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敌后战场 > 晋绥抗日根据地 > 内容正文

晋绥根据地芝兰村的“挤敌人”战斗
来源:铁血网   2017-12-14 15:30:39

  山西抗战在中国抗日战争乃至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有重大的战略地位和不可或缺的作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深入山西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顽强地抗击日本侵略者,就是山西抗战的核心内容以及现代中国历史的重大事件。

  在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率领下,八路军以山西为实行抗战的立足点和发展抗战的出发地,指挥第1 15师、第120师、第129师三大主力,独立自主地开展敌后游击战争,成功创建了晋察冀、晋冀豫、晋绥和晋西南四个敌后抗日根据地。八路军用革命的“全面战”反对日本侵略者的“总力战”,实施民主政治,发展生产事业,进行武装建设,积累了劳武结合、精兵简政、减租减息、发展经济、民主建设等多方面的成功经验,创造了地雷战、联防战、围困战等丰富多样的战斗形式。八路军在山西的重大战役和活动,有力支撑着整个华北地区的抗日战争,也使山西成为华北抗战的指挥中枢和战略基地;同时,八路军在艰难的环境中成长,在严酷的对敌斗争中壮大,逐步从出发时的4.5万人发展到100余万人,共歼敌124万余人,成为一支为夺取抗战胜利“获得转弱为强的力量”,成为光耀千秋的人民之师、正义之师。八路军及其领导的抗日军民在山西形成的凝聚力和推动力,对于党的建设、军队建设和政权建设都产生了极为重要的意义;八年抗战,山西人民积极参战和倾力支持,伤亡了276.18万人(当时全省人口共有1147万),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

  八路军所进行的艰苦卓绝的斗争,所取得的举世瞩目的成就,所孕育的光耀千秋的精神,都证明了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证明了八路军斗争的正义性及其价值,从而影响了中国乃至世界的进程。今天,我们深入发掘、系统研究以山西抗战为主线的红色文化,突出其核心价值,弘扬其伟大精神,对于我们传承红色革命文化和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于我们净化政治生态、重塑山西形象,都有不可替代的现实意义。

  晋绥根据地芝兰村的“挤敌人”战斗

  晋绥根据地是陕甘宁边区的屏障,也是党中央与敌后各抗日根据地联系的唯一交通要道。日寇对这里极为重视,从1941到1942的两年间即对晋绥根据地大小“扫荡”三十余次,同时还实行了残酷的“三光政策”“蚕食政策”,致使根据地的面积日渐缩小。敌人的疯狂掠夺和破坏,使得人民和部队缺衣少食、生活陷入了极大的困顿中,更为重要的是党中央和敌后各抗日根据地的联系受到了严重的阻碍,陕甘宁边区受到了威胁。于是怎样粉碎敌人的进攻和“蚕食”,扭转这一困局,便成了晋绥根据地党政军民的中心议题。

  1942年10月,毛泽东“把敌人挤出去”的指示精神传道了晋绥区。为了使干部深刻理解毛主席的指示,并坚决贯彻到实际工作中去,11月4日分局于兴县蔡家崖军区驻地召开了干部会议,传达了主席的指示,并结合晋绥地区的实际情况,展开了讨论。大家一致认为:主席不提把敌人“打”出去,或是“赶”出去,而偏偏提出“把敌人挤出去”,这个“挤”字大有文章。有的人为了深刻地领会这个“挤”字,互相肩膀靠肩膀,你挤我,我挤你。经过仔细的琢磨、推敲,大家一致认为:越研究,越了解毛主席指示的正确,只要坚决贯彻,晋绥抗日根据地的局面就能迅速很快转变。同志们越谈越兴奋,一直谈到深夜,仍不肯入睡。会后经过反复研究讨论,分局发出了对敌斗争的新指示,就是要灵活开动脑筋寻找方法,把敌人“挤出去”。

  1943年挤掉芝兰据点的斗争就“把敌人挤出去”的典型事例。芝兰村是个较大的村镇,处于西冶川、原平川和屯兰川的交界处,是八分党政军机关驻地(关头)的门户,地位十分重要。敌人占据了它就会控制整个西冶川,牵制原平川和屯兰川。根据毛泽东提出“挤敌”的方针,华国锋决定动员芝兰镇附近15里的群众搬到八路军控制的晋绥根据地去,对芝兰村实行坚壁清野。1943年2月底,华国锋派民兵在山上监视敌人的行动,命八分区部队和民兵先后掩护芝兰据点周围15里内的群众只用一晚上就全部迁到根据地,使据点周围一夜间成为“无人区”。日军找不到粮食吃,找不到柴烧,只好从城里运来,而当敌人运输粮食、柴草时,游击队就找机会伏击敌运输队。芝兰村的日寇得不到给养,跑出15里外从老百姓手里抢。这时华国锋就组织游击队沿路伏击敌人,让日军付出了极高代价。为了彻底把敌人“挤”走,华国锋决定游击队集中于敌人据点周围活动,白天敌人出来,就派神枪手打冷枪毙伤敌人,半夜则时常放鞭炮,敲锣打鼓惊吓敌人,使敌人惊惧不得安睡。芝兰村只有一口井,离炮楼有数百米,日寇每天出来挑水吃。华国锋就指挥民兵中的神枪手,躲在山梁上专门射杀挑水的日军。日军往往派许多人掩护几个人挑水,卸被民兵神枪手射杀。日军知道游击队不打老百姓,就逼迫抓来的老百姓为他们挑水。华国锋见此情形,就让人们将死猫、死狗和碎头发等扔到井里。日寇无法弄到井水,转而组织了一个毛驴队到附近山沟里驮水。华国锋又在日军驮水毛驴队必经之路埋伏下多个民兵小分队,见到毛驴队过来只瞄准日伪军开枪,打完就跑。日军驮水毛驴队每走一两里路就遭到伏击一次,驮水一次,就要伤亡多人。当地老百姓编了一个顺口漓:“鬼子汉奸护驴队,一天三时来驮水,水没驮上往回跑量喝点驴尿尝尝味o"日军喝不上水,再也无法在这里生存了。1943年7月21日,芝兰村的日军,在文水和东社据点敌人接应下,炸毁碉堡,撤兵西逃,八分区腹地三分之二的土地获得解放,敌进我退的被动局面转为敌退我进的主动局面,进而把对敌斗争的中心由山区转向晋中平川。

  1944年9月,毛泽东得知交城芝兰日寇据点被“挤”掉的消息后,当即向晋绥分局电示:“在其他各分区也令他们开展八分区那样的战斗,打出威风来扩大自己挤小敌人。”时年22岁的华国锋指挥的芝兰战斗规模不大,却成为抗日游击战的典范之一。

  [参考文献]

  1.张国祥:《山西抗日战争史》,山西人民出版社,2005年。

  2.吕正操:《吕正操回忆录》,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7年版。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