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第三次长沙会战 > 内容正文

打得日寇人仰马翻—— 第三次长沙会战亲历记
来源:黄埔军校同学会 《黄埔》 作者:张鹏翥   2018-01-18 15:38:28

  我于1940年夏考入黄埔军校十七期炮科,次年秋毕业分配在国军九十二军军炮营第一连观测班,担任军士。部队驻扎衡山县南岳山麓,待令随时准备参加长沙第三次会战。

  我连的大炮是进口的德制先进榴弹炮,口径为15公分,炮身长为口径的32倍,重量为5.8吨,要靠特种牵引汽车牵引或火车、轮船载运。当时长沙经过第一、二次会战后,湘潭至长沙的陆路交通已遭破坏,只有水路畅通。1941年12月底,我连奉命调往长沙,直属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指挥。12月28日夜暮时分,我连除部分人员留守湘潭外,其他战斗人员分乘4艘轮船,每艘载火炮1门,牵引车1辆,以及所需物资,向长沙进发。当夜在水运途中,每船相隔距离300到500公尺左右。抵达长沙水陆洲时天将拂晓。当时雪后初晴,地上还有积雪,气温在0℃左右,但大家不畏严寒,在较短时间内迅速登上了水陆洲。此时天已大亮,地面虽是雾气朦胧,但为防止敌人空袭,我们仍然将火炮车辆隐蔽起来。

  29日晨,连长在司令长官部报到后率领全连到指定地点——湖南大学进口处公路两侧的园林内,构筑阵地工事,在岳麓山南端设立观测所。当日火炮进入阵地,做好一切射击准备,静候敌人进入我火炮有效射程之内后给以沉重的打击。

  1942年元旦,长沙第三次会战全面展开,我们听见敌人的炮声越来越近。在观测所观察到长沙郊区前沿阵地,信号弹直冲天空,此起彼落,火光闪闪,浓烟及尘土飞扬。当时接到司令长官部指示,要我连对东屯渡、浏阳河一线进行拦阻射击,给敌以迎头痛击,以摧其攻势气焰,打乱其攻击部署。尔后根据步兵前沿阵地的要求和战区长官部的指示,转向对黑石渡等目标进行轰击,配合步兵作战。我们的炮弹发发对准敌阵,轰隆作响,地动山摇。经过一天一夜的战斗,经我炮火攻击,敌人攻势受挫,大部分目标被毁,我军士气大振,步兵部队的兄弟们尤其对我炮兵火力刮目相看,啧啧称赞。此后,在前沿阵地有吃紧告急的时候,便要求我连以火力支援。我连原先的射击方向是长沙东北部,可是后来要转向东南部,临时变动给我连带来困难。连长怕贻误战机,造成损失,便向战区司令部请示,需要延长准备时间才能发射,因为火炮要重新调动位置,最快也要十几分钟,甚至约一小时才行。司令部电示,抓紧火炮变换射向,尽量求快。至此我连在战斗中,担负了整个战场大部分火力支援的重任。方向时而指向金盆岭、雨花亭,时而指向湘雅医院,时而指向东屯渡、捞刀河等方位。

  3日中午,敌人炮兵推进到五里牌、杜家岭两处,被我炮火一阵奇袭,敌人马跑人亡,敌炮被我火力摧毁,所携带的弹药均被爆炸燃烧,整个阵地变成了一片火海,浓烟遮蔽半空。该两处至天黑未见敌人活动。敌人随后出动飞机在我步兵阵地侦察扫射,之后陆续飞来八九架轻型轰炸机在岳麓山上空盘旋,亦未侦破我炮兵阵地,只沿着湘江东西两岸,由南门外至牛头洲一段进行滥炸扫射,在天马山东麓盲目投下了几枚炸弹,我部未受到任何损失。

  1月4日,敌人作最后垂死挣扎,从拂晓开始,全面发起攻势,少数敌人侵入市内,敌炮向我前沿阵地狂轰滥炸,战斗甚为激烈。中午,敌步兵曾一度攻入湘雅医院。此时,兴汉门及浏阳河一线都十分吃紧。我炮兵连对前几日射击过的目标,都有时间、方向、地点、距离、目标等记载,所以变换射向极为迅速,对目标也无须试射,取原来之射击诸元素给敌人以猛烈的火力轰击。敌人在我连强大之火力射击后大部分溃逃,只有极少数在市内负隅顽抗。

  黄昏时接战区司令部指示,说敌有退却之动向,发现东屯渡、捞刀河两渡口,有日军人马集结渡河,令我连予以射击。我连当即以强大之火力进行遮断射击,以后则每隔5至10分钟或不规则时间,在距离上则递加或递减交换向两渡口实行群射。约夜半时分,听见前方枪声停息,炮声疏远,我连以延伸最大射程继续向渡口和敌人退却的交通要道给以炮击,直到表尺上受限后才停止。

  元月5日,战区司令部宣告,长沙第三次会战胜利结束。此次战斗我炮兵连毫发未损,人员无一伤亡,胜利凯旋。●(湖南省黄埔军校同学会供稿)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