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第三次长沙会战 > 内容正文

示弱诱敌,把日军引入“天炉”
来源:360图书馆   2018-05-09 11:08:15

  薛岳并没有因为第二次长沙会战的胜利而自满,他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对于来自全国各地的贺电,他看也不看。他知道日军是不会甘心失败的,敌人一定会再次进攻长沙。他认为,日军第十一军在武汉不走,就是架在他脖子上的一把钢刀,稍一麻痹,就会造成人头落地的局面。他把自己关在作战室内,天天看着地图,看烦了就翻一翻《孙子兵法》或者《曾胡治兵语录》。在这本语录中有一段“军旅之事,守于境内,不如战于境外”的话,令他特别感兴趣,他时常回味着,对这句话,他悟出三层意思,一是防御战要时时掌握主动权;二是只有主动进攻才是主动权和胜利权之关键;三是攻击的兵力必须由进攻、迂回、断后等三部分组成,这三部分缺一不可。回顾前两次长沙战斗,没有能全歼敌人的原因,就是迂回、断后两部分兵力不足造成的。薛岳最后决定,在捞刀河开设战场,诱歼日军。

  为什么选择捞刀河?他在作战会议上对大家说:“古代大军事家孙子说,‘夫地形者,兵之助也。’胜利者之所以胜利,奥妙在巧妙利用地形。齐魏马陵之战、楚汉成皋之战、吴魏赤壁之战,都是因弱者利用地形而取胜的。湘北的地形,新墙河道路宽,利于敌人发挥坦克、大炮的优势,这里开设战场不利于我而利于敌。汨罗江虽有一两条大路,但也有山,这里开设战场,敌我双方就地形而言,是均势。没有大道的捞刀河,才是最理想的战场。”

  在部署兵力时,薛岳按各部队的特长和战场需要划分为挺进、消耗、尾击、诱击、侧击、守备、预备等七个兵团,以超过对手一倍多的兵力,层层消耗敌军,然后围攻之。看上去完全属于被动挨打的态势,但实际上寓含杀机,这就是 “天炉战法”。

  战斗的准备阶段,中日两军双方都在秘密操作中,保密性极强,谁也打探不到对方的一点儿情况。1941年12月23日下午,天气暖和而且晴朗。日军第40师团主力最先开始向新墙河进攻。但是傍晚,天气突变,下起了大雨,半个小时后又下起了大雪。气温骤然由12摄氏度下降到零下5摄氏度,雨后的道路结成了薄冰。道路泥泞,寸步难进。日军到了新墙河,坦克、大炮无法行驶,只好停在一边。在新墙河边,日军第四十师团、第六师团遭到守军第二十七集团军的阻击。薛岳给第二十七集团军下达的任务是在新墙河阻击4天,目的是消耗敌人的主力,4天以后必须后退。

  由于第二十七集团军炮火猛烈,敌人无法在新墙河上架桥。夜晚,敌人偷渡,行到河中间时,被守军的炮火击入河内,新墙河水顿时成了暗红的血河,上面漂满了尸体。阵风吹来,河面上出现一个个血涡、血浪,将成群的尸体推向下游。个别侥幸冲上对岸的,也被守军雪亮的刺刀推入河中。敌人大炮虽然炸毁了守军的工事,但步兵无法冲上对岸。

  过了第4天,薛岳又出一计,他想让日军尝一个小小的甜头,麻痹一下日军。下令第二十七集团军后退,但不能让敌人看出是故意后退,而是战而不胜的溃退。29日上午,第二十七集团军照计划放弃新墙河。这时天气放晴,日军第四十师团、第六师团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一个下午就渡过了新墙河,并很顺利地渡过了汨罗江,和沿粤汉线南下的日军第三师团会合。撤出战斗的中国军队迅速占领两翼,阻击部队加入了侧击部队的行列。汨罗江南全是泥泞的田野,所有道路被动员起来的老百姓挖得高高低低。日军过了汨罗江就像水牛掉进了泥井里,大炮推不动,坦克在原地打着转转,步兵到了田野,陷进了泥潭,艰难地移动着脚步。雨雪还在下,鬼子们一个个满身泥浆,活像一只只泥猴。这就是薛岳为敌人安排的“天炉”,也是他为进攻长沙的日军预设的坟墓。

  “虽然最终占领长沙,但皇军已经付出十万精锐”

  12月31日,一心想着报复的日军总指挥阿南惟几中将,待3个师团全部过了汨罗江,下令向长沙攻击。日军行军途中没有碰到一个中国兵,阿南惟几像服了兴奋剂一般,认为占领长沙指日可待。1942年1月1日中午,日军第三师团兵临长沙城下。自出征以来,他们一直在野外露宿,吃够了西北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一直巴望着攻击长沙城,庆祝一下元旦,安稳地睡上一觉。日军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已经进入薛岳预设之决战区域。这时,薛岳向所部官兵下达手令,言词慷慨:“第三次长沙会战,关系国家存亡。岳抱必死决心、必胜信念。”为此,他要求“各集团军总司令,军、师长,务必确实掌握部队,亲往前线指挥,适时捕捉战机,歼灭敌军”。

  1月1日下午3时许,从长沙城内突然飞出无数炮弹,爆炸后一大片鬼子被炸得抛向空中,城外敌人的密度大,一炮都能炸死炸伤几十人。炮火急袭20分钟后,守军一队一队杀出城外,双方绞在一起,厮杀着。经过两天的反复冲杀,日军第三师团如一片片被割的麦子,成批地倒下。

  日军第三师团也非庸夫之辈,在飞机支援下,他们向长沙东南阿弥岭等中方阵地发起了进攻。薛岳下令第十军李玉堂布下巷战阵势,守卫长沙市区。双方在长沙东南郊展开激战,拼死争夺,几乎所有据点都反复易手,最终遏制了日军的攻势。为了加强长沙防守和反击力量,薛岳又调第七十七师进入长沙预备作战

  面对大兵压境的中国军队,日军第三师团频频告急。接到丰岛房太郞的求援电报,阿南惟几命令第六师团前往增援。3日,赶到长沙东门的第六师团,因大炮、坦克上不来,也没有携带炸药包,在城下无法施展。而守军打的是有准备之战,他们屯集了几千箱炮弹和手榴弹,第六师团挨了守军数不清的炮弹、手榴弹的轰击。

  日军连攻3天无望,处境十分尴尬,阿南惟几为了顾全面子,不想让部队无功而归,便命令他们在这里等候转机。

  此时的薛岳忙得不可开交,他将日军引到了“炉底”,接下去就是要给“天炉”加盖了,不能让到手的鸭子飞掉了:罗卓英的第七十九军、第二十六军和第四军从江西边界向长沙快速运动;王陵基的第三十七军、第七十八军、分两路从平江、铜鼓方向向长沙快速运动;第七十三军守卫在湘江西岸,准备由西迂回到长沙东面,侧击日军;杨森的第二十军和第五十八军向汨罗江赶,准备断敌后路。还有湘江的20万民众,也发动起来了,他们的任务是配合正规军,破坏桥梁,袭击小股掉队的日军。

  阿南惟几见第三师团、第六师团和第四十师团攻城无望,粮食又送不上,天气又奇冷无比,且有被中国内外线兵团包围的危险。再也顾不得面子,下令部队仓皇撤退。经过艰难苦战,日军的3个师团丢下大批伤病员及尸体,狼狈逃过了新墙河。

  1942年1月10日,举世瞩目的第三次长沙会战,又以中国守军胜利而结束。此次会战,敌重伤23,003人,战死33,941人,俘虏139人,伤亡遗尸共56,944人。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