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抗战研究 > 民间抗战研究 > 学者与自媒体文章 > 橡树 > 内容正文

橡树 | 淞沪会战的国军第1军往事
来源: 流浪的橡树   2022-05-28 08:49:55

图片

  淞沪会战,侵入黄浦江的日军舰队。

图片

  淞沪会战的一辆国军坦克,在巷战中冲向日军。

  1937年8月13日,淞沪抗战爆发。

  南京命令黄埔嫡系精锐第87师、第88师、第36师等部,主动进攻,欲图一举扫荡驻上海之日本海军陆战队。

  当时,日谍、汉奸猖獗,负责上海战事的京沪警备司令部在指挥中因为过于轻敌,屡屡在战事激烈时热衷军队的作战新闻发布,因而为日军探明军情,严加防备,致使国军蓄势而行的雷霆一击最终功亏一篑。

  8月20日,日本方面实施报复行动,遂以日本海、陆军联合组成上海派遣军,跨越远洋,奔袭上海……

  8月22日晚至23日晨,在日海军战舰长门号、陆奥号战列舰等编成舰队的护航、支援下,日军王牌第3师团、第11师团分别在长江口南岸川沙口、狮子林直至吴淞口、张华浜等地域,强行登陆成功。

  至此,日军主力压境,淞沪战场攻守易势,淞沪会战迅疾升级。

  淞沪战场既没有华北日军背靠伪满洲国的地理优势,更没有配套的野战机场以保障日军陆航支援。

  因此,日军要在京沪杭作战,在日本陆、海军的协作作战前提下,多是以日海军作战方案为基础。

  日军决定凭借日军强大的舰队、航母战机支持,向宝山城、月浦、罗店、浏河镇一线发动猛烈进攻,借以包抄国军在上海的退路,重施1932年一·二八事变故技,以求速战决胜,迅速解决这场战事。

图片

  淞沪会战,国军一处防御阵地。

图片

  淞沪会战,日军第108师团一部进行巷战。

  1937年8月23日上午,具有世界顶级战力的日海、陆军协同,转守为攻,向上海国军防线发起了空前猛烈的陆海空攻势。

  近现代史上,一场现代化海陆空军队与几乎近代化轻步兵的军队的激战拉开帷幕。

  鉴于一·二八事变作战教训,闻讯日本增兵,国军迅速编组京沪警备司令部为第9集团军,在继续进攻同时,对日军形成右翼牵制性防御作战。

  同时,国军急调赶赴上海的黄埔精锐第18军、第74军(淞沪会战期间编成),以及皖军、闽军编成的第39军组成第15集团军,由时任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兼第15集团军总司令、左翼作战军总司令陈诚指挥,向登陆日军发动反击。

  日军攻击猛烈,国军防御顽强,鏖战累日,淞沪会战主战场就此从日本驻沪海军陆战队虹口基地等上海市区,转移到长江口南岸吴淞、宝山、江湾、杨行等区域。

  这是处在日军极为强大的海军舰炮、战机火力全覆盖的危险区域。

  第15集团军在此血战不退,付出了淞沪会战最为惨烈、惨重的牺牲。

  日军企图速战速决,仿效七七事变和一二八事变经验解决上海战事失败,于是,日本海、陆军一边相互埋怨,一边妥协配合,各自增加军力,继续投向淞沪战场。

  在吴淞、宝山、江湾、杨行等地登陆与反登陆拉锯战中,因为远程火力完全无法抵抗日军,以南京精锐为主的国军各部只得发起步兵反击,以人海填火海模式遏制日军攻势。

  国军在日本陆海空三军立体的火力熔炉里苦耗抵御,惨重伤亡,势所难免。

  彼时,日机狂轰滥炸之间,游弋外海日军战舰轮番上阵,舰炮齐发,数轮轰炸,坚守在阵地里的多部国军尚未见到日军冲锋,早被日军远火急袭打得血肉横飞,自旅、团、营长以下,伤亡惨重。

  国军一个师上去之后,支持不过两天,就被消耗殆尽……

图片

  淞沪会战在远程火力掩护下进攻的日军步兵。

图片

  淞沪会战期间日军重炮阵地。

  战至9月6日,宝山城失陷,第18军守军姚子青营全部壮烈殉国。

  是日,吴淞主阵地杨步飞第61师伤亡5000有余,无力续战,吴淞失守。

  由此,坚守月浦的第18军夏楚中第98师阵地,也就直接暴露在日军攻势之下。

  激战至10日,拥有上万人枪的第98师能够战斗官兵不过500来人。

  彼时,陈诚坐镇前敌指挥部,亲自训令夏楚中:

  ”月浦为我军唯一枢纽,如弃守,日军即可侧击我军,打通前往上海通道,且使我18军无法撤退。

  尚有一营,你应有营长之决心,以一营挽救全局,如仅剩连、排,你即以连长、排长自任“。

  夏楚中慷慨受命,率残部死守不退。

  此刻,国军第15集团军防御阵地面临全面崩溃,局势十分危急。

  如是月浦有失,日军大举攻击上海,先于国军后续援军赶到之前击退国军,那么,日军极有可能在9月结束战事,使得淞沪会战也就打成了华北平津态势。

  日军速战决胜态势,必然使得中国抗日持久战必然难以实现;使得中国抗日战略遭到无以挽回的全面失败。

  陈诚心急如焚。

  就在国军第15集团军全面战线面临崩溃的关键时刻,胡宗南亲率第1军赶到战场。

  当时,国军第1军无论成军历史,或是官兵素质、作战经验、装备给养,都是国军序列名副其实的一等一的主力军。

  1937年七七事变消息传来,第1军官兵抗日热情高涨,数次请战。

  此后,胡宗南往庐山参加蒋介石召开的军事会议,在8月上旬赶回部队,召集全军的师、团、营长等各级军官传达庐山讲话,要求尽快进行战斗动员,完成作战准备,随时准备开赴抗日前线。

  淞沪会战爆发,8月29日夜间,驻扎徐州的胡宗南第1军即接到全军前往淞沪参战命令。

  就此,同样心急如焚的胡宗南即亲率军部,随首批出发的第1军李铁第1师,连夜赶往上海。

图片

  淞沪会战期间,向上海城内发起攻击的日军炮兵阵地。

图片

  淞沪会战,被战火封锁的苏州河。

  8月30日,第1军李文第78师由河南归德乘火车南下。

  按照作战计划,胡宗南第1军将在无锡集结待命。

  长途行军到达无锡,喘息未定,第1军即收到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陈诚要求参战的紧急命令。

  于是,官兵尚未下车,旋即按照命令,转向火速赶往宝山一线支援。

  胡宗南率部乘火车抵达南翔,准备增援宝山,但是,受日机狂轰滥炸威胁,只得昼伏夜行,等到一路辗转进抵刘行、杨行一线时,宝山、吴淞等阵地已经失陷。

  宝山、吴淞失陷,新的防线尚未建立,上海暴露在日军攻击锋芒之下。

  战局直转之下,危机万分。

  第1军作为生力军,成为左翼兵团部署新的防线的主力部队。

  当时,第1军按照左翼兵团作战计划,火速行军,转向杨行、蕴藻浜、纪家桥防线作战。

  就在陈诚忧心如焚之间,就在日军登陆成功,凭借宝山,淞沪,猛扑而来的关键时刻,第1军第1师终于出现。

  他们于上海的前面,在杨行、蕴藻浜、纪家桥阵地,挡住了呼啸而来的日军。

  血战开始了。

  当时,日军急于速战取胜,以军事胜利封口国际舆论,也企图借淞沪战事展示其国力军力,是以,日军每次攻击,无不倾其全力猛烈攻击。

  日军以战机轮番轰炸,以军事气球、侦察机观测引导舰炮轰炸,狂轰滥炸之后,再以步兵猛烈冲锋,其战力远非缺少远程火力的国军可以抵挡的。

  随着淞沪会战的升级,杨行、蕴藻浜、纪家桥阵地成为淞沪会战的核心战区。

  为减轻日本海军炮火的威胁,利用狭窄纵深坚持防御,胡宗南请示集团军司令部后,决意按照最高统帅部守势待机战略,在杨行一线向南撤至刘行、顾家宅和罗店一线,转移阵地、逐次抵抗。

  ——胡宗南在淞沪战场使用这一战术后来为多部国军仿效,成为弱势国军抵抗日军的较为有效的战术。而后,抗战八年,退后作战,滞缓日军攻击,直至发起反击日军,为国军在正面战场作战的常用战术。

  仅此战事,即可证明胡宗南确具相当的指挥水平。

  其实,战争年代来不得虚假,如是胡宗南真如传闻这般无能、草包,如何可能为国军老牌精锐第1军的军长。

  9月11日,国军退出被日军陆海空火力完全覆盖的杨行阵地,沿金山至刘行公路次第设防,层层阻地。

  当时,第1军防守地域地势低缓,多旱地,少水田,道路良好,桥梁坚固,利于日军步坦协同动作。

  更加上日军作战背靠登陆场,补给容易,战区附近江湾跑马场又有日军抢修的临时飞机场,因而,被日军选作主攻方向。

图片

  侵入淞沪的日舰出云号。

  首次与日军交手,胡宗南判断敌情我情,即向求战心切的各师、旅、团部队长们下达了灵活作战的命令:

  现在对日作战,敌人火力占优势,我们不能单凭勇气。

  必须在白天少活动,利用夜间修补,加强工事,才能减少损伤,持久与敌周旋。

  此后,在参战整个淞沪会战期间,胡宗南日夜在战场指挥,频繁出入战事激烈前敌,临阵指导、指挥作战,官兵见之,无不感奋。

  ——挡在日军主攻前面的第1军第1师,号称国军精锐,其主要火力不过数门75口径山炮。

  实战中,正是第1军不断以战术性后退消耗日军攻击锋芒,随后展开逆袭、夜袭进行反击,这才使得装备极为落后的国军,居然数日之内,和陆海空日军打成拉锯态势。

  可见,如无胡宗南临阵指挥应对有方,很难说第1军在淞沪会战作战如此出色。

  不过,当时中日战力悬殊确实太大。

  国军仓促间抢修临时工事在杨行、蕴藻浜、纪家桥防御日军,既没有地利优势,又缺乏防御纵深。于是,在日军陆海空火力覆盖之下,国军顷刻间便陷入被动。

  在白天只能苦守挨打之余,国军最为期盼,就是等待夜幕降临。

  无论白日战事如何惨烈,每至入夜,国军随即发起夜袭……

  夜色掩护,国军突然反击,和失去舰炮、战机支援的日军近战、夜战,搅浑厮杀,似乎找回了一丝希望。

  第1军训练有素,久经战阵,夜袭之间对撞装备先进的日军,毫无畏惧。

  期间,第1军夜袭作战,当先的第1师第1旅的两位黄埔系旅长李正先、刘超寰,因为亲自率队反击,先后负伤。

  日军数度发起势在必得的攻击,最终还是没有冲破第1军的防线。

  战事危急,第1旅副旅长兼第2团团长杨杰少将亲临西塘阵地前线指挥作战。

  日军炮火凶狠,轮番轰炸后国军阵地已被夷为平地,国军官兵伤亡惨重,阵地危在旦夕。

  1937年10月11日夜间,日军发起步坦冲锋,突破国军阵地,上级询问战况,杨杰回答,尚能支持,不须后援。

  言毕,杨杰旅长愤然持枪,亲率预备队向迎面猛攻的日军发起逆袭,迎面冲锋间,不幸身中数弹,壮烈殉国。

图片

  在淞沪会战殉国的杨杰将军和守护将军遗体的卫兵。

  第1军第1师第2旅李友梅第4团防守杨行主阵地。

  李友梅,黄埔四期,升任上校团长年仅25岁,是当时国军当时最年轻的团长之一。

  该部刚进入杨行镇,即遭日军30多架飞机和舰炮轰炸拦截。

  彼时,小镇杨行火光冲天,顿成废墟。

  李友梅第4团借残垣断壁镇坚守不退,五昼夜间,顶住日军步坦协同攻击十余次。

  此后,李友梅奉命率部转移到杨行至罗店一线阻敌,旋即坚守第1师突出阵地刘行东王宅。

  东王宅是第1军防线的核心阵地,自然也是日军急于突破的核心目标。

  白昼,日军以舰炮、战机轰炸,以坦克当先突破占领东王宅阵地,入夜,李友梅团各位营长则亲率突击队发起夜袭,近战、肉搏,夺回阵地。

  次日天明,日军再施以猛攻,夜间,国军亦再次发起夜袭。

  如此激战不休,直至9月17日黎明,阵地四失四得。

  数日鏖战之后,李友梅团伤亡极为惨重,部下营、连长几乎伤亡殆尽,全团幸存者不过百人。

  这天,日军再次猛攻阵地,李友梅死战不退,不幸遭遇日军炮火覆盖,当场牺牲,尸骨无存。

  是役,第4团伤亡惨重,官兵十损七八。

图片

  李友梅殉国后被追授陆军少将,蒋先生为之题词:气壮山河。

  在日军远火猛攻,地面猛冲的正面,国军第1军还是死战不退,挡在了上海的前面。

  当时在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参谋处作战科中校科长刘劲持《淞沪警备司令部见闻》回忆:

  “胡宗南部接防后,士气旺盛,作战顽强,对敌人寸土必争,每屋苦战,打了一个星期,始终守住阵地,因此伤亡惨重。

  胡宗南一声不叫。

  顾祝同知道了,在电话中说今晚派某部来换防,胡才说再不换防,明天我也要拿枪上火线顶缺了”。

图片

  淞沪会战,杨行阵地的国军一处前敌指挥所。

图片

  吴淞口外的日军舰队和等待登陆的日军。

  后来,坚持到援军换防退下来,目睹王牌第1军悲壮场面,在前线采访的著名报人张季鸾撰文感叹:

  “第1军为国之精锐,如此牺牲,闻之泫然”。

  第一轮鏖战,国军第1军伤亡十之七八,该军自北伐以来蓄积精锐几乎被消耗殆尽。

  淞沪会战期间,素以敢死、善战闻名的桂军赶到淞沪战场,因初次日军交手,不了解日军火力和战法,即在发起集群冲锋之时,遭到日军海陆空炮火急袭,损失惨重,失去战力,退出战场。

  白崇禧比较两军战况,尤为第1军淞沪作战由衷感叹:

  “桂军10个师只打一天,只有第1军能打,该军两个师阵地,始终屹立不动”。

  然而,从杨行主阵地、西塘阵地等暂时退后的、战损极为惨重的第1军并没有退出淞沪战场。

  在补充2000余秦地冷娃新兵后,第1军残部奉命再次凭借残部和新兵,挡在国军苏州河防线的主阵地,迎战日军,掩护淞沪参战国军各集群进行战略撤退。

  此后,第1军在激战多日奉命撤出苏州河防御战之后,该军又次战损高达十之七、八。

  在整个淞沪会战期间,第1军承担主要方向作战,已补充兵员四次,换防接防五次,是名副其实的淞沪会战参战国军主力军。

  期间,第1军16个团,连日苦战,补充数次,其中团、营长以上伤亡,前仆后补,累计伤亡多至一百数十人,连、排长几无幸存者。

  尤其该军第1师,旅长两个,先后伤了三个,团长四个,先后死伤五个,全师连长除通信连长外,余均伤亡换人。

图片

  报考黄埔军校之前的胡宗南。在淞沪会战期间,胡宗南担任第1军军长。

图片

  淞沪会战,进行巷战的日军站在沙袋掩体后面。

  经此一战,第1军战损消耗惨重,使得自广州革命第二次东征建军,全程参加北伐,中原大战所向披靡,走出了蒋介石、何应钦、钱大钧、王柏龄、胡宗南、卫立煌、蒋光鼐、陈诚、刘峙,蒋光鼐等国军高级将领的国军第一主力第1军,就此元气大伤,无法恢复。

  第1军就此退出了国军一流主力阵容。

  因为太多的高级将领、各级军官和老兵牺牲,使得第1军在八年的1945年参加抗战大反攻时,战力依然无法恢复,最初的淞沪会战之光荣终究被新崛起的新1军、第5军等“五大主力”遮挡……

  不过,今天我们回望淞沪会战相关资料依然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当年的国军第1军在淞沪会战,确实打得悲壮,勇烈。后来抗战战绩平凡,既有战略位置趋向后方的现实原因,更有军中精英几乎伤亡殆尽等无奈原因。

  十四年抗战,为纯粹的中国的记忆。

  在91年之前,在抗战爆发当时,受限全国教育和文化落后影响,国民的绝大多数活在闭关锁国的小农天地,几乎不具备现代家国观念。

  对他们而言,无论生活在沦陷区或者大后方,即便日军侵略上门,只要万幸没有直接踏破他们的门户,他们都能够在夹缝间逆来顺受,默默无声地秉承良民思维,吃苦耐劳地生儿育女,传宗接代……

  与之对应,在抗战爆发早期,能够义无反顾走向战场的战士,如非国人之铮铮铁骨与血气凛然的强者,就必然为中国最早接受现代教育和思想觉醒的青年精英。

  回望那段历史,可谓苦涩。

  如果说日本侵华对中国文明进程最大的破坏,那便是以侵略战争,逼迫着中国那个时代的珍稀和宝贵的民族精英,尤其青年精英,为保家国走向战场,最终殉国。

  他们黯然死去。他们大量死去。

  他们的死去,最终却掩护和保护了更多的人得到了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机会。

  抗日战争造成中国优秀的人文和人口资源的损失,产生极为消极、负面苦果,影响中国社会正常发育,可能需要用数以百年的时间去慢慢消化。

  当然,这是一个因为并不具备太多现实价值而少为人思的问题。

  于是,我每每走在机场、火车站、大街小巷,眼望张袂成阴摩肩接踵的人潮,总会唏嘘、感慨着希望,除却我以外,还是应该有人还记得他们吧。

  我们的抗战的英雄必须活着,在我们的记忆里……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