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第二次长沙会战 > 内容正文

第二次长沙会战:血战再保长沙
来源:搜狐   2018-08-27 14:36:03

  1941年9月18日拂晓,日军发动总攻,开始强渡新墙河。

  渡河作战没有什么技术含量,防守一方在河对岸阵地上架起机枪、火炮往河对岸或正在渡河的敌军招呼。渡河的一方在岸上架起火炮压制河对岸的火力,渡河的士兵坐上船或者冲锋舟,船头架上机枪一路扫射过去,运气好的就过去了,运气不好的就死过去了。

  对士兵而言,考验的是运气。对整支部队来说,拼的是火力和作战意志。很显然,火力和作战意志鬼子都不缺。

  首先是火力压制,日军几百门火炮在短短几小时内将几万发炮弹倾泻在中国军队的阵地上,阵地最前端的第4军第102师首当其冲,工事被严重破坏,士兵伤亡惨重。紧接着,50架日军开始飞临阵地上空,不停地俯冲扫射,来回投弹,中国军队被打的头都抬不起来。日军趁机用冲锋舟强渡新墙河。

  好在第102师的机枪掩体工事没有放在正面工事上,而是放在了两侧山峡,日军火炮伤不到,因此没有损失。此时看到日军乘冲锋舟渡河,守军也顾不得飞机轰炸扫射了,两侧机枪一齐开火,以交叉火力封锁了河面,阵地上的守军也利用残余工事顽强射击,日军纷纷栽倒在河里,强渡失败。

  日军无奈,只得用飞机和大炮封锁河面,抢修之前被中国军队炸毁的桥梁。102师早料到日军会用这招并且准备好了应对之策,官兵们秘密推出重迫击炮,方位早就测好了,不用再瞄准,直接开火就行。几轮齐射,桥梁被准确击中并坍塌,正在修桥的日军工兵死伤惨重。

  阿南惟几气得跳了起来,八格牙路,小小的一个国军杂牌师竟然把三个精锐的甲种师团挡12个小时,奇耻大辱。

  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冲过去。

  日军开始集中全部火炮轰击102师阵地,大地颤抖,硝烟蔽日。日军再次疯狂强渡新墙河,第102师是在挡不住了,命令一部分部队转移到第二线阵地继续防守,余下的部队务必坚守,战斗到一兵一卒。

  士兵打完了,工兵和勤务人员填上,一线阵地的国军真的战斗到了一兵一卒,伤兵最后都拉响手榴弹与日军同归于尽了。

  第4军军长欧震打来了电话:死守第二阵地,阻止日军前进,为其他部队的部署赢得时间。

  102师师长柏辉章回答,现在102师还能打的只有不到1000人了,阵地太大,到处都有缺口,恐怕拦不住鬼子,能否派点援军给我们?

  欧震沉默几秒,说道:军部预备队用光了,只能靠你们自己了。

  还能说什么?大不了全军覆没,杀一个鬼子够本,杀两个就赚了。

  两天后,薛岳命令102师撤退,因为日军已经杀到了汨罗江。

  撤下阵地的102师最后还剩600多人,八九千人的师就还剩这点种子。这是一支纯粹的杂牌,武器装备是国军里面最烂的,师长柏辉章以前是贵州军阀王家烈的部下,因此,军阀干的事他几乎都干过,比如贩卖大烟,强抢民女,盘剥百姓等,可以说是一个十足的混蛋。著名的遵义会议会址——那个低调奢华且很有内涵的二层小楼,就是柏辉章的公馆。

  人都是复杂的,很难用非善即恶的逻辑来评判一个人。柏辉章虽然之前是一个十足的混蛋,但是抗战中他绝对是一个英雄。抗战爆发后,柏辉章率领黔军先后参加过淞沪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从哪个时候起,他们就像变态(褒义)了一样,再也不是那支一遇见红军就望风而逃的垃圾部队了。他们装备极差,战斗力不强,但是作战意志极其顽强(注意,我用了极其二字)。与日军作战,都是豁出命去血战到底。经过前几次大会战,102师先后补充了一万多人,这是什么概念?这个师先前也只有八九千人,这意味着,最初的八九千贵州老兵几乎死完了。

  现在,新墙河一战,102师又几乎打光了,他们的战绩,有目共睹。从蒋委员长到到薛岳再到杨森(27集团军司令,102师隶属于27集团军)先后给予嘉奖,并给102师优先补充了新兵。

  抗战结束后,蒋介石还不忘102师官兵的牺牲精神,下令在遵义为102师阵亡官兵修建纪念塔。悲催的是,1952年,当地果断的拆毁了纪念塔,理由是宣扬反革命军阀。至于师长柏辉章,抗战结束后主动退出了军队,挂了个闲职开始隐居。1949年柏辉章主动向解放军投降,1952年在镇压发革命运动中被枪决。

  言归正传。新墙河一线的国军开始向两侧撤退,日军并不追击,而是继续向前,开始攻击国军的第二道防线,汨罗江防线。四个师团的日军就像船在水上一样,船向前开,船前面的水向两边侧后流,船过去后,水又在船的后方汇集。

  明白了吧,阿南惟几的战术虽然无坚不摧,但是他没有顾忌后方。这也是他的最大弱点,向两侧撤退的国军可以任意的破坏日军补给线,甚至可以骚扰日军空虚的后方。事实上,国军确实是这样做的,日军虽在攻势很猛,但是从后方到前线将近200公里的交通完全瘫痪了,补给彻底中断。

  早在新墙河战斗时,国军就组织民众把新墙河以南的路全扒了,恰好这几天又下了一场大雨,被扒的路很快就变成一滩烂泥,日军不得不重复上次冈村做的事,放弃重炮和辎重车辆,利用骡马携带必要的物资轻装前进。

  薛岳估计日军只能支持半个月作战,半个月之后他们就会因为弹尽粮绝而撤退。但是现在中国军队没能力解决日军,因为四个师团肩并肩手拉手,根本没有破绽。

  汨罗江守军虽然打的很顽强,但是防线还是被日军突破了。

  薛岳的战术就是利用三道防线削弱日军,然后集结重兵在长沙城下狠狠反击疲惫不堪日军。

  可是现在,日军连破两道防线,损失很小,根本没有被削弱。原来的战略显然不合时宜了。如果再撤退,长沙就不保了。只能在汨罗江和捞刀河之间挡住日军了,这个地方国军之前构筑了坚固的防线,而且有三个军的援兵正在刚来的路上,加上之前两个军,薛岳决定集中五个军的兵力,利用既有防御工事和日军决战,日军由于补给断绝,大部分重武器早已抛弃,虽然有四个师团,但也占不到多大优势。

  薛岳的这一战略是符合实际情况的,因为日军虽然貌似凶猛,但它维持不了多久,所以只能速战速决。国军利用工事可以和日军慢慢耗,直到日军弹尽粮绝,被迫撤退,中国军队可以全线追击,大量杀伤日军。

  如果这一战略能够贯彻执行,日军必败无疑。可是战场上的事总是充满了变数,先笑的不一定是胜利者,后笑的也不定是胜利者,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正当薛岳运筹帷幄准备给日军以巨大打击时,一个意外出现了,这个意外差点让整个第9战区崩盘。

  日军完全破译了第9战区的无线电密码。

  薛岳用电台调兵遣将时,阿南惟几也在用电台调兵遣将。这是一件很悲催的事,你自认为计划天衣无缝,等着瓮中捉鳖,没想到自己成了翁中的鳖,你的一举一动在对方的眼里显得那么可笑。

  其实国军也是自作孽,怨不得日本人。国军有不重视无线电密码的传统,他们的密码技术甚至还不如中共,长征路上,红军往往能够化险为夷,与他们掌握了国军无线电密码有很大关系。

  后来中美合作所的建立,才使国军的密码技术有了质的飞跃。

  阿南惟几知道了薛岳的作战计划,国军的三个军正在赶来的路上,也就是说现在日军面前只有两个军。

  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

  阿南一声令下,四个师团的日军立即向中国军队发动进攻,先后击退了防守阵地的37军、26军,以及赶来增援的第10军和第74军。日军来势太猛,中国军队虽然顽强抵抗,但还是让日军突破了捞刀河防线,所幸这一地区的工事比较坚固,国军伤亡并不是很大。

  日军突破捞刀河后,直逼长沙。中国军队退守长沙侧后的浏阳河一线,长沙空虚。9月28日。日军早渊支队趁机杀进长沙,国军不甘示弱,紧急派暂编6师进入长沙城,与日军展开激烈巷战。在早渊支队杀进长沙的同时,日军主力也逼近浏阳河一线,与国军隔河对峙,浏阳河一线的国军包括之前退下来的四个军加上又刚刚赶过来的三个军,总共达到7个军。

  阿南彻底抑郁了,四个师团对阵国军7个军没有多大把握取胜,最为关键的是,日军后方有四个军的国军在捣乱,日军补给线全部中断了,如果和中国军队决战,即使不战败也会饿死。

  眼看长沙处境不妙,李宗仁的第5战区、顾祝同的第3战区、陈诚的第6战区,纷纷对日军发动猛烈进攻牵制长沙日军,策应第9战区作战,尤其是陈诚的第6战区反攻宜昌,直接迫使日军第40师团回援。

  值得一提的在此期间,一个意外事件给日军的士气造成了致命打击。9月21日上午,天气异常清朗,太阳发挥了它最好的水平,日军顿时士气大振,日军高呼:“让我们头顶着国旗奋勇杀敌,在太阳的照耀下向长沙前进!”

  中午,原本灿烂的太阳突然被一个巨大阴影遮住了,不见了,大地顿时陷入昏暗,犹如世界末日。

  很明显,这是日食。

  可是日本人非不信,他们说国旗被天狗吃了。不要以为就中国人相信天狗吃日,日本人当时也信,一衣带水,同文同种嘛。

  日本人绝大多数笃信神道教,在他们看来,这种现象是极其不吉利的,这是一个巨大的凶兆。

  士兵中开始流传谣言,说是这上天警示,这次我们一定会打败仗。士气顿时直线下降。

  阿南惟几的觉悟当然比士兵高,他下令,再有妖言惑众者,直接枪毙。

  好在日本人虽然迷信,但是纪律性很强,顿时再没人传谣言了。可是阿南惟几并没有解决问题的根源,他没有做士兵的思想工作,没有说服天狗吃太阳和打仗有鸟关系。士兵虽然闭嘴了,但是心里仍然有阴影,士气一直很低落。

  两军硬碰硬,打的就是士气。

  看起来一路胜利的阿南扛不住了,他遇到了和冈村一样的问题。撤退,丢皇军的面子。继续进行,丢皇军的小命。

  面子没有了可以再挣回来,命没有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包括面子。

  还好,阿南不蠢。

  10月1日,阿南下令全线撤退。这次日军吸取了的第一次撤军的教训,为了防止被中国军队追上,日军把很多影响行军速度的辎重和武器全扔了,就一个目的,保命。

  阿南又重蹈了冈村的覆辙。正面的中国军队全线追击,后方的中国军队也趁机拦截伏击日军。

  10月9日,日军全部退回新墙河以北,第二次长沙会战结束。

  此战,中国军队伤亡6万余人,日军伤亡3万余人。

  阿南惟几的目的本来是减灭第9战区主力,即使歼灭不了,至少也要给予其重创,丧失作战能力。可结果是阿南的四个师团没有彻底碾碎国军的一个团,中国军队在受到重创后都很快撤离了战场。

  实际上,阿南的战术是极其傻逼的,因为如果要围歼敌人,必须分兵包抄,而阿南为了避免分兵,让四个师团肩并肩前进,这样无论如何也无法歼灭中国军队主力:打不赢,撤就是了,你又追不上。

  阿南以为集中兵力可以避免被国军个个击破,却完忽略了后方补给。补给线是什么?是军队的生命线。这种把补给线拱手让给敌人的人,除了阿南,实在难以找到第二人。

  表面上,阿南比冈村取得战果要大,实际上是因为阿南占了运气的优势。

  第二次长沙会战的胜败至今没有定论。战术上,日军一路势如破竹,中国军队纷纷败退。可是战略上,日军远远没有达到预先的战略目的。

  中国军队没有从正面打败日军,而是把日军“耗”败了,不管是怎么败的,反正日军是败了。

  这其实与整个抗日战争一样,表面上,中国几乎没有像美军那样一战干掉日军上十万人的战绩,而是靠拖,把日军慢慢耗死了,这其实也是国情所决定的,中国的战略就是拖住日军,争取国际支持,这就像三个人打架,中国拼死地抱住了日本人的腿,美国人则抡起拳头狂揍日本人。所以,不能因为中国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就否认中国没有战胜日本。

  第二次长沙会战使日军的形象大受影响,英美等国开始怀疑日军的战力。更加坚定了封锁日人的决策,日本陷入更加严重的内政外交危机中,近卫内阁垮台。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