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鄂西会战 > 内容正文

国共双方的报纸上的鄂西会战!
来源:韩川的博客   2018-05-20 17:37:31

  津市外围战的战场白杨堤位于津市东北,原是涔水河边的一个集镇,后来成了涔澹农场的场部,与梅家港隔河相望。从津市乘车去,从蔡家河过桥,北行九里,再东行10里即至,若步行,由中渡口过河走小路,12里可至。

  如果说津市是九澧门户的话,白羊堤则是津市的门户,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在这块古老的沙场上,不知演绎了多少惊心动魄的战事。

  当武汉、沙市、宜昌相继沦陷之后,津市成了抗战前线,战略物质的主要集散地之一。据当时杂志《海王》记载:“位居湘省澧水流域之津市,战时为川鄂湘交通孔道,由津市至三斗坪之崎岖曲径,力夫挑运货物,络绎于途,远望如长蛇阵,蔚为壮观,即此一端,亦足见中国人力物力之伟大;计由津市挑运三斗坪者以花纱为最,由三斗坪挑运津市者以盐(角力)最多,久大坪津两处据点,曾在当时为军粮民食尽力最大。”

  1943年5月,日军在湘鄂边区发动了鄂西大会战,企图夺取石牌要塞,切断战略物质运输线,威逼重庆。3月8日,集结于江北的日军分路强渡长江,开始实施“江北歼灭战”计划。3月9日,敌机飞津市侦察,用机枪扫射轮船,打死平民3人,伤11人。10日,日军占领石首、华容。津市东北,大兵压境,战斗一触即发。

  5月4日,鄂西战役打响,日军以炮兵为先头部队,配属步兵作战,进攻南县、安乡。5月6日上午,敌机飞临津市投弹,轰炸大同寺、功德林44军军部。5月9日下午4时,南县失守。

  陈诚在回忆录中说:“5月9日至11日,我150师及87军各部始终在夹堤、江家拐、白羊堤、江家拐、胡家厂周家厂之线与敌对峙。”5月11日,安乡失守,日军第3师团、第17独立旅团、第40师团独立第14旅团一部,开始集结于津市东北白羊堤、青石牌间地区,在飞机的掩护下,向我军阵地进攻。扼守夹堤、白羊堤附近的许国璋率第150师,驻守白羊堤亘汪家嘴之线王严第118师,与日军展开了激烈战斗。

  新华日报是中/共长江局的机关报,每天都有鄂西会战的战事报导,可惜我只找到当年新华日报的索引,按时间顺序摘录如下。为了更详细了解津澧战场情况,又摘录了中央日报、大公报11日至20日的相关报导。

  《新华日报》5月7日:华容敌增援南犯。

  《新华日报》5月8日:敌在洞庭南岸登陆,南县西北我军阻击来犯之敌。

  《新华日报》5月9日:洞庭西敌续扰犯,安乡血战后我军撤守城郊,华容敌增援南犯正阻击中。

  《新华日报》5月10日:湘北敌继续南犯,敌侵入南县,我军在南郊血战。

  《新华日报》5月11日:湘北敌分路窜扰,洞庭南岸敌各处登陆均击退。

  《中央日报》中央社长沙11日电,洞庭西北我军,刻正以机动态势,予敌不断击,颇有斩获。

  《中央日报》中央社军委会发表常德11日电,(一)南县安乡间,安乡津市间及藕池口西北等地区,我与敌展开最激烈之战斗,鏖战至10日敌已付出重大代价,尚无尺寸进展,敌乃于同日复以汽艇约百艘,载敌驶至萧家湾(沅江北)湖面,向该处强行登陆,企图策应北岩之敌,复经我军堵击,刻战斗正殷。

  《中央日报》中央社长沙11日电:由安乡及藕池口分路向津市时犯之敌,11日晨被我阻击于澧水虎渡河间之青石牌一带,战况猛烈。

  《新华日报》5月12日,洞庭西南部署新阵容,滨湖战局稳定,安乡东西激战,敌无尺寸进展。

  《中央日报》中央社据军委会发表常德12日电,(一)南县安乡以南地区及池口西北地区,我与敌仍在原战地继续激战。(二)东港西港方面之敌,于11日晚向我猛扑,被我击退,敌即增援一部,今(12日)晨复分两股进犯,经我军阻击,刻正在江家拐(津市东北)迄红庙(津市东南)之线剧战。

  《中央日报》中央社沅陵12日电,今晨七时许,敌机一架窜常德桃源等地窥察,在常德西北部投弹□枚,更飞澧县投弹,同时另一批敌机3架,又窜鳌山侦察,下午敌机8架在鳌山投弹,旋又飞常德投弹。

  《中央日报》中央社长沙12日电,津市东南红庙及青石牌附近,12日我与敌仍激战未已。又沅江以北,洞庭湖之残余敌艇,经我在续进击,已负创逸去。

  《新华日报》5月13日,湘北战事发展中,安乡敌西犯津市遭我军阻击。

  《中央日报》中央社据军委会发表常德13日电,在江湾拐迄红庙之线,与我剧战之敌12日由晨至晚一再向我猛扑,均被我制压,未能得逞,入晚敌援增到,复由西港青石碑西向白羊堤茅草街(均津市北)迄汪家咀(津市东北)之线进犯,经我军浴血阻击,战斗激烈,敌我均有死伤,刻我与敌仍在孟溪市迄新店铺之线(津市西北)继续血战。

  《中央日报》中央社长沙13日电,犯津市东北两面之敌,被我击退,于11日增援向我猛扑。激战至12日晨,复分两进犯,被我阻击于江家拐及红庙附近,敌死伤奇重,迄未得。

  5月13日,敌机8架窜入津市投弹,轰炸美孚油公司油库和44军军部,16人被炸死,20余人受伤,36栋房屋被毁。(参见《常德会战时日军进犯津市和撤退情况》葛乐山)

  《新华日报》5月14日:津市以东战况益烈,董市之敌南渡被我阻于江畔。

  《中央日报》中央社据军委会发表常德14日电,犯逮津市东北之敌,至13日增至四千余,继续分股进犯,一股北犯拉船、高山庙、顺林驿,一股西犯大堰垱,经我军分途阻击,战斗至为激烈,敌藉烈烈炮火掩护,一再猛扑,企图契入我防地,均为我军痛击,使其未能得逞。嗣后复以飞机多架,分在前线及津市澧县滥肆投弹,津市曾一度被炸起火,当经我防守部队扑灭,刻前线激战仍烈。

  《新华日报》5月15日,敌两路续犯津市,江北敌陆续强渡窜犯洋溪西南。

  《中央日报》中央社据军委会发表常德15日电,津市外围争斗战,13日以来,往返冲杀,互有得失,刻已进入拉锯状态,战地仍在夹堤口、红庙、江家拐、白羊堤之线,我敌仍在激战,敌势已挫。

  《中央日报》中央社恩施15日电:13日晨,茅草街附近之敌,分向我新店铺(津市西北)顺林桥、孟溪市等地窜爬,午前8时,敌窜至顺林桥后,复犯高山庙拖渡船等地,我军当于迎头痛击,敌伤亡极众。现前线战斗正在激烈进行中。

  16日,中国战区统帅蒋介石指令:“1.查三峡要塞扼四川门户,为国军作战之枢轴,无论战况如何变化,应以充分兵力坚固守备。2.江防军不得向宜都下游使用。3.南县、津市、公安、松滋方面,应以现有兵力与敌周旋,并掩护产米区。4.特须注意保持重点于左翼松滋、宜都方面,以获得机动之自由。”

  《新华日报》5月16日,以“津市外围敌受挫,公安我军转进,枝江激战中”,转发了中央社的报导。

  《中央日报》中央社据军委会发表常德16日电,津市外围争斗战,仍在原战地继续进行,迄15日未稍战止,我军浴血向敌冲杀,先后杀毙敌约千余,敌因死伤过重,仍积极增援,连前已达二万人,因此战斗益为激烈。

  《中央日报》中央社恩施16日电,犯津市外围夹堤、红庙、江家拐、白羊堤之敌,迄今仍与我激战未已。另一部敌军向铺进犯,与我战斗亦烈。

  《新华日报》5月17日:我固守津市、澧县;枝江激烈巷战;公安之敌西犯。

  《中央日报》中央社恩施17日电:夹堤红庙白羊堤线之敌,仍与我对战中。

  《中央日报》中央社长沙17日电,我守备津市外围部队,15日来虽遭敌步炮空之猛烈炮火攻击,但未任其进展一步,已属滨湖战局著一奇迹,16日敌集中大部分兵力,避开津市,改业澧县之西北部,在该地区之暖水街及闸口以西一带,与我血战竟日,敌死伤惨重,刻已呈不支之势。

  《中央日报》中央社据军委会发表常德17日电,津市外围及澧县以北地区血战刻仍未止,敌一再图向津市、澧县进扑,均被我坚强阻止。至15日敌乃以一股约二千,折经大堰垱而犯谭家铺,另一股二千余,于同时经大堰垱王家厂西,犯大小同田,正与我激烈战斗中。

  《中央日报》中央社据军委会发表常德17日电,由公安侵萧家坪分水岭、歼家嘴一带附近敌,于15日向西猛犯我军在暖水街地区,予以重创,刻我与敌仍在油榨口、澧阳坪一带反复冲杀。

  《新华日报》5月18日,津市、澧县血战未止,公安敌西犯受创,枝江城郊激战围犯之敌被阻。

  《中央日报》中央社恩施18日电,15日午前敌军千余,附炮2门,由青泥潭进犯大堰垱,我军猛烈阻击,毙伤敌二百余,战至16日晨,敌不支,向天供山逃窜,刻与我在该地激战中。

  《中央日报》中央社据军委会发表常德18日电,犯津市外围敌,经我军坚强阻击,连日来未能越雷池一步,并因损失甚重,故其攻势已杀,战斗仍在原战地继续进行,至澧县西北地区,我军追击被迫后退之敌,17日续在大堰垱、王家厂一带附近,击毙敌约三百余。

  《新华日报》5月19日,湘鄂边战事仍酣,澧县枝江间敌一再增援猛扑。

  《大公报》中央社据军委会发表常德19日电,退至闸口附近敌,17日增到援军数千,即分两路西向岩壁下、和尚洞猛犯,我军奋勇迎击,战斗至为激烈。18日晚,曾有敌一部数百人冒险楔入我一部阵地,当经我将其扑灭。(大公报)

  《大公报》中央社据军委会发表常德19日电:暖水街于17日晚被数倍于我之敌侵入,我守备该地部队,仍与敌在该地附近继续搏战。

  《大公报》中央社据军委会发表常德19日电:津市外围战刻已入于胶着状态。至澧县以北大堰垱一带附近战斗,现仍在原战地继续进行。

  《新华日报》5月20日,湘鄂边战事胶着,暖水街、大堰垱之线我军阻敌。

  《中央日报》中央社据军委会常德20日电,枝江城郊、津市外围、及澧县以北大堰垱一带,战况无变化,至侵至茶元寺。三溪口、暖水街迄闸口之线,敌于19日晨在其飞机多架掩护下,全线续向西猛扑,我军沉着迎战,浴血抵抗,每一个山头及较大村庄,均必与敌反复争斗,战况猛烈,得未曾有,当时敌一股,曾钻隙绕至运珠寺附近,企图向我后方扰乱,当被我控制部队,将其包围歼灭,获得武器及装备甚多。我英勇空军为协同地上部队作战,曾于是日午后以大编队机群飞临战地,我将士无不兴奋,即与空中战士上呼应,全线向敌猛勇冲杀,斩首极众,刻我已将敌遏止于和尚洞、蒋家坪、马踏溪、三王坡、有畈、朱洋桥以东之线,惟战况仍烈。

  《中央日报》中央社讯:军委会发言人包组长凯,昨(20日)招待中外记者席上,发表一周战况(五月14日至20日)称:……渡过长江向西进犯之敌,共约六万人,计分三路,左翼一路又分为若干股,发动较早,由华容陷安乡、南县后,进展颇缓,尤以围攻津澧,自11日迄19日一旬间,未能越雷池一步。

  《新华日报》5月21日:湘鄂边战况猛烈。

  《新华日报》5月22日:枝江西南仍有激战,我神鹰队袭宜昌。

  《新华日报》5月23日:鄂南激战刘家场西。

  《新华日报》5月24日:盟机轰炸滨湖敌阵,战事移向宜都西南。

  《新华日报》5月25日:宜都西北敌犯长阳,鄂西我军续向宜昌外围进攻。

  《新华日报》5月26日:宜昌对岸敌西犯,敌侵入长阳,渔洋关西北激战。

  《新华日报》5月27日:长阳西南激战中,我迎击宜昌对岸猛犯之敌,渔洋关沿河敌军受我重创。

  《新华日报》5月28日:宜昌西岸敌攻势顿挫,长阳敌西犯未逞。

  《新华日报》5月29日:渔洋关西北激战,洞庭沿湖胶着,湘北我军进攻。

  《新华日报》5月30日:长阳西敌续北犯,我军阻敌永昌寺以南地区,渔洋关西北敌军受创回窜。

  《新华日报》5月31日:我军攻克渔洋关,敌第十三师团伤亡二千以上,宜昌对岸全线战斗益趋激烈。(攻克渔洋关的部队为原驻守白羊堤第118师)

  《新华日报》6月1日:鄂西我全线大捷,长阳西南我展开大歼灭战,宜昌空战击毁敌机二十余架。

  《新华日报》6月2日:鄂西扩张战果,渔洋关以东歼灭敌军一联队。

  《新华日报》6月3日:鄂西纵横扫荡歼灭残敌,我军向长阳猛攻;澧县西北收复暖水街、大堰垱。

  《新华日报》6月3日发表了短评:敬礼,鄂西将士!

  《新华日报》6月4日:鄂西敌狼奔豕突,我攻克长阳、枝江,鄂北迭有斩获,鄂东克复黄梅。

  《新华日报》6月5日:宜昌西岸扫清残敌,我连克南县、安乡,攻入洋溪、宜都顽敌。

  《新华日报》6月5日发表社论:辛苦了,鄂西的英勇将士们!

  美国新闻处华盛顿六月五日电:参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雷诺尔斯称:中国军队在鄂西之大捷,足以表现中国军事力量(作为攻势武器而论),乃联合国家制胜战略中不可或缺之部分。

  《新华日报》6月6日:长江南北继续进展,我军攻克公安城,我陆空配合猛攻宜都顽敌。

  《新华日报》6月7日:在空军协助下,我军猛攻宜都城。

  《新华日报》6月8日:宜都城西残敌肃清,我军猛攻华容城,美空军连日轰炸湘鄂敌阵。

  《新华日报》6月9日:我军进攻松滋;宜都完全克复。

  《新华日报》6月10日:华容城郊敌势摇动,宜都我军歼敌。

  《新华日报》6月11日:宜都残敌窜松滋,退据石首藕池口敌增援反扑。

  《新华日报》6月13日:我续向松滋猛攻。

  《新华日报》6月14日:我军克复松滋。

  《新华日报》6月15日:我军再克公安,松滋对江收复百里洲。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