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第三次长沙会战 > 内容正文

诱敌深入血战长沙
来源:黄埔军校同学会 《黄埔》 作者:周郁谋   2018-01-24 11:40:53

  1941年12月中旬,侵华日军为牵制我军增援港九、缅甸,第三次进犯长沙,企图打通粤汉线,切断我军东西两战线的联系。日军为此将原驻湖北应山之第3师团、驻蒲圻之第6师团、驻咸宁之第40师团及部分配属部队,集中于岳阳地区,由第11军司令官阿南惟畿指挥,于12月24日夜开始强渡新墙河,向南进犯。

  长沙属第九战区防区。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将军,在日军开始调动时,判断日军将进犯长沙,决定集中重兵于湘北方面,撒开网袋,诱敌主力进至浏阳、捞刀河地区,然后包围歼灭之。于是部署各路大军,正面节节抵抗,削弱敌军,伺机反攻。我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将军,又是战区副长官,奉命率部参加会战。当时我在该部特务营第2连任少校连长。12月18日,我集团军总部从江西上高出发,经过32个小时的急行军,途经万载、东峰界等地,于20日抵达湖南浏阳东南约20公里之大瑶铺,在此设立指挥部,指挥湘北肖之楚的第26军、夏楚中的第79军、郭礼伯的第194师,及赣北的三个军,侧击进攻长沙之敌。

  指挥部离前线不远,可听到前方枪炮声。我连担任指挥部外围的警戒任务,在大瑶铺以北各高地要点占领阵地,在各交通要口设立岗哨,保卫指挥部的安全。敌机不断在指挥部上空盘旋侦察,不时俯冲投弹扫射。

  日军于25日强渡新墙河后,攻势迅猛。26日攻占长乐街,27日在归义(今汨罗)、长乐街强渡汨罗江。31日,敌各路先头部队,经长乐山、枫林港、石子铺,到达捞刀河,向浏阳河畔的金潭渡、仙人市进攻,逼近长沙及岳麓山。我正面各军逐次抵抗,主力向两侧转移。东侧依托幕府山及九岭山,西侧依托湘江沿岸的水网地带,对敌进行侧击。

  1942年1月1日,日军一部进抵长沙近郊,开始攻城。同日,我九战区长官部乃命令各军开始向预定地区攻击前进。第19集团军各部队从浏阳、平江方向,向敌拦腰打出;在湘北各军及被冲散部队,重新组合,由北向南压下;长沙守军固守长沙,吸引敌人主力于长沙城下;长沙以南之增援部队,则由南向北出击。各部队均按统一部署对长沙外围敌军,施行向心攻击。

  自1月1日至3日,我外线各军连续作战,进攻迅猛,敌阵开始动摇,但仍作困兽之斗,频用大炮向我军阵地猛轰;用飞机巡回俯冲投弹扫射,战况空前激烈。我军官兵不怕牺牲,前仆后继,奋勇冲杀。长沙守军依托城垣及工事,在城郊与敌血战四昼夜,敌始终未能得逞。在长沙南门一据点,敌军作密集队形冲锋,从早到晚,一日之内连续11次猛冲,均被我军击退,双方伤亡惨重。我预备10师葛先才团,全团伤亡得只剩炊事、饲养、勤杂士兵数十人,葛团长仍率领冲杀,一直坚持到反攻胜利。

  1月4日,我军按照预定计划,以10个军的兵力,对进入长沙地区之敌,开始总反攻。我军出击迅猛,将敌军断为几截,分股围歼;敌之增援部队,亦被我军截击。敌军陷入我军重重包围之中,补给断绝,无力应战,遂于4日夜停止攻城,收拢部队,向北突围败逃。我各路大军紧跟追击。窜渡捞刀河、汨罗江、新墙河及各处的敌军,均被我军截击,死伤奇重。自长沙至汨水仅约70公里,日军用了8天时间,才于12日撤至该地,沿途有许多小批分散之敌被我拦截围歼。至15日,在新墙河以南之残敌,全部被我肃清,恢复战役前态势,我军以伤亡、失踪3万余人的代价取得了第三次长沙会战的大胜利。

  这次会战历时23天。据我军统计,共毙、伤敌5万余人,俘敌139名;据日军统计,日方共战死1591名,战伤4412名,合计6003名,死伤军马1766匹。尽管双方统计如此不同,而敌败我胜仍为举世公认的事实。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