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第三次长沙会战 > 内容正文

日寇发动第三次长沙会战的主因
来源:向延瑞   2018-05-10 19:03:28

  日寇于一九四一年八月发动太平洋大战前,裕仁天皇在御前会议上公开叫嚷:“东亚安危帝国存亡,在此一战”。因之,除偷袭珍珠港外,又向南中国海及香港进攻,以实现其南进政策的狂妄野心。为了牵制九战区部队不能增援广东,于是在刚结束了于九月初发动的第二次长沙会战后,又紧接着于十二月下旬第三次向长沙进攻。这次攻势,系抽调武汉外围部分部队以第六师团为主力对长沙作有限的进攻,以达到其策应对香港作战的目的。当时军奉命在泊罗江以北新墙河以南地区(纵深约四十华里)阻击敌人十日,掩护长沙布防。一三四师以向文彬团占领关王桥即设阵地;一三三师以景嘉谟三九九团担任鹿角至龙凤桥任务;徐昭鉴三九八团担任龙凤桥至新墙河下高桥防务。该团当以第三营向有余、第一营彭泽生沿新墙河警戒,二营王超奎为团预备队。

  在敌发动进攻前两天,徐昭鉴忽条令王超奎:“该营以排为单位占领九个排据点,自开战时起死守三天。完成任务后到关王桥集合。”王超奎与副营长杨曦臣研究后,以第四连何滕文专守下高桥连据点,以第六连余星星专守谢子其连据点。第五连及营直属部队守新墙河相公岑据点。三九九团王化南第三连守黄河街连据点。整个师正面只用四个连,其余部队全部撤至关王桥一线;敌突破新墙河防线后,即以主力向南突击,企图拔除泊罗江以北据点,扫清它南下长沙的障碍。当日寇向各据点进攻时,各据点都各自为战,坚持抵抗。激战两天一夜,敌竟用燃烧弹摧毁据点的鹿柴障碍,士兵被燃烧弹烧伤及负伤者过半。

  到第三天下午,王超奎下令突围。他命副营长率领士兵数名到后方高地掩护撤退。王超奎本人首先跳出外壕与敌肉搏,掩护据点内的士兵撤出阵地。不料在拼搏中被敌机枪子弹连中三发,至于殉国。副营长得知上述情况,立即率部冲回。又牺牲排长二人才将王超奎尸体抢回部队。为了迟滞敌人前进,不使迅速接近师阵地。于是收容残部又在长湖冲红桥两处阻击敌人,于入夜撤回关王桥。当撤回士兵哭诉营长王超奎如何英勇与敌拼搏致于殉国时,兼师长夏炯曾亲解其衣覆盖在王超奎遗体上抚尸痛哭,在场者无不为之落泪。旋因团长徐昭鉴汇报战斗情况,催促师部撤退,师乃立向山地转移;三九九团阵地邻接洞庭湖,距师部较远。为了便于联系曾配属电台一部。但该团团长景嘉谟以这次战况剧烈多变,诚恐有失,乃派步兵一排护送电台绕道南沙街以南归还师部。

  敌主力在南下泊罗江进逼长沙之际,另以一部东向关王桥,企图把我军排远一点以稳固它的后方交通线。连续三天从左右翼与正面对向文彬团占领的关王桥阵地发动猛攻。但向团官兵,虽在溯风怒吼,雨雪交加,战壕内积水没胫的异常艰苦环境下,仍能日夜奋战使阵地屹立不动。敌在受到重大伤亡,毫无进展之际,乃不得不于第四日晨悄然撤退,以失败而告终。

  敌主力经湘阴进到长沙附近后,以长沙城濒湘江东岸,北面又有捞刀河的环绕,部队展开不易。因改由捞刀河上游转到长沙以东,欲经东洋渡向城东北面进攻。这时战区长官部的炮兵王指挥官(忘记名字)有炮三十门左右,将炮兵阵地设在湘江西岸岳麓山,炮口正对长沙城东郊。日寇不知长沙已有炮兵,到东洋渡后,仍以行军纵队向长沙城挺进,突然遭到岳麓山炮兵群的猛烈射击,伤亡惨重。在炮兵观测所瞥见日寇黄呢大衣在空中飞起多高。但日寇并不气妥,仍顽强地向浏阳门及市区猛扑;这次守长沙的是李玉堂第十军。在岳麓山炮兵掩护下与日寇逐屋争夺,坚持抵抗。激战将近一周,长沙城仍有一部分在十军控制之下。旋因援军赶到,敌亦精疲力竭,不得不向北撤退。长沙未致陷落,十军军长李玉堂升第二十七集团军副总司令,新十师师长方先觉升第十军的军长,以旌其功。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