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第三次长沙会战 > 内容正文

第三次长沙会战的战果与分析(下)
来源:明河在天1983的博客   2017-07-12 15:01:24

  其实早在此前,日本国内在最初的狂热两三年之后,已经开始出现厌战的现象,日军士兵的厌战情绪也在日益高涨,尤其是那些补充进队的新兵,更为突出。在一般情况下,没有飞机、大炮的掩护,新兵的冲杀就不如老兵那样亡命,而还有逃跑现象。如在第二次长沙会战时第4师团乘船救援宜昌,在嘉鱼登陆时就有开小差的,当时被国军抓到三名逃兵,在他们身上搜到的日记和家信中,就有“久戎异国磋怨哀恐不生还”等字句;日军撤退经过长沙市街时,士兵三五成群,在一起痛哭;有一个日军大队长退到白霓桥后,伪维持会长开会欢迎他,他居然说:“此种无谓之战争,不必欢迎。”【20】针对日军的此种厌战心理,若国军适当采取心理瓦解战术,对于配合作战想必也可以收到一定效果。

  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主要是从中国战场抽出兵力,此前已抽出第21、33、5、18、38等师团及军直属部队、空军大部,第4师团已调上海待命,按计划还要从武汉地区抽出第3、6、13等骨干师团。由于此番长沙作战失利,使得日军再次意识到中国军队实力尚存,以致不敢遽尔从中国战场抽出兵力,日军在攻占新加坡后,也就暂时放弃了进一步攻略印度的念头【21】。

  1942年初,英军在东南亚战场上节节败退,尤其是缅甸战场上的英军处境极端困难,4月2日,日本海军中将南云忠一率5艘航空母舰向印度东南角的斯里兰卡进发,轰炸科伦坡。一位英国著名史学家对此评论道:“假如有陆军的配合,他可以轻易地占领斯里兰卡和毛里求斯,使日本不仅主宰孟加拉湾,而且掌控整个印度洋,盟国与印度的海上通道自然会被切断。”【22】显然日本错失这等大好机会的主要原因之一,就应是陆军无法从中国战场抽调更多兵力。

  直到太平洋战场出现转折后的1942年底,作为全日本最强的第6师团才被调出中国战场。据《明兵团的血路》一书中的统计,武功赫赫的第6师团在五年的时间内共计在华战死、病死达5872人;不过美军却给他们造成了毁灭性打击,“第6师团从上海出航时超过2万6千名,经过数次补充,达到3万8千名的师团。而终战后,从布干维尔岛生还者仅约6千名。第6师团实际约有3万2千名葬身于南海的孤岛上。”

  不管中国军队的战力何等之弱,至少在战略上确实牵制住了日军的部分主力部队,因此罗斯福总统在开罗会议期间才对自己的儿子充满感慨地说:“假如没有中国,假如中国被打垮,你想有多少师团的日本兵可以调到其他方面来作战?他们可以马上打下澳洲,打下印度……”而英国首相丘吉尔在谈到中国远征军入缅时则说:“如果日本进军西印度洋,必然会导致我方在中东的全部阵地崩溃,能防止上述局势出现的只有中国。”

  当然,中国的坚挺对于苏联避免两线作战,其作用更为直接。

  国军取得了如此佳绩,为资鼓励,他们还获得了海外及国内各界的捐款,仅国内就达250万元。

  卓著的战绩、骄人的辉煌,正是薛岳所梦寐以求的,如今终于实现,心头不免有些苦尽甘来的酸楚。就在简捷而庄重的追悼阵亡将士的仪式上,薛岳那低沉却满含深情的悼词,致哀时朝天齐射的枪声,充分营造出一种肃穆悲壮的气氛,人们为之震慑和感动!

  祝捷大会上所陈示的战果,尤其是实际战斗与事先作战方案的完全一致,让人们充分领教了薛岳那“战略战术足以法天地之幽邃,穷宇宙之奥秘,为鬼神所惊泣,人事所难测”的“天炉阵”——尽管实际上没那么神!

  就这样,作为指挥第三次长沙会战最高司令长官的薛岳上将(挂衔),在会战结束后便被民众誉为“民族英雄”而爱戴之。不久,长沙市政府全体会议通过决议,将长沙市内的东长路命名为“伯陵路”。蒋介石也亲自授予其国民政府最高勋章——青天白日勋章。1946年10月,远在万里之外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总统杜鲁门也遥授薛岳自由勋章,以表彰他在抗日战争中的卓越功勋(总统自由勋章获得者有几十位中国将领)。

  薛岳的战绩赢得了美国人的敬意与好感,张发奎对此说道:“无疑,美国高级军官对薛岳印象很好。”【23】“飞虎队”(美国空军志愿者)的灵魂人物陈纳德认为“薛岳在战略和战地指挥方面都胜过史迪威”,中国的士兵吃苦耐劳和英勇善战都是一流的,如果薛岳能够掌握到跟史迪威一样多的物资,那么中国足以单独战胜日本。一直到抗战结束,陈纳德与薛岳的配合都很密切,这对薛岳自身的帮助是很大的。

  薛岳也喜欢美国人,一位美国著名记者写道:“薛岳是一个猛烈的战士,他喜欢美国人,他赞美十四航空队,他把保卫十四航空队引以为傲。”【24】

  薛岳获得了作为一位中国将军最辉煌的荣誉,从而也进入他一生中最辉煌的阶段。然而对于薛岳这种个性的人而言,成功往往未必是好事,而且恐怕连薛岳自己都未必清楚此战究竟是如何打赢的,从而造成他以后对日军实力的低估及敌情的误判【25】。

  相反,日军第11军新任高级参谋岛贯武治到任后有鉴于武汉日军士气不振,认为:“这可能是第三次长沙会战所带来的痛苦体验所造成的”,为了提高士气,他觉得今后有必要使用“数倍于敌的兵力”进行作战。因此到了1944年的豫湘桂战役时,日军的兵力显然已经大大增加,直令国军难以招架。

  薛岳此番功高震主,自然也不是好事,明显会增加蒋介石对于第九战区的干预——这对于兵家用兵是大忌。当然薛岳因功而骄,也会借机扩张个人势力,由此引来蒋对他的反制。

  不过需要我们注意的是,薛岳抗战积极、不怕消耗,但蒋介石却顾虑颇多,不可能由着薛岳的性子去拼。尤其是到了太平洋战争以后,蒋介石自然是希望美国多出点力、我们少留点血,保存元气以备战后反共且不说,毕竟人家美国有的是弹药【26】。

  【15】《郭汝瑰回忆录》,P150

  【16】《长沙作战》,P214

  【17】以上转引自《抗日战争中的薛岳》,P87

  【18】转引自《薛岳传略》,P184

  【19】《日本军国主义侵华资料长编》第二卷,P42

  【20】《第九战区第二次长沙会战战斗详报》,转引自《从长沙大火到衡阳失陷》,P164

  【21】日军真正进攻印度时,已经到了1944年初的英帕尔战役,日军10万人马在毫无后勤保障的情况下冒险从缅甸出击,结果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惨败,超过5万人死亡和失踪,被西方和日本的军史学家评价为乃是日本历史上在陆战中遭到最惨重失败的一次战役。

  【22】弗兰克·麦克林恩《缅甸战役:从灾难走向胜利(1942—1945)》,P41

  【23】《张发奎口述自传》,P272

  【24】《中国的惊雷》,P202

  【25】赵子立认为薛岳“夸大第一、二、三次长沙战役的战果,别人倒不一定都相信,而他自己却深信不疑”,从而将自己的“天炉战法”迷信为“守株待兔”。

  【26】陈纳德在回忆录里曾说过,即使没有原子弹,美国也可以通过大量投掷燃烧弹令日军屈服,因为燃烧弹对于木石结构建筑为主的东方城市格外有效。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