思想的传入,才为国人所知。观念的转变之下,中国对儿童漠视与忽略的问题暴露出来。有鉴于此,以中华慈幼协会为代表的社会团体向政府与市民大声疾呼,以各种方式唤起对儿童的重视。“四四”儿童节正是在这样的氛围下诞生的。

  洪罗:《儿童节》,文化生活出版社1937年版,第45页。

  针对如何举办儿童节纪念活动,国民政府颁布了《儿童节纪念办法大纲》。《大纲》对各小学幼稚园、各社会教育机关、以及各家庭应如何进行纪念活动进行了初步规定,并要求各地在此指导之下根据实际情况展开活动。1932年开始,全国20余省市进行了纪念活动,总计各地举行参加小学教职员约12500余人,到会儿童105000余人。直到1935年儿童年的确立,儿童节已经成为全国性纪念节日。每年4月4日,全国各地都开展多种形式的纪念活动。各地举行的纪念大会程序多类似,在唱党歌、恭读总理遗嘱等一系列仪式之后,就是各机关长官致训词、各来宾演说,然后儿童代表答词、呼口号、表演节目、接受赠品,最后表演游艺、奏乐、散会。纪念大会年复一年举行,在重复的纪念活动中,人们逐步认同儿童节,认同儿童地位。

  支念慈编印:《纪念节日史略》,新夏图书公司,第36、37页。

  作为确定儿童节,并颁令全国实施的主体,国民政府及各地的党政机关在抗战全面爆发之前在各地举行的儿童节纪念活动中起着主导作用。南京、上海、武汉、天津等地儿童节均是政府及党部组织纪念会的。当日,党政机关要员出席大会并发表演讲。这种纪念会规模大、人数多、活动方式丰富,但是会中党政机关领导人的发言常和政治息息相关。除了党政机关举办的大型纪念活动,还有各地小学举办的比较结合实际的纪念会。在县和乡村,许多没有条件到城里的孩子,在校长老师的带领下参加本校举办的简单的纪念会。

  《河北省会儿童节扩大庆祝会报告》封面页,河北省教育厅编印,1936年。

  社会上各种教育机构、慈善机构也会进行小型的纪念会。比如,1934年武昌女青年会亦于是日下午三时,借百寿巷该会会议室举行儿童节庆祝大会。此日全市自动参加之儿童共二百余人,除该会各会员以简明词句,讲解儿童节意义外,并放映电影助兴,购备面包饼干,散给各参加儿童。武汉市民教馆、市实验民教馆也于是日专程接待儿童,并于上午九时,在该馆大礼堂举行儿童节纪念会,外界自动参加之儿童及民众学校学生共百余人,济济一堂颇形盛况。孤儿院,市孤儿院附设小学,在慈善会大礼堂内外,满扎花采,上午九时于该堂举行儿童节纪念会,计到全体孤儿童军百余人,秩序井然颇极盛况。1935年,北京市党政机关遵照政府明令在中山公园社稷坛扩大举办儿童节。同时,各学术团体为求普遍起见,亦分别举行儿童节纪念会。四与党政机关组织的纪念活动相比,社会团体举办的纪念活动规模较小,仪式简单,多为百余人,史料记载也颇为简单。这种纪念活动一般针对性比较强,多是以儿童的教育、救济等为主题。抗战爆发后,由于战事紧张、政局动荡,政府无暇顾及节日纪念活动,社会团体逐渐成为进行纪念活动的主体。为了保障纪念会的安全进行,会址不再是以前的大型活动场,而规模也不如以前。此时的纪念活动规模较小,活动主题多围绕抗战救国展开。直至抗战胜利后,政府又重新掌握纪念活动的主动权,成为主办者。 参考文献孙霞:《国家·社会·儿童:南京国民政府四四儿童节述评》,华中师范大学2012年硕士学位论文。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