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鄂西会战 > 内容正文

鄂西会战之偏岩歼灭战
来源:360图书馆   2018-05-20 18:23:14

  会战以来,两军厮杀,日落日出,转瞬半月。5月17日晚,日军第十一军下达向长阳、偏岩前进的攻击令,第一线部队开始行动。我退守的第十集团军所部正在巩固自宜都附近经肖家岩(宜都南)、三溪口(刘家场西)、红土坡(暖水街西南)附近至王家厂西侧一线的阵地。

  5月19日下午5时,中美空军飞机第一次4架、第二次6架分向宜都茶园寺及以西地区的日军第三师团集结地飞来,并投弹袭击。横山勇司令官哀叹:“敌机今后的活动可能猖獗起来。”

  21日晨,进至茶园寺之日军第三师团?濑部队(步兵第三十四联队)陷宜都南之王家畈后,以3000人转兵北向,与进至枝江之日军分两路向我八十六军第六十七师之黄家铺、响水洞、麒麟山阵地进行夹击。我军与敌激战3小时后,师主力转向长阳磨市,一部向峰山附近转进。5月22日,日军衔尾急迫,迫我宝山坪亘磨市阵地。我六十七师奋力阻击,激战至下午7时,磨市被敌突破。同时转进至峰山之六十七师二○一团,复与敌步骑千余遭遇,我官兵与敌展开肉搏战,团长以下官兵伤亡甚重。该师大部不得不转移到长阳南之马鞍山、刘家棚、沙子岭之线。5月23日晨,窜至磨市西北刘家棚之日军?濑部队继向花桥、罗家坪、沙帽山阵地进犯,被我六十七师阻止,但我军已伤亡过半,遂转至歇马台、罗家湾、龙门之线。之后,第六十七师与敌几经交战,逐次向西转移,于都镇湾北渡清江。?

  5月23日子夜,日军?濑部队北渡清江向长阳猛攻。我第八十六军右翼被敌突破。24日中午敌攻占长阳。我军转守长阳西北之清江北岸亘凤凰山之线。日军第三师团主力于24日过午在长阳附近开始渡过清江,其?濑、中?两支部队主力亦进入清江北岸地区,将我军压迫到北方。

  与此同时,日军第十三师团陷我渔洋关后,其主力于23日在渔洋关附近逐次渡过汉洋河,企图北取都镇湾。24日上午7时,日军新井部队(步兵第一一六联队)步骑联合千余人,分由徐家台子、松场坪及沿市口、土地岭,向我第一三九师之狮古潭、大岭头阵地东西两面夹击。下午,我军转守大岭头、都镇湾之线。敌新井、樱井两支部队衔尾追击,是日敌攻占了都镇湾。25日夜,日军新井、樱井、海福(步兵第一○四联队)3支部队由都镇湾强渡清江,北上与第三师团主力会合,但受到我一三九师的猛烈阻击,颇有伤亡,敌酋哀叹“渡河很不理想”。

  正当中日双方军队在长阳东部鏖战之际,日军第三十九师团1万余人在宜昌附近长江北岸之古老背集结。迹象表明,日军将向我这一带的江防军发动攻击。?

  果然,敌三十九师团于5月21日夜晚开始,陆续向江南我江防军正面强渡,分向第八十六军十三师茶店子、红花套阵地及沙套子海军要塞炮台发起攻击。我十三师及要塞官兵奋起抵抗,与渡江之敌激战竞日。由于宜都的江防已被日军突破,威胁着十三师右翼与后方,该师遂向后转移,固守浪子口、西流溪之线。5月24日,日军吉武部队(步兵第二三三联队)跟踪追击,我十三师官兵利用险要顽强抵抗,敌前进受阻。这时三十九师团之滨田部队(步兵第二三二联队)从长阳方面折返,向偏岩方面推进。该部队窜抵西流溪以南地区后,会同吉武部队夹击我十三师。十三师官兵勇敢抵挡敌之吉武、滨田两支部队,与之激战。该师以连日苦战,伤亡甚重,5月25日乃向偏岩方面溃退。日军滨田部队紧追不舍。

  偏岩位于长阳与宜昌交界间之丹水南岸,是通往第六战区江防的战略要冲,对保卫石牌要塞至关重要。蒋介石鉴于偏岩地位重要,5月25日上午10时,电话通知江防军吴奇伟转令十三师死守偏岩。但师长曹金轮此时对部队已失去掌握,部队继续向三斗坪方面撤退。然而有幸的是,在这紧要关头,第五师之十四团已占领馒头咀阵地,遂掩护十三师安全通过。至此,第五师便接替偏岩一带阵地,以策应石牌之决战部署。?

  第五师是一支善于打攻守战的部队,曾参加过桂南战役和反攻宜昌之战。师长刘云翰(前任刘采廷)带兵严格,他时时告诫属下:“幸生不生,必死不死”、“宁为玉碎,不求瓦全”。因此,五师官兵都能做到临阵不乱,临危不惧,信心坚定,沉着应战,从而攻必克,守必固。此时,五师接过偏岩这一带阵地后,他们独挡日军主力的进攻,并在偏岩至馒头咀28华里的山冲里,与敌进行多次激烈的交锋,并取得卓越战绩。?

  当敌三十九师团向偏岩进犯之际,此时控制宜昌的日军野地支队于5月23日黄昏后渡过长江,在南岸敌军占领区内集结。24日黎明,以桥木部队(步兵第六十八联队)为右第一线,木尾浦部队(步兵第二三一联队,配属西岛大队)为左第一线,长野部队(步兵第二一七联队)为第二线,从五龙口、石榴河出动,并在宜昌北岸炮兵部队加农炮、榴弹炮的猛烈炮火支援下,向我第十八军十八师之冬青树、枣子树阵地猛攻。我军奋起迎击。战至下午,敌复增兵三四千人继向十八师阵地攻击。该师冬青树右翼阵地被敌突破。桥木部队于当天晚间进入雨台山东侧一线,并向偏岩方向进击。?

  同时,日军木尾浦部队于24日日落之前,向我雨台山守军十八军暂编第三十四师某团阵地发起攻击。雨台山海拔576米,我军防御工事坚固,并设有侧面防御火力,易守难攻。第一天,攻山之敌遭我守军还击,战斗没有进展。第二天午前,日军集中全力继向雨台山我军阵地猛攻,但还是没有进展。敌服部少尉以下数人被我击毙,数十人负伤。日军屡攻雨台山不下,恼羞成怒,下午3时以后,调来飞机对雨台山我军阵地进行两次轰炸,步兵在飞机掩护下向我猛攻,雨台山阵地终于被敌攻破。木尾浦部队于26日黄昏时分亦向偏岩方向前进。长野部队突破我柳林子阵地后,也挥兵直指偏岩。?

  至此,日军第三、第三十九师团以及野地支队正向石牌外围我江防军侧背后——偏岩一带聚集,一场决战迫在眉睫。?

  5月25日下午,日军在飞机掩护下,向偏岩发起攻击。我第五师官兵奋力迎战,阻击日军。这时,由于第五师偏岩左翼暂编第三十四师之雨台山、月亮岩阵地已被敌突破,同时又有第八十六军之六十七师、三十二军之一三九师等大批友军从鸭子口、都镇湾方面向偏岩上首之高家堰撤退,转移木桥溪、贺家坪。据此,江防军总部当即调整部署:以第五师、十八师、十一师分别守备馒头咀、峡当口、石牌之线。第五师迅即占领夹龙口至馒头咀一线,阻击日军。该师以十四团占领馒头咀侧面阵地,十五团在峡当口占领阵地,与十八师并肩作战。该师十三团已部署在五龙观、观音阁一线,以阻止日军第十三师团从都镇湾北上迂回。?

  5月26日早晨,日军长野部队以密集的纵队向夹龙口、馒头咀第五师阵地突进,被我五师及十八师团团包围,并向敌展开猛烈攻击,打得日军在丹水两岸的山冲里挤作一团,展开、疏散都无法施展。特别是日军广濑大队被我孤立于西北一高地之上,陷于绝境。战至夜间,长野部队向野地支队长发出电告:“决定焚烧军旗,全员玉碎。”为援救长野部队,野地支队长命桥木部队驰援,同样遭到我军痛击。这一仗打得很漂亮,毙伤日军3000多人。敌步兵第二一七联队第一大队大队长广濑义福少佐战死阵中,这是又一个丧命鄂西战场的日军校级指挥官。?

  馒头咀之役,日军惨败,敌之嚣张气焰被我打掉。然而,我五师亦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连同往后的对日作战,该师共有508位官兵壮烈殉国。后来五师和当地民众为缅怀英烈,在英雄的馒头咀山巅树起了一座不朽的丰碑。刘云翰师长在碑文中写道:

  本师奉令自他处驰援于此。先头到达未几,寇骑已犯阵前,我军士气无伦,奋起应战。馒头咀之役,歼敌无算,遂大挫其锋。本师虽一度奉命转战高家堰、木桥溪等地,诱敌人深入,然敌之失败,实以此役为主因。?

  5月28日,第五师奉命转守高家堰至木桥溪一线,继续阻击日军。该师以第十四、十五两团占领高家堰两侧高地,并以一部占领高家堰通向津洋口之峡口,掩护友军西撤。这时,日军桥木等部队三四千人,在20架飞机支援下,从永昌寺、杨春岭分两路向第五师高家堰两翼阵地攻击。第五师十四、十五两团官兵与敌血战竞日,直至下午7时,敌我双方仍胶着于香花岭以东之钱子溪南北高地至杨春岭之线。29日凌晨,敌续向我五师香花岭西之南北两侧高地强攻,我十四、十五团打退了日军发起的一次次冲锋,阵地反复争夺,战斗十分酷烈,敌被击毙三四百人。?

  4天前即5月25日晚,日军第十一军司令部下达向石牌、木桥溪进攻的命令。于是,日军各路大军逐渐向石牌外围我军阵地步步逼近。第三十九师团向朱家坪附近;渡过清江的第三师团经牵牛岭西麓向泡桐树附近;唯第十三师团滞后,此时还在北上途中,正艰难地跋涉于天柱山。?

  天柱山位于长阳中部,海拔2000余米,四周陡崖峭壁,地势险峻,易守难攻,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但其南麓有一沙石地小道,是日军北犯的必由之路。第五师十三团进驻该线后.即以第四、第五两连布防于天柱山隘路口,设伏天柱山。

  日军第十三师团从都镇湾渡清江后,遭到我九十四军第一二一师的阻击,便改道横越天柱山北上,向木桥溪进犯。不意在天柱山又遭到我第五师十三团一部的阻击。5月26日夜间,敌十三师团以海福、新井两支部队为前锋,打着灯笼、火把从山下往上爬,企图攀越天柱山。我军负责指挥第四、第五两连的第五连连长姚树开见状即向各连传递口令:“敌人不到100米不准开火!"时间一秒一秒缓慢地过去。当登山之敌进入我火力圈时,他一声令下:“打!"顿时步枪、机枪齐射,弹无虚发,打得日军哇哇乱叫,仓惶丢下灯笼、火把,胡乱地向山上开枪,进行抵抗。战斗持续到第二天拂晓,我毙敌三四百人。天亮后,日军增援上千人,向天柱山我军阵地发起强攻。我第四、五两连迅速撤出阵地,向五龙观团部靠拢。?

  此时,日军人马艰难地向天柱山爬行。由于天柱山山高,峻岭绵延,达60里行程;且概属沙石地小道。山顶部分,倾斜特急。敌军脚穿皮靴,爬山十分困难,人马、辎重跌死、掉失者甚多。?

  天柱山战斗打响的同一天,日军一个联队向五龙观我十三团主力的高山阵地进攻。敌在10余架飞机的掩护下,向我几次发起冲锋,阵地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经过数回合的争夺战,是日下午,五龙观的制高点被敌占领。十三团主力退守五龙观西侧半山腰一线固守。这时敌居高临下,以猛烈的火力向我阵地射击。十三团官兵奋力还击,仍坚守了一天一夜。28日凌晨3点,十三团奉命向木桥溪转移。中途,在城子口同天柱山阵地撤回的第四、五两连会合后,向木桥溪方向前进。当部队进入一个峡谷时,不幸遭到10多架敌机的追踪轰炸,死伤三四百人。当天下午5时,部队到达香花岭至太史桥一线。该团第一营在木桥溪后侧的桐包山占领阵地,二营在墨坪一线占领阵地,三营则在香花岭一线占领阵地。

  5月29日,占领香花岭、三岔口等地之敌4000人,在l0几架飞机支援下向墨坪进犯。当时二营一排坚守前沿阵地。日军向我阵地攻击,手段极其卑鄙。敌人押着几十名老人、小孩在前面作挡箭牌,向我步步逼近。全排官兵眼看着敌人已进入火力圈,但由于乡亲们走在最前面,都不忍开枪射击。敌人越来越近,为了乡亲们的生命安全,战士们仍然没有开枪。结果,日军用机枪、冲锋枪、手榴弹突然向我阵地进攻,来势凶猛,一排官兵全部阵亡。当日晚,第五师由高家堰、墨坪移驻木桥溪、下元溪、石头垭一线。

  木桥溪是石牌附近的战略要冲,第五师以十三团防守于此。5月30日晨,日军第十三师团海福、新井两支部队步骑4000余人,迂回墨坪,沿木桥溪溪河向木桥溪我军阵地猛攻。一营营长王嵩高率机枪连和步兵连全体官兵迎战。敌我反复争夺,战况激烈。开始,我十三团一营在木桥溪下奋击日军,接着撤至木桥溪石桥附近凭险据守。待日军冲到桥东时.我即予以阻击。敌又缩退到山嘴背后,用直射钢炮向我炮击,然后又发起冲锋。当日军冲到桥头,我军步、机枪齐发,又把敌人压了回去。敌以久攻不下,便调动空军前来助战。一阵震耳欲聋的炸弹爆炸声过后,日军又发起冲锋。我军前仆后继,打得十分艰苦。营长王嵩高见前面的战士倒下,把手一挥,数十名勇士又跃入前沿阵地,继续战斗,打得日军尸陈阵前。然而日军亡命抵抗,众多敌人向我军阵地涌来,王营长不幸中弹牺牲,两连守桥战士全部阵亡。于是,团长康步高决定率领十三团其余官兵转守木桥溪北侧高地,与日军对峙。

  日军突破木桥溪后,30日下午敌1000余人直犯太史桥。太史桥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当木桥溪激战之际,第五师主力十四团、十五团以及师直属连已占领了太史桥北侧高地,与木桥溪北之十三团自成一片,形成口袋状火力网,对东边之木桥溪则网开一面。进犯太史桥的日军不知中计,以密集的纵队向前直冲。这时我军火力从三面射向敌群,日军见势不妙即退缩到姚湾嘴背后。不久,日军又发起冲锋,至太史桥东端,见石桥已被拆除,我军正利用石板为掩体,向敌展开猛烈的射击。同时,山上我军也不断扔下手榴弹。随着手榴弹的爆炸声,隐蔽于密林和山洞里的我军官兵即跃入桥东狭道,与日军展开刃战,霎时杀声震撼山谷。我军凭借天险,与敌搏杀,愈战愈勇,接连打退日军10几次的冲锋,杀得敌军尸陈遍野。由于五师官兵英勇作战,日军第十三师团终于被阻于太史桥、木桥溪一带,未能与北线之第三、第三十九师团协同。敌企图迂回天柱山、木桥溪从侧后攻击石牌的美梦完全破灭。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