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兰封会战 > 内容正文

花园口决堤对于抗日究竟有多少效果
来源:中网资讯   2017-04-29 11:01:31

  一、花园口决堤的确给部分日军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从直接军事效果来看,花园口决堤的确对豫东地区的日军形成了威胁,突入豫东地区的日军,有一部分士兵和辎重被洪水淹没,有的士兵因伤病所累而被丢弃,还有一部分为中国军队所歼灭。同时,洪水迫使日军停止追击向西溃败的中国军队,给了国军以缓冲、休整和重新部署的机会。

  1、决堤的洪水的确拦住了追击国军的日军,并给他们造成了很大困难

  1938年花园口决堤时,向西追击中国军队的日军已经占领了开封、中牟并已经停止了进攻。6月9日花园口决堤后,12日,宽达数里的洪水包围了中牟县城,日军第14师团被困城内,他们只好以麻袋装土堵塞城门,等待救援。15日,黄水流经开封,侵占开封的日军即大规模搜集麻袋准备堵水,以防城内遭水淹,但仍有一部分日军溺死,同时由于交通阻断军需供应中断,其大炮与机械化装备基本上都失去了用途,他们在逃离时不得不大批丢弃。16日,黄水泛滥至尉氏县,集结在尉氏城西的日军第16师团被黄水阻隔。日军开始想办法营救因洪水受淹被困的各部。华北方面军“命令临时航空兵团全力以赴援助第16师团方面的补给。用运输机、轻重轰炸机在6月16日至24日之间,给两个师团投下补给粮秣、卫生材料等、合计六十一吨半。” 日军第16师团主力直到25日夜才渡过尉氏东面宽达600米的大泛滥地带,直到7月7日到达通许后才脱困。

  花园口决堤

  那么,洪水到底给豫东的日军带来了多大的困难呢?据黄水泛滥后开封居民亲见的日军惨状是:“败兵已陆续不绝,退回省城,状极狼狈,自由分住于本城东北各街户……,大抵裸身者十居八九,枪械等更属不伦。后闻黄水到时,驻军均在睡梦中,除被淹毙者外,存者均赤身逃出……后闻驻予西席家之敌军士言:我军共一小队,计百二十五人,现所剩只七人,官长均死,正留待改编云云。要之,是役敌兵死于水者虽不及万人,而军器等损失十之八九。又闻河边居民目睹者谈,全师团之机城化军器,过去时,计大炮七八十尊、坦克二百余辆、卡车数百辆,迨撤退时,仅轻型坦克一辆、卡车数辆而已,其他军械辎重,无一还者,足以知其损失之重大矣。至一部最前线敌军未道水淹者,被河道隔断,不能退还,则顺河东窜,至豫东永(城)、夏(邑)之境,始得返汴,数在六七千之众。此出自随军被抓夫役之口,殆也非虚。此后敌军至者,莫不先找黄河委会,对于河水必深加研究,益已成惊弓之鸟。……次晨八时,敌束装欲行……去后,予返家检视,该队所弃各物散于院内,极为凌乱.乃先将所余食品及布被等分赠郁居及仆役与帮忙各人,更在各房暗处发现各军士所遗弃之枪弹及其他不知名之军用品,聚之约有一筐之多。”(赵隐侬:《梁园沦陷前后》,《河南文史资料》第55辑)

  对于洪水泛滥后的情况,日军士兵也有记载。据第16师团第20联队上等兵东史郎记述其在尉氏县遇到黄水的情况说:“湍急的浊流滚滚而来,冲走了一个个村庄。顷刻之间出现了一潭湖水。在南京战役时,我们遇到了火攻,现在又因遇到了水攻而奔逃。我们选择较高的地方。急急忙忙地跑向3里以外的尉氏城。……6月27日,每到傍晚,粮食就所剩无几了,每当旭日东升,我们就出去找粮食。与后方的联络完全中断的时候,一发子弹、一粒大米都不可能送来。我们必须珍惜每一发子弹、每一粒米。香烟也全部抽完了。……我们到处转来转去找食物,旱田里开始还有土豆种,不过,没几天就被吃光了。把南瓜秧弄来煮着吃,但马上就被各分队抢光了。很快田地里没有一点可吃的东西了。洪水又切断了我们前后的道路,一连过了好几天,粮食都没有送来。十五六天之后,战斗机空运来了一些粮食,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是肚子里总算填了些米饭。我们开始了行动,进行转移……敌人知道我们粮食不足、弹药缺乏,像饿狼似的穷追不舍。我们后退一里,敌人就前进一里,可以说在战场上后退比前进更困难。士兵与士兵之间的联系完全中断了,中队长和小队长也找不到了。……不久我们就来到了一条大河边。这条河大约有3000米宽,十几天前这里还是农民们祖辈传下来的赖以生存的早田,还是成熟的高粱地。农民撑着小船或木筏在收割露在水面上的高粱穗。电线杆在水向上也只露个头。”(东史郎:《东史郎日记》,江苏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

  此外,在中牟日军撤退的过程中,一些伤兵因行动不便,被就地处死了。据安庆福回忆说,他亲眼看见“日军像湿毛狗一样大批大批地逃跑,有几个伤兵不能跑了,就被他们的同伴绑在椅子上,一个个绑得像杀猪一样结实,在麦场上放着。不一会,他们身上就被浇上汽油,然后点燃木柴往他们身上扔,呼一声,火窜得老高,几个伤兵在椅子上哇哇大哭大叫,意思是还能为天皇效力。我还看见一些日本兵都低着头,不敢抬头看。也不知道这些被活活烧死的士兵是不是逃兵。”

  2、国军趁着日军被洪水围困的时机,围歼了小股豫东日军并收复了一些失地

  中国军队趁日军被黄水分割围困之际,开始对开封、中牟、尉氏地区的日军展开进攻,围歼了小股日军,收复了一些失地。国军的主要战果有如下几个:(1)、6月12日,突入到郑州以南新郑并炸断平汉线的日军第14师团骑兵团的一个挺进队被黄水遮断后路,全部被消灭。国军共俘获400余骑、150毫米口径榴弹炮4门和步骑兵若干。(2)、6月14日,孙桐萱的第12军第20师协同第24师攻击尉氏以西的日军第16师团主力。经数日激战,日军大部退入城内。此时城东已经形成深广的泛滥区,城内日军陷于绝境。27日经过数小时激战后日军弃城东逃。日军逃跑时,破坏了坦克、汽车、大炮和轴重,并遗弃了部分军马、枪支弹药。当日12时左右,尉氏被中国军队收复。(3)、6月18日,刘和鼎第39军的34师攻击中牟日军。日军利用已得到的救援材料渡水撤退,遗弃了大量的重兵器和轴重。日军在逃跑时,在混乱中有的被击毙,有的被水淹死。中牟县城遂于23日夜被收复。(4)、29日,西华日军被全部肃清。洧川的日军22日被迫从县城以西地区撤退。7月初,中国军队袭击太康日军,击毙百余人。13日,通许日军被全部击退。16日,中国军队收复太康县城。17日,中国军队又收复鹿邑。

  由此可见,花园口决堤的确给追击国军的日军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但必须注意的是,从战果来看,中国军队趁黄泛的反击虽有收获,但无论从歼敌数还是缴获,都可以看出沿陇海路西进的日军整体上损失不大,大部分日军都得以保全并撤走。至于究竟有多少日军死于花园口决堤,至今尚没有准确的数字,常有人说什么“仅日军第二军死于洪水人数便达到7452名之多”,这显然是夸大其辞,这个数字乃是第二军整个徐州会战战死的人数,并非死于花园口决堤的人数。

  3、给日军华北和华中战场的沟通带来了一定困难

  决堤除了给日军带来直接打击外,在整体战局方面也有一定的军事意义,这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此后中国战场被黄泛区分割,给日军华北方面军和华中方面军的相互呼应造成了一定的困难。比如由于黄河改道造成了淮河泛滥,津浦铁路和蚌埠铁桥被冲垮,给日军从华北运转兵力和物资支援华中战场增加了很多障碍。日军自己也承认黄河决堤后,武汉会战时“淮河沿岸浸水严重,作战行动十分困难。”

  二是黄泛区改变了一部分平原地区的地貌,增加了日军机械化部队的行动难度。这对中国军队来说的确是有利的,这一点蒋介石很清楚,就在花园口决堤当天,他在武汉接见外国记者时就说:“今后作战地域的形势,利于我而不利于敌。……今后战事,即将转入山地与湖沼地战,天时地利,均于我为有利;我之所利,即敌之所害也。”(《蒋委员长与外籍记者谈目前抗战形式》,《新华日报》1938年6月10日)当然,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还在于当时中国战场有利于日军的平原地带基本都已沦陷,未沦陷区多是山地和湖泊等复杂地形。

  花园口决堤

  三是花园口决堤的确对日军的进攻有迟滞作用,也有利于国军保住河南中西部不丢失,河南土地肥沃人口众多,在此后的七年中有力地支持了抗战,使第一、五战区在八年抗战中得以力拒敌军。抗战八年中国军光河南征兵就达221万人,仅次于大后方的四川省。

  四是蒋介石将决堤罪责转嫁给了日军,的确加深了国人对日军的仇恨,带动了国人抗战情绪。

  二、花园口决堤对整个抗日战局的军事作用被严重夸大了

  从花园口事件发生时起,就不断有人为其辩护,甚至有人上升到了“挽救国家危亡”的高度。从现有的观点看,人们多认为花园口决堤对抗战有三大贡献:1、“阻敌西进,保障豫中、豫西及西北,功不可没”;2、使得“通往武汉之最佳接近路线——平汉路在武汉会战中未为敌所用,反而须绕越崎岖难行、道路稀少之大别山区……换得最珍贵之五个月时间”;3、使“我东凭汛区障碍,北连黄河天然地障,与敌对峙达六年之久”。然而,花园口对整个战局的影响真的有如此重要么?显然不是!

  1、日军停止西进与花园口决堤基本无关

  花园口决堤阻止了日军西进,这是许多人的共同观点。但从当时日军的作战计划和实际行动来看,事实并非如此。这主要可以从两个方面体现出来:

  一是日军攻入河南只是沿陇海路追击从徐州会战中撤出来的中国军队,其目的不在于扩大占领区。尽管日军在徐州会战中并没有达到“围歼在徐州集结的国军主力,及早结束侵华战争”的目的,但日军占领徐州后,大本营认为徐州会战基本结束,因而于5月21日下达命令:“一、越过兰封、归清、永城、蒙城、正阳关、六安一线进行作战,须经批准。二、华北方面军随着华中派遣军的南下,命令第二军占领徐州以南的津浦沿线。”遵照大本营的指示,华中派遣军各部大体在5月29日以前完成了集结任务。但是,华北方面军却不顾大本营的决定,于6月2日将第十四师团配属给第二军,并下达了向兰封以西地区追击的命令:“一、敌主力有开始向平汉线以西后退的模样。二、方面军决定首先向中牟、尉氏一线追击敌人。另外,令一部迅速挺进切断平汉线。”尽管如此,当第二军第14、第16师团推进到中牟、尉氏一线时,华北方面军在6月6日就已经下达了停止追击集结兵力的命令:“一、由于各兵团的果敢神速地急追,敌已溃乱,其大部逃入平汉线以西,开封亦已陷落。二、方面军决定将在陇海沿线作战的兵团,逐次集结在开封、杞县、亳县、宿县一带,准备下期作战。”而日军下令停止追击时,中国军队花园口决堤还未开挖。花园口决堤是在7日开挖的,9日才出水,而日军停止西进的命令在花园口决堤前3日就已经下达了。因此“日军进攻被花园口决堤阻止”的说法完全不靠谱。

  二是当时日军根本就没有攻占郑州的计划。据日军华北方面军在1938年5月28日向第二军下达的命令称:“攻占郑州,不是本战斗的继续,要按另外命令进行,但不妨相机以一部占领开封(30日,另令攻占开封)。”而且,当时参加徐州会战的日军是八个师团五个旅团共23万人(一说30万人),如果日军真的想攻占重兵把守的郑州并控制陇海和平汉线的话,如此大的作战计划肯定不会只派出14、16两个师团五六万人来执行,更别提什么进逼西北了。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