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第一次长沙会战 > 内容正文

一场结结实实的胜利,第一次长沙会战(二)
来源:萨沙   2018-12-13 14:50:23

  到底怎么打?

  虽然冈村宁次在随枣会战结束以后,就全力放出各方面烟雾,做出不准备进攻长沙,而是进攻福建,江西的假象,但这丝毫迷惑不了白崇禧和薛岳。

  薛白两人都认为,日军在随枣会战结束以后,会立即南下发动全面的进攻,目标就是湖南省会长沙。

  这两人都认为,湖南的地形民情和军队情况,都是适合国军防御作战,湖南省对国民政府也极为重要,绝对不能放弃,必须要打。

  为什么白崇禧和薛岳二人都认为要打呢?原因也不复杂,国军在这里作战,有一定把握取胜。

  1. 从地形上来说,湖南岳阳到长沙一线,恰恰是很适合防御的地形。就像之前冈村宁次说的那样,从岳阳到长沙,东边是幕府山,九岭山等山脉,是天然的障碍,易守难攻,日军大部队很难突破。而西边则是洞庭湖和湘江,日军大部队也很难有效突破。那么,唯一适合大兵团前进的,就是中路,也就是从岳阳到长沙的直线。遗憾的是,这一线也并不适合进攻。这一线都是丘陵和山地,虽然没有广西四川那么险要,却也对进攻一方造成很多障碍。更重要的是,湖南并不只是有山,还有大量的河流。岳阳到长沙,从北往南,还有包括新墙河,汨罗江,捞刀河等河流作为自然的障碍,日军进攻更是非常困难。所以,地形可以虚弱日军百分之三十的战斗力。

  2. 从实力上来说,预计日军可以使用的兵力不会超过20万,而国军第九战区是全国最精锐的战区之一,占全国一线兵力的五分之一。薛岳可以使用5个集团军又7个军共24万部队,其中一半左右为中央军。虽然相比进攻日军仍然逊色一筹,却也完全具备了和日军正面对抗的能力。这仗还是可以打一打的!

  3. 就人和上来说,湖南是抗日意识最强烈的的省份。左宗棠说过一句名言:要想中国灭亡,除非湖南人死光。湖南人,尤其是湘西和湘南一带,民风强硬凶悍,好勇斗狠,不畏生死,是最有反抗意识的省份。而湖南当地民众传承清末湘军尚武的传统,本来就不会屈服于任何暴力统治。更不要说日寇在湖南烧杀淫掠,无所不为,更加深了民众对敌人的刻骨仇恨。抗战中后期,连湖南猖獗的土匪都下山协同国军抗战,因为他们认为日寇比土匪还要坏十倍。任何一场战争,只要涉及民族仇恨,就很难淡然处置,必将是一场你死我活的龙争虎斗。

  所以,薛岳和白崇禧都认为要这么打。

  首先,将其他路线进攻的日军阻挡住,击破冈村宁次的所谓两翼包抄的战术,而集中主力对付中路进攻的日军主力。

  其次,在战前完全破坏从岳阳到长沙一线的公路交通,有计划的破坏桥梁,同时坚壁清野,不留一颗粮食给日军,民众也有计划的疏散到后方。

  再次,以一部兵力配合地方武装,在民众帮助下,依靠优势地形,骚扰进攻日军,攻击他的补给线,消耗日军有生力量和补给,疲惫日军。

  而且,以主力部队以河流和山地为天然防御工事,给日军惨重打击后,再有计划的后撤。

  经常以上三者的打击,加上近月的消耗,日军的重武器由于道路桥梁破坏,无法跟随一线步兵前进,导致战斗力大损。而因为兵员无法补充,补给更无法补充,当地又无法抢掠,必将被拖瘦拖垮。加上强攻几条河流的坚固防线,也会导致兵员损失惨重,弹药消耗殆尽,实则战斗力已经不过3,4成了。

  如果此时日军撤退,国军就尾随追击,那么不但守住了湖南防区,也造成了日军的损失,完全符合持久战的意义。如果日军继续推进,妄图占领长沙等地,那么就是下面决定性的一击。

  最终,国军在后方集中大量预备役兵力,突然以泰山压顶之势,猛攻日军,同日军决战,将其一举击溃。

  在日军溃败以后,各地的国军猛烈夹击日军侧后,穷追猛打,导致其损失巨大,溃败逃亡,仗也就打赢了。

  打法没有疑问,但具体怎么打,两人却发生了严重的分歧。

  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认为,日军一旦出兵,至少集中15万重兵而来,并不可小视,因为我方部队不过24万(由于火力差距,防御中,国军一般需要数量一倍的军队)。所以我军如果擅自与日军决战,万一日军尚且保持有相当战斗力,岂不是以卵击石,抡起拳头往铁板上砸?

  应该采用后退决战的方式,果断放弃相当一部分土地,后退200公里撤退到衡阳地区,引诱日军长驱深入,等待他们彻底虚弱后,再全面反击。然后一举切断敌人退路,将疲惫不堪缺乏补给的日军歼灭或者重创。

  按照白崇禧的计划,后退200公里,就必须放弃湖南省会长沙。

  薛岳的意图其实和白崇禧并没有不同,关键在于是否后退200公里和放弃长沙上,他有另外的想法。薛岳认为,目前第九战区虽然兵力只有20多万,战斗力却不弱,中央军部队占有一半数量,而且休整了一段时间,老部队的战斗力基本恢复。所以,后退是必须的,但不能后退200公里这么多。务必死守长沙,然后将日军歼灭在长沙以北地区。

  薛岳认为,长沙地区易守难攻,适合长期防守,并非防御不住。如果放弃长沙南撤到衡阳地区,一来省会丢失对士气会有极大影响。二来如果日军占领长沙,保证自己湖北地盘的安全后,就不再推进,岂不是鸡飞蛋打,白白的守株待兔。三来衡阳地区离广东不远,此时已经是遭受北面和东面日军夹击,如果广东地区的日军几个精锐师团再从广东杀过来,岂不是南方也多了一股敌人,四面受敌,不是自掘坟墓吗。

  两人各执己见,闹得不可开交。白崇禧是桂林行营主任,而桂林行营的统帅区域,就包括第三、第四、第七、第九战区。理论上,薛岳是白崇禧的部下。

  但薛岳这人从来都是固执己见,必要时候连蒋介石的命令都不听,甚至在蒋介石的电报中写上胡说两字,他根本不可能听从白崇禧的所谓命令。

  当时的蒋介石,比较倾向于白崇禧的方案。4月15日蒋介石曾致电薛岳、陈诚:如敌进取长沙之动态已经暴露,则我军与其在长沙前方作强硬之抵抗,则不如作先放弃长沙,待敌初入长沙立足未定之时,即起而予其致命打击之反攻。

  于是,就在两人争吵不休的时候,第一次长沙会战,就这样打响了。

  9月13日,冈村宁次将11军指挥所迁移到湖北咸宁,然后立即做了战役部署:

  (一)106师团在101师团的配合下,为迷惑、牵制对方,隐蔽军的主攻方向,9月15日以后开始进攻,用奇袭从奉新以西突破守军阵地之左翼,深入其正面防御的侧后,歼灭守军于高安西北地区。

  (二)第3师团第5旅团,在海军高间完大佐第13炮艇队以及续木祯弌中佐的第4防备队及第11战队的配合下,跃过洞庭湖,在湘阴以北营田登陆,时间为9月23日拂晓。

  (三)军主力于9月23日拂晓发起攻击,迅速前进至汨水上游的平江地区,歼灭在该地区的第15集团军。

  第6师团在新墙镇以西地区,突破守军阵地,向汨水南方的高地突进。

  第13师团第26旅团在沙港河南岸,杨林街以西地区,突破守军阵地,迅速向以南之浯口、汨水沿岸前进。

  第33师团从通城东南以奇击突破麦市附近守军阵地,楔入渣津方向,以遮断守军之主要联络线。

  以上各路敌军,由营原道大的第3飞行团提供空中掩护和侦查。

  根据11军的命令,106师团于9月15日首先开始进攻。

  大体来说,冈村宁次的部署是以左路和右路进行牵制性进攻,中路为主要的突破方向。

  右路由日军第106师团在101师团配合下,由赣北发动全面的攻击,如果能够从赣北突入长沙的东面是最好,如果不行的话,也务必牵制赣北国军主力,让他们无力增援湖南。

  左路有第3师团配合海军陆战队一部,在海军掩护下,越过洞庭湖后登陆,攻击长沙的西边。相比陆路的山地和丘陵地形,洞庭湖的控制权在日军舰队手中,所以登陆难度不大,又可以选择任意一点登陆,对国军有一定的威胁,更可以牵制国军很多兵力。

  中路则是日军主要突破方向,包括第6师团,第33师团,第13师团以及其他零散部队。

  冈村宁次这人很有一套,也是一个出色的职业军人。他的部署相当的厉害,也是进攻长沙唯一可行的战术。

  冈村宁次并没有盲目的强攻,就算是中路,他也用了奇兵。除了第6师团和第13师团分两路强攻以外,第33师团居然从幕府山一线绕路,这样可以躲过国军正面防线。

  对于日军即将发动的进攻,第九战区已经完全预计到了,判断出进攻会在九月中旬发动。

  因为日军加速了铁道的运输,并且不允许中国人靠近车站;日本战地通讯大幅度增加,这说明已经在为野战准备;更重要的是日军开始在湖北等地大量强拉中国民夫。这些都是日军就要进攻的明显证据!

  所以第九战区也进行了战前的紧急准备,严阵以待。

  1939年9月13日开始,日军发动了全面的进攻,由此第一次长沙会战爆发。

  虽然冈村宁次在战前放了很多烟雾,但薛岳根本没有被迷惑。他早就知道日军会必将进攻长沙,所以早已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工作。

  当时第九战区兵力还是不错的,下辖5个集团军,包括罗卓英第19集团(中央军),王陵基第30集团军,杨森第27集团军(都是川军),关麟征第15集团军(中央军),还有商震第20集团军(中央军)。

  这5个集团军下辖部队不同,多则如第19集团军下辖6个军,少则第20集团军下辖2个军。

  5个集团军总兵力约24万人,分别驻扎在江西和湖南两省。

  在战前,薛岳就判断,日军必将分三路进攻,所以也做了应对的部署。

  薛岳调动罗卓英19集团军和王陵基第30集团,对付右路江西方向的日军两个师团!

  自己则指挥另外3个主力集团军,对付中路日军。

  至于左路洞庭湖方向日军的第3师团,薛岳判断是牵制部队,只调动几个师去对付,没有调动主力。

  在长沙会战开始前半年,国军已经在开始做准备了,所以此战的准备是非常充分的。

  单单以破路为例,就制定了五种的破路方法。

  陈诚写道:1,选定有水田之处,完全恢复水田。2,选湖边,破坏成湖。3,选定山腹部,破坏成绝壁。4,选定敌寇必经之处,破坏成不规则之深沟。5,选定一般路面,破坏成凸形,时期在路上以及两侧,均不能行车。虽然破坏工作可想而知极为艰巨的,然后在民众帮助下,我们做的相当成功!

  后来日军前进的时候,发现大小公路,包括山间一些小路都被彻底破坏。辎重车辆无法前进,只能留在后方。所有的物资,基本都靠马和人背负。所以日军官兵虽然负重巨大,也只携带了1周多的补给和弹药!

  右路和左路

  最先发动进攻的,是右路赣北的106师团和101师团。

  右路江西境内国军虽然有两个集团军的编制,但实力并不强。除了主干的中央军以外,另外的部队是战斗力不强的滇军和川军。

  就算是中央军,此刻实力尚且没有完全恢复。

  由于几个月前的南昌反击战,赣北的国军全线进攻,伤亡很大,甚至殉国了一个军长陈安宝。目前国军的力量尚且没有恢复,实力比较虚弱。

  而此次冈村宁次认为,由于中路日军必遭国军主力依靠河流拦截,右路日军是否能够牵制江西境内国军,并且从东面杀入长沙至关重要。

  所以冈村宁次命令这两个师团的日军,务必全力猛攻,并且出奇兵。

  此次国军在101师团和106师团可能的主攻方向,也就是从奉新到高安之间的20多公里内,集中了4个军的兵力。

  冈村宁次认为,如果从正面硬攻,短时间内无法奏效,也无法吸引国军大量的兵力。

  冈村宁次决定出奇兵,也就是出奇兵,以106师团主力,绕过正面国军防御,直插国军4个军的后方。

  所以,日军主攻的106师团以一部在正面进攻,师团主力则沿着国军部队的缝隙,一举杀入国军侧后高安。

  其实这一包抄,就长期来说,意义不大。因为日军并没有后续跟进的部队,即使切断国军主力东西两个方向的联系,也无力吃掉突前的国军。

  而且此举将106师团和101师团又放在比较危险的地位,他们孤军深入,一旦把握不好局势,就又有可能被重创甚至歼灭。

  但此时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其实冈村宁次的意图就是迫使国军暂时后撤保证防线安全,这样最低程度不可能去湖南一线增援。

  15日开始,106师团和101师团的第102旅团在赣北发动全面的攻势。赣北国军奋力抵抗,两军发生激战。

  让国军没想到的是,日军以第102旅团对国军第32军、第58军结合部的第141师及新10师发动牵制进攻,主力的106师团却突然插入国军侧后。

  滇军第60军第184师奋起同106师团激战,无奈战斗力还是有明显差距,只得有计划的步步撤退,向潦河南岸转移。罗卓英见184师支持不住,急调滇军183师连夜急行军敢去支援,最终帮助184师稳住阵脚。

  由于日军插入国军侧后,对正面一线国军是一个威胁,从军事角度来看,国军显然应该先撤退,然后集中主力将其击破。

  薛岳统筹全局,认为赣北国军实力较弱,以现有兵力必将陷入苦战,看来必须增兵。目前,薛岳手上还有好几个军的预备兵力,兵力充足,完全可以增兵。

  随即,薛岳在16日,命令赣北一线国军4个军向后方撤退,瓦解日军的侧面包抄,并且将实力强悍的战区预备部队74军投入江西战场。

  国军4个军有计划的撤退,日军主力随后在18日经过激战占领了军事重镇高安,但并没有能够包围国军任何一支部队。

  此时日军已经明白国军已经有所准备,更得知74军主力已经赶到上高地区,距离高安不过50公里。

  106师团曾经在武汉会战的万家岭战役,吃过74军的大亏,深知他的厉害,看来继续向西前进已经没有可能。

  106师团的师团长中井良太郎中将向冈村宁次报告,侧翼突进长沙的计划已经失败,而且也没有能够围歼国军任何一个主力。

  中井良太郎中将在1939年5月南昌反击战结束以后,接过名气极烂的原师团长松浦淳六郎中将的位子,成为106师团长。

  松浦淳六郎中将因为在武汉会战几乎被国军生擒,师团基本覆灭,被日本陆军引以为最耻辱的将军。

  好在后来南昌会战和南昌反击战中,经过强化的106师团表现尚可。其实106师团的武器装备和第6师团基本一致,比国军何止强大数倍,战斗力还是强于国军一截的。松浦淳六郎中将则灰溜溜的奉调回国!

  因为主要战略目的都无法实现,无可奈何的冈村宁次就想多少捞一点好处。他命令106师团和101师团主力立即向西北进攻,全力围歼还在修水一线固守,战斗力较差的川军王陵基第30集团军。

  于是,日军主力除留一部固守重镇高安以外,全部向西北挺近。由于一路上都是山地,两个师团将配属的重炮和坦克被迫留下,全军轻装突击。

  没想到,这一手也早被薛岳预计到,他立即调整部署。

  先是国军32军和74军各一部,立即乘虚猛烈攻击高安。日军留守部队不多,经过一夜激战,仓皇放弃高安撤退,高安被国军收复。由此,日军再也不可能从这一线突入湖南了。

  随后,日军106师团北上修水、三都这一路上,遭受四面围攻和层层阻击,狼狈不堪。赣北总指挥罗卓英分析局势,认为106师团再次孤军深入,有歼灭他的机会。所以罗集中主力四面围攻,试图将106师团重创或者歼灭。

  当时日军已经突入长沙附近,薛岳准备调动74军回湖南,但罗卓英坚决反对,也就将74军留了下来。

  23日开始,罗卓英调动所部开始部署围歼106师团主力。

  没想到,新上任的师团长中井良太郎中将倒是比前任松浦淳六郎聪明的多。他本来就战战兢兢,如惊弓之鸟,此时发现情况似乎不对,甚至没有来得及通知冈村宁次,立即下令放弃围歼第30集团军计划,火速突围。

  由于山路崎岖,不适合大部队突围,中井良太郎中将下令106师团立即分为三路突围。

  罗卓英没想到中井良太郎反应如此迅速,部署慢了一拍。

  9月25日,106师团一部主力在甘坊被国军74军和60军合围。还好由于106师团撤退的快,国军兵力并不太多,没有绝对的战力优势。

  106师团在空军掩护下,奋力突围,苦战5天,终于击破战斗力不强的滇军第1集团军一部,勉强突出包围圈。

  而该师团另一部主力则在修水、三都又被国军合围。两军激战数日,到了10月5日,106师团这一部还在包围圈中。该部知道继续下去,就是死路一条,张皇失措向冈村宁次紧急求救。

  冈村宁次无奈,命令中路进攻的33师团停止前进,转向东边救援106师团。

  10月6日,第106师团在第33师团接应下,释放了大量毒气弹,才勉强从三都、修水突围出来。

  中国第1、第19、第30集团军所属各部随即转入追击。

  日军狼狈鼠窜,经过7天的痛苦突围战,终于在10月13日,退回日军控制的据点靖安、奉新。

  由此江西日军进攻基本被瓦解,不但没有实现东面突破的计划,还损兵折将,迫使中路日军33师团分兵支援,分散了中路日军本来就不多的兵力,实属无能到了极点。

  不过,就军事上来说,江西境内的19集团和30集团军,也没能分兵进入湖南助战。

  此战106师团伤亡很大,还好因为溜得快,没有遭遇毁灭性失败。而助战的101师团102旅团也有相当的伤亡。

  1939年年底,日本陆军高层认为,诸如101师团106师团这样的特设师团,虽然装备精良,补给良好,兵员充足,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部队,屡次被国军重创,根本没有保留的意义。

  次年,也就是1940年1,2月,这两个师团被解散,废除番号。官兵除了一部分复原以外,全部作为补充兵员分配到其他的师团。

  可见,日本陆军高层对这两个师团是非常不满的。

  这两个特设师团,也就是这样不明不白的消失了。

  右路日军3万大军这样失败了,左路日军也不好。

  左路日军为了顺利在国军左翼登陆,在洞庭湖一线集中了20多艘军舰和高达100多艘的快艇。

  日军第3师团上村干男的第5旅团,在9月22日的18时、19时25分,分两批从岳阳乘船,由海军第11战队引导出航。

  该部沿洞庭湖和溯湘江行驶60多公里之后,于23日的早6时20分强行在营田登陆。

  本来湘江和洞庭湖都处于枯水期,沿岸水深不到半米,日军即使用橡皮艇也是突不进来的。

  没想到此次日军运气很好,刚好赶上多日暴雨,水位猛增,这才得以登陆成功。

  国军95师发现日军登陆,立即以沿岸工事为支点,进行顽强抵抗。日军以1个旅团1万多重兵,在海军20多艘军舰和空军30多架飞机强力掩护下突破。经过苦战,日军将95师的防御工事几乎全部摧毁,突破了95师的防御,向内陆突进。

  该旅团在26日前进到粤汉铁路沿线。

  另一部仍乘船并溯汨水进攻,于25日占领了归义(汨罗)。

  而日军海军陆战队一部,由岳阳乘船于9月24日,在新墙河口以南的鹿角市,经与第2师一部战斗后上陆,26日攻占了鹿角市东南的磊石山。

  左路日军虽然都成功登陆,却因为国军防御强烈抵抗,有无法短期内突破国军坚固的防御工事,前进缓慢,根本没有成为所谓的奇兵,只起到有限的侧翼助攻作用。从军事角度上来说,它们的作用是非常有限的。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