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第一次长沙会战 > 内容正文

一场结结实实的胜利,第一次长沙会战(一)
来源:萨沙   2018-12-13 14:47:22

  武汉会战之后,抗战就进入了持久阶段。日军由于占领地域太大,敌后国军反抗力量太多,导致兵力薄弱,进攻力量大减。当时日军在华兵力已经到达极限,虽然还有一定余力发动进攻,但必须割肉补疮的调动后方的卫戍部队弥补一线的防御的空档。这就像乞丐的破衣服一样,拉上来护住胸口,屁股就露出来。如果拉下去护住屁股,胸口又露出来。

  话虽如此,在华日军实力最为强大的冈村宁次11军,也就是11集团军来说,它尚且可以调动约20万大军发动全面的进攻。

  所以,这一阶段,战场的主动权,仍然掌握在日军手中。日军在军事上,仍然具有相当压倒性的优势。

  经过平津会战,南口会战,太原会战,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徐州会战,兰封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随枣会战这若干次主力决战以后,日军伤亡数十万人,战斗力有相当的损耗。更因为控制地区太广,敌后反抗力量过强,无力进行类似于淞沪会战,武汉会战这种使用数十万大军持续进攻作战。于是,从相持的1938年开始,冈村宁次和他的继任者在华中地区,连续不断的发动这种攻势,包括南昌会战,随枣会战和今天说到的第一次长沙会战。而第一次长沙会战是继武汉会战以后,第二次国军在战役中获胜,下面听老萨来说说。

  持久战中的湖南

  武汉会战结束以后,抗战就进入相持阶段,中日双方都开始调整的战略战术。中国方面,蒋介石在南岳召开会议,布置第二阶段的任务,也就是战略防御阶段。由于相持阶段的主要目的,在于让日军长期陷入战争泥潭,损失巨大,又无法获胜,从而被拖垮拖死。

  由于是持久战,蒋介石做出了以下两个部署:

  第一, 将部队分为三部分,三分之一的部队在一线正面对抗日军,三分之一部队在后方进行训练,另外有三分之一的部队在敌后作战。一线部队和敌后部队,在必要时候,由后方预备的三分之一部队进行轮换,从而保持战斗力。这种打法,除了可以保持长久的作战能力以外,更迫使日寇首尾不能顾,大大虚弱他的力量。

  第二, 一再强调,国军在这个阶段不强调一城一地的得失,主要目的在于消耗日军有生力量,以达到拖垮日军的目标。

  而日本方面也做出了一些举措。

  第一, 日本方面开始持久作战的准备。由于开始认为最多打一年,因为日本方面根本没有什么准备,军工厂生产能力严重不足。所以此时日军开始编组新的师团,扩大军工生产,大量训练适龄青年,准备持久作战。

  第二, 由于自知战争很难在几年内解决,所以日军迫切希望以华制华,以及早从中国抽身。他们除了引诱国军将领投降以外,还全力扶持各地的伪政权。

  第三, 日军认为目前第一线的部队毕竟还有战斗力上的巨大优势,务必保持进攻的势头,进行部队的进攻作战。因为日军很明白,国军还具有强大的力量,如果日军转而防御,恐怕国军就会主动进攻。所以,日军必须保持进攻,掌握战场主动权。

  而当时侵华日军进攻的主要力量,就是冈村宁次的11军。11军是日军侵华的急先锋,他的兵力也最为雄厚,高达7个师团又2个旅团,总数近30万之众。11军武器最为精良,补给最充足,海陆空三军极为强大。但11军所处的地区却很不好!以重大代价勉强占领空城武汉以后,11军除了东面是自己的后方安徽省以外,南面,西面,北面都是国军三个战区的主力部队。其实就安徽省来说,日军也只控制了一部分,该省驻扎有国军相当的正规军和大量游击队。

  冈村宁次这个老鬼子相当聪明,在武汉会战末期,他在兵力疲惫不堪的情况下,仍然牙咬南进,终于突入了湖南省北部,占领了岳阳地区。但仅此而已!

  由于深感国军威胁太大,冈村宁次集中10万主力,先发动了南昌会战,突破性的用装甲集群为先锋,在空军掩护下,一举突破国军修水防线,在短时间内占领南昌。这种装甲闪电战,比德军还早了1年多。

  薛岳的第九战区部队由于武汉会战损失太重,尚且没有恢复元气,又被日军新式战法打的措手不及,为了避免主力被日军合围,被迫放弃南昌后撤。由此,冈村宁次的东南部九江大本营安全了很多,和国军保持了200公里的安全距离。

  没想到,随后国军对于南昌发动了全面的反击战,虽然最后没有成功,却也造成日军1万多人的伤亡代价。冈村宁次被打的又气又怕,被迫始终在江西南昌一线集结重兵。

  随后,冈村宁次又集中10多万主力,向西面杀向李宗仁的第五战区,这就是随枣会战。冈村宁次的目的是务必重创第五战区主力,尤其需要歼灭第五战区核心精锐汤恩伯31集团军。

  冈村宁次为了此次作战,准备了良久,特别还编组了强悍的骑兵旅团,试图迂回数百公里包抄,彻底歼灭第五战区主力。

  没想到,李宗仁和汤恩伯很快识破冈村宁次的意图,31集团军飞速跳出包围圈,而日军骑兵旅团又在形成包围圈之前被国军击溃。这样一来,日军完全失败,随后慌忙后撤。国军尾随追击,日军损兵折将,退回了原点。不过第五战区也有一定的损失,也无法大规模反攻,所以双方恢复了战前的对持态势。

  这三战以后,冈村宁次认为,日军北面虽然有河南境内的国军,但由于间隔大别山,又有河南境内日军的牵制,此处国军不容易南下。至于东南方向的江西,在日军占领南昌以后,两军毕竟有200多公里的安全距离,国军威胁相对较小。

  而西面的李宗仁部,由于随枣会战损失不轻,短时间内也不构成威胁,不会主动进攻。

  那么,目前威胁最大的,就是日军南面湖南地区的薛岳第九战区。

  当时第九战区集结着重兵集团,尤其以中央军最多,是国军最为强大的一个战区。

  湖南省简称湘,是中国南方一个极为重要的省份。

  湖南早在40万年前就有人类活动,夏商周时代,为荆州的南部地区。春秋战国时期,属于大名鼎鼎的楚国一部分。随后从秦汉开始直到民国时期,湖南省始终是南方人口稠密,物产丰富的一个富裕之地。

  湖南早在1万年前就开始种植稻米,是中国粮食产量最高的省份之一,自古都有湖广熟天下足的古话。

  当时国民政府从南京西迁重庆以后,上千万老百姓也随之西迁,还有几百万部队,他们基本都不是农民,都需要额外的粮食供给。当时国民政府控制除了四川粮食产量较高,剩下的也只剩湖南省了。

  陈诚在回忆录中写道:湖南是中国第一大米仓,年产稻谷一万二千余万石(1石是60公斤)。如果湖南丢了,吃不饱饭,还有什么抗战可言。至于敌人一味要占领湖南,也有经济上的考虑。湖南可以实现敌人的以战养战计划!

  而湖南的人口在1928年已经超过3000万人,到今天已经高达7000万人,是中国人口最为密集的省份。

  湖南又是中国各地中,最尚武的省份之一。他们的强悍可以从清末的湘军略知一二!湘军起家时候仅有1万多人,由于战功卓著,至1859年湘军集团兵力约有十四万人,鼎盛时兵力达五十多万人。在当时,八旗兵,绿营兵已经不能作战,只剩湘军还可以同太平军正面对抗!

  湘军作战英勇顽强,一上阵就当自己已经死了,作战如同拼命。湘军一旦被太平军包围,往往战斗到最后一个人,极少有投降被俘的。

  军人来自老百姓,湘军的凶悍来自湖南民风。

  湖南农村的村民,往往以家族为单位,成年男性以尚武,好勇斗狠为荣。懦弱的男人,很难在民国时期的湖南立足。甚至连湘潭的毛泽东,年轻时候也练过拳脚武功,后来去当过湘军。自古所谓无湘不军,中国国内任何一支军队中,都有湖南人的身影。国共高层中,有相当数量的湖南人。如共产党方面的陈赓、许光达、黄公略、左权、肖克、宋时轮等;国民党方面则有宋希濂、郑洞国、李默庵、黄杰、刘戡、廖耀湘等。湖南籍的黄埔学生中共出了200余名将军。

  黄埔军校1至5期共有学员7399人,其中湖南青年2189人,占1/4,居全国之冠。

  共军10大元帅中,有彭德怀、贺龙、罗荣桓3人;10个大将中,有粟裕、黄克诚、陈赓、谭政、萧劲光、许光达6人。

  中国战斗力最强悍的红军同湘军多次交手,都没占到任何便宜。尤其湘江一战,湘军以凶悍的进攻,差点导致6万多红军崩溃。最终只有3万多红军渡过湘江,余者都被湘桂军歼灭。

  也是湖南人的彭德怀曾经说过:滇军黔军两只羊,湘军好似一头狼!

  所以,冈村宁次认为,如果湖南省还控制在国军手中,湖北的日军就有很大的威胁。更况且,如果要想彻底击溃国民政府,就必须占领湖南这个核心省份。

  湖南省地处湖北,江西,广东,广西,贵州,四川六省之间,军事政治上都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日军一旦占领整个湖南,就基本控制了中国的南部,国民政府被压迫在四川,云南,西康等省奄奄一息,不死也只剩一口气了。

  相反,如果国民政府只要成功控制湖南省,就可以有效拱卫四川省这个抗战大后方。日军只要不能全面占领湖南省,就无力进攻四川。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中日两军都必须拼死争夺湖南省。

  日军的调整

  进入相持阶段以后,日军方面为了适应这一变化,也作为一定的调整。由于相持阶段,相当一部分部队用于防御,无需进攻,就不需要那么的强悍的甲种顶级师团。

  由此吉住良辅第9师团和藤江惠辅第16师团先后被调回国内休整,接替他们的是刚从日本国内调来的治安师团,也就是第33师团和第34师团。第9师团和第16师团都是参加了南京大屠杀的禽兽师团,由于在中国苦战近2年,上上下下都非常疲惫,战斗力有一定减弱。这次他们被调回国内长期休整,准备再必要时候回到中国轮换其他师团。

  没想到1941年太平洋战争就爆发了,这两个师团先后从东北和日本国内开赴东南亚参战。

  第33和第34师团战斗力相比甲种师团自然逊色一些,相比国军来说,自然要强大的多,尤其重武器占尽优势,不但在防御中没有什么问题,进攻方面也有相当能力。

  在调动部分主力回国休整的同时,日军加紧以华制华的招数,扶持了华北和华东的伪政府,并且希望扶持汪精卫统一全国的伪政府。而一线日军则希望建立一支由日军控制的伪军,主要负责日控区的治安,必要时候也参加一线进攻作战。

  当时身在武汉的冈村宁次,对伪政权什么并不感兴趣。冈村熟知中国历史,对中国非常了解。他在回忆录中忧虑的写道:这个重要关头,我国必须做出抉择,也就是或者断然进行一次打进攻作战(武汉会战规模),于重庆政府一决雌雄,或是决心做出重大让步,力求与重庆政府握手言和。我认为扶持汪精卫的伪政府的工作,不过是玩弄小伎俩,反而会造成与重庆政府解决战争的很大阻力。但我是一个军人,无力左右政府和军部的决策,心中虽然反对,却无法名言。

  对于汪精卫伪政府,冈村宁次是非常不屑的,他写道:中国的政治,现在仍然是掌握武力实权的说了算。仅靠言论的汪精卫,能否导致和平确属疑问(也就是判定汪政府无用的客气的说法),毋宁说可能产生相反的效果。中国军队中,在兵力,素质,装备,团结等方面占绝对优势的,自然还是蒋介石嫡系黄埔系的中央军。即使东北军,西北军,川军,桂军,粤军等地方武装部队都联合起来,自然这也是根本不可能的,假设他们能够联合起来,也不是中央军的对手。共军虽然勇敢,团结巩固,其政策也获得青年人的好感,但实力到底还是远不如蒋介石的中央军。

  冈村宁次又写道:我国军政高层,满足于利用汪精卫成为政府,压迫重庆政府屈服,不过是白日做梦。可断言,汪精卫政府不但不会有利于战争的解决,反而会成为我们的大包裹。我军之前有多次可以从中国抽身的机会,却都因为内阁更迭频繁,海军陆军的矛盾,尤其是陆军当局的强硬态度(或者说面子),丧失了早期解决事变的机会,导致战争已经持续了三年之久,尚且远远不能结束。

  所以,冈村宁次在伪政权政府热热闹闹建立的同时,已经在考虑大规模进攻湖南的计划。

  虽然军部要求他占领湖南,尤其是占领长沙的一个目的是为汪伪政权造势,但冈村自己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他却认为,除了军事上的意义以外,占领长沙可以对日本国内民众不满于抗战的长期性,有所缓解。

  实际上,不但日本的民众,甚至一线的士兵也对侵华战争颇为反感。战争已经持续了三年,最初所说的,占领卢沟桥就结束,变为了占领上海就结束,后来有事占领南京就结束,占领徐州结束,占领武汉结束。到了现在,已经日军高层已经不敢讲什么时候结束,因为他们也也并不知道。

  战争久拖不决,除了国内反战情绪以外,对日军也是很不利的。冈村宁次回忆长久侵华的物资准备,不觉得极为愤慨。他认为国内根本没有有效地持续作战的物资准备工作。

  近卫文磨内阁垮台以后,平沼骐一郎内阁上台。冈村宁次曾经私下和平沼骐一郎进行沟通,询问长期作战的物资准备情况。平沼骐一郎的回答让冈村震惊!

  平沼骐一郎明确表示:我们根本不能保证长期物资的供应!只是为了避免人民和天皇不满,不能公布而已!

  在冈村宁次看来,这样简直就是拿国家的命运开玩笑!

  在冈村宁次看来,进攻湖南是无需思索的。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都必须占领湖南。

  既然要占领湖南省,首先必须占领湖南省的省会长沙。

  冈村宁次这次,仍然采用多路出兵,分击合进的方式,主力分为左中右三路突进。

  为什么分为三路呢,冈村宁次回忆道:湖南地形恶劣,沿着洞庭湖东南粤汉铁路以外地区,比地面高千米以上的山地连绵不断。同乡南北的辎重车辆的大公路,只有到长沙的和通往东西的两条,别无他路。其他的山路,都是只能由马匹背负辎重前进,马拉的辎重车辆只能勉强通过。而敌军在武汉会战以后,就在这一线修建了多条坚固工事,并且有效的利用了山地地形。我们如果进攻,只能被迫正面强攻挡在山地进口的敌军阵地,同日俄战争中的情形类似。所以,唯一的妙策就是用一部有利部队,包抄敌人后路。

  所以,冈村宁次虽然以中路为进攻主力,仍然在左右两路投入重兵,以期待三路协同,击溃国军的防御体系。

  中路的日军是进攻的主力,他们从岳阳出发,沿着陆路前进,渡过新墙河、汨罗江,从北向南直逼长沙。

  这股日军兵力很强大,包括4个师团番号,有战斗力极为强悍的第6师团,以及第33师团、第3师团、第13师团,军直属队之独立机关枪大队、战车部队、山炮兵、迫击炮、独立工兵部队的主力;

  右路的日军则是侧击,他们从南昌出发,从东往西夹击长沙。这路日军兵力相对较弱,但也不可小视,有2个师团编制,包括第106师团,第101师团的一个主力旅团,军直属队之野战重炮兵、迫击炮、独立工兵、独立轻战车,架桥与渡河部队各一部。

  左路的日军则弱了,它主要在海军掩护下,从洞庭湖侧面登陆,袭扰分散国军视线,牵制国军兵力,必要时候完成合围国军的任务。这部主要是日军第3师团的一个旅团,加上日本海军陆战队,也有上万兵力。

  可以说,冈村宁次这次的计划又是很不错的。只是实际执行起来,却发觉很不对劲。

  当时日军已经今非昔比,由于控制区过大,需要对付的国军太多,第11军下辖的7个师团又2个旅团相当一部分部队被迫留在当地卫戍。

  不过就算这样,日军进攻主力部队已经接近15万之众,已经相当可怕了。冈村宁次估计,第九战区薛岳可以使用的兵力,最多不过25个师,也就是不到24万人。以日军的战斗力的绝对优势,国军至少需要30万之众才能有效防御住日军,现在只有24万人,战斗力是颇占劣势的。日军还是有很大的胜机。

  如何对付日军

  相对于日军在相持阶段的准备,国军方面也没有闲着。日军在1年多的战争中,表现出了很多的特点,包括优点和缺点。

  其实任何一支部队,都有自己的缺点,如果能够抓住敌人的缺点,发挥自己的优势(当然前提是自己还有一些优势),就会有一定的胜迹。

  以隋炀帝远征高句丽来说,其实如果正面对抗,隋军113万大军歼灭高丽的十几万人不费吹灰之力。但从隋控制的核心区域到朝鲜内陆,中间是广阔的无人区,粮食补给无法保证。而高句丽则是在本国作战,所以补给充足,士气高昂。

  高句丽最终以放弃正面对抗,诱敌深入,然后攻击其补给线的方法导致隋军崩溃。

  隋军由于好大喜功,又缺乏将才和过于轻敌,在己方粮食补给已经几乎耗尽的情况下,居然孤军深入,最终因为粮食告罄,全军毁灭了。所以其实隋军不是被高句丽打垮的,而是被自己的失误葬送了。

  所以,这一战,高句丽成功的找到隋军的缺点,并且发挥了自己的优点。

  其实站在克劳塞维茨角度,任何一场战场,哪怕敌我力量悬殊,也有取胜的余地。

  就像一个剑术大师的名言一样:决斗时,你剑术上的任何一招,对手其实都有另一招可以应付。但仁慈的上帝希望残杀最终有个结果,就让其中一个人忘记了抵挡的招数。

  所以,相持阶段之前蒋介石的众多智囊们,纷纷提出对付日军的方法。

  以白崇禧为例,他认为日军的优势在于:快,锐,硬,密,和

  所谓快,就是日军机动能力惊人,运输能力很强。进攻时候,使用自己的机动性的优势,往往一个师团当做两个师团使用,连续和国军几支部队交手。以日军14师团为例,在兰封地区面对国军10万大军的四面合围,居然左突右撞,始终和国军追击部队保持一定距离,国军就是追不上,打不到,最终也没能歼灭他。

  锐,就是日军进攻时候攻击力强大,在重武器掩护下强力突破。国军各方面不敌,几乎无力抵抗。以南昌会战为例,日军集中数百门火炮,短短几个小时,几乎将国军精心修剪数个月的修水防线轰碎。

  硬,则是日军防御时候往往咬牙死撑,任你全面突击,任他损失多惨重,就是不退。以平型关战役为例,国军集中重兵猛攻第五师团,日军伤亡很大,却誓死不放弃阵地。最终日军援军赶到,国军就被迫撤退,无法阻挡日军继续推进。

  密,就是日军进攻时候兵力虽然不多,却会集中局部优势兵力,在主攻地区保证战斗力的绝对优势。在很多战斗中,其实日军数量不亚于国军,国军根本不是对手。

  和,所谓和,就是如君海陆空三军协同作战很好,空军和海军给予陆军很大的支持,大大增强了日军的战斗力。以著名的武汉会战为例,战场一半功劳是日军海军和空军的。如果不是日军第三舰队的扬子江舰队沿着长江,掩护地面部队,从水路突进,武汉会战日军是很难取胜的。

  实,日军的补充能力远在国军以上,而且往往能够实现战地上补充,以保持一线部队的战斗力。以南口战役和太原会战为例,日军第五师团先后多次早上惨重打击,却总能通过在一线补充兵员,迅速恢复实力。太原会战中,第五师团长驱直入,一边作战,一边补充,从而一支坚持到太原会战结束。之后,第五师团居然又能够去参战徐州会战的台儿庄战役,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反之国军方面没有这种能力,一旦一线部队受损,只能调到后方休整数月才能再战。这样一来,就大大减弱了可以使用的兵力。

  日军也不是没有缺点,他的缺点在于短,虚,空,盲,骄

  短,是指日军由于受国力和补给的限制,在华兵力不足,预计最多不超过150万人。这样的兵力想要控制华北华中华南的广大占领区,还要和300多万国军激战,是不可能的。所以,日军在相持阶段,根本无法进行太大规模的进攻作战,预计单次出动兵力不会超过20万人。这种规模的会战,很难对国民政府一次性造成伤筋动骨的危害。只要指挥得法,就可以持续对峙下去,消耗日军的实力。

  虚,在于日军补给很虚。由于从日本国内运输大量物资到中国战场前线有很大难度,所以日军补给并不充足,无法保证长时间的进攻作战。白崇禧预计日军的进攻作战的持续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一个月。一旦超过这个时间,一线部队的补给就会消耗殆尽,后方又无力大规模补充,只能撤退了。所以只要国军开始保证不和日军速战速决,而是以部分主力牵制日军,磨到日军补给消耗差不多的时候,双方战斗力就会有大幅度的变化。

  空,就是日军目前进攻是割肉补疮,一旦发动进攻作战,就必须从后方抽调卫戍部队,这样后方就空虚了。只要敌后国军乘势袭击,日军就只能中止正面进攻,返回后方卫戍。就算日军暂时不中止进攻,也不可能完全不管后方,必将抽调兵力回防。所以,其实日军在相持阶段,是很不利的。

  盲,就是指日军作为侵略者进入我国,烧杀淫掠无恶不作,人民对他们切齿痛恨,虽然有些无耻汉奸和他们合作,总体来说,他得不到人民支持。在一线作战时候,日军得不到可靠情况,往往是又瞎又盲的。在武汉会战万家岭战役期间,就是因为106师团得不到老百姓的指路,在万家岭地区迷路,最终被国军几乎歼灭。

  在徐州会战大突围期间,由于老百姓的帮助,国军几十万大军从日军包围圈的空隙中成功突围,连一个上尉都没有被捉住。

  在一系列作战中,由于民众支持,国军情报工作很好,对日军情况也非常了解。

  骄,在于日军上下对国军比较轻视,这也一来,不避免的会出现一定的错误部署。在具体用兵上,可能出现轻视国军战斗力,以弱攻强的情况。台儿庄战役,就是因为日军轻视国军战斗力,一味孤军深入,导致全线崩溃。而武汉会战的万家岭大捷,也是这个原因。所以,日军只要仍然保持这种心态,国军就是很有机会的。

  相比白崇禧的睿智,一线指挥官们也不差。第九战区的代理司令官薛岳的观点和白崇禧大同小异。

  薛岳一生身经百战,同无数敌人交过手,有极为丰富的作战经验。他有着极强的民族情况,对日寇恨之入骨。

  其实薛岳本名叫做薛仰岳,他的父亲熟读古书,最钦佩这些抵御外寇的英雄。因为儿子在族谱上正好是仰字辈,他就给儿子取名薛仰岳。这个名字是希望儿子能够崇拜岳飞,保家卫国。没想到薛岳的想法比他的爸爸还要进了一步!他认为光是崇拜还不够,一定要做岳飞这样的人,将自己的名字改为薛岳。

  薛岳也是国军中,最厉害的名将之一。在红军长征整个期间,薛岳以九万多中央军追兵,赶着一度8万6000多人的红军从江西逃到陕北,期间薛岳只败过一仗,损失也不多,其他全部 是大胜。因此,虽然是抗战中,歼灭日寇最多的国军将领之一,但改革开放之前,我们的教科书里面从没有这个名字。

  薛岳从淞沪会战开始和日军交手,打了2年,对日军有着很深刻的了解。加上当时国军很多日本教官,学习的内容很多也来自日本,所以对日军各方面都非常了解。

  薛岳认为,日军的特点其实并不是没办法对付。

  所谓快,对付他的好办法就是破坏交通。以薛岳的败仗南昌会战为例,日军以重炮摧毁国军一线防线以后,立即以坦克集团向国军二三线冲锋。由于国军没有想到日军会这样打,措手不及,交通完全没有破坏,日军坦克沿着大路冲散了国军的防御。其实,这是偶然现象。日军坦克越野能力有限,如果不是借助公路和桥梁,根本寸步难行。

  当时中国交通状况普遍不好,如果有计划的将公路铁路全部破坏,炸毁桥梁,破坏渡口,不但日军装甲兵团无法有效行动,日军步兵的机动能力也大减,甚至连马车都无法使用,不足为惧了。

  所谓锐,对付他的办法是后退。日军的锐,其实依靠的是重武器,也就是重炮。国军只要利用山地地形的优势,在破坏道路的同时有计划后撤,日军的重炮根本无法有效跟随步兵前进,日军进攻能力也就大减了。以南昌会战为例,日军使用300多门火炮击破修水防线以后,火炮就没有能够继续跟随一线部队高速前进,因为重炮运输是很困难的。没有了火炮,日军战斗力至少削弱一半。106师团在万家岭战役中,虽然还额外配属一个山炮联队,但因为携带的少量炮弹耗尽后,火炮无法提供火力支援,也就根本不足为惧,最终被国军歼灭了九成。

  所谓硬,对付他的方法就是尽量不要强攻,而是以引诱敌人主动进攻,我们伏击合围为主。南昌会战的失败可以看到,我放在只有轻武器情况下,猛攻固守的重装备日军,不可能有决定性的胜利,反而会伤亡惨重。而在野战条件下,日军由于进攻的需要,不可能停下来修建坚固工事,一旦遭遇袭击,他们的防御能力也就减弱很多。武汉会战中,薛岳歼灭106师团,也就是把他放到自己的腹地,然后集中优势兵力将他歼灭。106师团虽然修建一些野战工事,但由于地形复杂,时间仓促,实际上起到的作用是有限的。

  所谓密,就是同样集中绝对数量的部队对付日军,以保证己方战斗力的均衡。切忌分散兵力,各部节节抵抗,这样会被日军各个击破。同时,正面战场和敌后要互相配合,遥相呼应,迫使集中兵力导致后方空虚的日军首尾不能顾。

  所谓和,就是尽量瓦解日军的海陆空配合。空军需要通过我国空军,列强支援空军,地面防空部队和其他手段加以削弱,至于海军,也可以用诸如布雷,偷袭,陆地炮台,设置障碍灯方式给予阻碍。武汉会战中,国军的水雷就给日军舰队造成极大的威胁,导致战斗持续了长达3个月之久,日本海军无能为力。

  所谓实,就是要尽量诱敌深入,使得日军补给线出现断裂,导致他就算有足够的兵力和补给,也无法有效补充。在武汉会战期间,日军曾经三次大规模增兵,但由于一线日军突入太深,兵力补充出现难度。以第六师团为例,甚至被迫每战斗一周就休息三周,等待足够的兵员补充和补给运送上来。

  所以,白崇禧和薛岳提出,下面一旦开战,只要有条件,国军应该避免一线决战,而是将一线的交通全部破坏,民众全部撤离,物资全部转移或者销毁,同时以部分主力在民众的配合下,不断袭扰,伏击,消耗日军。

  日军在这种情况下,由于速战速决的要求,只能抛弃无法携带的重武器和辎重车辆,以轻装步兵前进,战斗力必将大幅度削弱。

  经过一段时间的战斗消耗和没有补充的艰苦行军以后,日军战斗力会大减,尤其补给大体断绝。

  此时国军再使用全部主力四面合围攻击,必将大胜。即使不能获得辉煌的胜利,也会造成日军有生力量极大损失,以及战略意图无法实现,也还是胜利。

  日军如果这样拖下来,时间一久,他是受不了的。

  对于这一点,从蒋介石以下,所有人都是完全支持的,甚至包括周恩来。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