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兰封会战 > 内容正文

兰封会战的前后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2017-04-16 08:47:25

核心提示

1938年5月发生的兰封会战,是抗日战争中徐州会战的一个支作战,中国军队12个师的豫东兵团在薛岳指挥下在河南省兰封地区对日军孤军深入的土肥原贤二部(第十四师团)进攻作战。最后迫不得已掘开花园口黄河大堤,意图以此阻滞日军进攻。在这次会战中,国民党将领、八十八师师长龙慕韩作战不力被处决,成为抗战中第一个被处决的蒋介石中央嫡系将领。兰封会战对日军来讲是败仗。这次会战成了武汉会战的序幕。

从徐州败退后,土肥原师团渡过黄河,以两万兵力突入蒋介石十几万大军阵中,蒋介石积极组织兰封会战,但由于政治体制问题和军队派系配合不力,终致陇海铁路被切断,兰封城也落入敌手。

“就是吃也能把土肥原吃掉”

“1938年4月,当台儿庄大捷的消息传到中国战时首都武汉时,大后方的军民欢呼雀跃,纷纷揣测这次大捷会不会是大反攻的前兆,而这种情绪也使当时战略高层受到了感染。此时,冲动的蒋介石也匆忙把他的20多万中央军调到了徐州战场,他希望李宗仁的第五战区能借着台儿庄大捷的余威,再创一次大捷。”省委党史研究室原二处处长、副研究员段德文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说。

中国军队在徐州地区大量集结,日军认为这正是消灭中国军队主力的好机会。5月初,日军迅速集结10多个师团30多万人向徐州地区夹击。中原重镇徐州战云密布,炮声隆隆。

徐州地区往西,就是程潜第一战区的防地,第一战区的防地主要是一马平川的中原地区。此时第一战区的任务有两个,一是在归德也就是今天的商丘附近集结10多万军队,准备随时策应徐州的会战;二是守卫郑州以东的黄河防线,阻止日军南下。

5月15日,日军在徐州的包围圈马上要形成时,蒋介石发现自己的主力部队有被包围在徐州的危险,就决定放弃徐州。这样,所谓的徐州会战刚开始就失败了。

这时,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正当李宗仁接到撤退命令时,日军土肥原第十四师团约两万人却强渡了黄河,他的目的是阻止第一战区的援军增援徐州。

土肥原师团配有300多辆装甲车,是日军甲种师团。师团长土肥原贤二是日军陆军中将,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号称日军三大中国通之首。土肥原南下时,为炫耀武力,故意把战车在麦田里横着一字排开,东西足足有五六里宽。

土肥原一路上没遇到像样的抵抗,只一天多的时间就推进到了陇海线附近。恰恰在这时候,程潜也接到蒋介石的命令,让策应徐州的部队往平汉铁路一线后撤,这样土肥原的两万人马和程潜的10多万军队在陇海线附近相遇了。

土肥原的到来令在武汉的蒋介石十分兴奋。徐州不战而退让蒋介石很丢面子,这次能吃掉土肥原一整个师团,他认为是挽回面子的好机会。他匆匆飞往郑州程潜的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部,决定亲自指挥发动“兰封战役”。

商丘是豫东的门户,程潜令黄杰的第八军驻守。黄杰,黄埔一期毕业,蒋介石的爱将之一。这里不但要防止土肥原的突围,更重要的是要阻止徐州日军的增援部队西下,为消灭土肥原争取时间。西边的兰封,蒋介石亲自点将,令桂永清第二十七军守防,桂永清是蒋介石的黄埔学生,又是何应钦的侄女婿,非常受恩宠。他曾被蒋介石送到德国学习军事,别人背后都叫他“德国将军”。

6个军12万人包围土肥原1个师团2万人,程潜认为“就是吃也能把土肥原吃掉”。

重兵布防水路、铁路两线御敌

蒋介石对土肥原贤二这名前日本远东特务头子并不陌生,因为他们毕业于同一所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927年蒋介石下野后曾与土肥原会面,就领略过这名日本同学的狂妄阴险。

由于土肥原领导的满洲特务机关,日益成为国民政府的心腹大患,蒋介石曾密示戴笠,严防此贼,伺机除之。只是由于日本人防守严密,戴笠尚未有机会下手。

如今这个日本特务头子不仅过了黄河,攻占了菏泽重镇,而且锋芒直指中原的生命线陇海铁路,让蒋介石及其一群高级将领深感震惊和意外,但同时,却也为蒋介石围攻和歼灭土肥原师团提供了战机。

当初,土肥原师团是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的一支生力军。是它首先突破了中国的黄河防线,所以从濮阳那一带渡河南下,来到了豫东地区,豫东会战之所以组织起来,很大程度上也是因土肥原而起。中国军事领导机关,尤其是蒋介石本人,为土肥原师团所吸引,很想在这个地方打一个漂亮的歼灭战,重新长一下中国军队的志气。

在土肥原第十四师团主力直插中原腹地,进入兰封民权间地区之前,蒋介石在武汉调遣的各军已先后到达指定地点。黄杰第八军,李汉魂第六十四军,俞济时第七十四军,已于5月1日前抵达归德一带。宋希濂第七十一军,第一九五师、第一零六师,于15日前后开抵兰封附近地区。

兰封北临天险黄河,西依古城开封,陇海铁路横贯县内,素有鲁西南大门之称,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此次豫东战役,中日双方都将兰封视为要地。对于土肥原来说,攻克兰封便彻底切断了陇海铁路的交通,并可以以此为据点,进而攻取河南政治经济中心开封,而后直取郑州。

对于蒋介石来说,扼守兰封南北一线,便可以将西犯之敌阻于兰封以西聚歼之,从而保证开封、郑州的安全。

“在整个豫东战役当中,中国投入军队至少有6个军,分别部署在东起归德、西到郑州长达300多里的战线上。”段德文说,“这个战线有两条,一是黄河线,再一个就是陇海线,黄河和陇海一个是水线,一个是铁路线,中间的距离并不远,最近的地方只有几里地。应该说中国军队是重兵防守,6个军加起来至少有15万人,而且还有精锐部队。但战役打起来并不是很顺利。”

两位天子门生突然换防

在豫东战场陷入苦战之际,一支由南京装甲兵团改编为机械化第二百师的精锐部队,接到大本营的命令,在指挥官邱清泉的带领下,紧急开赴战场,驰援对日作战。

此时位于兰封东面10余公里的仪封,已陷入敌手。日军占领该地之后,即以此为主要据点向西推进,企图攻占兰封。

5月18日,宋希濂接到蒋介石电话,命他率七十一军歼灭兰封正面之敌。5月20日拂晓,七十一军攻占仪封的战斗正式打响。此次战斗,宋希濂向蒋介石借用了9架战斗机。20日上午,天空转为蔚蓝色,10余架飞机在阳光下升降角逐,相互对射。空战尚未结束,宋希濂即命令陈列于东西岗头的重炮、野炮、山炮阵地,集中火力,向仪封的日军炮兵阵地及外围据点轰击,一场炮战随即展开。至中午12时许,收复仪封已经有望,然而就在宋希濂命步兵、炮兵同时进攻,准备向仪封日军发动围攻之际,第二十七军军长桂永清与新编第二十二师师长邱清泉突然驱车而来,奉蒋介石之命接替宋希濂驻守兰封。他们的到来使攻击仪封的战斗半途而废,而桂永清和邱清泉就此步入豫东战场,成为花园口事件中的一对关键人物。

桂永清的第二十七军是德国帮助中国武装起来的,全副德式装备的,而且27军当中还有一个纯正的德国的炮兵营。他们是很有战斗力的,所以这些军队投入到豫东战役当中,蒋介石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桂永清和邱清泉都是蒋介石的亲信,桂永清是黄埔一期毕业生,1927年作为团长,随国民革命军东路军总指挥部驻守杭州时,与何应钦的侄女何相银结婚,何应钦是证婚人,蒋介石还特地送上五百银元作为贺礼。1930年,桂永清被蒋介石派往德国学习军事,这成为桂永清一生中的重大转折点,归国后,一直受到蒋介石的重用。

邱清泉是1934年以考试成绩第一名的资格赴德留学的,先入工兵专门学校,次年入柏林军事大学攻读军事理论,1937年归国后,任中央教导总队参谋长,桂永清就是他的上级。此时,蒋介石命桂永清和邱清泉率部参战,显示了蒋介石对此战的重视。但对第一战区前敌总司令薛岳而言,这份厚礼却未必就是好事。薛岳十分清楚,这两个天子门生为人自傲自负,刚有余而柔不足,勇过多而谋欠乏,说不定什么时候捅出娄子来,就会让他噬脐莫及。

“黄埔军校第一期到第三期的学员,受教育时间都不长,但毕业出来以后,蒋介石非常宠他们,在人员使用、部队的物资分配和后勤供应等方面跟杂牌部队都不一样。再加上他们有蒋介石做后台,非常傲慢,以天子门生自居。因此豫东战役失败跟这个是有很大关系的。之后兰封会战中,战事的演变证明,薛岳的担心是有先见之明的,事情果然就坏在这两位德国将领身上,而桂永清的名字也注定与兰封会战,与黄河花园口决堤紧紧联系在一起。”段德文说。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