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第一次长沙会战 > 内容正文

第一次长沙会战——天炉战法完全胜利
来源:搜狐   2018-08-26 16:34:15

  新墙河和汨罗江(屈原自杀地)之间的地方都是丘陵山地,所有的道路都被破坏了,日军只得乖乖将绝大部分重武器卸下,轻装上阵。另外,日军的辎重车也不能前行,不得不用人力和骡马搬运。人力和骡马的运载能负担得起大兵团作战所需的补给吗?

  冈村断定中国军队会依靠汨罗江防线坚守阵地,所以日军可以放心大胆的前进。

  国军主力的确已经撤到汨罗江一线了,但这并不等于把两条河之间的地盘拱手让给日本人。国军留下了足够的部队依靠有利地形和坚固工事坚守,日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没有重武器,没有充足的弹药,没有充足的粮食,每到一处都得仰视中国军队,从下往上进攻,这就与武汉会战中的大别山作战差不多了,别提多苦逼了,毕竟大别山作战日军补给还是很充足的。可是现在除了硬攻,冈村也没别的更好的办法,日军焦头烂额。

  地图上画的路都变成了田地,小路又没人给带路,你能想象一群外国人钻进中国深山后迷茫无措的心情吗?

  不管了,反正总方向是向南,向南走就没错。

  中国军队早就放弃了死守,趁日军不熟悉地形,不停的发动突袭,夜袭,打不过就走,打得过就往死里打。不仅如此,他们还派出小股部队和游击队袭击日军补给线,这样一来,前线日军的物资供应就更紧张了。

  这与八路的麻雀战其实差不多,只是这群麻雀是巨型麻雀。

  当然,这种战法对日军是构不成致命威胁的,只能消耗日军实力。这就像一种折磨,身体头破血流、疲惫不堪,心理风声鹤唳、疑神疑鬼。

  一周后,日军终于穿过了中间地带,到达汨罗江一线,养精蓄锐的国军主力早就等着欢迎他们了。

  25日,日军全线向汨罗江防线发起进攻,苦战数日,日军渡河部队全部被打回,损失惨重。

  皇军就这点本事?皇军真的就这点本事。重武器没带过来,迫击炮炮弹还不多,这比中国军队都还不如。迫击炮对迫击炮,我凭什么让你过河?当然,中国军队也有一定损失。

  我们撤退,让他们过河。28日,薛岳命令。

  首先要学会冷静。兵败如山倒之际,一定要冷静观察,找到安全的逃跑方向,策马狂奔;乘胜追击之时,一定要冷静观察,瞄准敌人的后脑勺,一板砖抛过去。能做到这点其实很不简单,如果你被眼前的现象所迷惑,盲目地追求最明显的结果而忽视最根本的目的,那么结果只能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甚至芝麻捡不到,还丢了性命。

  如果国军真的在汨罗江挡住了日军,那么冈村会怎么办?冈村不是矶谷廉介,这老鬼子智商很高,一旦日军被挡在汨罗江,他肯定会下令撤退。中国军队会胜利,但是这样的胜利意义有多大呢?敌人几乎完整的撤退了。

  国军的最根本目的是最大限度的杀伤日军有生力量,从根本上消耗和削弱日军实力。所以,要干就干一票大的。

  把日军先放进来,反正汨罗江后面还有捞刀河,捞刀河后面才是长沙。等到日军进攻捞刀河防线久攻不克时,薛岳集中6个师的预备队,以猛虎下山之势,包围樯橹之末的日军,彻底歼灭中路日军。

  这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非贬义),薛岳所运用的战略战术是他独创的“天炉战法”。

  为什么叫“天炉战法”呢?有人说薛岳的战略战术足以法天地之幽邃,穷宇宙之奥秘,为鬼神所惊泣,人事所难测,无以名之,故曰《天炉战》。”

  其实也可以这样理解,天炉战法是将兵力在作战地区布成网状的据点,以伏击、诱击、侧击、尾击等方式,分段消耗敌军的兵力与士气,最后,把敌军拖到决战地区,再狠狠的围歼之。这就像是一个巨大炉子,到处都有火,不断烧烤着日军,等到日军进入核心地带,炉火大作,顿时将日军烧成灰烬。

  扯远了,言归正传。

  冈村以为中国军队扛不住,被迫撤退。于是命令日军加速前进,突破捞刀河,拿下长沙。为什么要加速呢,因为日军补给线一度被中国小股部队切断,前线日军携带的粮食不够了,顶多还能支撑半个月。

  很明显,捞刀河比汨罗江更难跨越,因为中国军队主力全部收缩到这里了。河过不去了,对面都是黑洞洞的枪口。就算勉强过去了,又能怎么样?过去一个死一个,还得被打回来。没有重武器掩护,这种事就干不成。

  大家可能关心,那个绕路的第33师团哪里去了?

  第33师团的路线是经过幕埠山,绕过那几条国军重兵防守的防线,奇袭长沙。冈村之所以把这么个好差事派给他,是因为它是乙种师团,战斗力一般,不适合和第6师团这种亡命之徒玩耍。

  虽然是乙种师团,对于中国军队而言,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薛岳早就料到幕埠山不会太平,所以放了两个军(20军和79军)在山里等着日军,当然这两个军是最一般的军,人数少,火力弱,但这就足够了。

  这可是在山里打仗,坦克巨炮压根用不上,中国军队据险而守,日军只能用步兵仰攻,当活靶子。在山顶上放几门迫击炮,指哪打哪儿,打得日军头都抬不地来。没有迫击炮,也可以扔手榴弹啊。在高处,就是这么任性。

  什么是寸步难行?这就是最生动的解释。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正当薛岳踌躇满志的准备将中路日军歼灭在长沙城下时,一个意外出现了。

  顶头上司白崇禧认为薛岳这样打不对,他认为从岳阳到长沙还没有把日军消耗够,日军现在还有相当实力,现在和日军决战,部队会损失惨重,甚至出现拼光的情况。

  他命令薛岳放弃长沙,继续后撤,撤到衡阳后日军决战。这时候的日军不死也被拖死了,可以轻松解决他们。

  蒋委员长这次没有像之前一样任性,迫不及待的体会指挥千军万马的快感,而是表示自己也不了解前线具体情况,所以不便遥控指挥,但是片区经理必须服从大区经理,所以,他电告薛岳应该听白崇禧的,放弃长沙。

  对于这么一个电报,薛岳依然不予执行。

  抗战胜利后,薛岳很快被排挤下去,所以国共内战几乎见不到他的身影。

  白崇禧决定叫上陈诚(他才是第九战区司令长官),亲自命令薛岳撤军。

  白:为什么不遵令撤军?

  薛:除非蒋委员长亲下手令,否则我不能执行。

  白:你把部队拼光了,长沙一样会丢。

  薛:这样撤军,上对不起党国,下对不起百姓,况且,如果日军占领长沙后停止进军,怎么歼灭日军呢?岂不是白白丢失长沙?

  争执不下,陈诚出马。

  严格地说,陈诚不是一个优秀的将领,而是一个政治家,政治家处理这种问题,那是小菜一碟。

  和稀泥,高水平的和稀泥。

  守和撤都是冒险,既然都是冒险,何不让薛岳一试?

  但是,薛岳,你说你有把握,口说无凭,得立下军令状。

  诺,末将若守不住长沙,提头来见。

  这下都没话说了吧,没话说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准备开打。

  冈村这个老狐狸陷入了郁闷。

  进攻,显然没那个能力,撤军,又抹不开面子。

  皇军的字典里没有撤退二字,撤退就是失败,失败就会让皇军丢了面子。

  底下的几个师团长也觉得再打下去不会有结果,建议撤军,冈村有点想撤退了,但是他想找机会大捞一笔之后撤军,这样看起来体面一点。

  正在岗村纠结时,情报部门给冈村送了一份情报。我们的飞机发现长沙附近集结了大量中国军队。

  冈村吓得一哆嗦。

  原来如此!好歹毒的计策!

  现在不管皇军的面子不面子了,现在撤军,顶多是作战不力,被批一下,如果被薛岳包了饺子,那就是惨败了,得剖腹自杀以谢天皇。

  面子当然没命重要,武士道精神也得灵活运用,什么时候都讲武士道精神那是傻逼。

  冈村不愧是老狐狸,部署得当,使日军撤退并没有演变成无组织无纪律的溃退。

  中国军队发现日军撤退迹象,开始全线追击,日军不敢恋战,狼狈狂奔,伤亡不小。

  10月8日,日军渡过新墙河,回到了先前的地盘。第一次长沙会战结束。

  此战,中国军队以伤亡三万多人的代价毙伤两万多人,打退了进攻长沙之敌,赢得了完全胜利。

  冈村说,我本来就没打算占领长沙。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