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鄂西会战 > 内容正文

豫西、鄂北会战
来源:抗日战争图书馆   2019-01-11 13:59:34

 1944年,是日本走上崩溃的一年。至当年底,日军虽然在中国及南洋等地仍占领着大片土地,并在中国正面战场上获得了豫、湘、桂战役的胜利,打通了大陆交通线,但在其他战场上却和欧洲的德军一样连连失败。太平洋战场上,日本海、空军已所剩无几,海军航母全被击毁击伤,已无远洋作战能力;航空兵则基本上依靠神风特攻队的“自杀飞机”作战;关岛、提尼安岛和莱特岛均已被美军攻占(仅莱特岛之战,日陆军就死亡7万人),战争已逼向日本本土。印、缅战场上,日军的失败已成定局: 在进攻若开及因帕尔英军的作战中遭到惨败,缅北的重要战略据点密支那及八莫已为中国驻印军及远征军攻占,日军在缅甸的3个军均已遭到歼灭性打击。中国敌后战场上,各抗日根据地的人民抗日武装先后开始了局部反攻,全年进行大小战役、战斗2万余次,歼灭日、伪军28万余人,攻占日、伪军据点5000余个,解放人口1200余万,并使日军打通的大陆交通线始终不能畅通。在日本国内,物资奇缺,国力枯竭,生产萎缩,民生困苦,人民的厌战、反战情绪日趋高涨,侵略战争已失去必要的物质及政治基础,实际上已打不下去了。据日本大本营最乐观的估计,“日本能够有组织地进行战争的时间,即便竭尽所有努力,大概也只能以昭和20年(1945年)中期为限”。尽管如此,侵华日军仍要做最后挣扎。1944年11月下旬才任“中国派遣军”司令官的冈村宁次从豫、湘、桂作战中,特别是进攻贵州独山等地的作战中发现国民政府军队的战斗力不强,日军能在天气不良、交通不便、后勤供应不继,而且制空权掌握在中国军队方面的条件下完成预定作战任务并击溃了国民政府军队的大部,因而认为日军应乘此有利时机进攻四川、昆明,摧毁美空军基地,建立大陆要塞,同时在华中、华南沿海进行抗击美军登陆的准备。他认为吸引美军为支援中国政府提前在中国大陆登陆作战,届时“中国派遣军”即可集中主力与美军在中国大陆上展开大规模的野战,这样就可以牵制、消耗美军兵力,使其不能进攻日本本土。

  为此,日军“中国派遣军”拟制了1945年进攻四川、云南和在华中、华南沿海实施防御的作战计划。该计划的主要内容是: 以衡阳第20军的3个师团从宝庆攻向芷江,尔后进入四川,攻向涪陵,渡过长江攻占重庆;以桂林第11军的3个师团由宜山攻向贵阳,尔后进入四川,攻向泸州,渡长江后继续北进,攻占成都。该计划于1945年1月3日由参谋长松井太久郎送交大本营。

  日本大本营从战争全局形势出发,认为整个战局已处于极端不利的情况中,“中国派遣军”如进攻四川、扩大占领区,必然更加分散兵力,机动部队更为减少,将更为被动,因而没有批准这一计划,而1945年1月20日制订了《帝国陆、海军作战计划大纲》,并于22日向“中国派遣军”下达了有关当前作战任务的命令,指出日军目前主要任务是击溃进攻的美军,确保以日本本土为核心的国防要域,“中国派遣军”应迅速强化中国大陆的战略态势,击败东、西两正面的敌人: 东面要确保华中、华南,特别是长江下游各要域,准备粉碎美军的登陆企图;西面,即对中国内地,要以多数小部队进行长期有组织的奇袭挺进作战,促使重庆势力的消亡,并制止美空军势力在华的活动。这也是派遣军的主要任务。

  “中国派遣军”根据大本营的命令,重新拟制了沿海抗击美军登陆的作战方案和向内地挺进的计划。1月29日,冈村宁次在南京召开各方面军及各军司令官参加的军事会议,传达了大本营的命令,并布置了沿海作战的安排和向湖北老河口(光化)、湖南芷江地区进攻的作战方案。为加强东南沿海战备,决定向沿海增调9个师团,调1个军司令部至杭州。为摧毁中国的空军基地,令“华北方面军”从速攻占老河口附近地区;令第6方面军从速攻占芷江附近地区,另以一部协同华北方面军在老河口的作战;令第5航空军以一部支援老河口及芷江作战。

  老河口地区作战(豫西、鄂北会战)

  (一) 双方的作战指导及兵力部署

  日军“华北方面军”在1月29日南京军事会议上接受了进攻老河口的作战任务后,决定由驻郑州的第12军执行此项任务,同时令驻当阳的第34军的第39师团由荆门向北,沿汉水以西攻占襄阳、樊城、谷城,配合第12军的作战;令驻山西的第1军一部从黄河南之陕县进行出击,策应第12军的作战。规定1945年3月间开始行动。

  日军第12军根据方面军的命令,拟制出作战计划。其主要内容为:

  方针:

  军决定于3月中旬末开始行动,以主力急袭突破鲁山至舞阳、沙河店(确山西北40公里)附近敌军阵地,迅速向老河口、西峡口之线推进。

  作战指导:

  1、豫西地区队(110师团之110联队)沿洛阳至卢氏公路前进,在长水镇以西地区突破当面之敌。应尽力牵制较多敌军,同时作出将进攻西安的姿态,以使军主力攻击容易。

  2、 第110师团(欠)于突破鲁山附近之敌后,即沿鲁山至南召公路向南阳西北方向推进,准备夺取南阳。

  3、战车第3师团于突破当面之敌后,即经保安镇(南阳东北)向西峡口、淅川之线突破推进。

  4、 第115师团以一部突破舞阳敌阵地,以主力突破象河关附近敌阵地,再向南阳南侧前进,准备夺取南阳。

  5、骑兵第4旅团(配属步兵1个大队)在第115师团后跟进,然后再超越该师团向老河口前进,攻占该地机场。

  6、第87旅团(吉武支队),在战车第3师团后跟进,一面扫荡残敌,一面向南阳推进。

  1944年5月豫中会战后,中国军事委员会将第89、暂15、第12、第13、第29、第14、第9、第90等军分别调至鄂西北、豫西南及陕南地区整补,第一战区兵力大为减少。1945年初,军事委员会又调整战区,将第一、第五战区平汉铁路以东的辖区合并,成立第十战区,以李品仙为司令长官。1945年初,军事委员会发现豫中日军有向平汉路以西进攻的征兆,为使第一、第五两战区协同密切,于1月8日下达了《协同作战要领》。其作战方针是:“第一、第五战区以广领要地、掩护机场、巩固川陕门户之目的,应就现态势配合路东及敌后部队行战略持久战,主力固守函(谷关)、卢(氏)、宛(指南阳)、?(指老河口西北地区)、襄、樊,以遏阻敌奸窜扰,并利用豫、陕山地,广建根据地,完成攻、守作战之准备。”其部署是:“两战区之豫西战斗,必要时由李长官(李宗仁)统一指挥(不另设机构)。两战区作战地境变更为淅川、南化镇、郧西、上津、冷水河之线,线上属第五战区。”

  1945年3月1日,军事委员会设行营于汉中,以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为主任,遗缺由刘峙接任。3月中旬,当日军第12军进攻行动渐趋明显时,有关各战区基本上已完成了部署。第一战区以第40军任灵宝正面防务,第34集团军控置潼关、华阴、韩城一带;以第4集团军担任洛宁正面防务;以新8军等部担任南召地区防务;以第3警备司令部所部左右联系第38、新8军,对嵩县方向警戒;第31集团军及第15军分区控制于西峡口周边地区。第五战区以第2集团军担任方城、泌阳守备;第22集团军担任大洪山方面防守,其第41、第45、第69军分别控置于枣阳、双河、襄阳各附近地区;第47军配属于第22集团军,控置于邓县附近,为第二线兵团。第六战区以第33集团军的第59、第77军主力分别担任宜城、远安方面防务;第59军的第38师为第二线兵团,控置于南漳东南地区,第77军的第132师拨归第26集团军指挥。

  3月19日,新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的刘峙判断日军进攻时的主攻方向为由漯河经舞阳向光化(老河口)地区,如果第五战区第一线由钟祥至舞阳曲折800余里,第二线襄河、唐河,第三线襄河、白河各相连之线均各长达500里,在以上三线与日军决战,兵力均不敷分配,一旦为日军突破,其战车快速部队必先到达襄河东岸。所以准备将决战地区选在白河、湍河之线或丹江、襄河之线,重点保持于左翼,乘日军渡越湍河、白河向老河口攻击时与其决战。军事委员会得悉日军从由鄂北、豫西分路进攻第一、第五、第六战区而主力指向第五战区,于3月21日下达了第六、第十战区策应第五战区作战的指导要领: 令第五战区先在泌阳、方城、南阳地区行持久抵抗,适时转移至湍河、丹江间地区与日军决战;令第一战区在南召、李青店之线阻击日军,摧破其攻势;令第十战区袭击平汉路南段日军,破坏其交通。同时令豫西、陕南各基地空军积极轰炸日军后方交通线,尤其对平汉路南段日军的运输予以阻断,尔后再依第一、第五、第十战区之协力,准备包围日军于豫鄂陕边区而歼灭之。为便于统一指挥,复命冀察战区新8军等部及第33集团军暂归第五战区指挥。

  (二) 作 战 经 过

  1、 豫西地区战斗

  1945年3月22日拂晓,日军第12军各部队按照预定的作战计划开始全面进攻。战斗至23日,除中路战车第3师团因天雨道路难行仍滞留于保安镇附近外,右翼第110师团占领李青店、南召,左翼第115师团占领象河关、源潭。军事委员会见日军已发起全面进攻,急令第一、第五战区除按21日电令防守各要点并留置一部兵力与敌保持接触外,主力即向湍河以西转移。第五战区遵照命令,留置第22集团军所属第6、第9挺进纵队及1个团,第2集团军所属第143师(守南阳)及第1、第7挺进纵队,其余部队全部在日军到达之前撤至湍河、丹江间地区。第一战区遵令留第110师、暂66师及第4、第6挺进纵队于伏牛山区,其余部队全部撤至桑坪及淅水以西地区。由于守军主力转移,日军第12军毫无阻碍地迅速深入豫西腹地。

  3月24日,日军右翼第110师团及左翼第115师团已分别由南召及南阳以南的三十里屯附近渡过白河,骑兵第4旅团则超越步兵第一线部队正向老河口突进中,惟战车第3师团在中国空军连续攻击下仅进至方城。日军第12军见进展顺利,26日决定令原准备进攻南阳的第110师团全部向内乡前进,而后以主力进攻西峡口,以一部进攻淅川;令第115师团主力进攻老河口,一部进攻老河口西北约45公里处的李官桥,控制汉水上游,令步兵第87旅团(配属部分战车及军直属炮兵一部)进攻南阳,令骑兵第4旅仍按原任务进攻老河口机场。

  3月27日,日军各部按命令行动。当日凌晨,骑兵第4旅团突进至光化附近。其第25联队进攻光化城受挫,第26联队于中午攻占马窟山,18时击退第125师防守机场部队,占领老河口机场。第115师团的第85旅团在击退守军第22师一部后,于上午攻占邓县;第86旅团击退第22师后占领文渠集、七里河(邓县西北约15公里)。第110师团的第139联队及战车第3师团的机动步兵第3联队于28日晚攻占内乡。守军第26师撤向西峡口。日军第87旅团于28日进抵南阳外围,开始从事攻击准备。

  由内乡向西峡口及淅川进攻的日军第110师团及战车第3师团,在击退沿途阻击的第68军主力及新8军、第15军、第85军各一部后,其第139联队及战车第3师团一部于31日攻占西峡口,第163联队及战车第3师团主力于4月1日占领淅川。守军第68军已于日军到达前退向荆紫关一带。围攻南阳的日军第87旅团经准备后,于30日凌晨开始攻击。该旅团共有6个独立步兵大队(第87旅团2个,第88旅团2个,第115师团第86旅团1个,独立混成第92旅团1个)、1个炮兵大队(105毫米野炮8门)和1个战车中队(战车6辆)。经激烈战斗后,其第617大队在猛烈炮火支援下,于当日16时50分由西北角突入南阳城。守军第143师与突入的日军展开巷战。此时第五、第一战区部队均已退至淅水、丹江一线,南阳已成孤城。第143师于30日夜由城东南角撤离,日军于当日24时完全占领南阳城。

  日军第115师团从邓县进攻老河口和李官桥,其第86旅团从文渠集、七里河继续西进,在与守军第47军发生短促战斗后,于29日占领了丹江东岸的李官桥。4月1日和2日,守军进行反击。日军为加强李官桥的防御,4月6日将骑兵第4旅团调至该地。

  骑兵第4旅团于3月27日进攻光化城受挫,31日及4月1日又连续数次向老河口发动攻击,但均被第125师击退,且受重创。其骑兵第25联队4个中队因伤亡太多,最后将4个中队缩编为1个临时集成中队。日军第115师团主力4月2日到达老河口后,骑兵第4旅团划归第115师团指挥,该师团将该旅团撤至老河口东北约25公里的孟家楼休整。由于李官桥形势紧张,才将该旅团调去增援第86旅团。第115师团主力到达老河口外围后,鉴于骑兵第4旅团进攻受挫、反遭歼灭性打击的情况,不敢立即发动进攻,俟进攻南阳的野战重炮兵第6联队到达,并运送足够的弹药和将战车第13队的10辆战车修整完成后,于4月7日拂晓发起攻击。激战终日,日军的多次冲击均被击退。其主攻方向上的第26大队在炮兵及工兵直接支援下一度由北城墙击毁的缺口处突入城内,但在第125师的英勇反击下,日军先头第1中队基本被歼,其他中队被迫退回。当晚又组织两次攻击,也遭失败。4月8日10时,日军经整顿后再次发动猛攻,在炮火掩护及战车前导下,经过近4小时的肉搏血战,日军终于以伤亡近400人的代价,于13时50分左右突入城内。守军第125师一面实施巷战抵抗,一面组织撤退,当天傍晚分两部分别撤至汉水西岸和老河口以南地区。老河口为日军占领。

  担任牵制作战的日军豫西地区队第110联队于3月22日夜从洛宁出发,其先头部队于23日拂晓在马店(洛宁西南约10公里)附近与守军新35师一部发生短时战斗,于当日16时进占长水镇。24日继续西进时遭到守军第38军及第96军一部的阻击,于27日进占故县。4月9日,第96军及第38军分由两翼迂回攻击,日军第110联队撤回洛宁,恢复原态势。

  早在4月4日,蒋介石即电令第一、第五战区组织反攻,说日军补给仅能维持数日,天雨路泥泞,战车难以活跃,此正歼敌最佳良机,希积极反攻。但当时守军各部正遭日军进攻,无力组织大规模的反击。4月12日夜,守军第41、第45军各一部反攻光化、老河口,第55军及第69军各一部反攻邓县,第47军一部反攻李官桥。但均被日军击退。日军第115师团并在反击中于15日攻占新野。4月28日,守军第22集团军一部曾一度攻至老河口城区,但因后继缺乏,仍被迫退回汉水西岸。此后双方即形成对峙。

  日军在山西的第1军为策应豫西作战,曾令其第69师团、第114师团各一部于5月16日从陕县向灵宝、官道口进攻,在守军第4集团军及第40军的协力反击下,于5月25日退回陕县和会兴镇(今三门峡市)。

  2、鄂北地区战斗

  日军驻武汉地区的第34军根据派遣军的命令,命其第39师团沿襄河西岸北进,企图切断守军从老河口向西的退路,以策应“华北方面军”第12军的作战。由于该师团分散守备宜昌、鸦鹊岭及当阳等地,只能抽出3个步兵大队,因而又从驻应城、沙市、南昌、信阳、咸宁的日军中各调1个大队,从九江的日军中调1个山炮大队。总计步兵8个大队、山炮1个大队,约5000余人。

  3月20日夜,第39师团先于第12军开始行动,用奇袭及潜进方法一举攻占盘池庙、石桥驿,迅即逼近至守军第59军的主阵地前。21日,日军分3路以6个大队为第一线部队,向第59军阵地发动猛攻,主攻方向在右。守军暂53师及第180师奋起抗击。激战至当夜23时,阵地终于被日军突破。22日,日军继续攻击,迫使第59军节节北移。暂53师第1团在胡家集阻击战斗中伤亡重,团长陈振凯英勇牺牲。日军乘势于23日晨攻占鄂北重镇宜城。第59军急命第38师接替暂53师,在宜城以北组织防御,掩护暂53师向八都河撤退。但日军突然转移主攻方向,由其中央一路向第180师防守的安家集阵地攻击。24日晨,日军全线发动进攻,守军被迫逐次向北收缩。退至八都河的暂53师再度投入战斗。25日,第33集团军令第59军全力退守南漳,汉水西岸欧家庙一带防守任务由第69军接替。

  27日,正当日军全力向北进攻之际,刘峙竟令第33集团军以最小限兵力对荆门、当阳警戒,主力即刻驰移谷城、石花街一带。第33集团军接令后仅留置第180师于南漳以南协同第179师继续抗击日军,主力向北转移。日军乘机于28日攻占南漳,其右路亦突破欧家庙阵地,向襄樊前进。

  第33集团军见南漳失守,即停止向北转移,令暂53师同第69军的暂28师侧击向襄阳前进的日军,令第38师协力第77军反攻南漳。此时南漳仅有日军独立第231大队,中国军队于29日收复南漳,歼日军一部。但当夜襄城被日军第39师团主力攻占,30日晨樊城亦告失守。守军第69军之一部撤至邓城附近地区,该军位于襄河西岸的暂28师则转向何家台子(襄阳西南约15公里)一带集结。

  日军第39师团攻占襄樊后,以主力继续向谷城进攻,以一部反击南漳。激战至4月3日,南漳又被日军第233联队攻占。守军第77军及第180师伤亡甚多,仅残部突围而出。由襄樊北进的日军第232联队已越过茨河,先头进至南河南岸附近。此时第39师团感到已将力量使用至极限,如再前进,则有被中国军队包围、歼灭的危险,经军部同意,于3日晚下令停止前进,撤回襄阳。当夜日军第232联队即秘密退至茨河,尔后再撤至襄阳。日军在襄阳、樊城、南漳、宜城等地大肆抢掠人民群众的牲畜、粮食以及商店中的布匹、白糖、纸烟、药品和各种杂货,用汽车及船舶运回武汉地区,该师团亦逐次退回荆门、当阳地区。守军第33集团军跟踪追击。4月中旬,鄂北地区恢复战前态势。

  豫西、鄂北战斗期间,第十战区遵照军事委员会关于“对敌行牵制性攻击,策应第五战区作战”的命令,令暂9军、第7军的第173师及豫南挺进军(游击部队)派出部队,3月30日开始向漯河至信阳以南的平汉路进击。3月31日及4月3日,第173师及暂9军的部队一度分别袭入正阳城及汝南城,4月5日还袭击了遂平车站,并破坏了铁路及日军通信线路多处。当日军第39师团开始由襄樊撤返原防时,该两部曾进入平汉路以西地区,配合第五战区部队收复了舂水及象河关。

  豫西、鄂北战斗期间,中国空军在美国空军支援下完全掌握了战场制空权,日军“后方空域,亦在中、美空军掌握之中”。因而,整个作战期间日军航空兵仅进行过4次空袭,投弹12枚。中国空军第4、第11大队及中美空军混合团第1、第3大队全力支援第一、第五战区作战。中美空军混合团主要用于敌后攻击,对新乡、郑州、许昌、南阳等地的日军兵站补给基地、空军基地以及铁路沿线等实施轰炸,以摧毁其军事设备、军需物资及阻挠其运输;中国空军则控制战场上空,制压日军炮兵、战车,直接协同地面部队战斗。日军战车第3师团受中国空军连番攻击,不仅损失巨大(如其第13队出发时有战车22辆,至使用时仅剩10辆),而且白昼不敢行动,以致本来用于步兵之前的快速突击力量却始终在步兵之后行进。从3月22日至5月1日,中国空军的4个大队(含中美空军混合团)共出动1047架次(其中轰炸机出动393架次),共炸毁日军火炮24门、战车36辆、卡车172辆、船48艘、地面飞机18架等,在空战中击落日机5架。中国空军损失5架。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