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淞沪会战 > 内容正文

日记者笔下淞沪会战:上海血流成河 鳗鱼啃尸(图)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20-03-02 09:29:20

被俘中国士兵

  停泊在上海黄浦江面的日本军舰1937年8月13日向中国守军发动进攻,淞沪会战爆发。日军11月12日占领上海,淞沪会战结束。这是中国14年抗战中最激烈的一次战役,历时三个月,日军参战兵力达25万余人,死伤五万余人;中国军队参战兵力共七十余万人,伤亡达十余万人。据当时一位日本随军记者的《上海通讯》,日军占领上海之后,大肆屠杀中国人,上海血流成河,黄浦江中鳗鱼围啃尸体。

  旧书店里发现《上海通信》

  上海收藏家王毅2004年5月7日一家旧书店发现一本日本旧著《上海通信》,第一页上就印着一幅日军绘制的京(南京)沪地区军用地图。《上海通信》为日文版,32开本,用道林纸印刷,共354页。该书于1937年11月5日在日本由改造社出版发行。这是日本人自己写的纪实文章,属世界媒体最早报道日军大规模入侵上海的新闻作品之一。

  作者在序言中写道:“上海之战如今已经可以与西班牙内战中马德里市的攻防战,日俄战役中旅顺要塞的肉搏战相媲美了。希望它(指该书)是正在成为世界关注焦点的令人刺激的上海现在及将来的考察评判。”

  全书三十多万字,记载详尽,还配有当时拍摄的23幅黑白照片,包括日军登陆、进入阵地、日军舰在上海外滩黄浦江江面炫耀武力、占领吴淞镇合影和战俘照片等。

中国守军阵地

  《上海通信》的作者

  王毅经过考证,查明了《上海通信》作者的身份。此公名叫木村毅,为日本著名作家,1933年2月曾赴沪采访。1937年8月21日(淞沪战争爆发后第八天),他作为大阪《每日新闻》、东京《日日新闻》的从军记者奉派到上海采访战事,此后亲历淞沪战争,几乎每天一篇,写了许多战地通讯。

  《上海通信》出版时淞沪战争即将结束,该书在第一时间完整地记叙了这场战争,具有史料价值。王毅购得的《上海通信》一书,最早由日本人内野收藏,后来他将此书卖给开设在上海的内山书店,流入书市。

  头可以随便砍

  木村毅1937年8月21日抵达上海,并开始上海从军记者生活。到达上海时正好在码头上看见日本人处决中国人,“当时一群人被绳子如念佛珠般绑着行刑。我第一次看到了所谓的血流成河。”

  木村毅在《上海通信》中写到:“头可以随便砍,还挺有趣的。正如曾在高知商校担任剑道教师现在官至准尉的××说,他曾一气砍掉四十个人的头,砍到后来他自己也麻木得不知砍了多少头。恒冈队长也曾用佩在腰间的传家宝刀砍死三十余人。据他夫人讲,恒冈队长是一个喜欢收藏刀剑的人,他曾说,一生中只要一次,让他来试试这些刀剑砍人。现在他如愿以偿了。”

  黄浦江鳗鱼啃尸体

  “也有烧鳗鱼,但是我已经没有吃的勇气了,因为我在黄浦江的下游看到了许多鳗鱼围着尸体啃食的情景。不管是长江还是黄浦江,那浑浊的江水是最适于鳗鱼生长的。而那些江面上漂下来的已经腐烂的尸体,被桥墩和芦苇搁住,如果你用棍子悄悄拨一下的话,大致都会看到鳗鱼依附在尸体旁。看到这些,我大约在二、三年内不敢吃鳗鱼。”

  上海变成庞贝废墟

  《上海通信》包括多篇文章,其中有《战死不一定荣誉》、《空前绝后的白刃大战》、《十里风飘腥臭味的吴淞镇》等文,作者写道:“到处是废墟、断墙残壁,毫无生气,只有家与家之间的草地上传来一些虫鸣声……以租界为中心,上海到处是被烈火吞噬的地方。在云高月明之夜出门所到之处,到处是断墙残壁。如同站在古代千年废墟庞贝一样。”

  “在上海公共租界中主要是支那人商店街,那里会随时出现许多便衣队,混在老百姓中朝我们日本人开枪,所以在20日我军一把火将它们全烧了。大火足足烧了有十天。”

阎海天

  中国士兵不喊救命

  《上海通信》谈到被俘的中国士兵时说:“俘虏中很少有人会喊‘救救我’,许多人有很强的抗日意识。……从支那人口袋里搜出的信件(我有几封)中频繁使用抗日杀敌之词,就是‘杀仇敌立新功归来’等,是俘虏的亲人们来的信。”

  书中记录了作者与日本《少女之友》杂志编辑这样一段对话:

  问:听说支那兵比想象的要强。(“支那”是对中国的蔑称。――编者注)

  答:非常强。

  问:以前说到支那就是弱国,支那军队是一支软弱的队伍印象……现在说他强大是科学训练的结果呢还是因为支那人特有的抗日感情?

  答:当然不能轻易断定,但是我认为原因之一就是普及教育的结果。

  在《上海通信》刊印的照片中,有中国空军士官阎海文半身照和身份证明等资料。阎海文击落跳伞后落入日军阵地,宁死不投降,用随身手枪击毙多名日军后自杀身亡。

  掩盖侵占事实

  木村毅在《上海通信》中清楚地说明了日本当局对侵略事实的蓄意掩盖,“吴淞镇虽然占领了,但是某某总部还不允许上街,因为还要对中国的便衣队实行扫荡,也就是施行例行公事,烧光政策。我在发给报社的电文稿件中对腐烂尸体发出的臭味使用了‘如×××般恶臭’,结果被武官室删除了。他们说,皇军绝对不允许使用这种词汇,即使这种刺激性词汇只是用来形容也不行。”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