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上高会战 > 内容正文

上高会战——抗战以来最精彩的一战
来源:宜丰会长大叔   2020-09-10 15:34:28

  1941年春,美国总统罗斯福签署了对华武器租借法案,大规模美式军事装备开始进入中国。第一批能装备中国军队四个军的美式装备先期运到中国,王耀武的第74军换装了先进的美式装备。

换装了先进的美式装备的74军

  驻扎在江西的日军园部和一郎的第11军,接到日军派遣军司令部的命令:调樱井省三的第33师团到兵力不足的华北方面军,同时调在上海新组建的池田直三的日军独立第20混成旅团补充第33师团调走后的空缺。

  日军有个惯例:一支部队调走前,往往要在当地进行一次打击性作战,打完再调走。

  枣宜会战之后,11军的司令官园部和一郎,提出了一个新的战术:短切突击。就是对中国军队的防区攻而不占,且无论出击距离还是时间都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打完就走。

  在第33师团即将调走的时候。园部和一郎准备南昌以西的中国军队“切”一下。

  驻扎在江西的是第九战区的罗卓英第十九集团军。

  江西以赣江为界,赣江以西属于薛岳第9战区,以东属于顾祝同第3战区。

  第十九集团军的罗卓英总司令是一个喜欢写诗的将军,但他没有一点儿文人的迂腐。

  他有一句名言:军人事业在战场,军人功罪也在战场。

  近期不断有消息传来,日军将要组织一次规模较大的进攻。江西已经有一年多没有战事了。

  罗卓英派往九江到南昌的情报人员,不断地送来了日军的作战情报。

  日军将要进攻赣西北一带的上高地区。

  上高素有赣中粮仓之称,位于赣西北距南昌不足120公里的锦江北岸。因在高安上游,故称上高。

今天的江西上高

  上高境内多丘陵山地,雨量充沛,植被茂盛。南昌至长沙的湘赣公路穿越其中,境内的锦江又称锦河,最后汇入江西最大的河流赣江。

  获悉日军作战情报后的罗卓英,从顾祝同的第三战区要了两个军:李觉第70军、刘多荃第49军。薛岳从第九战区也给罗志英拨去了两个军:韩全朴第72军、夏首勋第78军,再加上在上高集训的新装备了美式装备的王耀武的第74军。

  日军第十一军军长园部和一郎将此战定位于截断式的“短切突击”作战。

  日军兵分三路,采用的是“分进合击”与“中央突破”相结合的战术。

  第19集团军罗卓英司令官则制定了“磁铁战术”,通过“磁铁”的吸引,吸住园部伸出的一把把刀 ,诱敌深入,后退决战。

  战前的部署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1941年3月15日,上高会战打响了。

  日军分三路出击,其中南北两路率先行动。樱井省三第33师团在北路,从驻扎的安义县出发,任务是击溃西南方向也就是奉新县附近的李觉第70军,向上高进犯;

  池田直三独立第20混成旅团在南路,从南昌出发,向西渡过赣江后,再由锦江之北进入江南,经独城,最后沿锦江南岸进攻,伺机再渡至江北,与日军主力会合,然后一起进攻上高。

  中路的第34师团在大贺茂指挥下,从南昌出发,在锦江北岸,沿赣湘公路前进,突破高安后,直指王耀武第74军屯驻的上高。

上高会战示意图

  针对日军的三路突击,我们不妨做一个这样的比喻:假如中路的第34师团是身子的话,北路的第33师团和南路的第20旅团则是左右两只胳膊,“分进”之后,它们必然要在上高实现“合击”,才能发挥最大效能,也才能完成预想中的迂回包围。

  罗卓英的布置是:第74军居中,北线是李觉第70军,南线是刘多荃第49军。

  南北两线。在阻击日军时且战且退,又要像磁铁一样的吸住敌人,准备最后与日军后退决战。

  会战打响后,北线的日军第33师团在进攻李觉的第70军时,感觉中国军队不堪一击。李觉的第70军且战且退,将日军故意引向往山高林密的西部甘坊、找桥一带。

在山高林密的北线进攻的日军第33师团

  日军一路跟踪追击,丝毫没有察觉上当,不知不觉间离上高越来越远,一抬头,周围已全是山区,到了山上的第33师团开始犯晕了。

  第33师团好不容易追到甘坊、找桥一带山区的苦竹坳。

  苦竹坳是一片极为复杂的险恶山地。

  在苦竹坳,日军第33师团突然遭到了第70军、72军的合力围攻。

  日军的坦克、重炮在山谷中难以施展,第33师团苦战两昼夜,损兵折将,才突围出去。

  遭到中国军队沉重打击的日军第33师团主力返回了奉新,师团长樱井省三认为配合第34师团的作战任务已经结束,于是带领第33师团撤回到了原驻地安义。

  中路进攻的第34师团的一条胳膊没有了。

  南线的池田直三独立第20混成旅团一路遭到中国军队刘多荃第49军的打击,罗卓英又命第74军派第51师和第58师支援第46军,准备切断中路日军的第二条胳膊。

  第74军最能打的是李天霞的第51师,第51师战力最彪悍的是陈传钧团。陈传钧属于那种上来就用板砖猛拍的主。两军遭遇后,陈传钓几个板砖拍下去,就把池田的独立混成第20旅团打蒙了。

  池田没有办法,只好使用毒气弹,想要突破中国军队的防线。

  第51师死战不退。

  在锦江南岸,池田的独立混成20旅团遭列李天霞第51师和刘多荃46军拦截,被打的狼狈不堪。

  第20旅团暂时就只能望上高而兴叹。无奈之下,独立第二十混成旅在灰埠附近北渡锦江与中路第34师团会合。

  日军34师团的又一条胳膊没有了。

  中路的大贺茂第34师团一部攻入杨公圩,主力则向官桥急进,与第74军的58师的前进部队遭遇,双方爆发了激战。

激战中的中国军队

  第34师团在坦克、飞机的掩护下,以骑兵向高安县城进攻。

  为了诱敌深入,中国军队主动放弃了高安县城。

  趾高气昂的第34师团师团长大贺茂说道:中国军队原来这么不经打!于是命令部队立刻向上高地区发起了猛攻。

  大贺茂带着第34师团已经进入罗卓英布置好的决战区域:棠浦、官桥、泗溪一线。

  中国军队在上高地区与来犯日军全线激战。

  日军第34师团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向中国军队发起了一个又一个波次的进攻。

  整个上高,炮声隆隆,枪声阵阵,硝烟弥漫。

  第34师团第216联队攻占上高东北高地;随后,第217联队攻占上高北1公里处的练仙屯,开始炮击上高城内。

  上高已近在咫尺。

  守卫上高的是第74军余程万的57师。

  虎将余程万,亲临一线,指挥部队,打退了日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上高地区的激战

  在下陂桥战斗中,战斗激烈,一日内中日两军伤亡均在4000人以上。

  日军第34师团,被74军这块磁铁吸住了。

  围歼敌人的时机成熟了!

  罗卓英命令北面李觉第70军、韩全朴第72军全部南下,锦江南岸的刘多荃第49军第26师和第105师立即向上高正面阵地靠拢。

  日军第34师团已经陷入第74、72、70、49军的包围之中。

  整个师团已被完全包围在东西15公里、南北5公里的狭小地带。

  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下达中国军队总反攻的命令。

  各路军队开始向日军第34师团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日军第34师团在中国军队的围攻之下开始溃败了。

  日军的飞机来了,中国军队干脆冲入日军的阵地,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

  日军飞机看见敌我两方,混在一起,没法投弹,只好放弃轰炸。

  34师师团长大贺茂慌忙向司令官园部和一郎求救。

  园部和一郎命令樱井省三的第33师团前去增援,樱井省三派出了一个联队,遭到了中国军队打援部队的阻击。

  34师团在中国几路大军的围堵之下,彻底崩溃了。

  中国军队第74军打的最猛。

  代理师长张灵甫率第58师的追击部队在狂奔中追上日军的野战医院,护卫日军医院的是野炮兵第8中队,第8中队的一百多人以及野战医院负隅顽抗的二百多名伤兵,全部被张灵甫的部队歼灭。

  34师团第216联队的一个步兵中队遭到李天霞第51师的两个连围攻,最后被全部歼灭。

  大贺茂的残余部队在工兵部队掩护下,侥幸地闯过高安,一路丢盔弃甲,逃回了南昌。

  日军第34师团少将部队长岩永(一说剖腹自尽),被中国军队击毙。

  上高会战以中国军队的全面胜利而结束。

  国民革命军第74军被誉为“抗日铁军”。

  中国军队在上高会战中歼敌15,000余人。

  日本统帅部随即以指挥失当为由,免去园部和一郎第11军司令官的职务。

  何应钦称上高会战为“抗战以来最精彩的一战”。

  结语:

  上高会战的胜利,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而且保护了第九战区的侧翼,保证了后来发生的第三次长沙会战的胜利。

  在整个上高会战中,中国军队始终占据着主动,采用“磁铁战术”,吸住敌人主力,诱敌深入,进而围歼敌人。

  上高会战的胜利,使日军暂时无法从中国战场上,调集军队,延缓了太平洋战争的爆发,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了重大贡献。

  参考资料:《抗日战争》、《抗日战争的细节》、《一寸山河一寸血》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