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鄂西会战 > 内容正文

鄂西会战之:宜都追歼战
来源:360图书馆   2018-05-20 18:19:23

  在铤而走险向我石牌要塞猛烈进攻之际,日军全线已成强弩之末,我军反攻时机已经到来。当时,日军使用于清江两岸及攻击石牌之部队达6万之众,而我江防军仅有6个师。第十集团军所部与敌激战多日,有待收容整理。为对敌展开反攻,陈诚当即决定调湘军驰援湖北。不久,第十集团军之第七十九军便由石门向五峰渔洋关方向前进,其前锋部队已到淮子坪;第七十四军由桃源向石门集结;第二十七师亦进抵榔树店东南地区;第八十七军开始向渔洋关、天柱山方面侧击尾击敌人,其新编二十三师于5月29日首克渔洋关。有鉴于此,陈诚又令第七十九军改向渔洋关东北前进,以断敌退路。

  到了5月30日夜,由于日军遭我江防军连连痛击,伤亡惨重,且石牌久攻不下,全线已呈动摇之势。陈诚当即捕捉歼敌战机,于5月31日下令江防军全线转入反攻,果敢追击敌人。我军以雷霆万钧之势,追歼东逃之敌。日军兵败如山倒,分向宜昌、宜都、枝江、公安长江方面狼狈逃窜,敌之后卫部队先后于五峰栗树垴、宜都聂家河、长阳磨市等地被我追击。

  6月1日,由石牌败退之日军第三师团、第三十九师团各一部,在宜昌南岸一带抢渡回巢时,船只遭我空军轰炸,生还无几。中央社2日电称:“我追击败退之敌之各部队,发展神速,现在追到大江西岸……宜昌方面溃败之敌,沿途狼嚎豕哭,其幸窜达江岸者,多被击落入水,或覆舟溺毙。”无数日军葬身鱼腹,江水为赤。

  由长阳败退到五峰栗树垴之日军第十三师团之一一六联队及骑兵队各一部,6月1日被我第八十七军新编二十三师追击。敌因久战,疲惫不堪,这天正在该地附近村落歇息。我军发现后当即向敌发起攻击。该师以第六十八、六十九两团伏击日军,又以六十八团第三营伏击日军的后卫部队。由于第三营官兵对敌怒不可遏,抢先向日军开枪射击。日军惊闻枪声向我还击,敌1000多人迅即将我第三营包围起来,双方发生激战,我营长徐洪声阵亡,全营官兵伤亡甚重。接着,日军又向第二营攻来。该营见状迅即移动位置,协同第六十九团围歼日军。当敌进入该团伏击区内,被我分别包围。这时,被该团第一营包围的日军100余人,即竖起白旗表示“投降”。待一营派出两个连前往收缴武器与敌接近时,狡黠的敌人突然以猛烈的火力向我袭来。我军猝不及防,伤亡很重。六十九团立即集中全力向敌迫攻.终将这股顽敌全部歼灭。

  被困的日军主力仍在垂死挣扎。一部趁黑夜逃脱外,我军与残敌彻夜激战,至次日上午战斗仍在继续进行。这时,追击东逃日军的我空军飞机和援华美军飞机,以大队机群飞临阵地上空.向日军阵地投弹和扫射。顿时,一阵“向空军弟兄致敬!”“向盟军飞行员致敬!"的呼喊声在我阵地上空回荡。自中日开战以来,日军一直掌握着制空权,眼下我国空军主动出击,前方将士怎不为之振奋!此刻我空军飞机正向日军俯冲扫射,地面部队则乘机冲入敌阵与敌拼搏,终将敌军全部歼灭,并生俘70多人,缴获轻重武器近千件。

  同时,日军第十三师团第一○四联队、第一一六联队之各一大队以及第六十五联队之一部,共约3000余人,于长阳东逃途中,由于我第十集团军第八十二军新二十三师、第九十四军五十五师之抑留及第七十九军九十八师、第九十四军一二一师之超越追击,6月3日,被我重重包围于长阳磨市附近。经过激战,日军第一○四联队第二大队长皆冢被我击毙。但敌残部退据磨市东南之陶家坡高地顽抗。日军第十三师团长赤鹿理旋派退到长江北岸的海福部队再次渡江援救。6月5日,日军又派来飞机助战,该残部侥幸突出重围,后与宜都聂家河之敌会合,向枝江方面逃窜。

  日军第十三师团又一部,从长阳东逃途中,5月31日被我沿清江两岸之追击部队第一二一师三六二团截击于母猪峡。翌日,我军又在宜都县城附近的鸡头山、汉洋坪、白家渡与日军后卫部队激战竞日。当时,日军近千人窜抵汉洋坪,准备搭桥渡河,被我加强营一营一排发现,团部得到报告后,即派薛、胡两连渡河,设防伏击。半夜过后,日军在白家渡河边集结,准备渡河。我军当即向敌发起攻击,对河的一个连也向敌军猛烈射击,日军被击毙者100多人。第二天下午,日军分两路向我加强营反扑。马营长率薛、胡两连进行还击。战斗持续到傍晚,我军弹尽,与敌肉搏。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清江对岸湾市、茶店子一线之三六三团得知战况,立即集中火力向敌攻击,同时,我戈家坝炮兵阵地亦向日军炮轰,使敌无招架之力。6月3日凌晨,日军钻隙分向长江北岸逃窜。

  向宜都方面败退之日军第十三师团主力及独立混成第十七旅团,遭我重兵包围,命运更糟。对此,中央社6月3日电称:“宜都方面溃败之敌,船只多被我空军炸沉,敌兵渡运迟缓,附近尚有4000余人抢渡不及,被我包围,刻正在猛歼中”。这时,宜都西方有我第七十九军九十八师,第八十七军一一八师;聂家河附近有第七十九军暂编第六师;枝江附近有该军第一九四师,正把日军围困于宜都城郊之狭小地区。日酋横山勇哀叹:“该部队处境危急”。

  6月4日起,我七十九军向宜都之敌发动正面攻击。该军以第一九四师为右翼攻击部队,展开于宜都以东江边某高地亘白塔山以南至三里店南端之线;以第九十八师为左翼队,展开于三里店南端亘五里店以南至长阳河右岸之线,向敌攻击前进。日军困兽犹斗,我军与敌激战半日,反复冲杀3次,其中白塔山之争夺战尤为激烈。我第一九四师五八二团第三营营长林玉豪在第三次反击中不幸阵亡,全营伤亡惨重。到午时左右,已退过白洋之日军吉武部队又回头过江增援.战斗更行激烈,战到第二天早晨,已呈拉锯战状态。这时,退向枝江方面之日军长野部队又前来支援,独立混成第十七旅团也从公安赶来增援,在肖家岩、滥泥冲、狮子山之线展开,对我采取包围态势。宜都被困之敌也向我军反扑,施行内外夹攻。同时出动5架飞机向我阵地投弹轰炸。这时,七十九军军部与第一线部队已失去联系,情况十分危急。于是,第九十八师与第一九四师两师长用电话商定,第一线各留一半兵力死守现阵地,其余兵力集中先击溃滥泥冲、肖家岩救援之敌,打开一个缺口,然后分向反援之敌进攻。正当我军与敌奋战之际,有幸我后续部队暂编第六师于6月6日赶到,立即向肖家岩之敌攻击前进。我在空军支援下,战斗不到3小时,便突破了缺口。于是我军3个师即向敌包围过来,战至午夜,日军独立混成第十七旅团被我击溃,敌第八十七大队大队长浅沼吉太郎中佐、第八十八大队大队长小野寺实中佐接连被我击毙。残部向原路逃窜。由于援兵被我击溃,日军第十三师团被迫向我军正面突围.一部退过白洋,主力沿宜都江边向枝江方面溃逃。

  连日来,在追击东逃之敌中,中美空军在清江、长江南北两岸以及宜都附近上空对败退之敌进行攻击。5月31日,我飞机8架沿清江口和长江上空轰炸、扫射败退之日军及江中汽艇.使敌伤亡甚众。6月5日,我飞机l0架于枝江上空沿江扫射,使败退渡江之敌遭重大伤亡。6月6日,我飞机3架在宜都上空对敌进行攻击后,又乘胜飞往江北白洋至鸦鹊岭公路上空,毙伤退至江北之敌的许多人马,使敌处处挨打。

  自6月6日以来,日军为策应宜都之敌突围,松滋方面之敌先后由千人增至3000人,借空军掩护,在街河市、西斋、宝塔寺附近地区与我王耀武第七十四军之五十一师、五十八师(师长张灵甫)激战三昼夜,双方伤亡均重,我军击落敌机l架。

  7日晚,我暂编第六师袭击日军第十三师团战斗司令部,师团长赤鹿理寅夜出逃,9日窜回沙市老巢。接着,我各路大军乘胜挥师东进。6月8日至13日,连克宜都、枝江、洋溪、松滋、磨盘洲、申津渡等重要城镇。14日晚,克公安县城。至此,鄂西会战胜利结束,我军完全恢复战前态势。

  正义终必战胜邪恶。历时一个多月、规模宏大、战况空前的鄂西会战,我军战果辉煌,毙伤日军官兵达25700余人,其中毙敌校级指挥官5名,即独立步兵第九十大队大队长舛尾芳治中佐,独立步兵第八十七大队长浅沼吉太郎中佐,独立步兵第八十八大队长小野寺实中佐,步兵第一○四联队第二大队长皆冢中佐,步兵第二一七联队第一大队长广濑义福少佐,为侵华日军在鄂西地区作战以来被我击毙的指挥官最多的一次。同时,毙伤日军军马2000余匹,击毁日机15架,船舶122只,并俘获人马、缴获械弹无数。尤其是曾经在中国战场东奔西突、往来征战的日军甲种精锐师团——第十三师团,原定调往太平洋战场对付美军,经过鄂西会战元气大伤,不再具备机动作战能力。此后,日本大本营取消前令。这支参加南京大屠杀、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部队,于1945年秋在广西乖乖地向中国受降部队投降。

  鄂西会战结束前夕,中国政府外交部长宋子文于6月4日到白宫拜访美国总统罗斯福,通报中国鄂西大捷情况。9日,宋子文又在太平洋作战会议上报告鄂西大捷概况,令在座的盟军高级将领对中国军队不得不刮目相看。

  7月1日,第六战区长官部在恩施召集军事将领检讨会议,总结鄂西会战的经验教训。蒋介石特从重庆赶到恩施出席这次会议,并作训示。蒋氏高兴地说:“鄂西大捷是中国抗战以来一次决定的胜利,对中国抗战前途固然多了一层胜利的保障,而尤其当此国际战场同盟国家准备总反攻的前夕,具有更重大的意义。”

  然而,战争并未以鄂西会战之结束而远离鄂西大地,接近末日的日本法西斯仍作垂死挣扎,中日双方战事依然不断,不过日军已再无能力对鄂西及大西南发动如此规模的军事行动,直到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