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第三次长沙会战 > 内容正文

第三次长沙会战:国民党野战炮兵让日寇死伤惨重(下)
来源:新图腾   2017-07-12 14:36:17

  第2次长沙会战结束后,王若卿、董浩等人积极备战,对长沙周围进行了测地,特别是将长沙近郊及城内可资为标志的建筑物,详细的加以测量,制成了2万5千分之一的标点图,使战斗展开后,炮兵能根据步兵请求,依照调制完善的标点图上之射击指令而立刻开始射击,后来的事实证明,此举对步炮协同,誓守长沙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1942年1月1日,日军第3师团第18、68联队开始攻击长沙城外东南阵地,守军预备第10师第29团受到重创,日军第3师团进一步将善于夜战的加藤大队投入战斗,薛岳命令炮兵射击,王若卿指挥官令董浩营长亲自发号施令,董营长早已通过炮队镜详加观察,信心十足的大声喊道:“二号装药!榴弹,瞬发信管!全连!四千五百!递加一百,三距离,各放一发!”随着董营长一声令下,炮兵第1团第9连的两门卜福斯山炮开始急袭射击,紧接着炮兵第2团第2营第1连的4门俄造野炮也加入炮击,湘江东岸长沙城东南阵地顿时被烟雾笼罩,持续30分钟的炮火将加藤大队第5、8中队压制在前沿阵地无法抬头,并与加藤大队的大队部失去了联系,守军预备第10师第28团得以在午夜击毙加藤素一少佐。

  1月2日晨,长沙南门和东门同时出现激烈战事。岳麓山8门火炮全部地动山摇般怒吼!炮兵指挥官王若卿在妙高峰、杜家山发现日军的炮兵观测所,毅然调整火力,将炮兵第14团第4连两门德造150mmsFH18榴弹炮向其猛烈轰击,日军第3师团师团长丰岛房太郎刚巧进入观测所,生猛的炮火成功破坏了观测设备,制压了日军炮兵。向南门东西一线发起进攻的的野联队也被杀伤不少,炮弹坑像鱼鳞般排列得层层有序。各炮长时间实施射击,部分炮管因发射过久而变得灼热,官兵们牢记《炮兵操典》里的一句话:“炮是炮兵的第二生命,炮是炮兵的爱人”,纷纷抱着沾了水的棉絮包裹炮身以降温,性急的几个还往上撒尿,尽管如此,还是有1门俄造m1900/3076.2mm野炮炮管灼烫红透,引起膛炸,好在事先有所防范,人员无伤亡。

  1月3日拂晓,日军第6师团第23联队第12中队急袭长沙城北侧阵地,13时左右推进到湘江畔,炮兵第14团第4连的德造榴弹炮奉命炮击,炮弹呼啸划过长空,日军不断出现死伤。识字岭、东瓜山阵地告急,第3师师长周庆祥、预备第10师师长方先觉纷纷请求炮火支援,岳麓山炮兵忙开了锅,董浩营长分析战情,将1门卜福斯山炮对准进攻识字岭的日军射击,董营长大声发令:“三号装药!榴弹著发信管!第二炮发射!方向盘!两千八百!高低正十二!放令放!一发!”炮声响起1分钟后,改用较大幅度的摆射,形成扇面射击,日军人仰马翻,识字岭险情瞬间缓和。日军飞机以3、5架至10多架轮番助战,向我炮兵阵地投掷了烧夷弹,由于战前构筑了隔火道,火势没有大面积蔓延。

  1月4日凌晨2时,第77师将突入南门的日军逐出城外后,向黄土岭之敌反击,薛岳下令炮兵予以炮火助威,阵地前后的炮坑像雨后犁花似的密密麻麻,偶尔几发未爆炸的炮弹,像锯了半截的树木,插在土中,预备第10师第28团乘势收复东瓜山阵地。日军第6师团在下午冲入湘雅医院,炮兵在战前曾把湘雅医院作为标志性建筑物而进行测量,炮兵第14团第4连迅速轻车熟路调整炮口,先行交叉射击,炮弹准确的落在医院前后门,将敌退路封锁,进而施行歼灭性打击,官兵们飞快装填发射,炮弹所到之处,鬼子血肉横飞。日落时分,日军执行撤退命令,枪炮声渐渐在长沙消失。

  作战使用总结

  被斯大林称之为“战争之神”;拿破仑认为“决定战争胜负的主要武器”的火炮,在现代战争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中国是最早使用火炮的国家,然而近代以来的积弱积贫,使国防工业严重滞后,影响了火炮在部队中的装备和革新。

  1938年,战事沿长江深入中南地区,国军炮兵出现严重的运输问题,军用骡马难以在湿热气候中保持健康状态,以极高的比例折损,再则北方骡马产区沦陷,使补充无法顺利进行,炮兵的运动能力大为降低。1940年5月,军委会正式取消各骡马炮兵旅旅部,各骡马炮兵团改为独立团,归本部直辖,取消之旅部悉数改为各战区炮兵指挥部。蒋介石在召见炮兵高阶指挥官时训话要求炮兵部队要爱护马匹,并且要重点训练在没有马匹状况下以人力搬运火炮的能力。

  第9战区根据现状,在会战中使用炮兵群战术,所谓炮兵群战术既在作战中视任务需求打破原有山炮、野炮、榴弹炮部队建制,将不同类型的火炮集结成为功能全面的火力集团。同时操作多种火炮,事必要有才能优越的炮兵指挥官和中下级参谋干部运作,才能打破因此而生的补给与战术作业的复杂性,进行流畅而及时的指挥。

  早在1925年,东北军就已能成熟运用炮兵群战术,并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与南口战役取得不错效果。1930年中原大战,中央军也编组两个炮兵集团,于陇海路、津浦路战线大显神威。“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炮兵将领邹作华出任炮兵学校教育长,一批优秀的东北军炮兵军官担任教学工作,新一代炮兵继承了东北军的炮兵优点,抗战军兴,国军对炮兵群操作已具有较高的战术水平,但纵观初期抗战,炮兵确热衷于将单一类型火炮以营、连、排单位配属陆军作战,效果不尚理想,蒋介石在淞沪会战中期曾训令前线指挥官:“各军师长对于炮兵使用,与步炮合同动作,多不研究。故此次绪战,不能利用我最新式之炮兵武器,以致不能取胜,此为最大缺点。以后应特别注重研究为要。”

  随着炮兵在抗战中损失日益俱增,补充又显杯水车薪,各炮兵营、连只能以原编制半数之火炮勉强维持,这反倒促进了炮兵群战术的重视和使用。1940年推行的战区炮兵指挥部机构,在炮兵指挥上享有更为充分且往往深受主管尊重的指挥权,使得一批有较高战术素养的炮兵军官有了一个全新的展示舞台。

  第3次长沙会战,第9战区炮兵始终贯彻“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方法,这一作战方法对于炮兵而言,既指正确的运用火力,进而将火力集中使用在主要攻击点、主要目标上,使有限的炮兵能够真正形成强有力的火力重拳,在局部地区和有限时间内争取优势,适时以一定密度的炮火给敌要害打击,保证作战的胜利。作战要求必须打得快、打得准、打得猛、打得狠,反对零打碎敲,盲目射击,不受制组织指挥形式,能及时分析目标大小、判断真实情况,把握稍纵即失的战机,保证火力向重要目标倾泻。第9战区炮兵掌握了这一点,成功的将劣势炮火发挥极致,保卫长沙功不可没。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