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 繁體版 正在载入当前时间...
首页 > 战线战役 > 正面战场 > 随枣会战 > 内容正文

随枣会战
来源:趣历史   2018-08-15 09:53:50

  随枣会战简介:我军层层阻击最终将日军击退

  随枣会战,发生于1939年5月(民国二十八年),中国国民革命军在湖北随县(今随州)、枣阳地区与日军的作战。 5月1日,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为解除国民革命军对平汉线交通的威胁,以第三、第十三、第十六师团和骑兵第二、第四旅团等,向随县、枣阳地区进攻。1939年5月24日,随枣会战获得胜利。

  简介

  1939年5月1日,驻钟祥、京山方向的日军第16、第13师和骑兵第4旅,在飞机、坦克的支援下,向钟祥以北中国军队阵地发动进攻。4日,日军突破长寿店两侧守军阵地,即以主力沿襄河东岸向枣阳方向突击。中国守军顽强阻击,并不断以襄河西岸的部队渡河侧击北犯日军,但终因日军装备精良、行动迅速,未能阻止其进犯。8日,日军占领枣阳10日,再占湖阳镇和新野;12日,又夺取了唐河,并一度占领南阳。

  此时,驻应山方向日军第3师主力发起进攻,连陷吴家大店、徐家店。4日,日军与中国守军第84军激战两昼夜后,又夺取了塔儿湾阵地。中国军队被迫放弃高城向西转移,高城为日军占领。5日,日军第3师一部向天河口市发起进攻,并于两天后夺占天河口。

  8日,高城日军向厉山阵地发起进攻,守军第84军与敌展开激战。日军指挥官冈村宁次见进攻发展顺利,遂令驻信阳的第3师第29旅向桐柏进攻。12日,该路日军攻陷桐柏。在各路日军先后占领桐柏、高城、三合店、唐河、新野一线,即将合围桐柏山、大洪山守军主力的形势下,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急令第31集团军主力会同第1战区第2集团军由豫西南下,向唐河、新野一带反击,同时,命令在大洪山、桐柏山担任游击任务的第39、第13军向唐县镇、枣阳攻击,牵制日军西进,命令襄河两岸部队堵截日军退路。

  13日,中国军队增兵南阳,先后克复唐河、新野。15日,各路援军发起攻击,经三日激战,重创日军。日军因苦战多日,疲惫不堪,遂向东南退却。19日,中国军队收复枣阳。23日,收复随县,随枣会战结束。此役,中国军队在兵力上占较大优势,能协同配合,但兵力使用欠灵活,曾一度处于被动局面,后经全军将士浴血奋战,恢复原态势。此役毙伤日军13000余人,达到了牵制消耗日军目的。

  随枣会战发起的历史原因:日军为消灭第五战区

  武汉地区的日军为了消除长江北面湖北北部、河南南部方向中国军队对武汉的威胁,向随县、枣阳地区发动进攻,企图消灭中国第5战区的主力,中国军队与之展开为期20余天的会战,粉碎了日军的企图。 武汉会战后,武汉长江上游沙市以西一段长江江防、鄂北、豫南、皖东大别山区划规第5战区。第5战区地处国民政府中枢门户的川东要冲。

  这一地区拥有相当优越的地形条件作凭借。大别山雄峙于东,桐柏山横卧在北,西依荆山,南濒长江,大洪山虎踞其中,汉水(襄河)之险贯通南北。第5战区内另有两条重要交通线,一为汉宜路(湖北汉口—湖北宜昌),一为襄花路(湖北襄阳—汉口花园),该战区进可袭扰平汉线威胁武汉地区,退可屏障川陕大后方,自古为并兵家必争之地。

  第5战区虽然所属部队系统庞杂,战斗力参差不齐,重武器相当缺乏,但是依托有利地形积极袭扰日军。1939年4月上旬,中国军队从东西两侧频频袭扰平汉线南端,尤其令武汉日军不安的是,中国为加强第5战区实力,进一步将6个师兵力移往枣阳,准备加强对日军的袭击。

  交战双方

  为此,日本驻武汉地区之11军狂妄地制定了深入第5战区作战的计划,企图打击中国军队主力,使其丧失战斗力,解除西北方面对武汉的威胁。从4月开始,日军调兵遣将,配备大量火炮、战车和飞机,日军使用3个半师团兵力,发动奔袭战,分进合击,企图运用两翼包围和中央突破的战略,将中国军队主力消灭在桐柏山与大洪山之间的随县、枣阳一带。5月1日,日军发起全面进攻。

  中国判断出了日本的企图,第5战区李宗仁将军决定立即停止向日军的攻势,转入对敌之攻势防御,并根据敌人进攻态势做好所周密的战役组编,具体部署各部队的防御任务和作战方案。

  随枣会战时间及经过:第五战区瓦解了日军攻势

  随枣战役发生于1939年5月(民国二十八年),中国国民革命军在湖北随县(今随州)、枣阳地区与日军的作战。武汉会战之后,日军为了消除鄂北,豫南方面中国军队对武汉的威胁,向湖北随枣县枣阳地区发动进攻 。5月1日,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为解除国民革命军对平汉线交通的威胁,以第三、第十三、第十六师团和骑兵第二、第四旅团等,向随县、枣阳地区进攻。为牵制和阻击日军进攻,中国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将所属部队编为左、右两个集团军和江防守军进行防御,并实行反击。战至23日,第五战区部队先后收复枣阳、随县。日军退回钟祥、应山,恢复战前态势,会战宣告结束。国民党军队击毙敌军1.3万人,第五战区也付出了较大的牺牲,日军未能达到预定的战略目标

  1939年(民国二十八年)5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第5战区部队等在湖北省随县、枣阳地区对日军进行的防御战役。 4月下旬至5月中旬,中国各战区发动“四月攻势”,积极袭扰牵制日军。第5战区从东、西两面向平汉铁路南段进攻,汤恩伯指挥的第31集团军主力,由湖北移驻枣阳,加强了第5战区的实力,使日军侧背受到威胁。日军为解除中国军队对其武汉和平汉线(北平至汉口)交通的威胁,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以第3、第13、第16师团和骑兵第2、第4旅团等,由信阳、应山、钟祥一线向湖北省西部随县、枣阳地区进攻,企图歼灭中国第5战区主力部队,以解除困扰。为牵制和阻击日军进攻,中国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将所属部队编为左、右两集团军和江防军。制定了依托桐柏山、大洪山山区,据守重要城镇,持久消耗日军,伺机反击的方针,准备挫败日军的进攻。

  5月1日拂晓,驻钟祥、京山方向的日军第16、第13师团主力和骑兵第4旅,在飞机、坦克的支援下,自钟祥向中国军队右集团军之第37、第180师发起进攻。4日,日军突破长寿店两侧守军阵地,即以主力沿襄河东岸向枣阳方向突击。激战至5日17时,日军突破守军阵地并向守军第41军第122师阵地攻击。守军第180师据守长寿店掩护主力退守黄起庵东西之线;第37师退守姚家河一线;第38师一部进驻流水沟。6日,日军攻占长寿店,突破黄起庵后向北急进,并猛攻第122师温家庙一带阵地。中国守军分别在奉乐河、姚家河、流水河、双河、张家集一带侧击日军。7日,日军继续向北突进,攻陷守军张家集、双河阵地。8日,日军续向茅茨畈、新集进攻;双方在茅茨畈、新集展开激战,至10日,日军先后攻陷湖阳镇、新野,并向唐河及枣阳东北地区推进。

  中国军队右集团军一部和江防军襄河东部队分别向日军后方进击,收复新野;第122师、第180师分别向唐河、樊成以北方向撤退;第37师、第38师及第132师仍固守襄河东岸。与此同时,日军第3师团主力自应山向守军随县地区之左集团军第11集团军第84军及第13军发起攻击。中国守军第84军与日军血战后退守塔儿湾阵地。5月2日,日军第3师团向高城第31集团军第13军阵地攻击。双方在塔儿湾、高城一带激战,塔儿湾阵地失而复得六七次。至4日,日军施放毒气,守军伤亡惨重,塔儿湾阵地失守。中国军队被迫放弃高城向西转移,高城为日军占领。

  5日,日军在飞机、坦克及炮兵火力支援下,向守军猛攻。中国军队在高城河两岸及历山至江家河一线与日军展开血战,至6日,被迫退守天河口、高城一线。7日,随县失陷。8日,日军突破第84军第二线阵地,攻陷枣阳;续向第85军江头店阵地猛攻,为防止陷入日军合围,守军奋勇抗击后,撤离江头店阵地;第84军向唐河;白河地区转移;第39军留大洪山游击。10日,第31集团军主力向唐河转进,于15日到达泌阳以北地区。在信阳方面,日军于5月8日向桐柏进攻;枣阳之日军于10日进抵张店镇、上屯镇附近。第1战区第68军以第143师守确山、明港;以第119师守桐柏,阻击日军后,于11日退守桐柏西北及西南阵地,掩护第5战区各部撤退。日军骑兵第4旅团向唐河进击,于12日攻陷唐河县。

  为变守势为攻势,第5战区令第31集团军会同第1战区第2集团军从豫西南下,将大部分日军反包围于襄东平原地区,进行猛烈攻击;第33集团军主力向枣阳攻击,其余部队向钟祥日军攻击,牵制其后方。中国军队在向日军反攻中将其击退;14日,收复唐河县,16日,光复桐柏,粉碎了日军的合围计划。19日,中国军队经4天苦战,予南返日军以重创,收复枣阳。左集团军第39军奉令化整为零,进入山区分散游击;右集团军河东部队及江防军连日发动进攻,袭击日军后方,切断交通,完成任务后于21日撤回襄河西岸。22日,向随县迫进,23日收复随县。日军退回钟祥、应山等原驻地,恢复战前态势,会战宣告结束。

  随枣会战的日军指挥官冈村宁次:后来的派遣军司令

  冈村宁次(日语:おかむら やすじ),侵华战犯,日本陆军大将,抗日战争末期任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昭和军阀的三羽乌的第三位。冈村宁次1904年毕业于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905年4月参加日俄战争,其后驻扎在日本侵占的朝鲜。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任关东军副参谋长。全面抗战爆发后参加侵华日军,1944年升任侵华日军总司令,1945年9月9日代表侵华日军在南京签署投降书。1949年2月因蒋介石庇护被国民党军事法庭戏剧性地审判为“无罪释放”,后被蒋介石聘为台湾高级教官,日本右翼势力任其为“日本战友会”副会长。1966年病死于东京。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938年6月,时任第二师团长的冈村宁次接到军部调令,组建第十一军,并任该军司令官,负责攻略武汉地区。他的越级提升引起了包括不希望扩大战争的华中派遣军调司令官畑俊六等一大批人的不满。而他也在日记中记述南京大屠杀的恶劣影响(1938年7月13日的感想中写道:“到达中支那战场后,在听取了先遣官宫崎参谋、中支那派遣军特务部长原田少将、杭州机关长荻原中佐等人的报告才知道,派遣军前线部队一直以给养困难为借口,大批处死俘虏,已成恶习。南京战役时,大屠杀的人数多达四五万之多,对市民进行掠夺、强奸的也大有其人。”这是在日军官兵日记中记录南京大屠杀人数最多的表述)。

  由台湾旅团组建的波田支队攻占安庆,接着在海空军配合下突破马当要塞,沿路打垮十几个杂牌师, 占领九江,完成了战争序幕 。8月1日,冈村宁次正式下达进攻命令。当时,他手里有3个师团一个旅团,还有2个师团在增援中。他决心以波田支队镇守,以第6师团沿长江北岸而上攻武汉,集中2个师团沿南浔线攻取南昌,然后西进大迂回至岳阳,切断合围陈诚第六战区的27个军。但是他的算盘打错了,先是101师团被中国军队引诱偏离了进攻主线,一头扎进西部山地和中国军队拼起了消耗,接着准备迂回薛岳兵团后方的106师团又因为迷路而被中国军队包围,伤亡惨重。冈村用增援的2个师团解围后,不得不重新修订自己的作战计划,放弃了大迂回战略,改用第6、第9、第27共3个师团的强大兵力沿江而上,在海空军的支援下,突破田家镇要塞,击退沿途的张发奎、李品仙两兵团,终于抢占武昌。

  1939年4月,他抢在中国军队发动四月攻势之前,发动了以夺取南昌为目标的南昌会战。面对罗卓英集团的10个军20万人和横在进军道路上的三条宽阔的河流,他不惜违抗总参谋长闲院宫载仁亲王元帅的意志,力主用101、106两个连吃败仗的软弱师团作主力,具体战术上他在3公里宽的突破口上集中了250门重炮 ,并集中了130辆坦克在航空兵的掩护下作为先锋单独突破,结果七天就占领了南昌。要知道德国闪击波兰都在这半年以后 ,光凭做出这个计划和决断他就可以列入日本名将之列。

  在对华政策上,他反对建立汪精卫政权,认为这样一来就会刺激重庆国民党政权,逼其走上绝死抗战的道路。他反对日本人在占领区内担任各级官员,而主张以华制华,要给中国人以“尊严”。他提出“讨蒋爱民”的口号,不断分化抗日势力。 当时他了解到日本军队发生了强奸案,军法官以证据不足和对方未告发为由替犯罪的军人辩护,他勃然大怒,以战争期间哪有弱势的被害人敢告发为由严惩了罪犯。1939年夏季, 冈村宁次完成了他的研究成果,制定了对中国第五、第九两战区施以政、战谋略的方案和指导大纲。其核心思想是:以政治、军事和派遣特务等各种手段,策反杂牌军,孤立以黄埔军校少壮系为主的中央军,然后歼灭中央军。其计划要领是: 一、对第五战区的敌军(指中国军队),置重点于策动广西、四川军队反叛,借此使全战区走向崩溃;其次对该战区的中央军及其旁系军加以影响,也要不失良机进行工作。 二、对第九战区之敌(指中国军队),可对四川军及游击旁系军施以怀柔工作,对其他军队(直系军以外)进行积极的谋略宣传,引导其丧失战争意志和走向投降、逃亡…… 三、任务分担:第6师团对杨森军策反工作;第33师团对王陵基军策反工作;军特务部担任对五战区的四川军的策反谋略工作,为此应接受有关师团长的援助。在大力开展策反工作的同时,冈村宁次又制定了《江南作战指导大纲》,将第九战区的中央军列为武汉日军的打击重点。大纲的中心意图是:以奇袭手段,尽量在短期内歼灭中央军。

  随枣会战敌我损失及评价:张自忠被赞曰活关公

  此役,中国军队在兵力上占较大优势,能协同配合,但兵力使用欠灵活,曾一度处于被动局面,后经全军将士浴血奋战,恢复原态势。此役毙伤日军13000余人,达到了牵制消耗日军目的。中国军队伤亡2万余人。

  随枣会战中国军队共歼敌1万余人。其中张自忠右翼兵团歼敌4500余人,缴获军马74匹及大批军用物资;自身伤亡4414人,失踪者2702人,其中又以五十九军付出代价最大,伤亡达2153人,失踪者2381人。

  战后,李宗仁致电张自忠,对右翼兵团的奋勇作战予以高度评价。蒋介石并指示李宗仁拨发张自忠部奖赏及补充经费现洋5万元。

  经过连续多次的较量,日军也充分领教了张自忠的厉害。于是,张自忠作为一个不好对付的敌手而开始受到日军的尊敬,被他们冠以“现代关公”和“活关公”的称号。

  随枣会战前后不及3周。日军使用主力突破汉水东岸中国守军阵地,突进至预定目标完成一翼包围,但其他两路日军则在随县及其北侧地区遭受有力抗击,未有进展。第5战区鉴于战场形势,决定转移战术,由主力逸出敌之包围圈,转移至外线作战,利用有利的地形条件打击敌人,命令转守为攻。日军由于合围计划失败且面临中国军队的反击,不敢久留,遂行撤退。中国军队尾追不舍。至24日,中国军队先后收复枣阳、桐柏等地,日军除占领随县县城外均退回至原地区,大体恢复战前态势,会战结束。

  随枣会战被击毙的敌酋:日本陆军少将山田喜藏

  随枣会战。透过珍贵档案资料中“高城”、“刘家河”、“殷家店”、“塔儿湾”、“天河口”等众多随县地名,人们似乎又回到了75年前烽火连天的随州抗日战场。同时,一个关于日军陆军少将山田喜藏毙命大洪山的相关历史谜案再次被人提起。昨日,我市文史研究爱好者肖琳提出,击毙山田喜藏的中国军队应为国民革命军第39军34师公秉藩部,地点在随县洪山镇鸡鸣寺村,时间是1939年5月中旬。

  山田喜藏是一名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战争狂徒。据日方资料,他1891年12月3日出生于日本佐贺县,1920年毕业于陆军大学。1938年1月20日任步兵第33联队联队长。33联队隶属臭名昭著的日军第十六师团。该师团是1937年12月“南京大屠杀”中最主要的凶手。1938年1月22日,山田喜藏率部随血洗南京城的第十六师团从南京出发北上,先后参加了徐州会战、武汉会战、随枣会战。战场上,33联队经常打头阵,山田喜藏甚至亲自带领亡命之徒冲锋。5月12日,山田喜藏联队从枣阳地区回撤中奉命开道,“扫荡”“大洪山东北地区正在彷徨的中国杂牌军队”。当行至大洪山地区时,与中国军队遭遇。中国军队占领有利地形,集中火力射击,山田喜藏被当场击毙。

  长期以来,关于击毙山田喜藏的是哪一支部队,一直有很多说法。肖琳查阅多种资料后认为,最有可能的是第39军34师。据34师师长公秉藩1939年6月立于洪山镇鸡鸣山村的《大洪山抗战阵亡先烈纪念碑亭记》碑文:“……五月初,鄂中路战局突紧,贼以十三、十六两师团之众,由钟祥北犯枣阳;……十五晨,与南窜之寇三千余,会于鸡鸣寺。十六,寇益纵,约五千步骑,我亦增二团以对阵,长延数十里,尤以马鞍山反复争夺战为最烈。黄风起,天为之蔽;撼山振岳,敌气为摧,两军鏖战肉搏者五昼夜。斩敌殆二千,陈尸遍野……”此战的日军规模,接战时正好是一个步兵联队规模;第33联队战前进行过补充,基本满员,情况相符;从来敌方向看,正好是从枣阳方向而来;从日军对所遇中国军队是“杂牌部队”的判断看,也符合39军34师的情况。而且,鸡鸣寺战斗,是1939年5月12日至20日期间大洪山地区发生的,唯一一次中国军队直接与日军联队以上规模作战的战斗。肖琳因此认为,有关文献记载山田喜藏被击毙的时间可能有误,应该不是5月12日,而是稍晚数日,大约在5月15日至20日之间。

  昨日,记者为此请教《随枣会战》一书作者、我市著名学者刘永国。刘永国说,山田喜藏是第一次随枣战役中被击毙的唯一一名日军将官,且死于大洪山地区,这是确凿无疑的。但由于战时信息不畅,无论当时的战报,还是之后中国方面战争亲历者的回忆录,均未提及此事。这一重大战功出现了无人认领的局面。目前的相关信息,主要来自日本方面。肖琳的研究,有许多突破,比如他大胆推测山田喜藏被击毙时间可能比日方现有记载稍晚。但总体看,他的研究基于理性的推导,仍然缺乏更有力的直接证据。刘永国说,近年来,我市文史工作者关于这一历史谜案的研究日趋活跃,网络上也有一些网友发表自己的看法,这是十分可喜的现象。相信随着研究的深入,以及更多史料被公开,这一谜案一定会得到破解。

Copyright ©2014-2020 krzzj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湘ICP备18022032号