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抗战研究 > 民间抗战研究 > 学者与自媒体文章 > 橡树 > 内容正文

橡树 | 夜袭阳明堡机场始末
来源:流浪的橡树   2022-09-28 11:18:01

图片

▲向部队训话的陈锡联将军。

  抗日战争,是中国军民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为抵抗日本侵略的一场民族圣战。中国军民以弱抵强,浴血抗战,苦撑八年,最终赢得胜利,其中牺牲、艰辛,当为后人铭记。

  1937年,在七七事变和八一三事变以后,日军从平津及华北、华东及京沪杭两个战略方向,发起大规模侵略攻势。

  当时的中国,积贫积弱,中国军队与日军无论装备、后勤等,或者兵员素质、军队素养等,都存在极大差距。

  这是一场中国以步兵为主的,火力投放不过十余米、百余米或者几千米距离的几乎近代化的军队,对抗拥有战机、战舰、重炮、坦克等现代化武器,可以将火力迅速投放数百公里、数十公里、数公里之外的现代化日军的血战。

  9月,日军继续增兵华东战场,淞沪会战持续升级,鏖战愈炽。

  同时,日军在基本稳定平津地区局势之后,旋即以华北日军板桓征四郎第5师团、关东军东条英机察哈尔派遣兵团,向晋北平型关和茹越口、雁门关等两个方向,发起了钳击攻势。

  抗战华北战场规模最大的太原会战及忻口会战就此爆发。

  彼时,日军分路进击,以板桓集团在平型关一线猛攻,以东条集团侧翼进行山地穿插,迂回突破雁北防线。

  日军动作迅速,太原会战帷幕拉开之时,国军第二战区调往晋北的主力集群尚未做好备战,便已隐然处于被两路日军合围态势。

  山西陡陷危机。

  于是,我们在历史课本晓得的平型关战斗、雁门关战斗和阳明堡战斗,以及少为人知的鹞子涧战斗、原平保卫战等等血战,就相继发生在这一时期。

  本文讲述八路军第129师第385旅陈锡联第769团夜袭日军阳明堡机场的往事。

  1937年8月,阎锡山与其他友军头脑会商抗战,过高估计第二战区战力,因而在制定的《第二战区平型关战役计划》里,将其战略明确为:

  “本军以利用山地歼灭敌人之目的,以主力配置于天镇、阳高、广灵、灵丘、平型关各地区……相机转移攻势。”

  第二战区各部主力前移,使得日军在突破天镇、阳高、广灵、灵丘、平型关等防线之后,分进合击,长途穿插,锋芒直指太原。

  10月初,第二战区在姜玉贞旅以几乎全旅殉国为代价,勉强阻敌数日,得以在日军追击的野战态势下,勉强将主力退守忻口东西一线国防工事。

  同时,第二战区精锐卫立煌第14集团军也由冀西驰援忻口。

  忻口,为太原门户。

  如此,作为太原会战最为重要的单元,国军第二战区各部在忻口方向与日军展开空前激战。

  与南线日军华中派遣军在京沪杭战区作战,得到日军陆海空火力支援不同,日军板桓征四郎第5师团和关东军东条英机察哈尔派遣兵团长途奔袭,深入晋中作战,除却所部配置的野战重炮、战车之外,其余则靠其陆军航空支援。

  日军进攻迅猛,物资消耗极大,靠着航空补给,杯水车薪。

  就此,日军只好加派人手组织多支辎重队,分路运输物资,保障后勤。

图片

▲训练中的八路军。

  山西多山地,山地多游击,四面穿行的日军辎重队,也就给了八路军实施山地伏击战的战机。

  课本上著名的平型关伏击战、雁门关伏击战,即发生在这段时间。

  9月底,日军持续作战消耗极大,后勤分队多受袭击,运输不畅,保障乏力,又在忻口外围原平、崞县一线遭到国军顽强阻击,面对国军坚守的忻口防线,不免火力不济,攻击乏力。

  于是,日军攻势衰减,忻口战事也就陷入胶着。

  日军欲图打破忻口会战胶着态势,遂重新部署兵力,开始调陆航部队入晋,进驻位于忻口以北的代县以西的靠近滹沱河的小镇阳明堡,以此作为日军支援忻口会战的主要火力基地。

  阳明堡地方不大,确有晋绥军在国奉战争期间建设临时军用机场。

  在日军向平型关和茹越口、雁门关等防线发起攻势之时,第二战区各部遭遇日军分路穿插、突袭,因而仓促撤退,不及破坏阳明堡机场。

  1937年10月2日,日军在抢占阳明堡机场以后,稍微维修跑道,即开始了向忻口防线发起空袭。

  按照阎锡山、朱德、卫立煌等对忻口会战的部属,八路军作战任务为“截断敌人后方交通,打击来援之敌”。

  忻口会战开始,朱、彭等即以林彪第115师出击灵丘方向,为滞敌攻势相机作战,以贺龙第120师一部尾击日军由宁武南进,截断日军后勤作战……

  其中,八路军刘伯承部第129师第385旅陈锡联第769团,则奉命在代县、崞县以东地区出击,侧击南犯日军后勤线。

  八路军3个主力师里面,刘伯承第129师为八路军东进殿后。

  10月9日,刘伯承亲随第129师师部和陈锡联第769团为前锋,赶到侯马,稍事补充,陈锡联第769团即乘火车北上,在五台县以北山地集结待命。

  10月15日,朱、彭即致电国军左翼主力第14军军长李默庵,通报了八路军将以第129师1个主力团部署阳明堡、崞县之间,用以截击、游击日军后勤线。同时,为扩大袭击日军后勤线战果,他们还要求国军派出相应兵力联合作战。

  次日,朱、彭即向陈锡联第769团下达出击命令:

  “一、忻口北面之敌,昨今两日向忻口及其东西阵地猛攻,均未得逞,伤亡甚大。我贺师张旅主力及陈旅一个团,今晚向平地泉、原平之线袭扰。

  二、七六九团应于明拂晓前出发,进至原平东北之适当地点,分多数支队向原平及其以北地区积极袭扰,以威胁敌之后路,打击敌之来往部队与车辆。

  主力集结于滹沱河东岸相机使用,并注意与左翼友军联络。”

  当时,八路军第115师陈光部的平型关伏击战,以及第120师贺炳炎部的雁门关伏击战,均是八路军在火力贫弱之下对日军实施主动出击的山地作战,即有相当战果。

  因而,鉴于陈锡联第769团初到战场和战局态势,朱、彭的意图,还是希望以第769团隐蔽进至忻口以北的原平东北之适当地点,再效陈旅、贺团战法,于外线伏击日军后勤线。

  彼时,中日陆军相持忻口防线,日军兵力部署没有完成,国军因而分路出击敌后,两军态势犬牙交错。

  如是八路军能够对日军后勤线予以有效打击,日军连续作战如是得不到后勤保障,第二战区或者可以在忻口战役逆转战局。

  因此,朱、彭看到战局关键,这才不断派出各部轮番出击原平至代县一线公路。

图片

▲抗战前夜的红军精锐部队。

  1937年10月14日,八路军总部特务团3营最先赶到原平至代县一线公路。

  此后,3营在营长李和辉指挥下,突袭阳明堡附近公路,一度突入阳明堡……

  然而,日军重视后勤线守备,这时已经调集部队严密防守。

  特务团3营为八路军精锐,装备较为精良,但是相比日军火力却是弱小太多,这般血战攻坚,伤亡惨重,最终被迫退出战斗。

  八路军这次突袭阳明堡镇,更让日军认为八路军主要作战目标为公路线,因而将驻防阳明堡机场及外围主力部署在公路线附近要地。因而也就疏忽了对位于阳明堡镇西南3公里的阳明堡机场的守备。

  阳明堡机场出现防守空挡,也就成为了第129师第385旅第769团的攻击目标。

图片

▲太原及忻口会战示意图,大致阳明堡位置。

  陈锡联,时任第129师第385旅第769团团长。

  相比在雁门关指挥伏击日军,取得雁门关伏击战胜利的八路军第120师第716团的年仅24岁的团长贺炳炎,陈锡联团长更为年轻,当时刚满22岁。

  红军时代,陈锡联在20岁时,即凭战功升任红四方面军师长。抗战爆发,红军改变八路军,建制压缩,原来的军、师、团长纷纷降格。而以陈锡联之资格、年龄,却能够跻身为第129师为4个主力团长之一,可见陈锡联的军事才能必然有其过人之处。

  果然,10月16日,前进至代县以南的苏郎口村一带,陈锡联在接到命令,找到第14军李默庵部某团洽谈联合作战,得知日军在平型关伏击战、雁门关伏击战之后,加强对公路线防御的情况之后,即有了自己的想法。

  陈锡联率部孤军深入,并没有与日军正面硬拼的想法。

  进入战区,陈锡联却找不到“截断敌人后方交通,打击来援之敌”的战机。

  他在发现日军已经加强公路线守备,不易发起公路伏击战之后,即不断派出侦察分队反复侦察战区地形,对朱、彭的“七六九团应于明拂晓前出发,进至原平东北之适当地点,分多数支队向原平及其以北地区积极袭扰,以威胁敌之后路,打击敌之来往部队与车辆”的作战命令,也就有了自己的全新理解,主张。

  彼时,八路军已经有了平型关伏击战、雁门关伏击战两场山地伏击战的经验。为此,刘伯承师长专门致电陈锡联,说明“日本鬼子可以打,但又不好打” ,要求慎重首战。

  如何慎重首战?

  年仅22岁的陈锡联鉴于特务团3营突袭阳明堡公路线作战失利,暴露八路军攻击方向,以及忻口会战战事拉开,代县、原平一线公路线已经成为日军最主要的后勤线,日军因而加大守备等等不利情况,冷静决定再选首战目标。

  左思右想,陈锡联选中了阳明堡机场。

  1937年10月17日,陈锡联派出多个侦察队沿滹沱河河谷及山地反复侦察,终于,非常准确地找到了阳明堡机场的位置。

  然而,阳明堡机场位置并非公路干线,也非“敌之来往部队与车辆”必经之地,第769团贸然出击,非常容易暴露作战目标。同时,选择这个首战目标是否符合朱、彭意图,陈锡联对此也心中无数。

  偏巧,此刻第769团与第129师师部电讯不畅,陈锡联专门召集副团长汪乃贵、 参谋长范朝利、一营营长孔庆德、二营营 长谭德仁、三营营长赵崇德等人商议作战。

  然而,众人议而不决。

  眼见战机难得,稍纵即逝。会场上,年龄最小的第769团一号首长陈锡联不容大家犹豫,果断下令,要赶在10月18日之前,连夜突袭日军阳明堡机场。

图片

▲作战中的八路军机枪阵地。

  阳明堡机场作为日军忻口会战主要空中火力基地。

  然而,日军骄狂,对阳明堡机场的防御确实极为疏忽、空虚。

  每日,日军由阳明堡机场派出战机袭击忻口战区目标,而后降落机场加油、 装弹,或者检修,却并没有特别加强机场防御。是以,除却以前晋绥军修建机场警备工事之外,日军仅在机场周围要地简单修建临时防御工事,警备兵力也不过区区200余人。

  阳明堡机场有公路支线通往崞县,日军以为一旦战事发生,即可快速支援机场。

  可是,阳明堡机场即便防守空虚,第769团孤军前出,分散机动,又缺乏重武器,要想突袭攻坚,确实也很艰难。

  为此,陈锡联决定以全团战力最强的第1营沿公路两侧要地部署,预备次序阻击崞县日军援军,以战术保障突袭阳明堡机场作战。

  10月18日夜间11时,陈锡联在完成外围部署之后,即以第3营第10、第11连、团属机枪连为突击队,潜伏靠拢阳明堡机场。

  而后,陈锡联将团属迫击炮连放在滹沱河南岸,预备以火力支持作战。

  如此谨慎部署完毕,19日凌晨2时,八路军第769团即开始向日军发起首战。

  战斗打响,3营营长赵崇德亲随突击队从东西两侧潜入机场,即对排行三列,每列8架,共计24架日军战机实施攻击。

  阳明堡机场面积为近400亩,大约相当37、8个标准足球场的区域,日军警备队200余人陡遇夜袭,不明所以,兵力不足,又得分散兵力去保护分散四处的机库飞机、弹药库、油料库等目标。

  四处分兵警卫,最终,停机坪上24架战机,防备空虚。

  八路军3营突击队正向停机坪突击而来。

  当时,突击队缺乏重武器,为了突袭炸毁日军战机,在战前即多备有机枪、毛瑟手枪、集束手榴弹等,用于近战、夜战、炸毁飞机。

  如此,两军近战、夜战之下,八路军近战火力占优,又得迫击炮火助战,尤其以手榴弹制敌,因而一连数次击退日军多次反击。

  八路军突击部队顺势也以手榴弹逐个爆炸、摧毁了停机坪上的20余架飞机。

  战至3时,陈锡联眼见机场四面火起,爆炸声不断,认为基本实现了突袭作战目标,于是,他考虑崞县日军快速反应部队即将赶到,即指挥第769团陆续撤出战斗。

  是役,第769团战绩辉煌,伤亡30余人。

  其中,率队突击的第3营营长赵崇德在指挥撤退之时殉国。

图片

▲第769团副团长汪乃贵。

  战后,陈锡联之外,第769团副团长、营长等军官都不太了解阳明堡机场价值,因而对夜袭阳明堡机场战绩、影响,并不清楚。

  10月19日,第769团在向第129师汇报战况时候,第769团副团长汪乃贵抱愧回答:

  “我们只烧了敌人20余架飞 机,没有抓到俘虏……”

  徐向前听完汇报,哈哈大笑:

  “检讨?我应该为你们请功。”

  夜袭阳明堡机场一战,第769团以战术突袭,重创日军在忻口会战初期的主要远程火力,使得日军被迫延迟数日对忻口防线的进攻,对太原会战全局起了极具战役意义的影响。

  第769团这次突袭,得到第二战区及第14集团军等方面的嘉奖。

  此后,根据八路军总部、第129师的要求,第769团团长陈锡联、副团长汪乃贵等人详细报告了突击阳明堡机场的战斗经过和经验。

  夜袭阳明堡战果得到了第二战区和八路军总部的认同、嘉奖。

  此后,八路军总部将夜袭阳明堡战斗捷报予以上报、公布,即在全国引起仅次于平型关大捷的强烈反响。

  彼时,上海、延安、太原等地的群众团体纷纷募集款项慰劳前方将士。海内外华人报刊更是登载八路军夜袭阳明堡机场新闻和年仅22岁的八路军团长陈锡联照片, 使得陈锡联和第769团更是名声鹊起。

  1937年11月,八路军总部发出《袭击阳明堡所得奖金分配》的电报,对民国军委会奖励夜袭阳明堡机场2万元,以及陕北、太原等群众团体募集2.75万元,一并奖励全军。

  其中,参与夜袭阳明堡机场的官兵,每人嘉奖2元。

  袭击阳明堡受伤干部发养伤金10元,受伤战士发养伤金6元。

图片

▲向晋东南进军的八路军129师一部。

  后记:

  夜袭阳明堡机场之后,陈锡联的军事才华不仅得到八路军总部、第129师等主帅重视,更得到了延安的高度认可。

  此后,陈锡联参战、指挥了广阳伏击战、长生口伏击战、黎城突袭战、响堂铺伏击战等等作战,并且在1938年积功升迁第385旅旅长,成为八路军序列最年轻的旅长。

  ……

  岁月沧桑,迩续往事。

  今人看来,在这场为民族求独立、求解放的圣战中,无论国共,无论分歧,曾经的抗日英雄们为抗战立下的功绩,终究应当为后人去敬重、纪念。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