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第一次长沙会战 > 内容正文

四次长沙会战,歼灭日军数万
来源:凯迪社区    2018-08-27 15:59:14

  1938年7月,日军开始进攻武汉外围。大战总司令为畑俊六大将,投入陆海空三军35万兵力,调动飞机500余架,军舰120余艘,增调40万大军配合作战。作战经费是日军侵华以来所有战役中最高的一次,高达32.5亿日元。日军大本营陆军部文件记载:“陆军为武汉作战倾注了全力,没有应变之余力。”8月22日,日军大本营下达188号、参谋总长第250号命令,做出两点指示:首先,务必攻占汉口附近地区;其次,把蒋政权逐出中原。日本天皇的命令明确表示:“此次大战所期待的是使蒋政权降为地方政权。”

  国民政府方面也严阵以待,全国总动员调集全部海空军,统计有战舰40余艘、飞机100余架、陆军120个师总兵力约110万人。蒋介石亲临一线指挥,并在中央广播电台发表讲话:“中国人民和政府已被日本侵略者欺侮压迫到最后限度,中国军队为了民族之生存,决心在武汉地区与日军决一死战。抗战爆发以来,已经作战的经历,足以证明在阵地战上我军力量之坚强,将士作战之勇敢无畏。”

  此次战役是冈村宁次和薛岳的对决,号称“三羽乌”之一在日军界享有极高声誉的日本陆军上将冈村宁次,遇到薛岳将军却飞不起来了。

  薛岳负责指挥九江至南昌以及鄱阳湖周围战事,在德安、瑞昌、庐山地区部署了7个军的兵力,摆出“反八字形”的阵势,静待冈村宁次的第11军来犯。

  两军很快进入对攻战,你来我往,互有胜负,呈胶着战,由于中日两军双方在每个山头、每个村庄都要反复搏杀,甚至一日数易其手,致使前来助战的日军飞机因双方绞成一团而不敢投弹。薛岳所部借此机会,戏弄日军。有几次日机空投弹药和粮食时,第4军和第74军的官兵在白布中间贴上红布圆心,制作假日军旗,铺在地面,引诱日机将给养空投到我军阵地上,使日军供给陷入混乱。

  8月3日,日军第106师团沿南浔铁路南下进攻南昌,在金官桥遭到薛岳部队迎头痛击,薛岳严令参战部队不能逃跑,否则枪决!日军随后以战车、飞机和大炮配合步兵强攻,兼以施放毒气,都不能逾越阵地雷池半步!战斗打得十分惨烈,持续到15日,双方均死伤惨重。据后来缴获的敌军日记记载:“几次进攻中,庐山上的迫击炮弹如雨点般从天而降,皇军大受威胁。”有士兵在日记里写道:“庐山是支那名胜之地,‘不识庐山真面目’名不虚传,皇军在此遭到支那军精锐部队第19师的坚强抵抗,前所未有的激战,中队、小队长死亡很多,战斗仍在艰苦进行,与家人团聚的希望是渺茫的。”

  日军虽然装备良好,但数量有限,尤其是兵源补充困难。战斗进行到9月下旬,薛岳审时度势后,决定与日军相持到底。他指挥第十五集团军在汨罗江南岸运用诱敌深入战术,一次就歼灭日军2000余人。这一下,忧愁的跷跷板重心倒向了冈村宁次。他苦着脸思考着对付中国军队的良策,越想越觉得拖下去凶多吉少,伤亡会更大。原因是他认为自己此次出征作战,碰到的是一个硬钉子,这个对手不好对付。因此,他决定撤退。10月5日,全线撤退的命令下达后,日军慌张后退。

  随着当地气温不断下降,冈村宁次站在庐山的峻岭峰峦上,看到自己部队被薛岳所部像春藤一样缠住毫无进展,于是决定撤退。

  薛岳下令各部队于10月6日开始猛攻,这次反攻一直持续到10日才结束。除日军10师团有千余人逃脱之外,其余日军万余人全部被歼,俘虏300余人。这是中国军队自抗战以来首次全歼日军一个师团,而一直到武汉保卫战结束,日军最终也未能全歼我军一个师。

  武汉保卫战,第74军打出中华儿女的骄傲,全国民众欢欣鼓舞,田汉作词、任光谱曲,创作了74军军歌,激励更多的抗日英雄。“起来,弟兄们,是时候了,我们向日本强盗反攻。他,强占我们国土,残杀妇女儿童。我们保卫过京沪,大战过开封,南浔线,显精忠,张古山,血染红。我们是人民的武力,抗日的先锋;人民的武力,抗日的先锋!”

  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以闪电战突袭波兰,欧战爆发。日军为适应新的世界战争局势,决定加速解决对华战事,第一次长沙会战在这特殊的时代背景下,拉开了帷幕。

  薛岳将军因为长沙会战而家喻户晓,但很多人不知道,薛岳将军求战心切,为了争取蒋介石抗日的军令,竟然不听从蒋介石的电话命令。

  1939年秋,蒋介石对第一次长沙会战高度重视,几乎每天都会与薛岳通电话商议军事。为了争取蒋介石“对日寇迎头痛击”的军令,薛岳那一段时间几乎每次与之通话都会表达自己坚决抗敌、死而后已的决心。蒋介石开始还耐心地与薛岳通话,劝他“稍安勿躁,静待时机”,后来看到薛岳犟脾气上来了,就索性不再理会薛岳的电话了。

  求战心切的薛岳,心急如焚,灵机一动直接打电话给宋美龄,他说:“请转告委员长,敌人再敢向我长沙逼近一步,我就要立即开打了!”

  宋美龄立即将此话转告蒋介石,这回轮到蒋介石着急了,他连续向薛岳打电话,但薛岳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听电话,还让参谋人员回话说:“薛长官上前沿阵地了,不知道何时能回来。”此时,薛岳已经打响了长沙会战的第一枪,并慨然立下军令状:“如果湖南战胜,是国家和委员长之福;如果战败,我就自杀以谢国人!”

  当时日军成立了对华派遣军司令部,西尾寿造为总司令,板垣征四郎为总参谋长,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负责战地指挥。日军全力出击,动用了6个师团地面部队及两个大队的海军陆战队共10余万人,海军出动12艘兵舰和100艘汽艇,空军则出动100多架飞机。

  国军方面,由薛岳代第九战区司令,罗卓英为前敌总司令,在湖南集中了5个集团军,共14个军,总兵力近18万人。

  薛岳当时向全军号令:“我若在战斗中阵亡,立即由副司令长官罗卓英将军替代我指挥战斗,各级军师旅团,直到营连排班,都要明确,第一号指挥官若阵亡了就由谁来接替指挥,军人为保卫国家而沙场捐躯,死而无憾。”

  1939年9月17日,日军分四路向长沙进攻,水陆齐发。9月23日,日军调集80门重炮瞄准新墙河南岸、王街坊、七步塘等,向国军阵地发起猛攻,5000名日军强渡成功。薛岳急命守兵坚守碉堡,不能再让日军前进半步。日军进攻受阻后放飞装有毒气的气球,居高临下指挥炮兵射击,继而施放毒气,接着又派飞机狂轰滥炸。这一波攻势之后,6000名日军蜂拥而至向前冲锋。没有戴防毒面具的国军战士们纷纷中毒,但仍坚守在充满毒气的阵地里。他们与戴着防毒面具的日军展开生死搏斗,新墙河上漂满了浮尸,鲜血染红了河水。激战多时,终不敌日军,被迫撤退。国军第60师撤到汨罗江新市南岸一带集结。

  9月26日,原本退到汨罗江一线的国军,依薛岳所定作战计划缓缓退后,这并未引起日军的怀疑,日军第3师团不知是计,一路向前进逼湘阴,第3师团前进到栗桥,第13师团直抵福临铺。国军一路佯装败退,实际在配合友军随时准备“瓮中捉鳖”。到10月2日,薛岳一声令下,以逸待劳的国军终于开始全面反攻,猛烈围攻日军,毫无准备的日军被打得落花流水。据何应钦《八年抗战》的描绘,我军跟踪追击,加上当地武装民众群起协同作战,敌人望风崩溃,死伤4万人上下。到了10月6日,我军恢复阵地秩序,并继续朝岳阳进攻。

  “长沙会战碑”碑文所记:“鏖战二十四昼夜,遂奏肤功,歼寇四万,长驱三百里。”蒋介石得知后,喜出望外,在一次演讲中说:“自从月初湘北战争以来,我国抗战局势,已临到胜利的一个大转变,国际外交形势,亦随之一天一天好转。”

  但是,第一次在长沙受到重挫的日军并没有放弃侵吞我领土的野心。1941年9月,日军卷土重来,出动陆海空总兵力12万余人。此战日方吸取第一次长沙会战战线过长、补给不畅的教训,强拉中国民夫15万人修筑从湖北通往长沙的道路,以疏通战时运输线。

  第二次会战前,薛岳就判断:日军吃过瓮中捉鳖的苦头,第二次打长沙一定会采用新的战术,他断定日军一定从湘北方向单刀直入。不出所料,日军主力从湘北进攻。薛岳灵活运用他拿手的“天炉战法”--薛岳把大部队预置于侧翼,只是以非主力兵力与日军接触,假装正面抵抗,且战且退,引诱日军主力进入汨罗江以南、捞刀河两岸一带。一直到日军先头部队已逼近长沙,日军便衣队甚至渗透进长沙市区,薛岳率领的国军主力仍隐忍不发,按兵不动。

  9月29日子夜,日军第4师团、第13师团先头部队正准备包围长沙城郊,薛岳突然发动攻击,如同拉满弓弦突然将箭射出。他命令预先埋伏的两个军向日军发起猛攻,另两个军由浏阳河两岸攻击日军的侧背,然后调动5个军向万家铺、新安铺之线急进,在日军撤退的必经之路设伏。

  9月30日,薛岳再出招,命令第11、12挺进支队紧急将杨林街、长乐街道及新墙市道彻底摧毁,以此斩断日军退路,合围态势形成。10月1日,薛岳下令总攻,以逸待劳的国军将士奋勇向前不断冲杀,一直处于急行军状态的日军早已兵疲马困,渐渐不支。在战斗间隙,只要稍有休战调整的机会,日军往往倒地就睡。而此时却是薛岳的国军敢死队大显身手的时候,许多日本人尚在睡梦中,便被国军敢死队员手刃。日军夜里不敢睡,白天精神不济,作战时昏昏沉沉,不断遭到国军的追杀及沿路的游击袭扰。日军在“天炉战法”的熔炉内再也无法组织有效反攻,最终溃退而去。

  薛岳的“天炉战法”在长沙会战中大显神威。冈村宁次亦不由得发出“撼山易,撼薛将军难”的哀叹。第二次长沙会战虽然获胜,但由于敌众我寡,国军损伤仍然很重,堪称“惨胜”。据薛岳提供的数字,我军伤亡59000人以上,日军死伤4万余人。

  1941年12月19日,珍珠港事变发生后的一个多星期里,日军不甘心前两次无功而返,又趁珍珠港奇袭大胜的势头,再次发动第三次长沙会战。战前薛岳向官兵下达命令:“第三次长沙会战,关系国家存亡。岳抱必死决心、必胜信念。”此会战持续29天,国军伤亡官兵29217名,日军遭逢更重大的惨败,伤亡万余人,据说光是清理战场时焚烧的尸体就烧了好几天。这也是抗战以来的大会战中,日本死亡人数首次超过中方的一次。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