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南京保卫战 > 内容正文

南京保卫战中的铁血川军:每牺牲一人,拖延一分钟
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2017-04-10 10:14:30

1937年12月12日,日军炮火击中南京中华门的瞬间。

 

反映南京保卫战的画作。(资料图片)

反映南京保卫战的画作。

104国道,当年从上海撤退的中国军队由这条路到南京。

104国道,当年从上海撤退的中国军队由这条路到南京。 

敌楼湾的瞭望地。摄影罗道海

敌楼湾的瞭望地。

壮士出川

日军攻陷上海后,分3路向南京进逼。第一路沿太湖北岸的京沪大道,经无锡攻南京;第二路沿太湖南岸的京杭大道,过湖州后分为两支,一支折向太湖西岸,经长兴、宜兴直指南京,另一支经泗安和广德,过芜湖回攻南京。迎战第二路日军的,就是奉调而来的川军。川军以血肉之躯和“每牺牲一人,拖延一分钟”的惨痛代价,为保卫南京城的准备和部署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南京城最终仍未能保住。

南京保卫战中

川军扼守东南大门

据传,在南京保卫战中,曾有2000多人一个团的官兵,在南京东南郊15公里外的青龙山神秘失踪。村里人曾发现过军人遗骸和遗弃的武器,加之村里曾住过四川兵,他们猜测失踪的2000多人是川军的一个团。这成为南京抗战的悬案。

2015年4月,华西都市报“壮士出川—重走抗战路”全球寻访川人抗战足迹大型系列报道特派记者,采访了前往青龙山探查的南京保卫战战迹寻研团团长张定胜等人。

张定胜透露,他们在青龙山发现了军事工事,疑与南京保卫战有关。他们也考证到,1937年12月8日凌晨,日军第九师团第7联队与广东军66军的守军部队在此曾发生过战斗,当晚阵地被日军占领。此外,村里老人们还见到,此地曾堆放过300多具身穿黄绿色军装的中国兵的遗体,当时川军身着的军服是灰色,那些应为广东、广西的部队。

“说川军一个团在南京周边神秘失踪,完全是无稽之谈。南京保卫战中的川军一直在长兴、广德一线战斗,此后又撤入繁昌、南陵方向。南京城除了刘湘300人的川军警卫营外,再无大规模的川军在南京及附近。”张定胜说。

那么,川军抵抗日军之战,又在何处呢?张定胜表示,川军当时负责扼守南京东南大门。以当时南京保卫战的部署来看,守卫南京城的是蒋介石嫡系的中央军,从上海一路到南京,边撤边打;防守苏北平原的是东北军;川军被安排守护南京的东南大门,此地地貌为丘陵山地。张定胜认为,应该是有意安排在此,因为川军装备差,适合山地战。

川军血战5天

郭勋祺受重伤,饶国华殉国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研究院研究员戚厚杰考证,1937年10月26日,国民政府任命刘湘为第七战区司令长官,陈诚为副司令长官,傅常为参谋长。司令长官部设在南京赤壁路。这些部队中,有中央军也有川军。除川军外,都是由上海前线溃退的部队,刘湘实际能够指挥的只有川军,作战地域为苏浙皖3省交界地区。

刘湘把川军划分为两个战斗集群:一个集群以144师、146师和148师为主,部署在太湖西岸长兴南北一线,阻击沿太湖西岸和经太湖水面攻击的日军114师团;145师、147师等部队部署在泗安和广德一线公路两侧,打击由太湖向芜湖攻击的日军第6师团及第18师团。

1937年11月26日,刘兆黎的146师最先与日军交锋。何允中介绍,刘兆黎的146师且战且走,把日军引入3里长的狭长预伏地段,借助借来的山炮,大获全胜,俘获日军6名,击毁敌坦克3辆、炮车4辆、装甲9辆等。

郭勋祺的144师也在次日清晨与日军遭遇。日军从太湖西岸攻来,郭勋祺命令湖岸防守官兵,待敌船离岸四五百米时,集中火力一齐向敌船开火。几番血战,终将日军打退到岸边。当郭勋祺前往夹沟准备活捉被包围的二三百日军时,被太湖汽艇上的日军发现,左大腿被机枪子弹打成重伤。

广德、泗安战场惨烈无比,虽重挫了日军的嚣张气焰,但145师中将师长饶国华却不幸殉国。

日军攻击泗安的是其主力第6师团和第18师团,这两个师团正是后来在南京屠杀30万中国军民的元凶。从11月26日到30日,饶国华的145师在泗安、广德与日军形成拉锯战。日军从太湖边上抽调出4000多人,以4辆坦克、10辆装甲车开来,在飞机的掩护下前来增援。

145师以几乎伤亡殆尽的代价,完成了任务,可也失去了泗安、广德。30日夜,饶国华带领最后一个营对广德城作了最后的自杀式攻击,焚毁了广德机场和物资。次日凌晨,饶国华自杀殉国。

何允中说,泗安、广德之战,阻滞了日军的西进,为保卫南京的准备和部署,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这是刘湘亲自组织和指挥的一个重要战役,也是继淞沪会战后的最大战役。

刘湘没有想到,川军以惨烈的牺牲阻拦敌人5天后,南京仍未能保住。

29年找寻证据

南京保卫战应始于11月13日

今年46岁的张定胜,研究南京保卫战有29年了。从17岁那年开始,他就从未停止过找寻这段历史的真相与证据。

身为南京人,张定胜与1937年的南京保卫战关系紧密—他的爷爷,是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他的外公,是毕业于黄埔军校15期的抗战老兵,参加了随枣会战和豫南会战;而他,花了半辈子的时间,在寻找和研究南京保卫战。

张定胜的另一个身份是南京保卫战战迹寻研团团长。他说,1995年的南京,街道、山川、河流等并没有大的变化,仍保持着1930年代的格局,是寻找和研究南京保卫战的好时段。

“我们与时间赛跑,寻访人证和物证,在老兵们去世前,让老兵们回忆那一段历史,我们也查阅了众多史料。”张定胜说,算算时间,经历过南京保卫战的老兵,距今差不多有100岁了,每年都有离世的。

不仅张定胜,包括一些专家在内,均认为南京保卫战开始于1937年11月13日,并非12月1日。张定胜说,11月12日上海陷落后,南京保卫战就已经开始,并非以日军12月1日下达“攻占敌国首都南京”的时间为准。

“南京保卫战名为南京,发生地并非一定在南京,而是以南京为中心,东西250公里、南北180公里的范围,跨越苏浙皖3个省份。”张定胜说,1937年11月20日,国民政府正式宣告移都重庆。12月13日,南京沦陷,日军开始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南京保卫战随之结束。

“如果南京保卫战的时间开始于12月1日,那么川军就没有参加南京保卫战。”川军抗战史专家何允中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实际上,川军在南京保卫战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当时从淞沪战场上退下来的60多个师的中国军队,都已消耗过甚,元气大伤。新近赶来的“不灭倭奴不还乡”的川中精锐,成为阻挡进攻南京日军的主力部队,并掩护了南京守城部队的撤退,为中国军队西撤和再部署赢得了时间。不把川军之战归入南京保卫战,是不客观的。

6.5万川军对5万日军

没有川军,

南京会更早沦陷

川军参加南京保卫战的是第23集团军所属的第21军、第23军,军长分别为唐式遵和潘文华,共辖5个师另2个独立旅,其中包括郭勋祺的144师、饶国华的145师、刘兆黎的146师,兵力约计6.5万人。

川军守卫的南京东南大门,包括宜兴、长兴、广德、芜湖等一线,当时的川军有6.5万人,面对的日军有3个师团及1个联队,共5万多人。

张定胜分析说,从人数上来看,川军并不占优势。根据当时的国力和军事,中央军与日军的对比应该是5:1,即5个中央军才能对抗1个日军,更何况是被称为“草鞋军”的川军。也就是说,川军当时如要守住南京东南大门,至少需要30万人。

当时守卫南京的部队有20多万人,日军5个师团及3个联队共13万多人。根据军事专家的研究,当时需要80万中国军队才可勉强守住南京。

张定胜说,川军出川后最早的、硬碰硬的抗战,是在南京。为什么如此认为?张定胜有他的解释。他说,山西战场上的川军,充其量只是一个“陪护”。淞沪会战后上海沦陷,中央军打没了,全线溃退,南京保卫战才轮上了川军。“其实都知道,让川军硬碰硬地对日军,是以卵击石。”

张定胜认为,川军的这一战,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同时也是川军的机会。南京保卫战中,守护南京东南口的只有川军,川军以血肉之躯抵挡来犯之敌。“毫不客气地说,没有川军,南京会更早沦陷。正是川军以死相抵,以每牺牲一人,为南京中央军的撤退及再部署拖延一分钟的代价,抵挡住了日军的疯狂进攻。”

主动出击与被动挨打

川军打出老虎般威猛

南京保卫战是抗战正面战场22次重大战役之一。南京是当时的首都,川军当时是“勤王之师”,参加南京保卫战,对川军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

成都市档案馆的资料显示,在1938年10月出版的第23集团军抗战一周年特刊上,有篇文章叫《川老鼠变成川老虎》,说的是日军形容川军是胆小的“老鼠”,部队中一位黄姓中士忍无可忍,喊出“老子们是川老虎”。此时的部队正在广德、泗安一线阻击日军,掩护南京部队撤退的任务,此役打出了川军老虎般的威猛。

可见,当时川军抗战的悲壮与斗志。张定胜认为,从整个南京保卫战战场来看,川军的表现可谓是“万绿丛中一点红”,在被动挨打的中央军嫡系面前,川军战术灵活机动,并能主动出击。

张定胜介绍,郭勋祺部曾截杀日军的一个辎重联队,而且是选择在辎重联队返回的途中下手,击毙日军100多人,并全身而退。刘兆黎部也是且战且退,将日军引入埋伏圈,获得大胜。

“这些战例,对于墨守成规、不知如何与日军打仗的中央军来说,深具典范意义。”张定胜说。

南京保卫战后,没能撤走的川军中,唐式遵的144师、146师的部分队伍留在了宜兴、芜湖一带打游击战,直到1942年。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