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上高会战 > 内容正文

一九四一年的上高会战
来源:高安伍桥易居白   2020-09-10 17:02:45

  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根据掌握的材料,重现日本帝国主义者发动侵战争,在上高、高安地区的残酷场景,使人们看一看战争给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所带来的巨大灾难;同时,看到正义的战争必胜,侵略者必败,这应当是件富有意义的事。

  一、上高会战的历史背景

  上高会战发生在1941年3月15日至4月9日。当时,帝国主义战争开始进入英德决战阶段,日本帝国主义为了以便解脱主力发动太平洋和东前亚的侵略战争。国内局抗战依然继续的局面。日本帝国主义对我解放区反复进行残酷“扫荡”,妄图消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力量;对国民党则继续采取诱降为主,军事打击、经济封锁为辅的政策,力求迫蒋早日投降。为达此目的,日军对我东南沿海实施大规模的封锁作战,企图切断国民党对外联络线;同时,在其占领区周围发动了所谓“肃清讨伐”作战。进攻上高就是这种“肃清讨伐”作战的组成部分。

  上高会战发生在江西省上高县和高安县境内,涉及奉新、安 义,宜丰、丰城、清江等县。高安、上高是湘帻公路上的两个邻县。高安位于江西省会南昌之西五十五公里,同为湘赣间孔道。它既是赣东北战场的重要枢纽,也是赣西的屏障。就单独作战的价值讲,由高安向东,通过西山,可以直达南昌;北经奉新、宜丰渡修水河可以抚九江之背;锦江南岸荷岭山脉是赣江西岸的江防堡垒,可以确保赣中。日本帝国主义者,在1939年3月占领南昌之后,无论是为了巩固南昌外围,建立南犯据点,或者是企图窜援长沙,梦想攻略湘北,都以此为必攻之地。1939年内,日军三次攻略高安,便是明显例证。但是,高安、上高地多丘陵高山,河渠纵横,其特殊的地理条件,实不利于日军之机械化作战,是歼敌的最好战场,故日军三次进犯都未得逞。

  虽然如此,经过日军三度蹂躏之后,高安城早已成为一片瓦砾之场。惨遭杀害的同胞即在万人以上,面对日本侵略者残酷野蛮屠杀,富有革命光荣传统的高安人民莫不义愤填膺,奋起反抗。特别是高安、上高两县的中共地下组织,在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指引下,积极组织人民进行抗日,锦河两岸到处摆开了痛击日本侵略者的战场。抗日民众到处挖陷井、安竹签,用土枪土炮设伏,破坏桥梁、交通,切断电线等,一些民族资本家也出钱出物支援抗战。

  二、敌我双方兵力部署与意图

  1941年3月,驻赣日军企图兵分三路,以分进合击的战法歼灭上高、高安地区的国民党军队,打通湘赣公路,连接湘东日军,并以一部分兵力窜犯樟树、丰城,巩固南昌外围。进攻部署是:北路为三十三师团(师团长樱井)的两个联队(214,215),由安义沿奉新向高安的伍桥和宜丰的棠浦一线西侵,中路为三十四师团(师团长大贺),主力集结西山万寿宫,沿公路向高安与上高之泗溪西侵;南路为第二十混成旅(旅团长池田)及赣江支队(由独立步兵一个大队,独立工兵一个联队和池田旅团工兵一部编成),由新建的流湖南渡锦江,尔后经曲江向丰城、樟树进犯。

  国民党军队则企图现在第一线(靖安、奉新、高安的高邮)和第二线(陶家、渣村、南岭、高安县城)阵地,佯作坚守抵抗,而后诱敌深入,待日军进至第三线(宜丰的棠浦、上高的泗溪、高安的石头街)阵地时,集中兵力,包围歼灭。参战兵力由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指挥。防御部署是:第七十军(军长李觉、辖十九、一百零七师和预九师)担任第一线防御任务;第四十九军(军长刘多荃,率二十六师)配置在赣江东岸的市汉街和丰城、樟树,准备渡江翼侧实施反击;第七十九军(军长王耀武,辖第五十一、五十七、六十三师)配置在上高,从正面进行反击:第七十二军(军长韩全璞,率新十五师)集结于奉新的甘坊,相机投入战斗。

  会战时,日军各兵种共集结六万五千余人,实际出动的兵力为四万二千余人,飞机百余架,战车四十余辆。国民党军队共九个师,实际约七万人左右。

  三、上高会战的经过

  上高会战自三月十五日开始,至四月九日结束,历时十九天。整个会战分三个阶段进行:

  1.诱敌深入(3月15日至19日)

  3月15日拂晓,南路敌在赣江与锦江合流之夏口附近强渡锦江;北路敌犯奉新。17日,南路敌于独城、坑里胡被节节截击;北路敌窜至高安的伍桥,被节节狙击;中路敌开始犯大城、赤土街。19日,南路敌被狙击于高安的英同岭、夹脊岭和石头街;中路敌窜经高安县城至杨公圩,至上高的泗溪、官桥;北路敌在华林寨、苦竹坳被截击围歼,伤亡甚众,向东回窜,敌右臂遂先折。

  2.包围敌人(3月20日至24日)

  21日,中路敌突过官桥,被歼甚众,阻于东港、三陂桥、白茅山一线,未获寸进;南路敌被痛击于石头街、华阳至23日歼其大半,残部渡锦江与中路合股。至是,南、中两老路之敌,皆被困于官桥街一隅。是时,四十九军之二十六师由赣江东岸经清江向高安的灰埠急进,一百零五师在后续进;七十二军由修水经雷市向水口圩急进,第十九师、预九师向杨公圩、官桥急进,且占领官桥街。24日,十九师进占杨公圩,预九师进占官桥街西南,七十二军进占水口圩东南,反包围形成。敌倾全力猛扑石洪桥,均被挫。

  3.日军突围与国民党军队反击(3月25日至4月9日)

  25日,在牛行之敌千余,以汽车西送急援,奉新之敌二千余,增至棠浦,被困之敌逐渐会集于官桥街,期与援敌合力作最后挣扎。其时,国民党军队分别由灰埠、芦家圩、石头街、界埠等地北渡锦河,分向龙潭、杨公圩、泗溪,准备截击败退之敌;合围各部,以官桥为目标,四面环攻,敌酋大贺因伤兵二千余未及后送,乃驱残卒千余,于27日反噬;迄夜,敌遂开始东溃。28日,七十四军攻占泗溪、官桥,七十二军攻占棠浦,残敌几全部被歼,其少将步兵指挥官岩永重伤,大贺仅以身免。四十九军在龙潭、杨公圩,七十二军在杨公圩、村前之间,截击败敌。至30日,将敌击溃,到4月2日,四十九军逐次追占高安、祥符、西山万寿官,赤士街,七十二军逐次 追占村前街、奉新儒里温村。4月8日,日军退入安义县城,国民党军队数次攻击,均未取胜,双方转入相持。

  上高会战,以日军龟缩南昌而告结束。据罗卓英《我军所获战果及敌军溃败情况》记载:伤敌官兵24000人,遗弃尸体3000具,军马4000匹,遗弃马尸1000具,伤步兵指挥官岩永少将,独步103大队长少野中佐,104大队长野村中佐;毙214联队长滨田大佐,独105大队长森重中佐,214联队第二大队长横田少佐。俘获敌兵72名,军马54匹,步马枪2204支,机关枪9挺,掷弹筒104个,大炮18门,炮弹1500颗,枪弹365000粒,毒气罐540个,文件152件,杂件760件。击落重轰炸机一架,击伤各种飞机三架,击沉汽艇十艘,军用品民船92艘。日军对上述伤亡数字亦分别有所记载,基本相符。

  会战中,国民党军队伤亡略多于日军。

  四、对上高会战胜利原因的分析

  上高会战正是国民党在重庆召开参政会的前夕,出于其就治目的,蒋介石曾利用上高会战之战绩,在会上大肆吹嘘其“导抗战有方”、“指挥手段高明”、“战略战术得胜”,这是对历史的歪曲。现在,我们应当实事求是地对上高会战胜利的厚因,作客观、公正的分析,还其本来面目。

  首先,我们并不否认上高会战是国民党军队对日作战取得的胜利,但更应看到,这次会战的胜利是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的产物。上高会战前,国民党刚刚发动皖南事变,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十分不得人心,遭到了全国人民的谴责。我党在1941年1月13日和18日先后发出了《朱彭叶项抗议皖南包围通电》和《中共中央发言人对皖南事变发表谈话》,又在同月24日发出《新四军将领声讨亲日派通电》,并在 2月28日、3月2日、3月8日,先后发出《共产党七参政员复函参政会重申不能出席本届会议的理由》等电。国民党蒋介石为掩盖其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真面目,不得不在日军进犯上高的战场上追求一胜。所以,在上高会战中,国民党为此而投放的兵力是比较多的,对国民党参加上高会战的将领来说不论其动机如何,其在整个战役的战略战术和统一指挥,以及相互配合上所作的努力,都是比较好的。应当指出,尽管国民党蒋介石集团消极抗日,积极反共,但是在国民党军队中尚不乏爱国之士。在民族矛盾上升到主要地位时,大多数爱国将士是主张抗日的,并且在上高会战中付出了巨大牲。如抚河东岸部队在得知樟树吃紧时,以两天半时间渡过两条河,急行军二百华里赶至赣江西岸参战,得保樟树无恙,并且牵制了锦河南岸之敌。在华阳及下陂桥争夺战时,某团以一个小时十五里之速,在敌机轰炸下,争取时间赶在敌人到达前,抢占了制搜索,走到石头山下脚部受了伤,他爬到山上潜伏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日军前哨在山脚下集合,准备进攻,刘洪钟永立刻掷了一颗手弹,结束了日军前哨的性命。在战斗中,有的伙夫用扁担与敌人肉搏。有一位爱国华侨归国参战,在上高会战中担任排长,牺牲前高呼“打丁倒日本帝国主义!”在最艰苦的龙潭歼灭战中,英勇的抗日战士一次毙敌二千余人,抗日的第十二师也死伤六百七十三名,至今在高安龙潭旁的老虎山上尚保留有抗日阵亡将士墓,这些为国捐躯的将士,名留青史,永垂不朽。

  第二,日军在上高会战中指挥不统一,思想上夜郎自大与战术上的错误,为国民党军队造成取胜的良机。进犯的日军两个师团另一个旅,统山位于汉口的第十一军 团遥控指挥,在当时通讯设备并不先进的条件下,指挥不及时,作战中,日军各行其是,互不协调,致被各个击破。同时,由于国民党军队屡打败仗,日军傲慢自尊孤军深入。如中路第三十四师团攻占高安后,不顾南北两路失利,仍盲目深入,故陷重围。除此之外,日军在战术上也犯了错误:日军采取三路分进合击的战法进犯上高,由于受地形条件的限制,一开始就处于不利地势。如北路第三十三师团进至伍桥时,遭到狙击被迫改变进攻方向,恰陷下观一带山地,致使国民党军队依托有利地形,给予沉重打击;而中路日军比南北两路迟一天发起进攻,也为国民党军队造成各个击破的良机。

  第三,高安、上高人民在上高会战中的有力支援与配合,是取得上高会战胜利的重要因素。为了配合上高会战,痛歼日军,,高安、上高两县人民在会战期间,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和英勇的牺牲。特别是上高地下党组织,借伪县政府名义,动员全县人民全力支援抗战,协同抗日军队,用土枪、松树炮消灭敌人,并且积极组织担架队,运送弹药,侦察敌情,担征响导,进行慰问,鼓舞士气,有力地配合了抗日军队,给进犯的日本帝国主义者以严厉的打击。有次,一支国民党军要抢占老祖庙狙击敌人,一时迷了方向,苦无向导,农民金水自告奋勇带路,完成任务回村,却碰上日军进村。敌人逼迫正端着碗吃饭的金水去带路。金水装作驯服的样子,把敌人引到离庙不远的地方,金水放开噪门,大声喊道:“鬼子来了!”蹲在刚刚修好的战壕里的抗日战士,端起机枪,一阵猛扫,十几名日军立即倒下,忠勇的金水也带着胜利的微笑,长眠在老祖庙前。上高县墓田乡浦城村青年学生熊先福,被日军抓去充当夫役,晚上他悄悄起来,将敌人的军用地图和作战文件检了一大包,潜出警戒,不料被敌人发觉,围困在山上,他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口号,壮烈牺牲。在高安龙潭歼灭战中,荷山村的吴长庚,善武术,被四个日本兵抓住,要他带路,结果被他打翻在地,当场打死二人,自己也不幸牺牲。在上高镜山口激战时于,上高县城被炸,县政府撤到离城十多里的一个小山洞里。为了慰问前线抗日战士,鼓舞士气,我特别党员和支部书记(以县长和民政科员的公开身份),冒着敌机轰炸,冲过浮桥,带着慰问品深入前沿阵地,并和王耀武部队取得联系,协助架设电线,使电话畅通,随时指挥战斗。当抗日援军赶过凌江口时,当地民众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搭好浮桥:保证队伍及时过河作战。

  上高会战期间,人民抗日怒潮高涨,支援有力,正如高安老人武敦仁在《百呆杂记》中所记:“高安农民出力最大。当时抗日军有人日:在高安不打胜仗,没有胜仗可打。”就连罗卓英《上高会战概述》一文中,也说:“民众用命,彻底破坏交通,使敌解除优势装备”。

  本文参考资料:

  (1)《中共党史参考资料》人民出版社

  (2)《日军进犯华中、华南作战资料选辑》人民解放军

  福州军区作战部

  (3)《高安人民革命史》中共高安县委党史办

  (4)《上高人民革命史》中共上高县委党史办

  (5)《上高会战概述》罗卓英

  (6)《抗战回忆录》薛岳

  (7)《战地文化》民国卅年五月

  (8)《前线日报》民国卅年三月、四月

  (9)《高安民报》

  (10)《百呆杂记》武敦仁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