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第三次长沙会战 > 内容正文

第三次长沙会战的战果与分析(上)
来源:明河在天1983的博客   2017-07-12 14:57:00

 

  长沙会战结束后,中国方面宣布:日军阵亡33941人,负重伤23003人,合计日军伤亡56944人,俘虏139名;中国军队阵亡11259人,负伤14779人,失踪2042人(有些大概是收钱代人服兵役的专业逃兵,即所谓“兵贩子”),共计损失28116人。

  中国军队的实际伤亡确实应该在2.5万左右,但关于日军的伤亡明显是夸大的,而且这种夸大也是经过薛岳默许和鼓励的。比如当时郭汝瑰所率领的第73军暂5师由于派出了五个支队作平行追击,结果“每个支队都分别缴获了敌人几支枪和一些炮队镜、通信器材,其中一个支队还俘虏了两个敌人”。薛岳闻讯后,非常高兴,于是授意他的军务处长传话给郭汝瑰:“你打了胜仗,长官很高兴,你就多报一点(战果)嘛,就报俘虏二十几个俘虏,一百多支枪吧!”【15】在此后于岳麓山召开的庆功大会上,薛岳还特意请郭汝瑰上台介绍成功经验,因为“追击战部队,除暂五师外,其余各部均未缴获敌人的武器,更没有俘虏敌人”。

  对于日军的伤亡情况,11军战斗指挥所16日撤回汉口后,当天即要求参战各兵团清点人数,确认一下损失情况。由于当时参战各兵团的人员状况一片混乱,“既有返转途中被友军收容者,也有伤病现地入院者和后送者,还有勤务外出者,甚至有极少数小部队或散兵仍滞留敌阵中……总之,当时无法正确统计死伤者数”。

  直到近三个月后的4月10日,第11军才较准确地统计出死伤者数:自第三次长沙会战开始到结束,11军军共计战死约2500名、生死不明者118名、负伤者约3000名,合计约5620名。到这场中日战争结束前后,生死不明者之中有30余人活着返回日本。

  以上数字为《明兵团的血路》中所给出的统计数据,其中第6师团战死1086名、生死不明者66名、负伤者约1000名,仅仅从数字来看,第6师团所受损失还不是特别严重。按照日方战史材料《长沙作战》中公布的数字:此役日军共战死1462人、负伤4029人,共计伤亡5491人【16】。刨去日方统计中一定程度的水分(这个时节战病人数可以忽略不计),因而可以推断日军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的实际伤亡约为8000人。

  不管日军的真实伤亡是多少,他们所进行的这场旨在策应香港方面作战的行动所付出的损失,“竟为香港作战的2.5倍”。况且这次战役日军参战人数仅为上次战役的一半多,但其伤亡程度几乎与上次相等;更为突出的是,此次日军在突围过程中,主要是依赖其空中优势才得以苦战脱逃的。

  因此,第三次长沙会战从战略部署、诱敌深入过程以及围追堵截等方面看,都算是抗战期间正面战场上打得比较成功的一次战役。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战役其作战计划与作战经过基本一致,在战争史上也是较为罕见的。

  当然国军的一些老问题还是存在的,尤其是指挥上的一些失误,比如第九战区和多数担任堵击、截击以及追击兵团的指挥官,在作战指导上忽略了控制渡河点的问题,导致这次会战虽然获胜却未能按照计划全歼日军或更多歼灭日军;假如说一干兄弟部队都能够像79军那样先控制了东山及磨盘洲等浏阳河渡河点,并炸毁了日军架设的军桥,那么日军必然难以轻易摆脱追击,定遭更加沉重的打击。

  在这次会战进行时,郭汝瑰所指挥的暂5师也有一些不小的失利:暂5师由岳麓山追击溃逃的敌人,在相继渡过湘江、浏阳河、捞刀河时,都是只有一个渡河点,且未能预先准备,以致行进迟滞,并遭到了敌机的轰炸,其中一个连被日军飞机投下的两颗炸弹准确命中,仅余40人幸存,且通讯器材大部分受损,导致通讯极为不便。

  第三次长沙会战发生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的半个月内,当时正值日军以势如破竹、锐不可当的攻势向英国、美国、荷兰及其附属殖民地大举进攻。

  同盟国在各地的迅速惨败,如新加坡战役中英国同盟军13万众被俘达10万以上,给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前途罩上了一层不祥的阴影。人们从最初英美参战所抱的巨大希望,到逐渐灰心丧气……可就在这样的时候,中国军队的第三次长沙会战的胜利,成为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同盟国战场的首次重大胜利。

  此次长沙会战,不仅中国,各同盟国也都极为重视。为参观湘北的国军战绩,在国民政府当局组织下,驻重庆各国使馆武官及各报记者,如伦敦《泰晤士报》特派员裴因、伦敦《每日快报》特派员蒲祺特、美国《国家广播公司》特派员福尔门、《合众社》记者王公达、苏联《塔斯社》社长诺米洛茨基及我国《大公报》、《中央日报》、《扫荡报》、《中国电影制片厂》、《中央社》等代表,专门组成了湘北视察团,于1月5日从重庆飞往桂林,转乘火车于7日晨抵达长沙。

  这次战地视察历时三天,大家实实在在地见证了中国军队的胜利。为此,英国《泰晤士报》评论道:“12月7日以来,同盟国军唯一决定性之胜利系华军之长沙大捷。”而美联社记者福尔门则撰文说:“中国第三度的长沙大捷,证明了一个原则,那就是中国军队的配备若能与日军相等,他们即可很轻易地击败日军。”《纽约时报》则著文称:“蒋委员长统率之部队,已充分证明其具有莫大之勇敢,中国军队愈向敌人压迫,则美国远东军愈有获胜希望。”【17】

  这样溢美的报道,自然有利于提高中国的国际地位,诸多不平等条约被废除,蒋介石也受任成为盟国中国战区的最高统帅。2月1日,美国宣布贷给中国5亿美元。3日,英国宣布贷给中国5000万英镑。5日,英国政府邀请蒋介石访问印度,规劝印度领袖人士共济难关,勿受日本的诱惑,独立问题,应依政治途径解决。

  中国在战后之所以能够成为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正是中国广大军民积极奋战的结果,中国的尊严是中国人民用浴血牺牲换来的!

  这次会战的胜利,尤其极大地鼓舞了中国人民的抗战信心,在艰难困苦之中,希望对于中国人而言来得格外重要。

  正如1942年1月31日《阵中日报》所评论的:“此次会战,可使全国将士心理上为之一变。因为过去一般人都有这样的错误心理,都是说敌人的箭头画向谁,谁就倒霉,如像是敌人只要以主力出攻,谁都挡不住。此次可以证明你只要有卓越之指导,必死的决心,一样地也是攻不动的。”【18】

  此次会战也在很大程度上打破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尤其是严重地打击了像第6师团、第3师团这样的日军王牌,令他们身处重围之中备感困苦。日军经此一战的打击之后,士气低落,精神萎靡不振,厌战情绪增加,日本防卫厅后来在编写战史时指出:“虽已达到作战目的,但付出了相当代价,部分将士的必胜信念发生了动摇,需要年余始能恢复。”【19】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